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魄寒光剑》

第五章 布达拉宫参活佛

作者:梁羽生

桂华生下山之后,遥望“魔鬼城”中那座尼泊尔王子所修的白塔,想起了麦士迦南的付托,心中一凛,想道:“魔鬼城中那班尼泊尔武士,虽然都已被白衣少女起跑,但尼泊尔王子图谋西藏的野心,可还没有消弭。麦士迦南请我到拉萨去参见活佛,托我转达白教法王的诚意,我怎么忘了?”

于是佳华生又仆仆风尘,前往拉萨。这时已是初春时节,对出的冰雪渐渐消解,路上好走得多,走了将近一月,便来到西藏的首府。

桂华生进城之时,天色已晚,但见街上中平顶的房屋与帐蓬交杂,与内地城市的风光大不相同。街上行人熙来攘往,每一座帐幕都有香烟镣绕,烛光媚耀,在许多帐蓬前面,都有藏人焚香礼拜。桂华生拉着一个老头道:“今天可是什么节日吗?”那老头道:“不是今天,是明天!”指指天上的明月,说道:“客人,你是从那儿来的?你是不是佛门的信士,怎么连佛租诞辰都忘记了。”

桂华生抬头一望,天上明月正圆,诧而问道:“佛租诞辰不是四月八日吗?”那老头怔了一怔,忽地笑道:“客官,你是汉人理,是人的天性;“诚”是行的起点。基本观点集中体现于蒋 ,有所不知了,幸亏懂得汉历,要不然真不懂得你因何诧异了。明天就是四月八日啊!”桂华生道:“天上的月亮正圆……”那老头笑道:“我们是用藏历。你们汉人用的阴历,月亮正图之日,便是十五,我们的藏历不这样的,有时月初便圆,有时月尾方圆。若照汉历,今天是三月十四日,明天便是三月十五日,因为今年的佛租诞辰,恰逢月圆,所以特别热闹,从昨天起,大家便沐浴斋戒,焚香礼佛了。”

桂华生心头一动,喃喃说道:“三月十五,三月十五?”猛然醒悟:白衣少女临别之时所作的手势,玉掌三按,三五十五,岂不正是表明三月十五日之期?手指玉镜,岂不正是代表天上月圆之家?

那老头絮絮说道:“客官,你真有福气,今年达赖活佛,将在明天亲自主持礼佛仪节,布达拉宫前面的三座大殿也将在明天开放,准许善男信女在大殿的阶下礼佛。我们一生之中,也未必得见活佛一次,你一到来,只要明日挤得进去,便可以见着活佛的真面目,那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桂华生大喜过望,急忙谢谢老头,找一座专门接待客商的帐蓬住下。但这一夜那里睡得着,心中想道:“原来华玉妹妹是约我明日午夜在布达拉宫相会,可是她又怎么能进布达拉宫呢?难道晚间也一样开放辩证法的基本范畴。反映矛盾双方内在的、有机的、不可分 ,任人游览?”睡不着觉,又起身向帐蓬的主人打听,所说的与那老头一样,明天开放的就是三座大殿,一副黄昏落日,所有礼佛的人便都要离去。那位主人还肃然说道:“活佛何等神圣,岂能容凡人造人他的深宫?让我们在大殿阶下礼拜,已是福分不浅了!”桂华生心头的疑团越来越重,想道:“除非是我猜错它的用意?但若不是这样解释,又具什么?”对白衣少女的身份,更觉诡秘,但望明日早早到来。

桂华生一夜无眠,好不容易到第二天天亮,立即起来,同主人借了一套西藏的服装,免得在进香礼拜之时惹人注目。

达赖活佛开放布达拉宫,并且亲自主持佛租诞辰的礼佛仪式,这件事情轰动了拉萨,甚至有许多外地的善男信女也也闻风赶至。桂华生以为已起得早了,那知一出帐幕,街道上已是黑压压的人群,桂华生随着人流,缓缓行进。

布达拉宫建在拉萨城外的葡萄山上(藏名布达拉山,宫以出名。),高达一十三层,相传是藏王松赞干布娶了康太宗李世民的女儿文成公主之后(公元*四一年),应文成公主所谓而建家斯宾诺莎关于身心关系的学说。认为心灵和身体或思想和 ,经过历代的扩建整修,富丽无比。它的结构,全都是山一块块一尺见方的石头从山腰下平砌上去,布达拉宫顶上有三座庞大的金顶,还有西藏历代活佛肉身的八座金塔,全部用金叶包裹,中嵌珠宝,远远望夫,灿烂闪光,端的似琼楼王府,壮丽非常。

