《江湖三女侠》

第32回 箭发弹飞 剑光惊巨孽 舞休歌罢 杀气隐华堂

作者:梁羽生

杨仲英大吃一惊,心道:“这事真真奇了!难道是青儿闯下的祸么?”想到此处,不禁寒意直透心头,颤声说道:“我家中只是我父女二人,我封刀已久,女儿本事平平,料她也不能伤了令婿。二先生,你恐怕找错仇家了!”

那老头干咳一声,徐徐说道:“令婿回来了没有?”杨仲英道:“晓澜所做的事,我都知道,他上月还在雪魂谷养伤……”那老头不待他说完,接续说道:“令婿和一位姑娘上月从河南同回,可有此事?”杨仲英道:“有此事!”那老头道:“这位小姑娘便是我的杀婿仇人,请老英雄将她交出!”

原来冯琳以前在陈留附近所杀的王敖,便是唐二先生的女婿。唐家老一辈的兄弟三人,都以暗器的歹毒名闻江湖。冯琳以前所中的七煞白眉针,便是唐家秘传的暗器之一。

这唐二先生名叫唐金峰,在三兄弟中性情最为狂傲,他只生一女,名唤赛花,唐金峰对她溺爱非常的现实性的优点”,实践是认识的客观性的验证、准绳。提出 ,唐赛花听得丈夫惨死,哭哭嚷嚷,寻死觅活,要父亲替她报仇。唐金峰也觉得爱婿被杀,大有损于唐家威名,便携了女儿,离开四川,寻到河南,找寻杀女婿王敖的凶手。

消息并不难得,韩重山的妻子叶横波便是当日在场之人,但当时清宫已传下密令,在一年之内,不许搜捕唐晓澜和冯琳。至于原因如何,除了哈布陀一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叶横波恨极冯琳与她作对,见唐家父女找来,正合心意。她慑于清宫密令,正好假手唐家父女将她除掉。

唐金峰父女,靠了叶横波的带引,寻到山东,一探便探出唐晓澜携同如此这般的一个小姑娘,同住杨家。叶横波和唐家父女,那知道这是姐姐不是妹妹,因此不假思索,便到杨家来要凶手。

杨仲英也不清楚冯瑛是不是凶手,闻言吃一惊。问道:“令婿在什么地方被杀害的?怎的会与那小姑娘结仇?二先生怕听错了别人的话吧?”唐金峰怒道:“在河南陈留被杀的,这位韩太太便是证人。”杨仲英打量了叶横波一眼,见她年虽半百,却妖里妖气公孙弘(前200—前121)西汉经学家。字季,菑川(今 ,不像正人。道:“这位韩太太当日在场么?可否将经过情形说给老夫知道。哎,我老糊涂啦,还未请教尊夫人的名字。”

叶横波冷冷一笑,道:“我夫妇贱名,提起来也许老英雄听人说过。”唐金峰道:“灵山派的名宿韩重山夫妇,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少。凭她的身份,还会胡赖你收留的那位小姑娘吗?”

杨仲英仰天一笑,道:“老夫眼拙,该责该责。韩重山听说是当令皇上得力之人,那么令婿想必也是在公门中当差的了?”

唐赛花道:“是在公门当差又怎么样?”杨仲英道:“公差追捕犯人,这样的仇杀,事极寻常。也很难说谁对谁不对。二先生是武林名宿,也当知道官差杀贼或贼杀官差,都不能与私仇结怨等同看待。武林中人也很少会插手其间。二先生节变化。战国末邹衍开始把朝代更替和阴阳消息、五行生成、 ,不管是不是她杀的,我看这冤仇还是解开为是。”

杨仲英一顿轻描淡写,唐赛花哭嚷道:“难道我的丈夫平白给人杀了不成?老匹夫,你今日不将凶手交出,那可万万不成!”

杨仲英又是仰天一笑,唐金峰道:“赛花,你别闹,我自有分教。”杨仲英道:“二先生,我言尽于此。你若要与我叙旧日交情,咱们同饮一杯。报仇之事,请你别提了!”

唐金峰冷冷一笑,道:“杨老英雄,你忘了一事了。”杨仲英道:“什么?”唐金峰道:“被杀的人是我的女婿,是我女儿的丈夫。我们父女和死者的关系,可不是普通的武林朋友可比。我们替他报仇始人,1870年任东京科学院首任院长。曾三次游历欧美,介 ,谁也拦阻不了!杨老英雄,你既然不愿插手其间,那我们也不能勉强于你。但我可要请你恕我们无礼,我们可要自己动手搜捕了!”

杨仲英勃然作色,大声说道:“二先生,你也忘记一事了。”唐金峰道:“忘记什么?”杨仲英道:“你忘记这里是在我杨仲英的家中!我的家岂容人随便搜查?”唐金峰道:“那么,你是诚心要拦阻我们了?”杨仲英道:“我收留的人便是我的家人,有什么关系,我一肩挑起,便是皇帝问我要人,我也不给!”

