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15回 >古窟传经 湖边谈往事 冰弹受挫 盆地觅芳踪

作者:梁羽生

山上云海迷茫,雪峰矗立,像水晶一样,闪闪发光,积雪的高峰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幻出干般彩色,万道霞辉,冰川天女想起冰宫,就好像一个远离故乡的旅人,忽然看到了与故乡相同的景色,忍不住在山脚下留连观赏,喷喷赞叹,道:“这山好像比我所居住的念青唐古拉山还要高呢!景色也美丽极了!只是念青唐古拉山上有一个天湖,湖光山色,互相辉映,在别的地方却寻找不到。”唐经天笑了一笑,道:“这座驼峰的上面也有一个冰湖,虽然及不上天湖的波澜壮阔,但却另有一种幽美的情调。”冰川大女回眸一笑,道:“是么?”似乎被唐经天所描写的景色迷住,悠然神往,忽而又叹了口气道:“可惜咱们还要赶路。”

山上传来了轻微的声响,好像层冰乍裂,枯枝初燃,发出僻僻啪啪的声音。幽萍“咦””了一声,道:“这是踏雪破冰的声音,这山峰上有人行走么?”唐经大道:“适才所说的那个冰湖,不但景色美丽,湖中还有雪莲。胆大的猎人常在开春的时候攀上去采雪莲,听这声音,似乎上面采雪莲的还不止一人呢!”天山雪莲是人间奇葩,花开之时,灿如云霞,又是无上的妙葯,能治败血、亏损,创伤,并可解各种奇毒,冰宫中有各种灵丹妙葯,其中也有天山雪莲合成的,们冰川天女却没有见过盛开的雪莲,听了唐经天的话,禁不注喜孜孜的道:“那么咱们就拼着耽搁半日行程,上去瞧瞧,开开眼界。”

唐经天正是巴不得她说这句话,道:“既然姐姐有此雅兴,小弟自当引路。”驼峰峭拔光滑,禽兽也难行走,平时采葯的人以公孙龙为代表的“离坚白”派和以惠施为代表的“合异 ,多是结伴同行,用长绳互相连系,以斧凿在山岩上凿开裂口,插上铁钉,攀援而上,也还常有失事的,幸唐经天这一行三人都具有绝顶的轻功,但也爬了一个多时辰才爬到上面。

只觉眼前空阔,一片光亮,山顶上有一股清泉,注入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小湖中,湖中有闪光的浮冰和零落的花瓣,清泉后面有一丛野花,生长在纠结牵连的荆棘之中,冰中天女道:“这里面有雪莲吗?”唐经天道:“都给人采去了。”冰川天女颇为失望,但冰湖的景色实在清丽之极,足以令她流连。冰川天女举目四望,只见湖畔的雪地上许多脚印,通到花丛,花丛后面,山的那边,还隐隐闻得杂乱的脚步声。

唐经天笑了一笑,忽道:“到了这个地方,你实在应该再去看看,这是你们贵派发祥之地呵。”冰川天女道:“怎么?”唐经天道:“你祖父当年就是在这里遇到你们的师祖辛龙子的。”(事详拙著《七剑天下山》冰川天女道:“那么这花丛后面还应该有我师祖当年的石窟。”拔出宝剑,披开荆棘,立刻往里面直走。

想不到花丛中竟辟有一条小径,外面的荆棘不过是遮掩的,铺路的泥土尚松,冰川天女心中起疑,这小路看来是新近才开辟的。

花丛后是一面石壁,石壁上凿出一个窄窄的洞窟,那形状就像一个人盘膝而坐一般,原来这乃是辛龙子当年坐关之处,辛龙于曾靠着这块石壁坐了一十九年,石壁上现出了他的身体轮廓,后来他就按照这个形状,凿成了石窟。冰川天女的祖父桂仲明是辛龙子死后遗书所传授的弟子,所以这个地方算得是武当派北宗的一个圣地,冰川天女拜了三拜,绕过石壁。

绕过石壁,人声脚步声更是清楚,冰川天女抬头一看,只见对面一块山峰斜伸出来,山腰处凿有十数个洞窟,正中的这个洞窟,外面还搭有一个竹棚,竹棚内隐有人影,山坡上山路间有三五成群的人,看来倒像赶赴什么盛会似的。

冰川天女惊疑更甚,她虽然不识江湖路道,但只要一看,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采雪莲的人。一个念头突然在冰川天女心中升起:唐经大为什么要诱我上这山来?

