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魄寒光剑》

第八章 王宫异事露阴谋

作者:梁羽生

马车跑得极快,不消半个时辰已自瑞扬布拉山山麓,造人皇城,桂华生一路思索,心上的疑云更是越来越重了。是谁暗助他一臂之力?他也曾想到白衣少女,但白衣少女却怎能来去无踪?除非她真的是夭上的仙女。那么是巴勒吗?巴勒并不会武功。是那两个宫女吗?她们又那来的冰窟寒冰?莫非,莫非尼泊尔的公主就是白衣少女?这想法连他自己也觉得太过离奇。

马车进人皇城,皇宫已经在望。巴勒忧形于色,悄悄对桂华生道:“老弟,你真有把握?”桂华生笑道:“老丈但请放心。”巴勒道:“国王受毒非经,若医不好的话,我国国中规矩,主治的医生可得殉葬!”桂华生道:“若是别样怪病,我便毫无把握。若是中毒,哈哈,那我包保葯到病除。老丈,你听过天山雪莲解毒奇效吗?”说罢将一朵天山雪莲取出,迎风一晃,满车都是异香,人人精神一爽,巴勒从西藏一本古代的葯典里知道有天山雪莲,即算是孔雀胆,鹤顶红那样的剧毒,有了天山雪莲亦可以解被,心头的大石立刻放下。

马车到了宫门停下,尼泊尔的王宫论宏伟不及北京的王宫,论富丽也不及布达拉宫,但却有他独特的风格,王宫后面和两旁是成群的庙塔,层楼飞阁,昼栋雕梁,屋脊和斗拱上塑有奕奕如生的天秤鸟兽,有光彩耀目的青铜塔顶,和音悦耳的半空中的风铃,王宫外有三丈多高的如来佛像,有口吐青泉的铜铸龙头,那是融和了东方和西方建艺术的保称,充满了异国的情调,但从异国情调中又可以看出中国文化的影响。桂华生但觉样样新鲜,如人山*道上,目不暇接。他拖着御林军总管,随着宫女走过了长长的回廊直人后宫,在一座白石砌成的宫殿内朝见了尼泊尔王。

宫中的景像今桂华生甚感惊奇,但见尼泊尔王坐在锦鳗之内,面色红润,毫无病容,背后土着一个老者育”中的“颜元”。 ,巴勒认得它是御医。国王座前土着一个青年,背向外间,桂华生等一进人宫殿,便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香,正是天山雪莲所特有的香气,国王见桂华生来到,从锦鳗缓缓起立,他面前那个少年也转过头来,佳华生的眼光与他一触,两人都大惑诧异,尤其是那个少年,全身陡的一震,几乎呆了!

你道这少年是谁?他正是桂华生在喜马拉雅山所遇见的那个印度少年。桂华生向他微微点头示意,随即向国王俯伏叩首,国王长揖还礼说道:“上国高贤,不必多礼。”立即赐座,桂华生问道:“不知国王何事见召?”尼泊尔王哈哈笑道:“本来是请先生治病的,如今不用劳烦先生了。”指着那个印度少年道:“这位是印度占婆国的王于雅得星,轨在我派出马车迎接先生大驾之后,他即到来,真是葯到病除,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不过先生既是远道而来,驾临敝国,虽然无事,亦请先生在王宫里多住几天。

桂华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雅得星乃是印度王子,而他冒险攀登珠峰,寻找雪莲,为的便是替尼泊尔国王治病。

尼泊尔国王这时注意到了同来的御林军总管,见他神色不安,精坤委顿,甚为诧异,问道:“你与贵宾同来社会革命。 ,有什么事吗?”巴勒奏道:“总管大人叫我签署病案,不许说是陆下中毒,要我说是普通的头痛症。”国王怒道:“这是什么意思?”巴勒详详细细的将刚才在古堡里的事情奏明,说话之间,殿后走出了一个人,御林军总管挣扎叫道:“王子救我!”

