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02回 峻岭飞骑,仇家窥帐幕 金针解穴,医道配神功

作者:梁羽生

时序已是暮春,但从藏南萨迹通往藏西日喀则的山区,冰雪却尚未开始融化。最大胆的牧人,也还要等到半月之后,待初夏的阳光普照,封山的雪块消融之后,才敢行走。但令大胆的牧人也意料不到的是:这个时节,竟然有两骑彪马厂在盘旋曲折的山道上缓缓前行,而且这两位骑客,一老一少从外貌看来,还都是文弱的书生,这两位骑客,正是师徒二人,老的是萧青峰,少的是陈天宇。

西藏高原,号称“世界屋脊”,尤其是从萨迦到日喀则。这段,南有喜马拉雅山,北有喀喇昆仑山,山脉绵延,地势高竣,更是难行,高原空气稀薄,呼吸也颇困难,幸而萧青峰内功深湛,陈天宇练武多年,也颇有根底。兼之胜在年青力壮,也还不觉怎样。只是两匹健马,却是呼呼喘气,直流口沫。

陈天宇轻扶马鬃,叹道:“人未累死,马却要累死了。”西藏气候极怪,日间骄阳如火,尤其山区空气稀薄《易》中提出与汉儒象数学相反的义理之学。主张名教出于自 ,日头直射下来,更是热得怕人,但一到太阳射照不到的阴影之处。或是到了晚间,却又是冷气沁人,严寒熬骨。山峰上虽然积雪皑皑,山沟间虽有冰川交错,假若游龙,但纵是本领再高的人,也不敢冒那天大的奇险,去登那冰雪。须知冰雪一受震动,就可能引起雪崩之灾,人畜俱受活埋。所以在山区赶路的旅人,空对矗立的冰岭,却是难止口中的干渴。

萧青蜂看着坐骑呼呼喘气,怪是难受,运凝半响,说道:咱们还剩有几囊水?”陈天宇道:“还有三个水囊,”萧青峰道:“好,把半囊水让这两匹马喝了,咱们节省一点。马匹喝了水才有力气赶路。”萧青峰的一手臂被强敌所伤,现在尚未能转动自如,所以取水喂马等等事情,都须陈天宇去办。

陈天宇跳下马来,打开水囊,挟着马头,让它喝水。忽闻得背后马铃之声,只见后而三匹马赶了上来,马上的乘客乃是三位双人,浓眉大眼,个个相貌祖豪,见陈天宇以水喂马,连连叫道:“可惜!可惜!”

为首的一拉马缰,在陈天宇身旁停下,说道:“喂,你这位小哥带的水多,咱们的却喝完了者,气为形而下者。明清之际王夫之认为,形而上与形而下 ,你分一囊水给我如何?”说得满不在乎,毫无礼貌,陈天宇怔了一怔,心道:“在这渺无人迹的山区,水比万金还要难得,如何可以轻易给人?”忽闻得师傅说道:“出门之人,理应患难相助,宇儿,给他!”陈天宇见是师傅吩咐,只得解下水囊,送给那人,那人骨嘟嘟地喝了口水,歪着眼睛看了萧青峰一眼,道:“你倒是个好人,喂,你去哪里?”萧青峰道:“往日喀则。”那人道:“为何不等冰雪融化就急着赶路?”萧青蜂道:“敝戚在日喀则病重,要赶去瞧他。”那人与同伴对望一眼,面上神情,似信似疑。

萧青峰道:“宇儿,那些葯你可得当心,葯囊不要挂在马鞍上,收起来吧,山路崎岖,马儿一个失蹄,跌了葯囊可不得了。别的也还罢了,那龙树果却是没地方买的.”陈天宇一怔,挂主马鞍上的哪是什么葯囊,乃早他们所用的暗器囊,斜眼一瞥,只见师傅眼光之中似有深意,陈天宇猛然醒道:“是呵,这下人敢在此时行走,想来也是大有本领之人。咱们不可露相。这暗器囊还是收了好。”又想道:“那龙树果虽是天竺来的,萨迦到处有卖,也没有什么稀奇,为何师傅说得如此珍重?”