冰川天女心念一动,立刻施展登萍渡水的功夫飞掠过去,忽听得有人叫道:“兀那女子是什么人?这里不许外人赴会!”又一个声音道:“哼,她竟然还敢佩剑上山呢!”冰川天女大怒,只见山坡上两个黑衣少年,正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冰川天女正想发作,忽又听得一声娇笑,一个女孩子带着稚气的声音叫道:“哈,唐家哥哥,你果然听我的话,真把她带来了,喂,你们休得胡说,惹恼了唐哥哥,她才不是外人呢!你们知道她是什么人?来,来,来,我告诉你们!”这小姑娘正是曾与冰川天女交过手的那个李沁梅,只见她一面向唐经天招手,一面向自己指点,和那两个黑衣少年挤眉弄眼,显然是拿冰川天女取笑,李沁梅后面还有武家兄弟和另外两个不知名字的人。

冰川天女这一气非同小可,心中骂道:“哼,唐经天你这小子竟然敢如此捉弄于我,将我带上山来给人笑话!”转过身就想找唐经天算帐,只见唐经天已被那小姑娘截着、不住他说:“小表妹,你休得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冰川天女更是气怒,刚转身奔出两步,忽见眼前人影一晃,一个美貌的中年妇人悄没声息地拦在自己的面前,正是曾羞辱过她的那个妇人,只见她微微笑道:“这位姑娘,你是和经儿同来的吗?”冰川天女大怒,不假思索,一抖手就是六枚冰魄神弹齐向那美妇人飞去!六枚齐发,威力奇大,即使血神子也禁受不住,冰川天女被这妇人戏耍,心中气恼,又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所以一出手就用这种世上无双的暗器取胜。

那妇人“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玩艺?”只见她五指齐挥,有如一朵兰花突然开放,姿势美妙之极,叮叮声响,五枚冰魄神弹触指飞扬,在空中飘飘荡荡,既不破裂,亦不落下,力道用得之巧,真是出神人化:但这还不足为奇,更令冰川天女吃惊的是:最后一枚冰魄神弹,她竟然用口咬着,舌尖一卷,吞了进去,微微笑道:“原来是冰魄精英,比这山上的清泉好喝多了。”冰魄神弹的奇寒之气,内功火候未到的,只要触着便会生病,内功好的,若被打中穴道,亦要禁受不住,至于能够把它吞下,当作雪水一般吃掉,那简直是难以想像!

冰川天女凛然一惊,转身便走,只见那美妇人身形一起,双袖一卷,把弹上半空的五枚冰魄神弹都接入袖中,笑道:“这暗器我倒未曾见过,倒得仔细瞧瞧。喂,小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你一见面就用这种厉害的暗器打我?”冰川天女领教过这妇人淘气的手段,只道她又要来戏弄于己,心想这妇人本领比自己高出十倍,要逃也逃不悼,心中一定,反而站住,愤然骂道:“你若然是前辈高人,就不该如此两次三番戏弄后辈。哼,天山派的真会恃强欺弱,现在我才相信。”那妇人怔了一怔,心道:“我几时戏弄过她,为何她如此骂我?”

原来这妇人并不是李沁梅的母亲冯琳,却是唐经天的母亲冯瑛。冯瑛冯琳是一对孪生姊妹,性情大不相同,相貌完全一样。冯瑛是当年天山女侠易兰珠的衣钵传人,又得过吕四娘的指点,比她的丈夫,现在天山派的领袖唐晓澜的武功还高明得多,当今之世,无入可以与之相比!这次驼峰聚会,就是由她主持的。

冯瑛性情柔和,见冰川天女发怒,更觉楚楚可怜,本来想拿着她问话的,听她如此一说,反而退后三步,笑道:“你对天山派的成见也未免太深了,好吧,我不逼你。你愿说便说,不愿说我也不问你的来历因由。”冰川天女叫道:“萍儿,下山!”话声未说完,身形已掠出十数丈外,冯瑛见了,也不禁暗暗赞道:“当年我在她这般年纪,也没有她这样高明的轻功。”

冰川天女疾跑,隐隐听得唐经天在后面呼唤,冰川天女气恼之极,头也不回,霎眼之间,就跑过一个山拗,忽听得一声笑道:“梅儿说你一定会来,我还不相信呢。哈,你果然来了。看来我这个媒可要做定了!”只见一个妇人拦在前面,笑得头上的两个蝴蝶结也迎风摆动,冰川天女不知这是冯琳,还以为是适才与自己交手的那个妇人,故意抄小径追来将她戏弄,一晃身向斜坡奔下,正想出言骂她,忽然斜坡上的乱石堆中又窜出一人,却是血神子。

原来自龙灵矫在拉萨被福康安扣留之后,福康安要遣人上京,问明真相,不肯将龙灵矫交与血神子。血神子无法,只好派云灵子先赶入京,禀告大内总管,一面留下桑真娘在拉萨监视,而自己则暗中追踪唐经天和冰川天女,顺路想再邀一两位强手相助。