桂华生随着人潮,将近中午时分,才挤到布达拉宫下面的山径,但见通到宫门的弯曲石阶上,有两队披着黄色架装的喇嘛作为前导,前面三座大殿的门户大开,进香礼拜的善男信女跟在喇嘛后面,鱼贯而人,待到桂华生挤进里面大殿的石阶下己无插针之地,后到的人,

好在宫门外礼拜了。

桂华生游目四顾,想在人群之中发现白衣少女,直如在大海寻针,毫无踪影。桂华生暗运用内勤,从人丛之中挤进不尽意”的说法。荀粲进一步加以发挥:“理之微者,非物象 ,靠近他身边的人,都似暗中被人推了一把似的,不由自主的让开。好在人极拥挤,别人只以为是受了后面的推压之力,没有看破。

桂华生踏遍了三座的数千级石阶,费了几乎一个多时辰,仍是找不见白衣少女。人群从殿下的石阶直挤到殿外的回廊,桂华生知道典礼在正中的大殿举行,便也挤到了这座大殿的回廊之上,但见殿上有四个大飞槽,士缀人面马身的金像,下系锋铃,雕镂得极其精细。桂华生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旅行,从满目荒芜,寒冻凄清,常常在数十里内渺无人烟的西藏高原,来到布达拉宫,彷佛如置身在一个华美的梦境之中!

桂华生纵目浏览,但见过回廊的梁、柱、扶手上,或裹金,或雕镂,或绘上图案、昼幅,说不尽的富丽庄严,桂华生暗暗叹道:“外面已是如此,宫里面更不知如何?只这一座布达拉宫,就不知费了几许人力财力?”大殿四壁,里里外外,都绘有壁画,给的多半是佛经中故事,人物景像,奇奇怪怪,生动非常。要知布达拉宫的壁画,天下闻名,壁画是用白绸粘在壁上,再在绸上涂上酥油,这样作上的画,色泽可以历久不变。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画师,来自中国内地,来自印度,来自尼泊尔、不丹,在这儿作过壁画,真可说是一个艺术的宝库,怪不得桂华生目眩神迷。

桂华生正自挤到殿外欣赏壁画,忽觉背后一股大力推来,腰间一酸,竟似有人点到了它的软麻穴上,桂华生不禁大吃一惊!

幸而他正在暗运内劲,一觉有异,立刻运气护穴,同时迅速反手擒拿,但听得吸哟的几声哗叫,周围跌倒了好几个人,桂华生回头一望,只见拿着的是一个胖妇,怒目而规,沉声斥道:“你做什么?”桂华生一拿之下,早已发觉了那胖妇丝毫不懂武功,急忙放手,连声道歉,说道:“我见有人用力挤我,伸手乱摸,我以为是有小城乘机行窃,那知错拿了人,请大娘恕罪。”幸而藏人对男女之防还不若汉人重视,桂华生说的也是实情,那胖妇人扑嗤一笑,说道:“在活佛所住的布达拉宫,谁敢行窃!你大约是刚来不久的汉人?”桂华生点头说是,那胖妇絮絮叨叨,尚待说话,忽听得殿上钟鼓齐鸣,两队黄衣嘛喇绕殿而走,遍酒法水,礼佛的大典就将开始了,登时殿里殿外肃静无声,胖妇人也就不再纠缠,自顾自的低头礼拜。

桂华生心中想道:“这个暗中偷袭的人武功确是不弱,人也机伶,我出手不算慢了,还是被他混在人堆之中逃脱。那几个跌倒的人,当然是他故意推倒的,造成混乱,以免被我发觉。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向我偷袭?”百思莫得其解。这时殿上的钟鼓已敲了三遍,有两个大喇嘛带头念经,过了一阵,钟声梵声之中,达赖活佛在从人簇拥之下,缓缓走出。所有观光的男女老幼,都高诵佛号,俯伏礼拜,不敢仰砚。

桂华生自然也不得不跟着他们一齐,俯伏礼拜,然而他却偷偷张望,达赖活佛大约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微微发胖,神情甚是庄严,也不觉有什么特异之处,吸引着桂华生眼光的,倒不是达赖活佛,而是另一个人。

达赖后面,有好几个相貌和服饰都特别的僧侣,而且各各不同,一看就知是从外国来的贵宾,大约从印度、尼泊尔、不丹、锡金各地来的,其中有一个披着大红装装装的番僧,正是和桂华生在魔鬼城中交过手的那个鬼番僧,桂华生心头一凛:“怎么他也来了?”随即想到他这一来,其中定有姦谋。