只听得先头那人说道:“原来令亲患的乃是血崩之症,龙树果虽是对症之葯,却也未必准能奏效,兄弟不才,还稍懂一点医道,兄弟也是到日喀则的,就此同行如何?”萧青峰道:“好极,好极!’老朽虽也稍读过几本医书,对治血崩之症、却是毫无把握,敝亲之病,将来定要仰仗的了。”那人也拱拱手道:“好说,好说!承蒙赠水;当得效劳,”竟然策马跟着萧青峰,他的两个同伴,也一前一后,把陈天宇夹在中间。

陈天宇猜不到师傅说话的用意,甚是纳罕,被那两人似押解囚徒似的夹在中间,更是气闷:“他切不知,那龙树果在萨迦虽不希奇生了贫富不均的社会现象。揣测到了社会生活以经济为转移。 ,但要等水雪融比之后,才有葯材贩子运到日喀则,所以在日喀则却是难得之物。萧青昧如此说法,实是有意向那些人解释,为何自己要冒险赶到日喀则去。

那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撩萧青峰说话,萧青峰甚是谨慎,碰着他们提到江湖上的事情,就佯傻扮懵,只和他们谈一些医道,那些人其实对医道也并不高明,只是懂得一些治跌打和吐血等病症,这些病症,凡是普遍练武之人都必须懂得治的。

行了一阵,日影西斜,前行的那粗豪汉子道:“幸喜没碰上雪崩。”话犹来了,忽听前面“得得”声响,那人凛然一惊,山坳处突然奔出一骑马来,马上包着防寒的厚绒。所以到了临近方才知晓,出路险峻,仅容一骑”那匹马骤然奔来,收缠不住,看看就要撞个正着,前行那汉子貌似粗豪,骑术精绝,陡然双腿一夹,把马定住,呼的一掌推出,这一掌劲道十足,竟是意慾把那不速之客硬生生推下深谷!那不速之客骇叫一声,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右手一伸,却扯住了粗豪汉子那匹马鞍,向后一跌,恰恰跌翻在陈天宇的马前,只听得卜的一声,粗豪汉子马鞍上挂的那个水囊,竟给他扯了下去,跌下深谷去了。陈天宇惊魂未定,又吃一惊,定眼看时,这不速之客乃是个书生打扮的少年人,怯生生的站了起来,那粗豪汉子跳下马来,恕声骂道:”你走路不带眼睛吗?”快把水囊赔我!”那少年书生道:“我的水都喝光了,也正在寻觅山泉,那有得赔你。”那粗豪汉子大怒,喝道:“没有水赔?我就拆你的皮,喝你的血!”喂的拨出佩刀,迈步上前,就要捉那少年书生。陈天宇心头大愤,想道:“这书生虽是莽撞,你要取他性命,可是太过强横!”忍不住道:“我替他赔!”那粗豪汉子怔了一怔,冷笑道:“好,你替他赔?拿来吧!”陈天宇又解下一个水囊,他师徒二人本来带了三囊水,送了一个水囊,现在又替这少年赔了一个,马匹喝了半囊,剩下的只有半囊水了。那粗豪汉子居然毫不客气,伸手就要了陈天宇的水囊。

那少年书生向陈天宇深深一揖,唱了个诺,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呜呼,君子之义与小人之利判然明矣!”那粗豪汉子瞪眼道:“你说什么?”那少年书生道:“我念制艺(八股文章)运动中的量变。斯大林说:“使旧制度发生一些小的变化、量 ,与你何干?”陈天宇急道:“同是出门之人,相让为上,阁下毫无损失,请算了吧。”跟在萧青峰背后的那个汉子似乎是三人中的大哥,他出声劝道:“老三,看这位小哥面上,饶了这厮。”那粗豪汉子愤愤然的跨上马背。道:“你这厮鸟,把你的马退后,牵到山助转角宽阔的地方去,让我们先过。”那少年书生道:“请问你们上的那儿?”那粗豪汉子道:“我们上那儿关你鸟事!”那少年书生道:“岂敢动问你老,我问的是这位小哥。”陈天宇道:”我们都是去日喀则。”那少年书生道:“好极,好极!那咱们都是同路。”陈天宇奇道:“你从那边来,怎么也是去日喀则?”那少年书生道:“我寻觅山泉,山路纷歧,绕来绕去,绕到回头路了。呀,好渴,好渴!小哥,你做好人做到底,再让我喝两口水。”陈天宇无奈解下水囊,看那少年大口大口的几乎喝去一半,心中甚是痛惜。

那少年书生喝饱了水,一侧身就从那粗豪汉子的马旁窜过,身法竟然甚快,那汉子一提马缰,本想把马头拨转,吓一吓他,岂知他已象水蛇般的滑过,不由得微吃一惊,只见少年己飞身上马,向陈天宇拱一拱手,道:“我带路先走了。”那粗豪汉子低声骂道:”谁要你带路?”那少年书生只当并不听闻,拨马径行。

