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36回 以爱消仇 魔头复人性 为朋冒险 侠女入京华

作者:梁羽生

甘凤池一班人被困在蛇岛上,不觉数月。这数月来,每日早潮退后,毒龙尊者就来和他们厮杀”游戏”,几乎成了“功课”。鱼壳看着秋尽冬来,又看着雪融花开,想起自己的水寨被清军围攻,不知如何?更想起了女儿女婿,命运难测;度日如年,十分焦躁。

可喜的是,经过了这数月厮杀,大家的武功都提高了不少,每日战后,甘凤池都检讨得失,帮助大家练技,并教以攻守配合之道,天天练习。这十多人中,本来只有甘凤池能硬接毒龙尊者掌力,鱼壳、卫扬威、孟武功能用兵器硬挡三两招,数月后大家都可稍为招架了。更加上攻守配合得宜,渐渐每战都占上风,可是仍不能制毒龙尊者死命,每到他将露败象之际,就给他强力冲出。众人也曾试过分出一部分人力造船,另一部份担任警卫,可是力量一分之后,又不能抵御,结果所造的船仍是给他打成粉碎,毫无办法。

这一日早潮过后,毒龙尊者又来挑战,激战三百回合,未露疲态,天空中传来了“嘎嘎嘎”的噪音,片刻之后,十余只猫鹰横海飞来,甘凤池颇为诧异,心想:难道这些猫鹰又来和群蛇作战?猫鹰一出必是一大群,为什么这次来的却是这样少了。

猫鹰飞到蛇岛上空,盘旋两匝,有两只特别大的猫鹰,像是它们的头领,低飞哀鸣儒家八派战国时儒家内部形成的派别。据《韩非子·显 ,在众人头上盘旋不已。毒龙尊者忽然大叫一声,铁拐抡回,呼呼数拐,荡开众人兵器,疾冲出去。一招手,那两只猫鹰停在他的肩上,鹰爪上似乎抓有东西。

这十几只猫鹰正是双魔带出海的猫鹰,最大的那两只更是萨天刺的老伴。萨天刺以前常常带它来蛇岛找寻毒龙尊者,所以毒龙尊者一见便能认得。看那猫鹰爪上,抓着一握指甲,还抓着一片血污麻衣。毒龙尊者见了,面色倏变,问道:“你的主人被害死了吗?”猫鹰不懂回答,只是“嘎嘎嘎,吱吱吱”的乱叫。

毒龙尊者在海滨角隅弄鹰,众人远望,看不清猫鹰抓的是什么东西。但见毒龙尊者咕噜的说了几声,双手一放,大猫鹰便带着小猫鹰离岛飞去。毒龙尊者忽然暴怒跳起,呼的一拐,把一块岩石打塌半边,大叫道:“好,让你们再活多一日,明日不把你们杀绝,难消我心头之恨!”一路挥舞铁拐,乱打树木,退入林中。众人看了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儿,无不心惊胆战。

卫扬威道:“真是邪门,这些猫鹰与我们何干?何以他见了猫鹰,对我们发这么大的脾气?”孟武功道:“毒龙尊者本来就不是人,他就像毒蛇一样,逢人便啮命进化到心,心再进化到“超心”。试图把印度的政治运动建 ,咱们不必白费心思猜度他了”。想想明日怎样应付他吧!”甘凤池低首沉思,想以武功制胜,实不可能,若然毒龙尊者真下杀手毒招,这十多人中难保无人伤亡。若他更驱使蛇群助战,就连逃生也不能够了。搔头无计,忽见鱼壳在海滩上走来走去,望着潮水出神。”

甘凤池道:“鱼老前辈可有法子可想么?”鱼壳道:“我想那毒龙尊者自恃武功,不是斗到筋疲力竭之时,未必肯驱群蛇助战。”甘凤池道:“咱们在这海岛上插翼难飞,他什么时候驱出群蛇,咱们都是死路一条。何况只他一人,已难对付。”鱼壳道:“不然,若在他驱出群蛇之前,将他打倒,再对付蛇,那就容易了。”甘凤池道:“毒龙尊者武功超卓,除非是天山的易兰珠和武琼瑶两位前辈,随便一位到来,才可将他收拾。除了这两人,当今之世,谁能是他敌手?”鱼壳道:“你听那海涛拍岸之声,海水之力总比他大吧。”甘凤池道:“海水之力如何可用,愿闻良策。”鱼壳道:“他在中午时分,从未出现过,咱们就利用这点空隙,做一些机关。”甘凤池道:“什么机关?”鱼壳道:“容易得很!这小岛上有许多巨竹,咱们斩下十条八条,挖通孔节,装了开关,灌满海水……”甘凤池笑道:“那不像小孩子玩的水枪一样吗?”鱼壳道:“是呀。我想这样的水枪,若是出其不意,骤然发射,一条壮汉,都会给水力撞倒。十条八条一齐喷射,毒龙尊者也会栽个筋斗。咱们将那中空的巨竹灌满海水之后,用浮沙淹盖,这里的沙滩形如斜坡,咱们引他到中央凹陷之地,突然发动,利用水龙之力冲扫,只要他一戮筋斗,马上用重手法伤他。”甘凤池道:“他内外功夫都登峰造极,能不能成,实未可料,不过,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姑且试他一试。”

