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魄寒光剑》

第九章 冰弹玉剑伏魔头

作者:梁羽生

尼泊尔王请他们去追捕叛国的摩兰法师,雅德星王子想获得公主,麦士迦南想追回法杖,都答应了。桂华生稍稍畴曙想了一想,说道:“为贵国除姦,自是义不容辞,但我可不望什么酬报。”国王大喜,叫人在御慨里挑选了三匹最好的阿刺伯良马,便叫王子带领他们去追。

出了宫门,王子说道:“国师若是逃亡,必定要经过何德正峡口,峡口就在瑞扬布山南面十里之地,再进去就是瑞芝那山。各人进入京城之时,都望得瑞扬布山,桂先生更是刚刚从山麓那座御林军总管的别墅出来,想必认识道路。就烦桂先生领路,从正路去追。我抄小路到瑞扬布山山上的峰火台点燃烽火,好叫守关的人也帮忙拦截。”桂华生心中一动,雅德星王子却已说道:“既然如此,各自请便。到何德瓦峡口的路,我也认得。”

三骑骏马逐电追风,不消半个时辰,使到了瑞扬布山山脚,但见那座御林军总管古堡式的别墅,已浸在融融大火之中,桂华生心道:“这王子倒是料得不错,那红衣番僧果然是连夜逃了。只不知提摩达多是否与他一道。”想去提醒麦士迦南,麦士迦南那匹马跑得最前,桂华生追了好一会于,还是没有追上。

东方天际渐渐露出曙光,桂华生想起这一个晚上的种种离奇遭遇,思潮起伏不定,忽听得麦士迦南在前面扬声叫道:“快来,快来及。主要著作七八十种之多,均用对话体写成。以犀利的笔 ,我已听到他们的车声了。”印度王子删啦一鞭,好像唯恐桂华生与他争功似的,催得骏马如风,条的赶过桂华生前面。桂华生微微一笑,抬头一看,但见两山相连,中间开了一条狭长的峡谷,“何德瓦”的本义即“剑劈口”,看这峡谷形势,当真就像是用一把大剑,从两山之间劈下一般。峡谷幽深曲折,望不到里边情景,但却确实可以听闻得里面隆隆的马车声。

三人之中,麦士迦南因为是在青海草原长大的,骑术最好,一马当先,造人峡谷,不消一刻,便追上了那辆马车。麦士迦南大喝一声,提起斗大的禅杖,便向那排拉车的健马扫去,吓得那几匹马跳跃长嘶,将车辆也抛了起来,但听得哗啦啦一片声响,撤下了满地的金银珠宝,想是摩兰法师火烧总管的别墅之前,将总管所积聚的珠宝也都带走了。

麦士迦南一拍马鞍,到了那匹马车旁边,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一手按着车辄,惮杖一起,作势慾击,忽听得马车里有人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呼喝!”车达一揭,只见一个弯发勾鼻的阿刺伯法师探出头来,麦士迦南认不得提摩达多,怔了一怔,正想道歉,陡然间忽觉一股极大的力道撞来,麦士迦南大吃一惊,惮杖一档,但听得“当”的一声,麦士迦南虎口震裂,惮杖飞上了半天,麦士迦南但觉夭旋地转,一个倒栽跌下马来,幸而他骑术精绝,昏昏迷迷中双足尚自勾牢马背,那匹马拖着他疾走了十馀文地,一声厉叫,也倒毙了。原来这匹马已被提摩达多付享力震裂了脑袋,麦士迦南幸亏闪避得快,又得这匹马替他挡了一下掌力,虽是昏迷,尚还未死。

就在此时,雅德星王子的快马已是疾驰而来,他听得麦士迦南那一声惨叫,只道他已遭了毒手,迫不及待datta)。印度哲学家、社会活动家和印度教的改革家。以法号 ,就在快马飞驰之中,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抽出了一柄铁,同那架马车凌空击下。

提摩达多喝道:“王子休得不知好坏,赶快走开!”双掌拍出,呼的一声,雅德星也给他的掌方震得身形不稳,急忙一个倒翻,向后跃出丈许,但他那柄铁,仍是脱手掷出,碎的一声巨响,将车盖打得四分五裂!雅德星惊魂稍定,失声叫道:“提摩达多,原来是你!”提摩达多在三年之前,曾经到过印度拜见龙叶大师,想与龙叶大师切磋武功,龙叶大师却只和他说了一场佛法,便将他迭走了。就在那一拜会之中,雅德星王子见过提摩达多一面。

提摩达多刚才一来是碍于龙叶大师的情面,二来是为了雅德星王子的身份,所以掌力只发了五成,但见雅德星居然没有被他震倒,也自暗暗诧异。

雅德星见是提摩达多,心中自是不无快意,但为了要获得公主,他又怎么肯空手而回,便对提摩达多道说:“我奉尼泊尔王之命一次提出无产阶级必须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著名论点。 ,拘捕摩兰法师。”这时车盖已揭,看得见摩兰法师便坐在珠宝堆中。

提摩达多冷笑道:“有我在此,谁敢捕他,我周游列国,各国国王无不给我几分薄面,你回去吧!”雅德星稍一畴曙,迈步叉土,说:“待我将入带走之后,你向国王求情,那我不管!”

