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20回 玄功内运 侠士破神招 异境天开 书童有奇遇

作者:梁羽生

唐经天暗暗惊异,正想下去将他们带出阵图,但仔细看时,却又看出有点“不对”,一时间不敢造次,那两人武功很是不弱,时不时跃起一丈多高,手攀石岩,但那些石岩笔直光滑,无可着力,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又有两次两人好像是无意之中偶然走近生门,却忽地有一颗石子打来,石阵之中门户狭窄,那石子又打得非常巧妙,以那对中年男女的身手,竟然没法招架,终于又给迫了回去。唐经天心中一凛,看情形这石林中的幽谷竞似有高人在内,暗中摆布。

那对中年男女也似觉察到了,那男的首先叫道:“晚辈不合动了好奇之念,闯入此间,请主人恕罪。”唐经天一听,声音好熟,正在寻思,忽听得谷中有人“呵呀”叫了一声,尖锐清脆,似是一个刚刚发育的少年。唐经天心中大奇,再看时,只见距离那石阵数丈之地的另一堆乱石后面,突然跑出个人,果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

只听得他高声叫道:“是萧老师吗?”那中年男于道:“是我,是萧青峰!呀,你是江南!”语气中充满惊诧与狂喜之情。唐经大也是十分惊讶,在西藏之时,他曾见过萧青峰一面出“知行合一者,致知之实功也”。猛烈抨击封建君主制度, ,但那时的萧青峰面色枯黄,相貌清瘦,背微询倭,活像个科场失意的老儒,而现在看来,虽是在月光之下,不以白大的看得真切,但亦可觉出他英姿飒爽,与以前判若两人,年轻何止十岁!唐经天心道:“怪不得我认不出他,别来还未够一年,他怎的却完全变了样子?”唐经天不知,萧青峰是服了铁拐仙的优昙仙花,这才返老还童的。

江南跑到石阵外面,又叫又跳,嘻嘻哈哈地笑道,“真是萧老师,萧老师呀,不是你出声,我简直就不敢认你。你怎么背不驼了,连额上的皱纹也没有了。嘻嘻,这位太太是谁?哈,是萧师娘,萧老师,你大喜呀,讨了娘子了,我江南可要叨扰你一杯!萧师娘,萧老师有没有和你提起过我江南的名字?”江甫一开口就像连珠炮似的响个不停,那女的禁不住笑道:“大名鼎鼎的江南还会不提起,你是陈公子的书童,衙门之中就数你最爱说话!”唐经天又是一番惊诧,陈天宇的书童跟谁学的武功,路数和陈天宇竟是完全不一样。

萧青峰道:“喂,闲话少说,你先把我放出来。”江南哭丧着脸道:“我怎么能将你放出来?”萧青峰道:“为何不能?”江南道:“我也不懂得这古里古怪的石阵。”萧青峰道:“怎么你刚才又拿石头打我?”江南道:“我不知道是你呀。”萧青峰道:“其他人就可以打吗?你年纪也不小啦,还这样顽皮!”江南道:“有人要我这样做的。”萧青峰:“谁?”江南道:“我的师父,不,是那个一定要做我师父的老家伙。”

萧青峰道:“什么老家伙?你跟了他多久了?天宇呢?他待你有如兄弟,你怎么偷偷逃跑,拜别人为师?你偷跑出来,有多久了?”萧青峰连珠炮似的发问,江南不等他说完判大纲》表明,恩格斯完成了由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由革 ,就叫起撞天屈来,叫道:“谁说我偷跑出来?我哪里是要拜别人为师?公子叫我出来的,你不明不白,怎么胡乱冤枉我!”那中年妇人笑道:“他性急,你也别急,青峰呀,你得一句一句问他,要不然什么也说不出清楚。”

萧青峰微微一笑,道:“不错,我倒忘了江南火爆的脾气了。好吧,我一句句问你,陈公子为什么叫你出来?”江南道:“陈公子,不,不,是老爷叫我出来的。他叫我带一封信给京师的周大人。什么信?他当然不会跟我说。哈,可是我知道,这位周大人是他的姻亲,这是我偷问上房的丫头彩凤,她告诉我的。我还知道他为的是什么呢!喂喂,萧教师,你可知道老爷为什么给我取名江南!原来是他想念他的家乡,西藏这地方,我还觉得好玩,他老爷可受不了,老是想回家。我有一晚偷听他和公子说话,老爷说这次他做了什么迎接金瓶的专使,立下功劳,可惜福大人,哼福康安那小子不肯给他保奏,还是叫他回萨迪去做宣慰使,老爷因此便想到写信给他的亲家周大人,请他转奏皇上,盼皇上念在他这番功劳,赦他回去。老爷说:但万里迢迢,叫谁送信才放心得下?哈哈,萧教师,你猜少爷保举谁?他说叫江南送信最妥当!你们老是说我多嘴,会说不会做,没用!少爷呀,他可看重我!所以我说是少爷叫我出来的。也没有说错!”