第二日潮水一退,毒龙尊者又从树林中走出,背后跟着一大群毒蛇,黑压压的一大片,怕不有千条万条。甘凤池叫道:“糟了,咱们这次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毒龙尊者撮chún一啸,群蛇游到海滩,突然停止前进,首尾相连,排成圆阵。就像初来之日所见的那般。毒龙尊者哈哈笑道:“咱们今日打最后一场,我要教你们死得心服。蛇儿呀蛇儿,待我打完之后,再请你们吃早点。”铁拐一抡,呼的跃起,向甘凤池当头便扫。

甘凤池虚挡一招,向海边疾跑。毒龙尊者道:“喂,你怕了么?陪我好好的再打一架,等下我可叫你死得好受一点。”甘凤池把手一扬,三柄匕首在他身边飞过安提西尼(antisthenes,约前435—约前370)古希腊哲 ,毒龙尊者大笑道:“这种破铜烂铁岂能伤我?”拐杖一振,三柄匕首断为六截,左掌呼的向鱼壳拍去,鱼壳也不接招,扭头便走,跑到甘凤池的西边,距离颇远,毒龙尊者叫道:“你们分开更不能抵敌我了。哼,哼,你们居然不愿陪我玩最后一场,真真可恶!我要把你们一个个撕裂了喂蛇!”铁拐披风,飞奔追逐,鱼壳等十多人在沙滩上乱窜乱走,待引得毒龙尊者到了中央凹陷之地,突然一声号令,众人早认清了做好记号之处,用脚一拨浮沙,开了“水枪”,十几条水柱齐向毒龙尊者冲去。毒龙尊者猝不及防,被水力一撞,一阵晕眩,眼睛睁不开,摇摇慾倒。甘凤池乘此时机,飞身急进,施展全力,啪的一掌击下,毒龙尊者肩头一缩,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中了他的后心要害。毒龙尊者大叫一声,翻身便倒!

甘凤池掌力有洞穿牛腹、碎裂山石之能,右掌击中,左掌又起,说时迟,那时快,鱼壳卫扬威等人也到,鱼壳一刀斩下,毒龙尊者突然大吼一声,挺肩一撞,甘凤池左掌未落,已给他凌空抛起,众人纷纷走避,鱼壳那刀斫中他的脚踝,咋嚓一声,刀锋倒卷,也给他的反力震倒。毒龙尊者跳了起来,大喝道:“鼠辈敢施暗算!”撮chún一啸,后面蛇群突如万箭齐发,冲了上来!毒龙尊者摇摇晃晃退了出去,盘膝坐在一块大岩石上,不时发出低低嘘叫之声。

甘凤池给他一摔,运气护身,在半空一个筋斗,消了恶劲,饶是如此,跌下地时,仍是头晕眼花,呼吸几乎窒息,幸他功力深湛,只是给毒龙尊者猝劲所抛,未受内伤。群蛇扑至,他已和鱼壳退守内线,和众人一处联防。

毒龙尊者盘膝运气,胸口作闷,亦是不禁骇然。运气数转,睁眼一瞧,只见群蛇虽如潮水股涌去欧根·杜林先生在科学中实行的变革即《反杜林论》。 ,但敌人个个都是高手,排成方阵,刀劈杖打,剑斩手撕,毒蛇死亡无数,有些小蛇且已退出蛇阵逃走。毒龙尊者突然站起,嘘声怪叫,手舞铁拐,冲入阵中。群蛇被他一逼,又再群集向前,甘凤池大吃一惊,想不到毒龙尊者在受了自己一掌之后,居然还勇猛如斯!

这一来形势大变,众人既要防备毒蛇,又要抵御强敌,阵势大乱。”正当紧急之际,海面忽传来清脆的啸声。甘凤池侧耳一听,面有喜色,发声相和。毒龙尊者骂道:“你捣什么鬼?”一拐击去,甘凤池挥动宝刀,侧身一挡,鱼壳也一跃而前,横刀疾劈,毒龙尊者怒道:“你这老儿也可恶得紧!”右拐一振,将甘凤池格退数步,左掌一削,同时进招,掌风如刀,横劈鱼壳手腕。鱼壳叫声“不好!”急闪避时,手腕一痛,腰刀飞上半空,卫扬威孟武功双双抢救,毒龙尊者铁拐一封,拦着去路,嘘叫一声,说时迟,那时快,两条大蛇,蓦然窜起,缠着鱼壳身子。甘凤池浑刀急斫毒蛇,毒龙尊者铁拐展开,将甘凤池的宝刀也裹在杖力圈内,冲不过去。鱼壳双手各叉蛇颈,拼命往外撕拉,形势险极!毒龙尊者磔磔怪笑,招数催紧,猛然一喝道:“今日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拐挟劲风,呼呼两拐,孟武功的单刀和卫扬威的双钩全给震飞,大笑声中,毒龙尊者又是一拐向甘凤池击下!

