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37回 寄语送遗书 情怀惆怅 舍身图救难 心力空抛

作者:梁羽生

甘凤池道:“唐兄请说。”唐晓澜道:“我有一封遗书请甘大侠送与我的恩师杨仲英。”甘凤池道:“还有七天,大可设法,唐兄安心,切勿胡思乱想。”唐晓澜苦笑道:“死生有命,人力已不可为,还是早早安排后事,免得误了人家。”甘凤池不知唐晓澜与杨柳青之间,已闹至不可收拾。道:“你与杨老乃是至亲翁婿,但只怕七日之期太速,不能请他赶到京师。”甘凤池还以为唐晓澜是想在临死之前,见杨仲英父女一面。唐晓澜道:“杨恩师中了唐家的暗器,已成残废,不必请他来了。我只是想在临死之前,解除婚约,免得误了他女儿的青春。”要知旧日守礼之家,若然婚约未除,即算未婚夫死后,还是不好改嫁的,故此唐晓澜有此一言。

甘凤池还在劝慰。吕四娘道:“就让他写吧。他既有这番意思,不让他办,反令他心中不安。”甘凤池听说,也便罢了。

唐晓澜告了个罪,回房去写遗书,吕四娘一望,只见冯瑛紧蹙双眉,泫然慾泣。

吕四娘轻携冯瑛玉手,步至庭心,冯瑛忽道:“为报大恩,舍身事仇,算不算失节?”吕四娘怔了一征实验主义即“工具主义”。 ,道:“不算失节,但何须如此?”冯瑛道:“现在已是山穷水尽……”吕四娘截着道:“焉知不会柳暗花明……咄,什么人?”吕四娘话未说完,屋顶上忽然一阵哈哈大笑,哈布陀和一个身穿大红僧袍的喇嘛陡然现身,高声说道:“皇上御旨促驾,请唐侠士和琳贵人快快入宫!”说完之后,双双跳下庭心,脾睨四顾。

这红衣喇嘛名唤额音和布,乃红教的大喇嘛,雍正奉喇嘛为国教,自了因死后,雍正急须一人补缺,额音和布武功在红教喇嘛中首屈一指,雍正乃是识货之人,召他一试,见他武功不在了因之下,轻功尚在了因之上。立即封他为大国师,并将以前的四皇府改为雍和宫,给在京的喇嘛居住。

这一晚吕四娘和冯瑛大闹皇宫,额音和布赶来时,她们已杀出宫外,额音和布与哈布陀急急追踪,虽然追赶不上,但尚不至相差太远,吕四娘的身形隐在东华门外的一条胡同,却已被他们发觉。他们便逐屋窥查,终于发现。

唐晓澜正在屋内写好遗书,忽听得哈布陀大声“宣诏”,勃然大怒,一跃而出,朗声斥道:“我宁死不辱目的论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由某种目的决定的唯心 ,你想我入宫哀求,乃是妄想,给我滚开!”吕四娘忽道:“叫他滚开,那太便宜他了!难得哈大总管到此,咱们可要请他屈驾暂留了!”甘凤池一听,便知吕四娘的用意,乃是想把哈布陀擒着,换取解葯。当下首先发难,双臂一圈,呼呼发掌。哈布陀接了一招,各退三步。额音和布冷笑道:“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们凭什么敢留人?”吕四娘身形微动,唰的一剑,疾如电闪,直指咽喉,道:“凭这口剑就要叫你留下!”

崖知额音和布武功确有独到之处,吕四娘的剑堪堪刺到,忽觉剑尖一移,滑过一边,只见额青和布,手挥拂尖,一挥一绕,竟然使出借力打力的上乘武功,将自己宝剑缠着。吕四娘微吃一惊,霍地一个晃身,借势一拧,剑发如风,弹指之间,连发三剑,额音和布凝身不动,拂尘左右摆动,也连接三招。两人以上乘武功相搏,各不相比。额音和布想把吕四娘的宝剑夺出手去,固是不能,吕四娘想把他杀伤,却也不得!

哈布陀和甘凤池也是功力悉敌,不相上下,片刻之间,已拆了十余廿招。唐晓澜拔出游龙宝剑,上来助战。哈布陀哈哈笑道:“你的毒伤已开始发作,你想早点死吗?”冯瑛一把将将唐晓澜衣袖拉着,道:“叔叔,你且退下,我有主意。”唐晓澜摇了摇头,冯瑛道:“你不听话,我就先死给你看,快快回去!”

唐晓澜叹了口气,腹中忽觉一阵绞痛,只好退回屋内。额音和布与吕四娘各以上乘武功相搏,斗了五七十招,兀自不分胜负学的许多领域。其先驱是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首倡把结构 ,冯玻拔出短剑,正拟相助,忽听得额音和布一声长啸,墙头上又现出了四名红教喇嘛,一式大红僧袍,黑牛角帽,十分刺目。哈布陀又喝道:“敬酒不吃你们要吃罚酒吗?琳贵人,你听不听皇上宣诏?”

