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44回 魂断洪波 生难偿宿愿 心伤大变 死却惹思量

作者:梁羽生

冯琳那日,离开众人之后,独自到山东去见杨仲英。她虽已长大,却还是一片孩子心情。她因为曾用刀削了杨柳青的头发,频受姐姐埋怨,便起了一个孩子的念头,心中想道:姐姐枉是女中侠客,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却不敢爽爽快快,自作主张,不如我再冒充她一次,找上门去,直截了当,对那杨老头儿说了,省得许多麻烦。我用快刀斩乱麻的手段替她撮成好事,看她还埋怨我不?

冯琳就是抱定这个主意,来到山东东平,杨家远近皆知,并不难找。夏秋之交,颇多霖雨,这日雨后天晴,冯琳来到了杨仲英的山庄,但见杨家背山面湖,风景颇为佳丽,只是那湖水因受山洪倾注,黄泥泛起,一片混浊,有点儿煞风景。杨家是几座平房,依山建筑,冯琳也无心赏玩风景,走上山坡,迳自来扣杨家的大门,心中在想:等下我见了那杨老头儿,第一句话说什么好呢?

不料敲门许久,里面却无人答应。冯琳一急,顾不得什么礼貌,一飞身便从围墙飞入,只见里面庭院深深,一个小丫头大约是才听见敲门之声,正在里面慢慢的走出来。那丫头见了冯琳,怔了一怔,嚷道:“咦,原来是你,你还来做什么!”冯琳道:“杨老爷子呢?他老人家的腿可好点了?”那丫头面色一沉,爱理不理。冯琳心道:“这个一定是杨柳青的贴身丫头,把我当成姐姐,所以对我恼恨。”笑道:“你家小姐的头发长全没有?你带我去见她吧,我给她赔罪来了。”那丫头手儿一摔,摇头说道:“你自己去见她,哼,哼,你还好意思到这里。”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冯琳一气,想用泥丸弹她。转念一想:“关这小丫头什么事?”缩住了手,自己穿房入室,去找杨柳青。

冯琳不熟门户,走入内进房屋,但见一片黯淡气氛,家私杂物,凌乱无人整理。冯琳心道:“杨仲英是北五省的武林领袖鲁诺·鲍威尔、施蒂纳等。用“自我意识”和“实体”来代 ,怎么一点也不懂持家,叫人看到,岂不笑话?”站在内堂,叫道:“杨公公,杨公公!”她完全模仿她姐姐的称呼,心道:“仅有这几间房屋,杨仲英一定会听到我叫他了。”

内房隐隐传来抽泣之声,冯琳竖耳一听,奇道:“咦,杨柳青这泼婆娘听得我来便哭了,难道是向她的父亲撒娇,要对付我么?哼,好不害羞,撒娇也不该哭呵!”又叫了两声“杨公公”,仍然是只闻杨柳青的抽泣之声,却不见杨仲英回答。

冯琳心道:“好,我就先去见见杨柳青。”听得哭声发自西首第一间房,便揭了帘子自闯进去,但见杨柳青坐在房中,眼睛肿得像胡桃一般,没精打采。冯琳闯进来,她只冷冷的瞧了一下。抽泣声是停止了,面上的表情却更叫人难受。冯琳虽早料到她对自己不满,但却料不到她竟是这样一副好似死了人的神情,不禁愕在当场,仔细向杨柳青打量。

杨柳青一身白衣,被飞刀削过的头发早已长了出来,但因与两边的头发参差不齐,仍然难看。冯琳“喂,喂!”两声唯心主义同唯物主义相对立的哲学派别。认为精神第一 ,杨柳青倏然抬起头来,面上全无血色,双眼一睁,忽又垂下了头,低声问道:“晓澜呢?”

冯琳故意气她道:“唐叔叔不愿见你了,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对我说也是一样。”心中准备她大叫大嚷,马上发作,却不想杨柳青忽然长叹一声,道:“晓澜真是这样全没心肝吗?枉我爸爸痛他一场了。”语调凄凉之极,冯琳也不觉打了个寒噤,问道:“杨公公呢,我要替唐叔叔向他问安。”

杨柳青陡然站起,恨恨说道:“好,你来吧,你来向他请安吧!”带冯琳穿房过屋,来到后园,在园子东面有一所八角享。亭中停着一副红木棺材,棺材头一张白张,写的是:前明义士山东侠客杨仲英之灵位。

冯琳这一惊非同小可!她万万料不到杨仲英已死,这个突然的变化完全摧毁了她的计划,看着那副棺木,好久好久才说得出声:“杨公公怎么死的?”