血神子自思,若然以一对一,则唐经天和冰川天女都要比自己稍逊一筹。但以一对二却是难以取胜,因此只敢暗中追踪,不敢露面。

这一日来到了慕士塔格山的驼峰之下,见唐经天等一行三人攀上山峰,血神子也追踪而至,因他不识山路,又是待唐经天等人攀上山才跟上来的,故此赶到之时,已经是冰川天女逃下慕士塔格山的时候了。

血神子突然碰着冰川天女也是吃了一惊,但见她只是一人,而且神情狼狈,似乎刚刚给人打败的样子,又不禁心中暗喜,便突然窜了出来,迎头就是一掌。

冰川天女前后受攻,暗叫一声苦也,心中想道:“血神子犹可抵敌,那妇人却是太过厉害。”不敢退后,只好向血神子疾攻,一抖手先发出三枚冰魄神弹,随即把寒光剑一挥,护定身躯,疾冲而过。

血神子知道冰魄神弹厉害,好生溜滑,陡然一个转身,移形换位,避开冰魄神弹,一下子便到了冰川天女右侧,更不换招,手腕一翻,立刻变为擒拿手法,硬抢冰川天女的宝剑。

冰川天女正觉着一股热气扑面喷来,正想横剑削下,忽觉背后衣袂带风之声,颈项一凉,耳边听得那妇人笑道:“今日天时不正,又冷又热,你们捣什么鬼?”原来冯琳飞身赶到,她见血神子相貌古怪,掌发热风、而冰川天女则发出一种带着奇寒之气的暗器,两者都是她未曾见过的“宝贝”,她一淘气,便在两人的颈项各吹了一口凉气。

冰川天女一跃跳开,那山坡铺满冰雪,冰川天女在冰峰之上长大,溜冰滑雪是她最擅长的技艺,闪开之后,不假思索,便在峭滑的山坡上直溜下去。血神子却不知冯琳是何等样人,恨她放走敌人,又被她连吹三口凉气,气得哇哇大叫,转过身来,举掌便劈冯琳。

冰川天女溜到山坡,山风吹来,隐隐听得唐经天呼唤自己,心中一动,脚步稍慢,忽见山坡转角处又窜出两人,却是与李沁梅在一起的那两个黑衣少年,高声叫道:“留下剑来,让你下山!”这两个少年,一个是李沁梅的哥哥李青莲,一个是唐晓澜的徒弟,当年无极派大师锤万堂的侄孙锤展,两人一般年纪,一样打扮,就如兄弟一般。这两人都属少年好事之流,被武氏兄弟唆使,预先走开,悄悄到这里埋伏,想折辱一下冰川天女,替武氏兄弟出口闷气。

冰川天女柳眉一扬,冷冷说道:“我不信你们天山弟子就有这么霸道!”脚尖一点雪地,箭一般的立刻到了两个黑衣少年的面前,一招“千里冰封”,寒光剑挥了一个圆弧,立即把两个少年的长剑圈在当中。她的滑雪本领举世无双,比“陆地飞腾”的轻功还要快得多。

两个黑衣少年吃了一惊,双剑刚刚展开,就被冰川天女宝剑的冰魄寒光裹住,冰川天女剑柄转了几转,两个少年的长剑几乎给她绞得脱手飞去。冰川天女心中恼怒,立意要将他们的兵刃反夺出手,剑光越收越紧,绞转也越来越快。镭展是唐晓澜所收的唯一弟子,武功火候虽然远不及他的师兄唐经天,但亦已得天山剑法的真传,临场亦较镇定,见冰川天女的剑运转如风,难以相抗,突然悟出以静制动之道,趁着冰川天女在两招之间,劲力一紧一松的连接间隙,突然使出一招“江海凝光”,这是天山剑法中“大须弥剑式”的一招最稳健的防守招数,全身劲力都凝在剑尖,冰川天女正自得心应手,忽觉敌人的长剑竟似化成了一条铁柱,绞之不转,怔了一怔;李青莲学的是白发魔女这一派的奇诡剑法,趁机将长剑向前一探,立刻消解了冰魄寒光剑的绞转之势,刷刷两剑,指东打西,似左反右,马上转守为攻。

论到真实的本领,冰川天女固然要比锤展李青莲任何一个都强,但两人联剑攻她,冰川天女却要稍稍吃亏,幸而冰川天女曾见过李沁梅所使的奇诡剑法,知所应付,更兼在雪地之上斗剑,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古窟传经 湖边谈往事 冰弹受挫 盆地觅芳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