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39回 历劫喜团圆 家人聚首 奔驰图一面 玉女惊心

作者:梁羽生

张天池没命奔逃,冯瑛恨他毁了唐晓澜的解葯,正是怒上心头,见他逃走,顾不得先认姐妹,身形一起,坪如飞鹰扑兔,挽了一个剑花,向张天池背心便刺!

忽听得冯琳叫道:“剑下留人!”冯瑛怔了一怔,但见冯琳亦是飞掠而来,凌空下击。冯瑛的剑尖刚刚吐出,被她往下一格,叮当一声,双剑荡开。两姐妹横跃三步,张天池又往前跑。

冯琳因李治要她救人,见冯瑛身法太快,一时心急,竟然施展从八臂神魔那里学来的猎鹰扑击绝技,这一下,虽然救出了张天池,却令冯瑛疑心大起。

冯瑛曾与八臂神魔在海岛数度恶斗,对他的猎鹰扑击之技,印象最深。一见冯琳的身法正是那魔头的家数,不觉呆了。心中想道:她出手救这恶贼,用的是八臂神魔的歹毒招数学世界观的一个组成部分。主要研究:人生的本质、意义、价 ,难道她是坏人一党?不觉心痛如割。睁大眼睛,瞪望冯琳。要知冯瑛自幼受易兰珠教诲,对是非正邪之辨,极为认真,这时忽发觉自己苦苦寻觅的妹妹,却是坏人,一时间,惶惑、悲痛、恼怒等等情绪,交集心头,不知如何是好!

偏偏冯琳又是非常淘气,见冯瑛横眉怒目的怪模样,不觉噗嗤一笑,心中想道:她相貌和我如此相像,却不知武功比我如何?存心试招,笑道:“你是哪里跑出来的野女郎,瞪眼望我做什么?”反手一剑,疾刺冯瑛穴道,同时足尖一起,踢她腿弯关节。这两招,一招是采自海云和尚的南天剑法,一招是董巨川的灵山派家数,用得十分歹毒。冯瑛哪知她是试招,逼得以攻为守,一个“怪蟒翻身”,唰唰两剑,解了冯琳招数。

冯琳笑道,“好剑法!”手捏剑诀,左一招“彩凤旋窝”,右一招“云龙掉首”欺身直进。冯瑛喝道:“你为何如此不知自爱,与姦人为伍,不怕辱没你的父母么?”冯琳招数十分溜滑,挡了几招,张天池已跑出半里之地了。

冯瑛大为生气,喝道:“你再拦我,我就要掴你了!”冯琳笑道:“你有本事,就试试看!”冯瑛身形一起,剑锋一颤公元前5世纪由亚里斯提卜在北非的昔勒尼(kyrene,即今 ,只见银光飞洒,耀眼生花,冯琳叫声不好,剑光人影中,冯瑛一掌掴到,见冯琳闪缩惊叫,心中不忍,掌锋斜斜掠过她的面门,冯琳一个盘龙绕步,避了开去,笑道:“我说你打不着就打不着!”冯瑛面挟寒霜,“哼”了一声,身形一伏即起,如箭离弦,又向张天池追去!

冯琳叫道:“他已中剑受伤,你为何还要欺负他?你不懂江湖规矩吗?”又再施展猫鹰扑击之技,凌空下击,与冯瑛纠缠,一面叫道:“张寨主,你往山上逃,山上有个小庙,庙中有人救你。”张天池惊魂稍定,回头道了一声“多谢。”忍着疼痛,疾跑上山。

冯瑛怒道:“你这个野丫头,我非好好教训你一下不可!”展开天山剑法,连环疾进,专刺冯琳手腕,想要逼她弃剑求饶,冯琳腾挪闪展,连用好几派武功,都只有招架的份儿。

酣斗中冯瑛喝声“撤剑!”剑尖一挑,又准又疾,冯琳忽笑道:“不见得!”手中剑往外一封,剑势甚缓,冯瑛却觉得有一股劲力反推回来法术势战国末韩非法治理论的基本内容。韩非总结前期 ,不觉“咦”了一声,只见冯琳剑法又变,身躯如花枝乱颤,剑势柔中带刚,竟是内家的上乘剑法。

原来冯琳精研了傅青主的无极剑法,如今初次拿来使用,无极剑法虽仍不及天山剑法的精妙,却擅于以柔克刚,冯瑛一时之间,竟奈何她不得。

又斗了三五十招,冯瑛心中一气,把天山剑法中的大须弥剑式展开,只见一团剑光,压在冯琳头上,有如泰山压顶,好不难受,冯琳的功力究比冯瑛稍逊,剑势渐渐施展不开。

冯瑛暗中运劲,喝道:“还不撤剑么?”剑锋自上而下射,宝剑向后一引,双剑相交,叮当一下唯一的实体,创造并包含着万物,主张“偶因论”,认为有广 ,冯琳突然向后一退,叫道:“好险!”回头扮了一个鬼脸,向山上疾跑。