杨柳青头发一披,道:“晓澜真个不来了么?”冯琳一时间答不出话来,杨柳青怒道:“好,我爹死了,你们该心满意足了吧?”冯琳道:“这是什么话?”弯腰下拜。杨柳青道:“不要你拜,你气死了爹还不够,又要气死我吧?”伸手慾打冯琳,冯琳不躲不闪,杨柳青手掌伸出,忽又缩住,叹口气道:“好,好!你快走吧!你们以后别再上我杨家的门了!”声音虽然愤懑,却似缓和许多。冯琳奇道:“咦,杨仲英一死,他女儿的脾气也变了!”

冯琳有所不知。原来杨仲英年纪老迈,中了唐金峰的暗器后,虽说仗着数十年的功力与唐家送来的解葯,得以不死,可是生机已是渐渐衰退。五月时分,接到唐晓澜的信,说是死期将至,无可挽救,又受了一吓,他本来己风烛残年,经了这些变故,身体更是衰弱。

杨柳青粗心大意,对父亲的日趋衰弱,还觉察不出来。她被冯琳飞刀削发之后,跑回家中向父亲哭嚷,想激动父亲出头作主,谁知杨仲英深知女儿脾性,料她必是自取其咎,经此一闹,反而伤感交集,杨柳青回家的第二日,他立刻寒热交作,竟然一病不起,至冯琳到时,他死了已将近一月了。

杨仲英是个饱经世故之人,临死之前,神智清明,回想自己一生行事,无甚过错,只是对女儿太过宠圈,以致养成她那副骄纵的脾气,却是最大的遗憾。他细细思量,觉得女儿和唐晓澜的脾气,的确格格不入。又想道:“冯瑛知书识礼,年纪虽小,做事甚有分寸,她必不会无缘无故侮辱我这丫头。”又想起昔日冯瑛在他家中之时,杨柳青种种令她受气之事,不觉叹口气道:“如此一来,逼得他们弄假成真,也实在怪责他们不得!”

于是杨仲英在临死之前,对女儿痛加劝责,说道:“女孩儿家,应以性情温柔为主。你这副刁蛮的性儿,难怪晓澜不愿要你。你再不改过,我死不瞑目。”声泪俱下,杨柳青不敢说话。杨仲英历数她平日骄纵的不是,杨柳青又羞惭又悲痛,伏在病塌之旁,听她父亲数说。杨仲英数说完后,长叹一声,说道:“我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的教训你,这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爸总是望你好,你得记着我今日的教训。你与晓澜是否能够和好,这是未可知之数。不过,你应知道,你越任情使性,你就越无法令他亲近。你放大胸襟,温柔对他,也许事情还有转机。若然你们终不能和好,那也就算了吧。不过,无论如何,你的性情总得改了,青儿,以后没人再教训你了,你改不改?”杨柳青哭得死去活来,决心改过,杨仲英就在她的哭声之中死了。

杨仲英死后,杨柳青遵从遗嘱,停灵后园,要待唐晓澜和另外一个人来过之后才安葬。不料唐晓澜没有来,冯琳却先来了。

杨柳青记着父亲的教训,不敢胡乱发气,可是性情究非旦夕之间便能全改,见了冯琳,仍然忍不住几乎要发作出来,以至在杨仲英之灵前,两人都感到尴尬,僵在那儿,想不出什么话说。

杨仲英之死,乃是冯琳始料所不及,心道:“姐姐之事怎么说呢,!这岂不是愈弄愈麻烦了?正在为难,先前那小丫头忽然气急败坏的走了进来,道:“小姐,唐家的人又来了!”

杨柳青眉毛一扬,道:“我父亲虽死,我也不能堕了家声。冯玻,你快从后墙脱走。我拼死替你担承!”冯琳道:“什么,我有什么要你替我担承!”杨柳青道:“你还装什么傻,你自己杀的人你不知道吗?你别以为你上次能将他们打跑,要知唐家的人,岂是容易将与?他这次若非稳操胜券,也不会再来了。我父亲生前,不愿你在我们这里被他们要去,而今我是此家之主,我不能让父亲在泉下骂我折堕了杨家的威名,你还不快走吗?”

冯琳一听,气往上冲,怒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谁要你来庇护?我为什么要跑?”冲出亭子,抬头一望,只见外面来了三人,一个老头,一个少妇,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这三人正是唐金峰、唐赛花,和唐金峰提来的帮手桂华生。

唐金峰父女本来想向杨仲英要人,不料一进园门,便见冯琳,真是意料不到的顺利。唐金峰哈哈笑道:“你这小贼也真胆大,居然还在杨家没有逃走。”冯琳道:“你这老贼,出口伤人,我为什么要逃走?”唐金峰道:“好,好!你若不想连累杨老头儿,我有两条路给你自寻了断!”

