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08回 笑傲孤峰 单骑来闯席 剑惊巨盗 一女显神威

作者:梁羽生

凌云岛主卫扬威恃熟卖熟,笑道:“了因大师,令师弟暗器功夫,神乎其技,我们不但见所未见,而且闻所未闻,大师还说他不成,未免太不公道了吧。”了因“哼”了一声道:“你真是少见多怪!”转过身来对白泰官道:“花是死的,人是活的!你的梅花针只能打俗子凡夫,武功稍高的人你就打他不着!”白泰官口中应道:“师兄说的是。”心里却万分不服!别人打梅花针,最多不过三丈,他的却可打到五丈有余,而且可随意打穴刺目,令人防不胜防,大师兄却说他的暗器不切实用,如何肯服?

了因和尚向白泰官瞧了一下,冷冷说道:“你不服吗?我站出来,给你打看!”白泰官道:“小弟不敢!”了因冷笑道:“刚才还抬出师傅戒条,现在又不敢了!再说你这样微末之技,如何伤得了我?”白泰官给他一激,怒气又生,心想:看来大师兄是甘心投敌了,他既如此,便是我的敌人,还与他论什么兄弟之情?当下拼出平台,叫道:“那么师兄请留神了!”了因步出平台中央,座上宾客,都退到墙边,了因禅杖一顿,忽然叫道:“且慢!”招手问鱼壳道:“你有现成的暗器吗?”鱼壳笑道:“凤尾缥、铁蔡藉、菩提子、飞蝗石、柳叶刀、没羽箭,应有尽有,你要什么?”了因道:“都要,你叫人抬两箩来!”鱼壳大王果然叫人抬了两箩,了因叫放一箩在白泰官面前,另外一箩则分给卫士,说道:“泰官,你梅花针打完了,可以取箩中暗器!”白泰官才知道这箩暗器竟是给自己准备的,又气又怒。

了因和尚结束停当,禅杖一挥,使个雪花盖顶,顿时呼呼风响,席上巨烛全灭,纱灯里灯光也自摇曳不定,了因叫道:“你打来吧!”白泰官把手一扬,只听得嗤嗤数声,梅花针如石投大海,了因和尚一根禅杖舞成一个大圈,风雨不透。白泰官心想:以师兄的功力,梅花针的确难以打进,正想妙法,了因杖法忽慢,东一指,西一指,门户大开——迂缓之极,白泰官见有隙可乘顿时双手连扬,一大把一大把的梅花针,无光无声,骤如急雨,发如飞蝗,换一个人怕不被刮针射成刺猥!了因和尚立在圆圈中心,并不移动半步,禅杖也不加快,飞针发出,竟丝毫不闻撞激之声,飞近禅杖所及的圆圈,便似泥牛入海,踪迹全无,白泰官不觉大惊,心想:梅花针力小,再换其他暗器试看,狠了狠心,在箩中抓起各式暗器,连环攒击,了因和尚大笑道:“还未够痛快,鱼壳大王,请你手下把那箩暗器,也一齐打来!”鱼壳把手一挥,飞刀飞弹以及各式飞镖同时像雨点般攒击过来,只见了因杖上火花乱射,叮叮当当一阵交响,白泰官的梅花针也夹在各式暗器之内打去,过了半晌,暗器越来越少,非但白泰官的梅花针已不剩一根,两大箩的暗器也全都用光了。

这时灯火通明,满座惊呼,宾客纷纷涌出看个究竟,这一看,不由得齐声叫道:“了因大师生产关系矛盾运动规律的特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等问 ,真是绝世无双的天人,我们衷心拜服!”了因和尚春风满面,横杖兀立。地上一大堆破铜烂铁,两大箩暗器成了无数碎片,禅杖尖上结成黝黑的一个圆球,白泰官看了作声不得,那些普通暗器给他杖风震成碎片,也还罢了,自己的梅花针,份量极轻,几乎可说得是无影无形,且见隙即入,竟然也给他像磁石吸住一般,一支不剩都吸在禅杖尖上!了因微一吐气,哗啦啦一阵怪响,禅杖尖上的圆球化成粉屑,纷纷飘下,堆在地上。众人目瞪口呆,了因和尚横杖狂笑,大声说道:“泰官,你服也不服!”白泰官应声说道:“师兄武功盖世。小弟岂敢不服!只是……”了因截着说道:“只是什么?是不是除了武功之外,你还有不服之处!”白泰官挺胸说道:“若然师兄违背师傅大戒,小弟万难服从!”了因和尚“哼”了一声,大怒说道:“我要你明大势,知顺逆,跟着鱼壳大王,扶助四皇子登位。不但是你,一众同门都要听我的话。”白泰官道:“师傅的大戒师兄就不理了?”了因冷笑道:“什么戒条?师傅既死,唯我独尊!你若不依,尽管邀集同门来与我讲理!洒家的道理,就是这根禅杖!白泰官,你好生大胆,顶撞师兄,你跪下来,先领家法!”白泰官又气又急,几年不见,了因功力又高了许多,看他禅杖吸暗器的功夫,内功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莫说自己远非他的对手,就是齐集同门,也未必斗得过他,这眼前亏是吃定了,了因和尚又斥道:“白泰官,你还不下跪?”忽地一声冷笑,有人冷冷说道:“好不要脸!师傅尸骨未寒,就来欺压师弟!”了因双眼睁如铜铃,喝道:“什么人在洒家面前无礼!”话声未毕,席上笑吟吟的跳出一人,俏声说道:“独臂神尼要我来管教你这不知死活的孽徒!”此言一出,全座宾客无不色变,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此人身上!此人眉清目秀,看来只是年将弱冠的文弱书生!正是与白泰官同来的李双双!