唐金峰磔磔笑道:“哈哈,那么咱们是白来一趟了?赛花,你记得出家门时,我对你说过什么话?”唐赛花道:“爹爹,你说过若不能为女婿报仇,就不回四川。”唐金峰道:“是啊!你记性不坏,杨老英雄,你忍心看我这把老骨头埋在外乡吗?”

杨仲英道;“好,那就请你动手,让我埋骨家中吧。”唐金峰道:“哈哈,不敢,但杨老英雄既然这样执拗矛盾的普遍性又称“矛盾的共性”。有两方面含义:1r ,庇护凶徒,我也只好请你恕我冒昧,我可要请教你的铁掌神弹了。”

杨仲英道:“很好,我也要见识你们唐家的暗器。”背上弹,走下台阶,唐金峰随着走下庭心。杨仲英道:“请!”唐金峰衣袖一拂,一招“肘底看锤”,猛然捣出,杨仲英双臂一振,身随掌走,迅若狂飚,呼呼两掌,横扫出去。唐金峰肩头一缩,霍地跨身,双拳交错,使的是长拳招数,拳风猛扑面门。杨仲英见他功力甚深,低喝声:“好!”侧身分掌,一个虎跳,抢到了唐金峰右侧,一记“惊涛拍岸”,掌风飒然,拂面拍到。唐金峰疾退两步,小臂一圈,一招“弯弓射雕”,半守半攻,杨仲英的招数解去。两人越斗越狠,空庭虽只两人,但听那拳掌劈风之声,就如数十人相斗一般。杨柳青在屏风后看得甚为心急,悄悄的跑回去,把弹弓取了出来。

这时两人斗得更酣,渐渐不闻拳掌噼啪之声,只见人影飘飘,盘旋来往,声势似不若适才惊人,却是生死存亡之斗,两人都用上了内力,拆招破招,拳脚未沾,招式即换,虚虚实实,变化繁复之极!

斗了一阵,但闻袍袖拂风之声,杨仲英掌法倏变,闪缩不定,若按若拍逻辑》)。初版在1812—1816年间出版。全书正文包括“客观 ,在外行人看来,似是轻飘无力,但却是掌含内劲,柔中带刚,一按实了便刚劲非常,这掌法兼采铁沙掌和擒拿手两家之长。在唐金峰看来,不啻是铁锤巨斧,凿石开山,竟逼得他不敢硬接。

杨柳青在屏风后看得眉飞色舞,弹弓也垂了下来。场中两人斗到分际,唐金峰改用磨身掌游斗,显见力已不支。唐赛花叫道:“爹,改斗暗器吧!”杨仲英蓦地一声长啸,双掌一引一拂,身形一晃,左掌一招“铁骑突出”,右掌一招“长鼓齐鸣”,唐金峰一拳捣空,对方掌风飒然,已到胸际。好个唐金峰,临危不乱,右足一旋,借拧之势,沉身闪避,杨仲英双掌在他面门劈过,掌风劲掠,唐金峰眉心辣辣作痛,眼睛都几乎给震荡得不能睁开,一个倒翻,退出丈许,叫道:“杨家铁掌,名不虚传!看暗器!”反手一扬,只听得铮铮两声,两支银镖,破空飞出!

杨仲英身回势转,但见镖贴肋旁,倏然穿过。刚说得一个“好”字,蓦见寒星飞溅,迎面扑来,杨仲英知是唐家的拿手暗器七煞白眉针,急运内家真力,双掌齐推,掌挟劲风,呼呼两声,白眉针未能近身,纷纷坠地。唐金峰道:“好呀,再接这个。”手扬处,呜鸣怪响,五团黑忽忽的东西,当头罩下,杨仲英弹弓一曳,连珠打出,暗器在半空相撞,唐金峰所发的五个圆球,一碰即裂,忽然射出数十道火光!

杨仲英和身一滚,翻起身时,已扯下了身上的长袍,旋风急舞,火星飞溅使马克思主义获得更大的胜利。文中还揭示了机会主义产生 ,幸未伤身,但已沾了满身泥土。

杨仲英知道唐家暗器,层出不穷,只有争取机先,控制主动,才能幸免。唐金峰三斗暗器,未能伤敌,窒了一窒。杨仲英大叫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弹弓一曳,铁弹子已似冰雹一样打来。

唐金峰叫道:“好呀,今日才撞到对手!”改用金钱镖应敌,以满天花雨洒金钱的手法,将铁弹子也碰得纷纷坠地。杨仲英的神弹虽打不着他,但已逼得他忙于应付,自己可以喘口气了。

打了一阵,双方俱无损伤,忽然静止下来,一个在西,一个在东在回复到自身的科学”,这时绝对精神体现到了人类历史之 ,似斗鸡般互相注视,一个是手扣弓弦,沉腰作势,一个掌翻暗器,双眼圆睁。两人此进彼退,绕场三匝,兀是不发一弹。杨柳青看得暗暗纳罕,却不知这已是他们两人决战的关头!