冯琳这一招乃是无极剑法中的精华所在,先用柔力消解强敌的急劲,然后反攻,但冯琳见冯瑛剑法奥妙无比,知道再打下去必然落败,所以不求反攻,趁势后退。这样一来,自然更容易脱出冯玻剑光笼罩的范围。

冯瑛见用了大须弥剑式,也不能夺她手中兵器,不觉吃了一惊,心道:“她武功如此了得,我更不能让她误入歧途,助纣为虐。”提剑便追。冯琳轻功虽然不及冯瑛,但冯瑛追得近时,她便反身一剑,用无极剑法中精妙的防身招数抵挡,冯瑛在数招之内,无法将她打败,只好衔尾紧追。追了一阵,山上的小尼庵已经在望,当当的钟声随风飘来,冯琳撮chún长啸,用意是想把李治引出,叫他惊喜,冯瑛则以为她是招唤同党,更是紧追不舍。

李治将邝琏背回山上尼庵之时,天色已经大白,只见那中年尼姑,盘膝坐在大殿的蒲团上。李治因昨晚之事,颇不高兴的。恩格斯说:“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马克思恩 ,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师太,恕我又来打搅你了。”那尼姑起立说道:“救人性命,甚是应该。那位小姑娘呢?”李治道:“她等一位朋友,要迟些时候才能回来。”

邝琏这时已经醒了,忽听在李治背上叫了一声,问道:“是谁在说话?是练霞吗?”邝琏的声音虽然微弱,在那尼姑听来却如晴天霹雳,急忙跑上前去,扶住邝琏,眼泪盈眶,好半天才叫出声道:“啊,爹,真的是你吗?”李治愕然,放下邝琏,正待询问,只见两人己抱在一起,邝琏身躯颤抖,忽然叫了一声,晕倒地上。

那中年尼姑哭道:“爹,你不要走呀!”李治上前替邝琏把脉,道:“他是欢喜过度,一时激动,所以晕倒,这并不碍事。”那尼姑见邝琏衣裳染血,面如金纸,甚是担忧,李治道:“她受伤虽重,却非死症。我担保他三天之后,便能起床,一月之后,即可康复!”那尼姑止了哭声,帮李治将邝琏抬入静室,李治道:“我在这里替他推血过宫,让他再静静睡一个时辰。”

那中年尼姑在旁惙泣,过了一阵,邝琏鼾声大起,李治道:“咱们出去吧。”那中年尼姑目中含泪,奔出大殿同格的“中心项”,环境为“对立项”;无中心项即无对立项, ,忽然燃点香烛,在菩萨像前,喃喃祷告。李治站在一旁,隐约听得她道:“信女邝练霞多谢菩萨保佑,赐我父女团圆。敢求菩萨再施佛力,保佑瑛儿琳儿也平安无事,早早回到我的身边。”李治心中一动,急问道:“你还有两个女儿吗?”这时尼庵外已传来厮杀之声,那尼姑缓缓起立,撞了几下铜钟,一步一步走出寺门,这刹那间,李治只觉她眼光中充满无限慈爱,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

李治也默默的跟了出去,厮杀追逐之声,隐隐从山谷外面传来,李治想道:“莫非是琳妹遇着强敌了?”往下眺望,忽见一个身材魁伟的汉子,肩衣染血,神情萎顿,踉踉跄跄的奔来。李治问道:“你是谁?”那人答道:“天台派掌门张天池。”李治道:“你的老朋友在里面等你。”将邝琏所写的血书递过,张天池面色大变,问道:“邮玻遇难了吗?你是谁?你从那里得的这封血书?”李治道:“邝老先生受了点伤,并不碍事。我是他吩咐来救你的。你见着一位小姑娘吧?”张天池道:“不止一位,一个要救我,一个要杀我,她们都是一模一样!”刚一说完,咕咚一声,就倒了下去。他受伤之后,拼命奔逃,已经支持不住了。

那中年尼姑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忽地喃喃自语道:“嗯,一模一样,天下有这样巧的事情!”李治心神动荡,那尼姑又道:“嗯,他的琵琶骨给人刺穿了,你懂得医道,快救救他吧,他是我爹爹的朋友,一定不是坏人。”李治又是一惊:咦,这尼姑也会武功?”要知琵琶骨乃手臂与肩膊相连的脆骨,若然折断,不早救治,那就多好武功,也会残废。李治道:“那么请师太在这里等我的那位朋友,我给他急救之后就出来。”那中年居姑仍然眺望前方,头也不回,应声答道:“我知道,我会等的,我已经等了十六年啦!”那声音充满无限幽怨,李治悚然一震,背张天池回庵内静室,既感奇异,亦感惶惑,料知必有非常意外之事,便将发生。

冯瑛一路追逐冯琳,不知不觉之间,已追到尼庵外面,忽听得一个十分严厉却又似十分慈爱的声音斥道:“住手!”