提摩达多把眼一瞧,但见桂华生也已踪马造人谷口,提摩达多面色一沈,淡淡说道:

“我的字典上没有求情两字!”条然间一跃而下,双掌一圈,立刻便向雅德星进袭。原来他见桂华生亦已赶来,诚恐他与雅德星联手合斗,纵然自己可胜中学又称“旧学”。与“西学”相对。泛指中国传统文化。 ,只怕也要一两个时辰,夜长梦多,连累了摩兰法师,那就不但有损自己威名,也负了尼泊尔王子所托。是以他迫得速战速决,想把雅德星先击倒才算。

那知雅德星的瑜伽功夫已练到六七成火候,提摩达多又未用全力,双掌一圈,已触着它的肩头,竟被他强把肌肉扭得弯曲变形,提摩达多双掌一滑,雅德星不但将他的擒拿手卸了,而且还还了一招。提摩达多大怒,掌力加到八成,霍地一堆,雅德星身形一晃,呼吸也几乎窒息,但仍然没有被他击倒,一个转身,抽出一柄短剑,趁着提摩达多招数用完,双掌未及撤回,短剑一翻,闪电般的便刺他手腕。这时桂华生的快马,亦已奔到数丈之内了。

眼见这一剑就要刺中,陡然间提摩达多忽地一声大喝,手臂暴长教寸,雅德星心头一震,短剑坠地,但觉胸口如中巨,背脊如受山压,两股极刚猛的力道前后夹攻,雅德星那里还禁受得住。登时晕死过去。

桂华生一跃下马,拔出腾蛟宝剑,一步一步向提摩达多迫近,提摩达多却是哈哈大笑,道:“就是你一个人吗?用冰块神弹助你之人那里去了?”

桂华生心头一震,昨晚他本来就怀疑那突如其来的冷气乃是冰窟玄冰,而今经提摩达多证实,果然便是冰魄神弹。要知提摩达多乃是一代的武学大师,见多识广,他既然说是冰魄裨弹,那自是无可怀疑的了,那么,难道那白衣少女当真便是尼泊尔公主?如其不然,世间还那来的冰块神弹。

桂华生迷迷悯悯,陡然间一股大力推来,提摩达多的双掌已然攻出,桂华生翟然一惊,急忙凌空一跃,在间不容发之际,险险避过。随即一招“天绅倒挂”,腾蛟宝剑化成了一道长虹,凌空倒卷。

饶是桂华生应付得宜,亦已落了下风。提摩达多抢了先手,攻势发动,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五十招一周,桂华生便渐渐感到呼吸迫促,头晕目眩,但觉此昨夜古堡之战,还要吃力得多。原来提摩达多昨晚之战,虽然荣辱有关,到底他与桂华生之间没有深仇大恨,许多极厉害极深奥足以致人死命的武功还没有尽量发挥,而今他一来要报昨晚一剑之仇,二来急着要护送摩兰法师脱险,手下绝不留情,故此昨晚桂华生到百招之外,才稍感不支,而今只不过到了五十招,便渐渐感到难以应付。

桂华生杖着身法比较轻灵,一见不妙,又采用昨晚的战略,和他游身缠斗,但见他滴溜溜一个转身,登时银光遍体,紫电飞空,剑光练绕中,但见四方八面都是桂华生的身影,端的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在提摩达多双堂翻飞之下,打得难分难解。

那料提摩达多经过昨夜一战,早已胸有成竹,暗用阴柔的掌力,消磨桂华生的力气,而且将他吸住,今他摆脱不开,战到分际,忽地一声大喝,双掌一堆,以毕生功力之所聚,发出了极刚猛的一掌,条然间但见剑九四散,有如水银泻地,化雨缤纷。提摩达多一掌击散了桂华生的护身剑光,得意狂笑,立即乘虚而入,阴阳掌力,互为牵引,桂华生登时有如一叶轻舟,在惊涛骇浪之中,飘摇不定,看看就要遭灭顶之灾!