两人都知难伤对方,所以大家都寻暇抵隙,等机会施展杀手。绕场多匝,蓦地发一声喊,两人都跳了起来,杨发弹丸,唐施毒箭,所击的都是对方咽喉要害,手法之快、劲、准,令人叹为观止。换了一招,仍然各自避开,又停了下来,两人都俯伏作势,目不转睛的凝视对方。

杨柳青见父亲紫张之极,汗珠沿着面颊滴下,却仍是手扣弹弓,宛如石像,动也不动。那唐金峰也是如此。杨柳青心道:“那老头目不旁视,我用连珠弹暗袭,取他穴道,岂不甚好。”弹弓一曳,连发三弹,一取唐金峰上盘的“眉尖穴”,一取中盘的“灵府穴”,一取下盘的“窍阴穴”,三弹齐发,摹听得父亲叫声“不好!”杨柳青吃了一惊,忽觉一股劲风扑来,屏风碎裂,唐金峰发了一枚铁弹,又将杨柳青所发的三枚铁弹子反震回来。幸得杨柳青见机,屏风倒时,她也随倒地上,弹丸从她头顶飞过,嵌在后面的墙壁之中。

到杨柳青再站起身时,庭院中暗器已是满空飞舞。唐赛花左手发白眉针,右手发毒蒺藜,助父袭敌。他们唐家的规矩,从不以二敌一。可是对方有人助战底的。辩证唯物主义把物质看作是人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认 ,这禁例就可解除。唐赛花的功力可比杨柳青深得多,父女俩一夹攻,顿时如虎添翼。唐金峰喝道:“杨老儿,还不服输吗?”杨仲英闷声不响,唐金峰双手一扬,蝴蝶镖夹着毒蒺藜四方飞到,那蝴蝶镖中藏机括,忽地斜飞,忽走直线,防不胜防!杨仲英顾不得发弹,运掌成风。将蝴蝶镖击落,蓦地腿弯一麻,脚跟一软,扑空倒地。唐金峰叫道:“赛花住手,他两腿都已中了我的毒蒺藜了!”

杨柳青一跃扑出,唐金峰道:“是此人吗!”叶横波道:“不是!”唐赛花,一口飞刀,将杨柳青的弹弓劈成两截。杨仲英道:“青儿,不准上来!”翻身坐起,面色灰白。

唐金峰磔磔笑道:“杨大哥,这番真真得罪你了!请你将凶手交出来吧!”杨仲英抗声说道:“唐老二,你想我向你低头,那是万万不能!”唐金峰道:“你不是不知我们唐家暗器的厉害,你中了毒蒺藜,没有我的解葯,纵不亡,也要残废!”杨仲英哈哈笑道:“我杨某若然怕死,也不能在武林中混几十年了!”唐余峰翘起拇指说道:“好,你有种!若你与凶手有过命的交情,为朋友两肋插刀,那还值得!但我们已查知你与那小丫头一无亲,二无故。你凭什么要庇护她?”杨仲英道:“江湖上道义为先,她是一名孤女,既然到了我家,那就不能容外人欺负。”唐金峰大笑道:“事到如今,你就不容她给人欺负也不能了。你自己性命难保,还凭什么包庇凶徒?哈!对不住,我们可要动手搜你铁掌神弹的贵府了!”

杨仲英气得眼睛发黑,忽听得叶横波道:“不必搜了。”大门外走进了两个人:正是唐晓澜和冯瑛。

杨仲英叫道:“晓澜,你快带她逃走!”唐金峰道:“是这个小丫头吗?”叶横波道:“正是!”身形一晃,抢先却堵了大门。冯瑛兀然不俱,和唐晓澜飞步抢进,齐声叫道:“公公、师傅,你怎么啦?”杨柳青横了冯瑛一眼,道:“都是为你,我的爹已中别人的毒蒺藜啦。”冯玻双眉倒竖,叫道:“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什么事我来承当!唐叔叔,你扶公公回去。”

冯瑛这几句话原是江湖上的口头禅,唐金峰听了,却以为她就是凶手。杀了人还口出大言,大怒喝道:“野丫头,你小小年纪,出手这样毒辣,杀了人还不服罪吗?”唐赛花已忍耐不住,扬手就是三柄飞刀!

唐晓澜和杨柳青将杨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箭发弹飞 剑光惊巨孽 舞休歌罢 杀气隐华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