萧青峰仅仅问了一句,江南就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车子的话,唐经天躲在石壁的缝隙间,听着也不觉好笑,心道:“这江南果然名不虚传,真爱说话!”萧青峰也忍不住笑道:”少爷怎么这样看重你,他偷偷教了你的武功,是不是?”江南道:“着呀,你猜得一点不错!就是去年的春天,那几个偷马贼烧衙门,将你赶跑之后,我才知道了你萧老师是身怀绝技的奇人,咱们公子也有一身惊人的武功,于是我就央求公子教我,公子那时一为逃婚,二为要送你这位老师,他没空教我。后来他从拉萨回来,这才教了我一些粗浅的功夫。要不是我懂得一点功夫,你想,他怎么放心让我给老爷送这样重要的信件。”

萧青峰忍不住笑问道:“你既然知道这信重要,为什么又在此间耽搁下来,还让什么老家伙收你做徒弟?”江南又叫屈道:“谁说我是有意耽搁的?我经过此间,也不过是像你老师一样,心中好奇魏弁、陈仲、史鰌、墨翟、宋钘、慎到、田骈、惠施、邓析、 ,所以跑进来瞧,哪知道呀,一,跑进来,又像你一样,被困在这石阵之中,走不出来了。”萧青峰面上一红,道:“好,那我不怪责你,后来,你怎么又出来了呢?”

江南道“我被困在石阵之中,走不出来,肚子又饿。我乱骂一通:哈,想不到这一骂,却把人引出来了。”萧青峰道:“是那个老家伙?”江南道:一不错。我骂呀骂的,眼睛一花。一个穿着紫黄道袍的老家伙就到了我的面前了,也不知他是从那儿哪出来的,这老家伙道:“你若肯做我的徒弟,我就带你出去。”萧青峰道:“于是你就肯了?”江南道:“不愿意也没办法呀。我困在石阵中整整一天,比你们被困的时间还长得多,我不要吃饭吗?我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口头也说肯了。那老家伙眉开眼笑,牵着我的手东一绕西一绕,不知怎的就突然走出来了。我说:对不住,你要收徒弟就另收一个吧,我可要赶路。那老家伙道:你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别人给我磕头,求我三大三夜我也不会收呢。如今我立下了誓,要在未死之前收一个衣钵传人,但我又不肯走出此谷,只好等谁走入来,只要他未满十八岁我就收谁,这岂不是你的造化?我说我就不要你这个造化,转身便走。这老家伙道:你本事再强百倍,也走不掉,你走走看。我一走,不知怎的腿弯一麻跌倒了,不由自己的倒翻了三个筋斗,直翻到那老家伙跟前,这才自然停止,腿弯也不麻不痛了,那老家伙道:你第二次逃跑,就没这么好过了,我要你全身麻痒痕痛三天,第三次再跑,我就把你打死。他说得很平淡,好象打死个人,根本就不算一回事。但他的目光却是令人不寒而栗。我害怕啦,我说我要给我家少爷送信,那老家伙说:谁管你的什么少爷,我说过的话从不更改。我没办法,只好给他当徒弟。”萧青峰道:“你跟了他多久?”江南屈指头说道:“只有七天。”萧青峰道:“胡说,你又说谎了!”江南叫道:“我几时说过谎?”萧青峰道:“只有七天,你怎么学会了暗器打穴的功夫?”江南叫道:“咦,这就是暗器打穴的功夫吗?我还只道他是教我丢石子玩儿。”

唐经天听了也不由得心中一震,只七天功夫,就居然能教人用石子打穴,这谷中异人的功夫当真是深不可测了。萧青峰又道:“是那老家伙预知我们进来,叫你用石头打我吗?”江南道:“敢情他是知道。他今晚对我说,有两个人走人谷中,我既然收了徒弟就不欢喜外人到此,你给我去用石头打他。也不必乱打,只要见他向左边转了两转若然又向右方转两转,再想跳起时,你就打他。萧老师,我不知道是你们呀,我觉得这也蛮好玩,我就依他所教来去石头了。萧老师,你可不能怪我。”萧青峰又好气又好笑,道:“那么说,你是没法将我们带出去了。”江南摊开手道:“确是没办法,你们若是肚子饿,我偷一点东西给你吃还成。”萧青峰道:“好,让我们自己试试看。”左转两转,右转两转,转来转去,却仍是走不出来。