冯瑛把剑一插,迎上前去,四名喇嘛,一齐跃下,冯瑛叫道:“你们休得无礼,我和你们进宫面圣!”甘凤池大吃一惊,叫道:“什么?冯姑娘你岂可轻身前往?”哈布陀道:“唐晓澜呢?皇上要的是你们两人一道进宫。”冯瑛已跑到喇嘛队里,扬声答道:“我自和皇上说个清楚。你是什么东西?要你插口?你再罗唆,连我也不去了。”哈布陀忙道:“是是,奴才陪琳贵人回宫。”甘凤池与吕四娘待要拦阻,无奈敌手太强,都被绊住,冯瑛已随四个喇嘛翻过墙头。

唐晓澜在屋中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大痛,又再跑出,高叫道:“瑛妹!瑛妹!”冯瑛在墙外应道:“唐叔叔,你快回去。我替你去拿解葯了!”声音与脚步声渐远渐沓,唐晓澜忍着疼痛,跃上墙头,额音和布喝道:“你来得好!你也随我回去!”身形一起,手中拂尘当空卷下,唐晓澜横剑斜削,只觉一股劲风,拂腕如刀,宝剑几乎给夺出手,额音和布左手一扬,五爪齐下,唐晓澜招架不住,翻身跌下墙头。额了音和布一个“猛鹰扑兔”,跟踪下击,吕四娘展剑挡住,瞬息之间,又对攻了十来招。哈布陀道:“琳贵人已回宫,还和他们歪缠作甚?”流星双锤卷地一收,飞出墙外,额音和布心想。再打下去也未必讨得了便宜,宫中高手未集,刚才来的只是他的四名徒弟,本事有限,也便见好即收,跳出墙外。

甘凤池气呼呼的道:“冯姑娘怎的这么孩子气?我就不信皇帝会给她解葯!”吕四娘叹口气道:“她本来还是个孩子嘛,这叫做病急乱投医,她没法可想,只好如此。她也是一片侠骨柔肠,咱们岂可怪她?”甘凤池道:“话虽如此思想,提出宇宙的先天图式,以“无极”之“太极”为万物 ,只恐她此去只是送羊入虎口,非唯无补于事,且要身受其害!”唐晓澜心中百感交集,道:“反正我是要死的了,待我也进宫吧。”甘凤池道:“一个送死还不够吗?”唐晓澜道:“她若舍身为我,我又岂能腼颜偷活?”甘凤池听了此言,不觉一愕,这才觉出其中尚有别情。吕四娘温柔一笑,道:“晓澜,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七哥,咱们且再设法。这里是不能再住的了!”

甘凤池与吕四娘商量什么办法,暂且按下不提。且说哈布陀与额音和布带了冯瑛回宫,已是黎明时分,皇帝坐朝未回。哈布陀将冯瑛交与宫娥打扮,自己在外监守。冯瑛按下火气,任由宫娥替她打扮,轻匀粉脸,细点铅华,更换宫装,佩带饰物,打扮得明艳照人,千妖百媚,冯瑛一声不响,只是那口短剑,却不准宫娥拿走,仍是紧藏怀中。

这日政事甚多,雍正一一处理完毕,又召见了两个外放的大臣,回到内苑,已是响午时分。听得额音和布和哈布陀进禀,说是琳贵人自愿回宫,心中大喜,立刻在翊坤宫召见。

过了片刻,四名宫娥将冯瑛引进。雍正一见,哈哈笑道:“一年不见,你出落得越发标致了!”冯瑛怒上眉梢,却不发作。雍正又笑道:“美人儿义的著作。对《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原理作了概括。曾批 ,你怎么不开口呀?”对宫娥道:“将她的衣袖卷起来,待朕验看她的守宫砂还在不在?”两名宫娥上前动手,冯瑛双臂一振,两名宫娥“哎哟”大叫,给弹出一丈开外。冯瑛怒道:“你干什么?”雍正道:“验了之后,朕才好册封你做贵妃呀!”冯瑛道:“你不先把解葯给我,休想得我依从!”雍正道:“嗯,是了。你认的那个唐叔叔呢?为什么他不来求我?”冯瑛道:“他是铁铮铮的汉子,岂能求你!解葯你愿给就给,不愿给也由你。”雍正道:“给了如何?”冯瑛道:“给了,我就在宫中做你的奴婢。”雍正眉开眼笑,道:“岂敢委屈你做奴婢,你就要是皇后之下的第一人了。”倏又变色问道:“不给又如何?”冯瑛道:“拼着与你血溅庭阶,绝不为你所辱!”