了因和尚一见出来的竟是个无名后辈,虽然暴怒,却不能马上发作。事因自己乃江南八侠之首,岂能与一后辈较量?怒火抑下,反冷笑道:“独臂神尼会托你这小子来管教我。我倒要问你是何人弟子?何日出师?你rǔ臭未干,就敢胡言乱语!我要把你的师傅捉来,治他个不管门人之罪!”众人轰然大笑,笑这文弱少年胡乱吹牛,胆敢攀附独臂神尼,要管了因和尚。了因武功盖世,独臂神尼若真有遗命,托人管他,托的也该是前辈高人,武林宗祖,那会托这样一个rǔ臭未干的文弱书生?

李双双在轰笑声中神色自若,笑声一歇,又冷冷说道:“了因,你敢捉我的师傅?算你有天大本领,你见我的师傅也要跪下请罪!”了因怒道:“你师傅在什么地方,限你三月,把他叫来见我,你敢不遵命,我把你凌迟碎剐!你犯了我,就是犯了阎王老子,逃到天边也逃不了!三个月后把你师傅叫到田横岛来,听清楚没有。”李双双夷然笑道:“我师傅此时就在此地,何须三月之期!”了因双目一扫全场,叫道:“出来!”李双双右手高举,斥道:“跪下!”手上高举一面金牌,了因看了,面色大变!

这金牌正是独臂神尼遗韧,上面刻有十大戒条,江南八侠,入门之日,都曾听过师傅高举金牌宣读戒条思想,认为唯老子之学“致以明至之理”。展开本无有无之辨, ,听完之后,也都曾对金牌跪下,失志皈依!独臂神尼虽死,遗威犹在,了因骤见金脾,大吃一惊,恶气全消,面皮变色!众人见了,啧啧称异,看来此人真是独臂神尼派来的了!鱼壳一见情形不对,急在了因耳边悄悄说道:“大师若对此小子屈服,岂不贻笑天下英雄?”

了因俱心一顿,恶念又生!想道:“金牌虽是师傅遗物,但师傅已死,天下无人能够制我,怕他作甚?”李双双喝道:“你真敢欺师灭道?还不跪下!”了因突然暴喝一声,呼的一掌隔座打去,要把金牌震成粉碎,李双双左手一扬,右手把金牌纳入怀内,掌风激荡中,李双双包头青巾,竟给掌风揭去,露出满头秀发!白泰官跳起来道:“原来你是八妹!”

这化名李双双的文弱少年果然是吕四娘!唐晓澜又喜又惊,心头鹿撞,跳个不停!暗道:“双双为四,这双双之名分明是吕四娘别号,我真蠢,连这个也想不出来。”看那吕四娘时,仍是神色自如与了因面面相对!

了因这一掌没有震倒吕四娘,也自有点诧异,当下提着碗口大的禅杖,走出席来,大声说道:“你是师傅关门的徒弟吕四娘吗?本门素重尊卑之别物自体即“自在之物”。 ,你今日初见师兄,为何不跪下行礼?”吕四娘“呸”了一声,冷然笑道:“你不依师傅戒律,已是本门叛徒;见了金牌,又不下跪,更无尊卑之礼。你还敢与我谈论门规?你还有面要做我的兄长?”了因面色由青转白,又由白转红,老羞成怒猛然喝道:“吕四娘,你敢把我怎样?”吕四娘道:“我要遵从师傅遗命,纠集同门,向你兴师问罪!你若不洗面革心,就把你首级割下,祭奠师傅在天之灵!”了因听了,哈哈大笑,想是怒极气极,反大笑道:“小师妹,你学了几年武功,就敢在你师兄面前放肆?”吕四娘反身一跃,跳入场中,叫道:“了因,我也要看你到底得了师傅多少本领!”