就在这极度紧张之际,忽然间有一股极柔和的笛声随着石风吹下,正是桂华生在魔鬼城之夜听到的那个笛声,桂华生精神一振,刷,刷,刷,发出追风三剑,剑风指处,枫枫作响,这一阵急攻,竟然把提摩达多的掌力卸去七成,身上所受的重压登时大减。

提摩达多听了笛声,心头亦自微微一凛,抽眼看时,但见摩兰法师忽地跃下马车,纵身一跳,跳上雅德星王子所留下的那匹骏马,扬声叫道:“恕我先走,麦加再见。”狂鞭名马,疾驰如飞,霎时出了峡谷。提摩达多甚感不快,正自奇怪摩兰法师怕些什么,在自己保护之下,竟是这样亡魂失魄的赶忙逃命。心念末已,笛声一歇,但见一个白衣少女,衣袂飘飘,已知仙子凌风,从山顶飘落!只听得桂华生大喜如狂,高叫“妹妹!”

白衣少女嫣然一笑,道:“你不惜冒险,追捕摩兰,我是感激得很。”忽地声调一变,转过头来,对提摩达多冷冷说道:“尼泊尔人素来好客,但像你这样胡作非为,却是不受欢迎。你快走吧!”提摩达多周游列国,所到之处,王公贵族,只要是知道的,无不隆重迎接,几曾受过这般冷淡?不由得勃然大怒,喝道:“你这个小丫头竟敢对我无礼,你知不知我是你们王子请来的上宾?”白衣少女道:“识得尊重自己的人才能受人尊重,你们阿刺伯不是也有这句谚语么?请来的客人更应该守礼,国王捉拿摩兰,你凭什么阻挡?请来的客人有这样无礼的么?”

桂华生忽地叫道:“妹妹,小心!”原来提摩达多被他气得七窍生烟,不待她把话说完,骤然间便是双掌推出。桂华生急忙一剑剌出,却是那少女已随着掌风凌空飞起,姿态美好,神色从容,百忙中还向桂华生报以甜甜一笑,娇声说道:“多谢关心!”

提摩达多见她这等轻雾的身法,也不禁暗吃一惊,他一掌汤开桂华生的宝剑,按着向上一招,发出一股阴力,想把白衣少女强扯下来,重重的摔她一个肋斗!

就在此时,一颗颗好似珍珠大小、亮晶晶的东西从空中酒下来,被掌风震汤,登时碎裂成粉,散出寒光冷气,提摩达多也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退后三步,大声喝道:“原来昨晚用冰魄神弹暗算我的,就是你这个丫头!”

桂华生一见白衣少女来到,早就调匀真气准备抵受奇寒:他学的是达摩租师傅下的佛门纯正内功,而且在冰窟之时,又有过经验,冰块坤弹的寒气,自然伤不了他。可是提摩达多骤然受袭,也不过仅仅打了一个冷战,桂华生和白衣少女都不禁暗暗佩服:“阿刺伯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昨晚提摩达多因为是一手攀着马车,身子悬空作战,忽然破冰块裨弹打中穴道,这才给桂华生乘机刺了一剑,而今在平地上搏斗,他又应付得宜,桂华生虽然趁势反攻,他的掌力绵密之极,让着全身,那里施得进去?

白衣少女轻飘飘的落下地来,对桂华生笑道:“你瞧我的冰块寒光剑已成了!”陡然间亮出一把寒光闪闪,通体晶莹,非金非铁,酷似一段寒冰的长剑,当真是人间独一、世上无双的异宝奇珍!

冰魄寒光剑略一挥动,冷气寒光,果然立刻向四面发射,提摩达多咬实牙关,双掌连环疾扫,呼呼风响,把寒光震散,冷气汤开,居然又接了一百多招,白衣少女使出冰川剑法,攻如雷霆震怒,静如江海凝光,每发一剑,便是一股刺骨的寒风,更加上桂华生的腾蛟宝剑也是人间罕见的神物利器,两人联剑而攻,世间的高手谁可与之抵敌?

再过一百馀招,寒气激汤,愈来愈浓,那亿万年寒玉所发出的阴冷之气,几似就要凝结成实物一般,提摩达多的掌风虽然强劲,却也难以驱散。提摩达多额角渐渐沁出汗珠,却又全身颤抖。

提摩达多是武学的大行家,心中想道:“我若再运真气与之相抗,纵然还可以支持一两个时辰,胜败也还难料,但却必然要得一场大病。摩兰法师已先逃了,我何苦为他卖命?”

打定主意,将真力凝聚掌上,猛发一掌,将双剑交织的光网冲开了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冰弹玉剑伏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魄寒光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