雍正眼珠滚转,哈哈笑道:“好,好,瞧在你的份上,这解葯我还能不给吗?哈布陀——”哈布陀与额音和布在翊坤宫外面伺候,听得皇帝叫唤,“喳”的应了一声,雍正大声吩咐道:“你不必进来。你速将解葯送给唐晓澜吧。叫他快快出京,不准对他留难。”哈布陀应道:“奴才遵命!”格登格登走出翊坤宫外的长廊,脚步声故意放得非常之响。

雍正满面堆欢,姦笑道:“如何?天子无戏言,你说话可也得算数啊!”伸手来拉冯瑛,冯瑛柳眉一竖,衣袖一拂,啪的一响,拂到雍正胸前,雍正那么强的武功,也感到辣辣作痛,急忙闪开,喝道:“怎么?你要反悔了吗?哈布陀还未出宫,你反悔得未免太早了,我立刻便派人追他回来。”

冯瑛道:“咱们说一句算一句,可不许你玩花招!”雍正道:“岂有此理,你连联也不信吗?”冯瑛道:“就是不信。谁知你送的是不是解葯?我要等得到了唐叔叔的亲笔信件,说确实是痊愈之后,才能依你。你现在骗我之天的某些特点。宋人以天为宇宙本原和人性之本根,摒弃 ,那可不成!你当我还是小孩子吗?”

雍正俱她武功厉害,不敢硬来,眉头一皱,又生诡计,笑道:“你既然定要唐晓澜的书信,朕给你敢来便是。”冯瑛道:“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得了书信,你再见我。”雍正道:“啊,好大的架子。”冯瑛面挟寒霜,目光中自有一股凛不可犯的神情,雍正打了一个寒噤,道:“好,都依你,谅你也逃不了我的掌心。”悻悻然退出宫外。

冯瑛虽然阅历无多,但对皇帝却是久具戒心,精细得很。宫娥送来的饮食,她都要别人试过,然后再尝,雍正另有打算,饭菜中倒没有放下*葯。

不觉又到晚间,宫中红烛高烧,幽香满堂,雍正又进来了。冯玻扳脸问道:“你将解葯送到没有?我唐叔叔的信件呢?”雍正笑道:“取来了!”冯瑛心中忐忑,既喜且忧。道:“拿来我看!”雍正道:“来人哪!”门外“喳”的一声一规律首先由黑格尔在《逻辑学》中作了系统的阐述,但只 ,额音和布推门走进,手中拿的果然是一到封。

冯瑛心头一震,想道:“罢了,罢了。看完信后,便是我血溅之时!”她早决定自杀以报晓澜,只待看完信后,便要拔剑自刎。

雍正道:“把信交给琳贵人亲阅。”额音和布缓缓走近,冯瑛全身颤抖,伸手去接。忽听得雍正大喝道:“把她的武功废了!”

说时迟,那时快,额音和布手掌一翻,双指一夹,信封里藏的乃是一口银针报告分析了国内外形势,总结了中国共产党革命斗争的经验, ,这时穿了出来,银光闪闪,向冯瑛疾刺。这一下变出意外,猝不及防,冯瑛拼了性命,双掌急击,呼呼两掌,都打到额音和布身上,但她身上也被额音和布一连刺了几针。

这正是雍正皇帝布好的圈套,原来额音和布有一种独门的武功,能用银针隔衣刺穴,将敌人的真元之气泄掉,多好武功,也会消失。非重练三年五载,不能恢复。但这种武功,在和高手对敌之际,却难运用,只能用之于暗算,或对俘虏施刑。雍正心知冯瑛(在他眼中,则以为是冯琳)不愿从他,因此想出这毒计!

额音和布突袭虽告成功,也捱了冯瑛两掌,天山掌法,厉害非风,而且距离又近,两掌都正中要害,饶是额音和布那样精强的武功,也抵受不住,只觉胸口剧痛,慌忙运气保护,不让瘀血当场呕出。雍正道:“好,没你的事了,放你三日假期,你自己静养去吧!”

冯瑛被刺了几针,有如给大蚂蚁咬了几口似的,也不觉怎样疼痛。只听得雍正哈哈笑道:“琳丫头,你以后在宫中坐享荣华,不必再懂武功了。来伊本·路西德(ibnfrushd,1126—1198)拉丁名averroys ,来,咱们亲近亲近呀。”

冯瑛双眉倒竖,雍正狞笑道:“你的武功已全消失了,你还作这个恶样子给谁看?来,来,我看你的守宫砂还在不在?”动手来摸冯玻臂膊。

冯瑛悚然一惊,心道:“难道他这样乱刺几针,我的武功便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寄语送遗书 情怀惆怅 舍身图救难 心力空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