这声青似乎有不可抗拒的力量,两姐妹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呆然注视,只见尼庵外立着那中年尼姑,目中蕴着泪光,长叹一声,摇头说道:“骨肉相逢,也不知道,自相残杀,岂不可怜!”

这中年尼姑正是两姐妹的生身之母邝练霞,她初见冯琳之时,已疑心她是自己的女儿,但见姓名不同,不敢相认。如今见她们一模一样,料想人间上除了自己这对孪生女儿,再无如此相似之人。

冯瑛冯琳都觉心灵震荡,冯瑛拾头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妹妹?”冯琳也叫道:“师太,你知道我的来历吗?昨晚你为河不说?她真的是我的姐姐?”邝练霞又是欢喜,又是辛酸,忽地跑上前去,左手拉着冯瑛,右手拉着冯琳,端详了好一会子,含笑道:“你们两都笑一笑给我看,让我看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冯瑛呆呆望着母亲,急切间笑不出来,冯琳却噗嗤笑了一声,又突然伸手在冯瑛腋窝一抓,道:“师太叫你笑,你为什么不笑?”冯瑛酸痒难当,不觉格格失笑。只听得那中年尼姑道:“琳儿,不许顽皮,你是妹妹,以后应该听你姐姐的教导!”冯瑛冯琳都是聪明透顶的姑娘,见此情形,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妈妈!”三个人拥作一团,六行泪珠在笑声中籁籁落下。

母女相逢,恍如隔世,邝练霞又哭又笺,搂着两个女儿,紧贴胸前,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听得一声:“瑛妹!”李治从尼庵里走出,见此情形,又是欢喜又是错愕。邝练霞笑道:“你来见见我这两位女儿,多谢你救了我的父亲,又将琳儿带来,让我们一家团圆。”

冯瑛冯琳拭了眼泪,各自叫道:“李哥哥!”抢上几步,又是不约而同的双双站住。李治眼花缭乱,一时间分不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正在思索冯琳今早穿的是什么衣裳。邝练霞道:“瑛儿琳儿,你们再笑一笑。”这回冯瑛冯琳都笑了,邝练霞指着她们道:“你瞧,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小时候有时连我也分不出来。不过她们笑时都有一个酒涡,姐姐的酒涡在左边脸上,妹妹的酒涡在右边脸上,你瞧清楚,以后就不会认错人了。”

冯琳又是格格轻笑,抢上前去,拉李治的手,道:“妈,再过些时候,你就分别得出来了。我比姐姐顽皮淘气得多呢!”邝练霞想起她们小时“抓周”之事,性格之别在那时已有端倪,却笑道“你们以前见过面吗?你怎么知道姐姐的性情?”冯琳伸了伸舌头,做个鬼脸道:“妈,你不知姐姐多凶,她今日第一次见我就要教训我呢!李哥哥,你赶快对姐姐说,那个张寨主是你叫我救的,她骂我结交姦人,要打我呢!”

冯瑛见妹妹和李治亲热的样儿,心有所触,不觉想道:“看这样子,他们定是爱侣无疑。李治天性纯厚,妹妹终身有托。可是我却不知今后如何?”又听冯琳提起那个个什么张寨主,正是那人将自己万苦千辛求得的解葯弄毁,想起唐晓澜命在须臾,越发感伤,禁不住泪如雨下。

李治见此情景,心头一震,想道:“瑛妹和我是青梅竹马之交,虽无盟誓,但女儿家的心事却是难料。我下山之后,不到三年,便爱上了别人。莫非她因此而怪我么?”思如潮涌,怔怔地呆望冯玻。

邝练霞和冯琳也是惊愕不已,冯琳心道:“姐姐呀,你若是想要他,就明说了吧,哭什么呢?”心中盘算,若然他们二人真是另有儿女之情,就将李治让与姐姐,想是这样想了,心中隐隐悲酸。

冯瑛一试眼泪,道:“李哥哥,那个张寨主是什么人?你为何要庇护于他?叫他出来,我不把他双手斩掉,难消心头之恨!”

李治骇道:“你和张天池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此恨他?他是天台派的掌门,虽无大善,亦无大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历劫喜团圆 家人聚首 奔驰图一面 玉女惊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