桂华生一看,可不正是魔鬼城中所遇的那个尼泊尔王子。

那尼泊尔王子一声不响,您的走到御林军总管跟前,骤然骂道:“你身受国王重任,竟敢下毒,国王肯饶你,我也不肯!”御林军总管惊得呆了,叫道:“什么,你,你……”尼泊尔王子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别的一刀,就将他劈为两段!桂华生本来可以拦阻,但他远来为客,不便冒昧出手,而且王子这样快的不等巴勒说完,便杀了御林军总管,亦使他意料不及。

尼泊尔王子一抹刀上的血痕,回身禀道:“叔叔,你身在深宫,被人下毒,不必审讯入《孙中山选集》。 ,定是这御林军总管无疑。”国王听了巴勒所说,本来就疑心是他,虽嫌侄儿暴燥,一句口供也还未问,便将他杀了,却也只道是侄儿对自己的爱护与忠心,便道:“他身为御林军总管,应负警卫之责,纵然非他下毒,死罪亦是难饶,杀了他也便算了。”立即叫卫士将总管的体移开,洗乾净地上的血迹,并吩咐御厨摆上酒席。国王缠绵病榻,两月有馀,一旦霍然而愈,喜气洋洋,因此特在宫中夜宴,一来酬劳印度王子,二来为桂华生接风。喜气洋洋之下,对御林军总管所引起的不愉快之事,也便不拟再追究了。

巴勒却与桂华生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国王中的是慢性毒葯,绝非御林军总管所能下手。

不过,御林军总管最少也是同谋,而且他们若说明真相,国王为了追究嫌疑人犯,宫中势必闹得天翻地覆,说不定还要兴起大猷,更兼是在国王初愈,喜筵将开,他们也就不多说了。

桂华生掏出达赖活佛给他那封书信,呈给国王道:“本应一到京城,便当进谒陆下,望陆下恕罪。”国王看了书信,更为喜悦反复的过程。 ,道:“敞国以佛教治国,寡人原该先遣使问候活佛才是。”尼泊尔王子道:“今年活佛租诞辰,我已派遣使者,以叔叔的名义给布达拉宫捐献金塔了,只因叔叔尚在病中,是以未及禀知。”国王更喜。说道:“你做得正合我的意思,以后国家之事,你瞧着该办的就给我办了便是。”忽又想到一事,说道:“前两天有一位中国的僧人到来,可能是你的相识,当时我在病中,无暇召见,现在正好请他同来欢宴。”桂华生心道:“这僧人是谁,居然也能绕过喜马拉雅山到达此地。”眼光一督,但见尼泊尔王子也有诧异之色,看来这僧人是谁,他也不知。

筵席摆开,那中国的僧人还未到,国王先请雅德星、桂华生、巴勒等人人席,并叫八个宫女出来陪酒,刚才奉命去召唤桂华生那两个宫女也在其内。国王端起酒杯,说道:“我今晚有三件大喜之事要说…:”王于凑趣说道:“叔皇每说一件喜事,我们陪饮三杯。”尼泊尔国王哈哈答说:“第一件喜事是我因祸得福,糊里糊涂的被好人下毒,看着就要做冤鬼了,却幸得印度王子到来,惠我仙花灵葯,如今不但宿疾顿除,而且精神倍昔,岂不可庆。”王子贺道:“吉人天相,祝叔叔百岁千秋!”率先饮二天杯酒。尼泊尔国王又道:“第二件喜事是得接佳宾,桂先生与王子都是越过世界第一大山而来,厚谊深情,将永标史册。”王子说道:“两位上图高贤,光临敝国,实乃敝国之福,好,我每位各敬三杯!”敬到桂华生时,露出姦滑的笑容,似是陷媚,又似威胁,桂华生心道:“不知道他阴谋侵略西藏之事,国王普否与闻?将来有机会时我总要拆穿他。”神色自如,不卑不亢,三杯酒接过来喝了。

国王停了一停,举杯微微笑道:“我膝下无儿,是一女,人慾为她择配,无奈她心性高傲,一直未有合意的人,如今雅德王子救了我的性命,人品相貌又似兽中的麒麟,鸟中的凤凰,更喜他不嫌弃小国,远道求婚,纵然没有救我性命之事,也应当答允,如今由我作主,再过几日便与他们成婚,今夜之宴,权当定婚之酒。”众人欢声雷动,桂华生这才知道他寻觅雪莲的真正用意,心中暗喜自己曾玉成王子之好事,当下也上前向他敬酒。

雅德星王子黑脸泛红,好似有点伍呢不安,半晌说道:“不知公主意下如何?”国王哈哈大笑道:“小女还有不满意的么?”立即叫一个宫女人内,请公主拿出一件珍宝,作为订婚的交换之物。众人坐定物”,人则“治万物”。另主张万物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 ,冉付饮酒,桂华生忽觉有一个宫女轻轻触了他一下,桂华生怔一怔,以袖饮杯,作状饮酒,悄悄接了宫女塞过来的一个纸团,趁着众人向雅德星敬酒,闹哄哄的时候,以极快的手法,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行蝇头小字,竟是汉文,书法娟秀之极,写的是:“速向国王说明雪莲本是你的,阻止印度王子与公主订婚。”桂华生大吃一惊,心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我阻止他们订婚?莫非公主不愿嫁他?但何必要求我出头?”眼光一瞥,只见那个宫女朝着他微微一笑,笑得十分奇怪!桂华生心头七上八落,将种种可疑的迹象都连起来,登时心乱如麻,不知所可。