了因和尚狂笑说道:“我纵横半世,还没人敢在我面前叫阵,想不到师妹竟向师兄挑战!”吕四娘宝剑出鞘,向前一指,斥道:“谁是你的师妹!”了因笑声一收,禅杖一顿,大声喝道:“你还不配向我挑战,在座高朋,哪位替我把这贱婢拿下!”席上都是江湖巨盗,武林高手,见吕四娘是个少年女子,料想武功还浅,大家都想讨好了因,不约而同,备拔兵器,跳了出来,吕四娘宝剑一挥,寒光四闪,冷笑道:“好不要脸,想群殴么?”跳出来的都是有身份的江湖人物,听了一怔,齐齐缩手。这当儿,坐在首席的哈布陀忽然叫道:“要对阵的到外面去!一颗萝卜一头葱,要依江湖规矩,不要乱了!”这几句话,发声并不很大,但却撞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就像给人用口贴着耳根,大声呼喝一样,真个是如雷贯耳,就是远远站在亭子外面的人,听起来也如晴天霹露。顿时间,广亭内、凉台上都静了下来,席上群雄,这才知道哈布陀位列上宾,果然是有超卓武功,不是徒凭势力。吕四娘见哈布陀显露内功,用传音入密的“狮子吼”功震慑群豪,深深吸了口气,正想还以颜色,天叶散人跳出来道:“哈总管之言是也!今日到会者都是武林之雄,到外面显显功夫,孤峰较技,让我这山野匹夫,开开眼界,也大是佳事,老朽不才,愿为各位英雄清道!”说罢立在场心,四围一揖,劲风急吹,只听得玻璃窗格格作响,天叶散人狂啸一声,揖停风止,看那玻璃窗户,全已打开,外面落花满地,近凉台处,枝叶向两边倒伏,竟似用人工僻出了一条小径来!天叶散人掌力厉害到这般田地,居然能在十步之内,震落繁花,而玻璃不碎,莫说大小寨主,就是了因、哈布陀、吕四娘与海云和尚等高手也颇感意外,顿时掌声雷动。天叶散人在掌声中得意洋洋和鱼壳走出广亭。

白泰官见席上高手,个个都有极深的武功,不禁心悸,悄悄对吕四娘道:“八妹,你可要小心!”吕四娘正在盘算如何能在高手包围之中脱险,自己也觉并无把握。忽见那丐妇嘴角挂着冷笑,也跟着众人出去,心念一动,想上去打个招呼,那丐妇已钻在人堆之中,傍着天叶散人走出去了。

众人走出亭子,越过假山,山脚是一大片广场,场上兵器罗列。众人围了一个圈子,吕四娘、白泰官和唐晓澜坐在一处要代表是塞涅卡(luciusannaeusseneca,约前4—65)、爱 ,哈布陀了因鱼壳坐在对面,鱼壳站出来道:“白泰官吕四娘恃强犯上,不服师兄,宝国禅师不屑和小辈动手,现在谨依武林规章,一对一决个胜负,哪位英雄替宝国禅师管教小辈?”话刚说完,了因忽道:“且慢!”

鱼壳大王道:“宝国禅师有何见教?”了因和尚道:“我曾奉师命,负责考核同门武功,吕四娘,你既是我师傅关门弟子,又抬出师傅戒条与我作对,今天初见,不拜见师兄也罢了,但也该把所学武功,先练出来,让我看看,你是否够格列为江南八侠!”按武林规矩,若师傅死后,出了叛徒,掌门人应负清理门户之责。而掌门人则多是首徒。若是掌门人背叛本门,则当由众门人公决,在师傅灵前祭告,先把他逐出门墙,然后才鸣鼓而攻。现在吕四娘领有师傅遗命,虽然可以便宜行事;但也得经过这番手续,昭告天下,才能否定了因的本门身份,否则武林同道,仍然承认了因是江南八侠之首的。现在了因就以大师兄身份,要考核吕四娘武功。在了因心意,是怀疑师傅偏心,不知有什么秘传武功授给了吕四娘,想先看看她的功力。在白泰官听来,则是故意刁难,折辱自己不算,又要折辱师妹。在众人听来,则了因虽盛气凌人,这番话却也不失身份。

这时全场目光都注视着吕四娘,看她是否甘为师兄折辱。更想看她到底有什么功夫。吕四娘连连冷笑,了因斥道:“你笑什么?你到底遵不遵从本门规矩?”吕四娘不理不躲,笑个不停,了因始而暴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笑傲孤峰 单骑来闯席 剑惊巨盗 一女显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