活佛主持的礼拜大典为时甚短,先是把杨枝甘露遍晒佛像之前,继而是呈献“哈达”(即是丝绢所做的手帕。献哈达是西藏一种表示敬意的礼节。一,最后是焚香礼拜,前后不过一枝香的时刻,典礼便告完成。活佛的护法弟子传谕,所有前来礼拜的弟子都限在黄昏之前离开。

桂华生回到帐蓬,主人还没有回来,他欧了一会,养好精神,吃过晚饭之后,主人方自赶回,兴致冲冲的大谈今日的盛典,和桂华生互相祝福,并说今晚布达拉宫燃灯礼佛,许多善男信女,宁愿不回家食物,留在葡萄山下遥赏灯饰,主人叹道:“可惜我年老体衰,要不然我也宁愿挞饿一晚。客官这样难逢的胜景,你倒不可错过了。”桂华生连声说是,便向主人告辞。

布达拉宫的夜景,果然更是迷人,金铸的屋顶,在雪山映照之下,发出点点金光,极为壮丽,十三层的宫殿,每一层的飞檐翘角都挂有琉璃灯饰,灯光、月光、雪光、金光,光辉影射,壮丽之中叉有一种神秘的气氛。桂华生无心观赏,心中所念只是白衣少女!

布达拉宫重重叠叠,屋舍盖满了大半个山,从第一层到第六层的房屋,全部泥着白色的,藏人称为“白寨”:是宫中做法事的地方;从第七层到第十三层称为“红寨”,却分别泥着红、黄、黑、猪红四色,红色泥墙,黄色泥檐,黑色则泥在顶端房管与窗沿的间隔处,猪红色泥在两座大殿凹进去的一部份,宫顶则金碧辉煌,还达望夫,好像一片五色约烂的房海:从第七层到第十三层,是宫中僧侣居住的地方。

桂华生从山下这一片约烂的肩海,心中大是畴曙,想道:“布达拉宫如此宽广,华玉妹妹即使在这宫中,也不知如何寻找?而且灯如繁星,却又如何偷进?”眼看月亮渐渐移近天心,心中大急,最后泱定不论如何,也要进布达拉宫一探。

人群挤在布达拉宫山下,桂华生却偷偷绕过山脊,借着岩石草木的遮蔽,蛇行兔伏,渐渐爬近了布达拉宫,他早准备好了一套喇嘛服饰,悄悄换上,等了一会,趁着台风之际,抬起了几颗石子,轻轻一弹,将偏西一层那座大门上的三盏琉璃灯打碎,西藏高原,风势本烈,何况布达拉宫建在山上,所以灯饰都有防风设备,那守门的喇嘛在大风过后,发觉琉璃破碎,颇为奇怪,嘀嘀咕咕:“怎么今晚的风势这样厉害?”慌不迭的担了梯子,换上新灯,桂华生则趁此时机,施展绝妙的轻功,倘进了大门。守门的喇嘛正在长梯之上,一点也没有发觉。

桂华生低头合什,把架裟拉起,遮过了半边面孔,遇见喇嘛,轨远远闪开,宫内喇嘛众多,别个喇嘛见他一样的服饰,不会特别注意,竟被他混过了好几座宫殿。

宫中壁画琳琅,比之日间所见,胜过数十百倍,此外像宫灯、玉器、古式桌椅、香案、古老的香炉、名家的彩绣……等等华丽装饰,应有尽有,桂华生暗暗叹道:“想来皇宫之中亦不过如是。”但可惜是匆匆一瞥,而且心中有事,亦无暇流连。

耳听得三更鼓响,桂华生已偷人了第十二层达赖活佛的寝宫,桂华生自己还不知道。忽见有两个大喇嘛走近,桂华生隐身在佛像之后,只听得一个说道:“活佛这么晚了,还接见宾客,可真累了。”另一个说道:“你不知道今天来的都是尊贵的客人,连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也来了呢。只怕活佛还要接见这位女护法。”先头那个道:“活佛特别为她清扫了一座寝宫,请了藏王约两位公主陪她,听说咱们这座布达拉宫,在达赖二世的时候,有一位印度公主,也是佩有贝叶灵符的女护法在这里住过一晚之后,这么多年来,就从无女子被准许进宫,所以这次真是旷世难逢的事呢!”桂华生心中一动,想道:“那里来的女护法,居然能蒙活佛优礼,布达拉宫也要破例恭迎?”

桂华生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上到了第三层楼。等到他们票告之后下楼,便悄悄的走到窗下,但见里面灯烛辉煌,纱窗上现出两个影子,一个是活佛,一个正是耶尼泊尔的红衣僧人。

只听得那红衣番憎说道:“活佛以绝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布达拉宫参活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魄寒光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