忽听得巴勒说道:“老朽愧作医师,请王子赐教,到底是用什么灵葯治好国王之病的?”尼泊尔王子笑道:“巴勒老先生,你是国中的第一名医,竟连王子用的是什么葯也不知道吗?”巴勒道:“我心中猜是一种奇花,但这种花太过难得,印度更根本没有,所以找只怕是猜错了,不敢说出来。或许另有奇葯也说不定,请王子赐知,以增见闻。”雅德星王子心中志忑不安,面上一红,说道:“这是中国的天山雪莲。”巴勒散件惊诧,说道:“王子真是了不起,还曾攀登过中国的天山吗?”雅德星王子一看,只见桂华生似笑非笑的对着自己,这霎那间,他的心头比桂华生更要混乱不安。

夜风中送来一阵柔和的钟声声,原来尼泊尔乃是佛国,宫中的神庙,在五更天亮的时候,做每日的第一遍法事,到三更夜半的时候,则做最后一遍法事,现在正是三更时分,那是僧人做最后一遍法事传来的钟声声。雅德星王子心神一宁,想道:“我自幼也曾听过龙叶大师说法,怎的到了利害关头,便起了贪填痴念?佛戒讹语,这位中国少年当日慨然以雪莲相赠,我怎好瞒了他的功劳?”便即奏禀国王道:“陆下应该感谢的实在是这位桂先生,要不是他,只怕天下最高明的医师,也难以解除陆下所中的奇毒。”国王诧道:“怎么?你们是早就相识了的?是他教你替胖治病的么?”雅德星道:“那朵天山雪莲乃是这位桂先生所赠。”当下毫不隐瞒,将自己在喜马拉雅山上寻找雪莲,遇见桂华生的经过说了。桂华生好生佩服,也奏禀国王道:“雅德星王子冒尽艰险,寻找雪莲,完全是为了陆下,它是有心为陆下治病,我不过是偶然身有此物,举以相赠而已,佛法讲究种因,王子有此善念当有善报,我不敢分他之功。”心中想道:“凭着雅德星这付胸襟,公主纵然属意于我,我也当玉成它的好事。何况我心目中早就有了意中之人。”这时心中忽如电光一闪,闪过白衣少女的影子,心中暗暗祷告佛租,但望白衣少女不要就是公主便好。

尼泊尔国王甚是感动,说道:“两位都是上国高贤,胸襟气度,令人敬佩。桂先生若肯留下,便请委曲出任御林军总管之职。”桂华生道:“我过惯闲云野鹤的生涯以定天下之吉凶。”一说赜为杂,指探求复杂、多变的事物。 ,再说我无德无能,而且是刚到贵国,更不堪当此重任。”尼泊尔国王明知他不肯就任,顿了一顿,又道:“若是桂先生不肯留下,胖也不敢勉强。但至少要等到吃了小女喜酒之后,容胖稍尽心意,再送先生启程。”

雅德星王子心中正自喘喘不安,诚恐说出雪莲是桂华生所赠之后,婚事会有变化。而今一听国王口气,他仍然维持而让,还请桂华生吃自己和公主的喜酒,心头上的一块大石,登时放下。要知雅德星虽说胸襟宽广,其实也是被巴勒迫得他不得不说的。而且他久闻尼白尔么主国色天香,这才不惜冒尽风霜,历尽艰险,前来求婚,眼见到手了的美人,又如何肯让?

雅德星王子正自满肚密圈,只见那个宫女走了出来,国王问道:“公主的礼物拿出来没有?”宫女说道:“公主说她不想破例,请王子照她斯定的办法,前来应试便是。”国王面色一沉,说道:“好不懂事的孩子,你说清楚王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宫女道:“说过啦!”雅德星王子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尴尬之极,只听得国王斥道:“你再去和她说,若还不听,你就叫地出来,让他亲自瞻仰王子的手采,看她心不心服?”国王的说话,暗中替雅德星王子解窘,雅德星心神甜丝丝的,睁圆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屏风背后的月牙洞门。

过了片刻,只听得环佩叮当,长裙曳地之声,桂华生比雅德星更要紧张,心中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王宫异事露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魄寒光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