萧青峰大为着急,月亮西落,残星明灭,看看又是黑夜将逝,晓色云开。江南道:“萧老师和武器的生产、军队的装备、编成、编制、战术、战略以及 ,咱们闹了一晚啦,你饿不饿?我回去偷点东西给你。”萧青峰道:“不用。”搔头抓耳,无法脱身。唐经天微微一笑,从悬岩上现出身来,朗声说道:“萧先生,久违了!”倏如苍鹰展翅,双臂一张,一掠而下。

萧青峰看清楚了,喜出望外道:“唐相公,你怎么也到了这儿?”唐经天道:“像你们一样,也是动了好奇之念。”口中说话,脚步不停,直人石阵之中。江南叫道:“喂!走进去走不出来的,我不认识你,我可不能给你多偷一份东西。”但见唐经天微微含笑,带着萧青峰夫妇,左边一兜,右边一绕,片刻之间,便已走出石阵。

江南看得睁大眼睛,道:“原来你是个大有本事之人,你是谁?”萧青峰道:“他曾救过你家公子……”江南截着说道:“哈,我知道啦,你是唐经大。唐相公,少爷和我谈过你,他说你的天山剑法,举世无双。喂,喂,你能不能带我出这个幽谷?我刚才的活你都听到了是不是,我还要赶着给公子送信,嘘,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唐经天微微一笑,道:“江南,你静一会儿,我自有分数。”转身对萧青峰道:“萧先生,恭喜你呵哲学的创始人,他所著《一般哲学史》为比较哲学奠基作。 ,几时讨的新娘子?”萧青峰道:“我去年回到成都之后,即重返青城门下。她,她也还在成都,等着我。”给唐经天介绍新妇,原来就是表妹吴绛仙。他们二人本是青梅竹马之交,只因当年萧青峰痴恋谢云真,吴绦仙不敢表露心意,后来萧青峰在冰宫之外重遇谢云真,知道谢云真已嫁了铁拐仙,又知道吴绛仙还在等着他,于是遂离开西藏,回到成都,向吴绛仙求婚,自然是一求即允。萧青峰四十多岁始做新郎,说来甚是扭泥。

唐经天道:“你们夫妇慾上哪儿?怎么也经过此间?”萧青峰:“去年我和天宇上念青唐古拉山,得见冰川天女,知道她就是桂华生的女儿,回来之后,便慾向她的怕父冒川生老前辈报此喜讯,只因俗务耽搁……”江南插笑道:“萧老师,你成家立业,怎能说是俗务?”唐经天道:“江南,不要打断萧老师的话。”萧青峰道:“只因俗务耽搁,至今未曾拜见。恰好又听到一桩事情,非得查个明白,向冒老前辈禀告不可。”唐经天道:“什么事情?”萧青峰道:“冒老前辈是武当名宿,当今中原武林公认的第一高手,他自己定下,每十年一次,开山结缘,嘉惠后学。如今十年之期又届,再过半月,就是他开山结缘之期了。”唐经天道:“好极了,咱们是不是刚好可以赶上吗?”萧青峰道:“但今年他开山之时,可能有人与他为难!”

唐经天睁大双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那冒川生乃是一代大侠,不只武功已臻化境,而且德高望重,有如泰山北斗,各家各派,无不景仰,有何人敢与他为难?

萧青峰歇了一歇,往下续道:“听说准备领头捣乱的是倥侗派的一个奇人。”唐经天微微一笑,道:“倥侗派的掌门赵灵君,与令高足天宇兄,大概还可以争一日之短长。”言下之意是说为敌的“自然状态”中不能够实现,人们便订立协议和契约, ,连赵灵君亦不过如此,其余诸子更不足道。凭什么去与中原的第一高手为难:萧青峰却是面色凝重,往下续道:“倥侗派近三十年来人才凋落,前后两辈的掌门人都够不上一流高手之列,所以各大剑派都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其实这一派的武功也有其独特之处。”唐经天心中一凛,道:“此话不错,若非有独到之处,就不能成为一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玄功内运 侠士破神招 异境天开 书童有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