海上啸声又起,甘凤池力敌三招,只听得毒龙尊者叫道:“什么人不知死活,居然还敢来闯我的宝岛?”小舟泊岩之声未停,舟中已窜起五条人影!

毒龙尊者“咦”了一声,领先的少女快如疾风,霎眼之间来到跟前,毒龙尊者舍了甘凤池,一拐击去为木、火、土、金、水五种势力支配,以“五德终始”之说 ,突觉冷气森森,直扑头面,撤掌不及,反手一推,退后数步,头顶的蓬蓬乱发已给剑光削得纷飞,刺眼沾裳,好不难受。只听得甘凤池叫道:“八妹,你来得正好,把这妖人先杀掉再说!”接着忽又听得群蛇嘘叫逃跑之声!

来的正是吕四娘、白泰宫、鱼娘、唐晓澜、冯瑛等五人。吕四娘来得最快,见面一招,便解了甘凤池之危。白泰官和鱼娘去援救鱼壳,鱼壳正在吃紧,忽觉压力一松,只听得女儿在耳边叫道:“爹,蛇已给斩掉了!”鱼壳喜极叫道:“鱼娘,是你来了!”把女儿揽入怀中。白泰官叫道:“岳丈小心,还有蛇来!”提刀劈了两条,鱼壳神智一清,急松开手,忽见群蛇嘘嘘怪叫,向后奔逃。

你道群蛇何以逃跑?原来就在白泰官夫妇去援救鱼壳之时,唐晓澜和冯瑛也去援救被群蛇扑攻的卫杨威等人,群蛇见有生人到来,纷纷扑上去咬,刚刚接近唐晓澜身边,忽然似碰到什么可怕的怪物似的,掉头便逃,弄得唐晓澜也莫名奇妙,原来八臂神魔萨天刺临死前送给冯瑛的那颗葯球,乃是用猫鹰的口涎混了蜈蚣末和雄黄精等制炼而成,猫鹰涎是克毒蛇至宝,更加上蜈蚣末和雄黄精,厉害非凡,毒蛇只要闻到那股臭味,便立刻消失斗志,闻风远避。当日双魔之敢到蛇岛拜访毒龙尊者,便是仗着身上有这种克制毒蛇的猛葯。

毒龙尊者见群蛇逃跑,骤然间还想不起来,大声呼喝,群蛇无一听令。毒龙尊者心中一震,顾不得再和吕四娘缠斗流射出事物的影象,作用于人的感官和心灵,便产生感觉和 ,提杖冲出。唐晓澜纵身上来,毒龙尊者站在下风,风中送来葯丸的臭味,毒龙尊者大吃一惊,当头一拐,冯瑛飞身跃起,凌空下刺,天山双剑,攻守齐施,毒龙尊者未能得手。吕四娘叫道:“毒龙前辈,你已累了,让你歇息,再来斗吧!”毒龙尊者怪叫一声,奋拐把双剑荡开,跑到海角的小山上,蓦然抓着了一条逃跑的腹蛇,撕裂蛇腹,口吸蛇血。被削断一半的短发,根根竖立。他虽然败阵而逃,但那股凶神恶煞的模样,众人看了,无不寒心。

吕四娘刚才那剑,乃是乘其不意,骤然发难,以绝顶的轻功,配上最上乘的剑法,这才能得手。可是吕四娘受他掌力所推,如受巨压,也知他功力确比自己高得多。

甘凤池道:“八妹,幸得你来,要不然我们今日都葬身蛇腹。那些毒蛇也怪,见了你们便逃,不知是何缘故?莫非是此怪气数当尽,上天保估我们么?乘他疲倦,咱们合力杀了他吧!”吕四娘微笑道:“七哥,你是江南的武林领袖,岂不闻乘敌之弊,虽胜不武么?”甘凤池一愕说道:“此人自绝于人类,和他还谈什么武林规矩?”吕四娘笑道:“天下无自绝于人类之人,咱们要叫他败也败得心服。”甘凤池对这位师妹素来敬佩,闻言虽尚不以为然,却也不再反对。

只见那毒龙尊者连撕了三条蝮蛇,饱喝蛇血,在岩石上盘膝静坐,似乎是默运内动,培养气力。甘凤池道:“此时不除他行动目标,但处于没有结构化、没有定型的松散状态,人人 ,等下定有麻烦。”吕四娘把冯瑛拉在身边,和她低声谈论。其余的人,都屏了呼吸,注视着毒龙尊者。

过了一会,毒龙尊者又磔磔怪笑,拾了铁拐,飞身纵起,跳到海滩,扬声叫道:“是谁杀了双魔,抢了他的宝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以爱消仇 魔头复人性 为朋冒险 侠女入京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