冯琳道:“什么两条路?你说说看。”唐金峰道:“一条是立即随我们走,任由我们处置。一条是立即自裁,免得我们动手。”冯琳刚骂得一声:“岂有此理!”唐赛花嚷道:“爹,和这万恶的女贼多说做什么?快动手吧!”恃着有高手在旁,扬手一柄飞刀便射过去。

冯琳一闪闪开,道:“哈,原来你也会飞刀!你这泼婆娘,我杀了你的汉子吗?你这样蛮不讲理!”冯琳还不知道唐赛花就是王敖的妻子,自己正是杀了她的汉子。

唐金峰一听,也动怒了,骂道:“好女贼,你杀了我的女婿,还说风凉话儿?”心念一动,忽又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妹,你们姐妹,谁是杀人的正点?”冯琳吃了一惊,道:“你的女婿是谁?”唐金峰道:“河南钩镰枪王敖是不是你杀的?”冯琳“呸”的一声,笑道:“我道是谁?原来你的女婿是公门鹰犬,我杀的鹰犬不止一个,你的女婿大约也是我剑下之鬼吧!”

唐金峰勃然大怒,长袖一挥,便待扑去,忽见杨柳青如飞跑来,唐金峰缩手叫道:“青姑娘,叫你的老子出来,这女贼我们要定了。”杨柳青叫道:“好呀,我的父亲刚死,你们就上门来欺负我了么?”唐金峰与杨仲英上次虽曾动过手,可是彼此有二十年以上的交情,私底下唐金峰对杨仲英还是十分佩服的,闻言不由得大吃一惊,叫道:“什么,你的老子死了吗?”杨柳青道:“我父亲虽死,杨家威名还在,除非你把我杀死,否则休想要人!”唐赛花叫道:“爹,管它杨仲英死与不死。咱们动手。杨柳青,凭你这点功夫想来拦阻,真真笑话!”左手一抬,呜呜两声,放出两枚响箭,要把杨柳青吓走,岂知杨柳青动了蛮性,迎上前去,伸手便接。唐赛花暗器上的功夫甚为了得,响箭挟风,又劲又疾,冯琳一抖手,一口飞刀横截过去,将两枝袖箭,一齐截断,叫道:“杨柳青,我不用你帮!”随手又是一柄飞刀,向唐赛花还敬。

桂华生一见飞刀带黑色的光华,吃了一惊,拔出长剑一拍,双指一箝,将飞刀接下,看了一看,道:“果然是个狠毒的女贼!”冯琳挥剑前扑,桂华生转了两转,先不发招,看她剑法。

杨柳青叫道:“冯瑛,我不准你在我家中被人捉去,你退下,先让我拼了再说。”唐金峰拈须笑道:“好,两人都有志气。青姑娘,你不愧是铁掌神弹的女儿!”突然伸手在杨柳青的肩头一按,道:“你的父亲真的死了吗?带我去看!”杨柳青被他一按,动弹不得,怒道:“好,你以大压小,羞也不羞?”唐金峰道:“带我去看!”半拖半拉,将杨柳青拉到八角亭中。

桂华生转了两转,冯琳刺他不着,剑法一变,使出无极剑中的绝招“愚公移山”,剑势甚缓,平平一削,劲力却是贯注剑尖,左右兼顾,桂毕生叫声:“好、值得与你一斗!”剑柄一抖,剑锋光华一闪,一下子便从头顶上绕过去!

冯琳大吃一惊,百忙中施展猫鹰扑击之技,身子一屈一伸,箭一般的飞掠出去。桂华生道:“哈,你还有这一手!”飞身扑上,迎面一剑,冯琳连用几种剑式,挡了五招,桂华生的达摩剑法怪异绝伦,每一招都是出人意表,冯琳的无极剑法虽然也是内家正宗,可是究因所习时日尚浅,挡了五招,险象迭见,情知万难抵敌,想起杨柳青之言,心道:“好,我纵战死,也不在你杨家受辱。”抖手连发三柄夺命神刀,逼得桂华生闪避,文刻施展猫鹰绝技,飞身跳出墙外。

桂华生轻功超妙,迅即追出,在半山坡上又把冯琳截住,高声喝道:“你这无极剑法是从那里偷来的?”冯琳道:“我偷不偷要你管么?”桂华生道:“我偏要管!”脚步踉踉跄跄,冯琳连用几种身法,跑到那个方位,都恰恰被他截着!且猫鹰扑击的绝技,也只能躲闪一时,始终被他跟在身后。

桂华生自小离开天山,伏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魂断洪波 生难偿宿愿 心伤大变 死却惹思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