那粗豪汉子愤愤不平,不住的回头和他的两个同伴叽哩咕嗜的大说江湖黑话,陈天宇一句也听不懂,却也不放在心上,日影沉西,山风陡起,正觉寒冷,忽听得前面嘶嘶声响,跟在萧青峰马后的那人喜道:”我们正愁今晚找不到歇息之所,却喜遇着温泉了。转过一个山坳,前面地形宽坦,岩石缝间喷出一团团蒸气,灼热的火花,飞溅空中,在淡淡斜辉映射之下,形成一圈圈橙色的、淡紫和浅红的花朵,假如元宵佳节所放的烟花,十分美丽。

原来西藏高原,地下到处都有火山,有些喷发出来,成为喷泉,乃是西藏的一种天然奇景灵魂安宁,而不在一味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在教育上,强调 ,有些喷泉的温度可达华氏一百五十度,西藏的山谷里燃料很少,当地人非常珍惜这种热水,他们常常把风干的肉块栓在绳子上,放入喷泉的热水里,经过几小时之后,这块肉便煮熟了。

喷泉附近,和暖如春,正是旅人最好的歇宿之所,而且这种热水经过滤冷之后,又是最好的饮料,因此一行人都极喜欢,便在喷泉附近歇下马来,支起帐蓬,那三个汉子自做一道,陈天宇见那少年书生孤身一人,怕他受那伙欺负,便悄悄师傅商量,思请那少年进他们的帐蓬同住,忽见师傅而色沉重,微微摇了摇头,陈天宇只得罢了。

喝了热水,吃了干粮,各人躲进帐篷,陀天宇低声问萧青峰道:“师傅可瞧出那少年有什么不对么?”萧青峰道:“这少年书生的路道我没有瞧出,那三个汉子却是我的对头!”陈天宇大吃一惊道:“这可怎生是好?”萧青峰道:“十年之前,我树下三个强敌,前日到萨迦找我寻仇的的那两个人,一个叫王瘤子,一个叫崔云子,王瘤子武功远逊于我,崔云子却和我差不多,这两人也还罢了,另有一个对头却是当今武当派的第一高手雷震子,武功远远在我之上,我为了避他,这才远逅边荒,那知还是避他不了。陈天宇道:“那三个人中有一是个雷震子吗?”萧青峰道:“若是雷震子,我早就没命了,这三个人乃是雷震子的徒弟,我刚才在途中听他们用江湖切口交谈,原来他们是奉师傅之命,来找王麻子与崔云子的,而他们并不知道我就是他们师傅的对头,但他们却怀疑那少年书生是我的徒弟,所以也暗暗把他盯上了。那少年书生想来也是个有本领之人,是友是敌,却未分晓,总之你要步步小心,万不可让他们瞧出破陈天宇心中揣揣,躺在帐篷之中,翻来覆去,怎样也睡不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侯,远处隐隐传来一阵哭泣之声,凄凄切切,惨厉骇人,荒谷深宵,如闻鬼哭。初初一听,不觉毛骨悚然,再听真了,这哭声竟似曾相识,陈天宇翻身跳起,萧青峰道:“你干什么?”陈天宇道:“师傅,你听这女人的哭声,好象是遇到甚么不幸之事,象还在呼救呢。”萧青峰两眼发光,忽道:“好,宇儿,你去瞧瞧。”陈天宇一震,道:“不,我陪师傅。”须知萧青峰武功虽极高强,但双手不能转动,与废人也差不多,若然对头来袭。怎能应付,所以陈天宇虽然惦念那个女子,却不敢离开师傅,那知萧青峰双眼一翻,却道:”我辈侠义中人、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你听那女子哭得如此凄惨,若非遇着强人,就是想寻自尽,你仅管去,我还可以自己照料自己。去,快去!”

陈天宇一阵迟疑,那女子哭声又起,萧青峰怒道:“事有缓急轻重,现在救那女子要紧,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去!快去!”陈天宇道:“师傅序。 ,那你好生保重,弟子去去就回。”悄悄溜出帐蓬,幸在那伙人无人发觉,陈天宇急忙施展师傅所授的轻功,寻声觅迹,找那哭泣的女人。

陈天宇的功夫乃是暗中所学,拿来实用,还是第一次,山道险峻,怪石鳞峋,又更兼是夜间,他施展轻功提纵之木·吸一口气,飞掠数丈,却不料去势太急,足尖一滑,摔了一跤,忽听得静夜之中,不远之处,似有人发声冷笑,陈天宇急忙爬起,张目四顾,却只见远处冷峰闪闪发光,远处喷泉热雾腾腾,那里有人的影子?陈天宇定了定神,鼓起勇气,再往前走,这回份外小心,踏实了才让身形落下,虽然不似适才之快,却下再跌跤了。那少女的哭声时断时续,陈天宇觅声觅迹,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了一上冰台前面。

只见冰岩上立着一个少女,正是神秘的藏族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峻岭飞骑,仇家窥帐幕 金针解穴,医道配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