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25回 妄动无明 玄功消一旦 安排有道 衣钵得真传

作者:梁羽生

七枚冰魄神弹同时出手,洞冥于竟然若无其事,冰川天女也不禁吃了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洞冥子一跃而起,五指如钩,朝着冰川天女的面门,便是一抓。洞冥子一身黑色衣裳,身形起处,如一缕黑烟,倏忽滚至,他十指都长着极长的指甲,这一爪抓下,莫说给他抓破面门,只要在冰川天女吹弹得破的粉脸上着了一下,这后果便是不堪想像。

金世遗满腔愤气,本想到会上胡闹·一场,他用碎石将十多个在外面轮值的武当道士打了笑穴和麻痒人,像赶鸭子一样赶入会场,正在洋洋得意,不料冒川生将一串念珠甩了出来,只是一举手之间,就破了金世遗的打穴法,使那十多个武当道士立时恢复常态。毒龙尊者的点穴法独创一家,金世遗曾以此打败不少强敌,自以为天下无人能破,哪知与唐经天几次交手之后,这碎石打穴的功夫已被唐经天识破,虽然尚未能克制他,但已知道了解法,昨天唐经天替雷震子等人解穴,金世遗后来知道。心中已是一震,而今见冒川生不费吹灰之力,弹指之间同时解了多个人的穴道,这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听那念珠破穴之声,金世遗自忖,若然打到自己身上,自己也不能抵挡,幸而冒川生只是替门下弟于解穴,并不与他为难,金世遗不由得心头气馁。骄气大敛,但转眼一瞥,见唐经天与冰川天女联剑对付黄石道人,金世遗心头又如打破了五味瓶子,又酸又苦,极不舒服,正待悄然退出,忽见洞冥子突然飞入,人在半空,就弹开了冒川生的几粒念珠,接着竟然对冰川天女连施杀手。这时洞冥子的长爪看看就要抓到冰川天女脸上,金世遗即算对唐经天有多大恨意,这时亦焉能不救?

但见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冰川天女霍地一个凤点头。反剑一削,洞冥子这一爪抓她不住,大出意料之外,身形一晃,左手一伸,连环又抓,金世遗大喝一声,旋风般的杀了进来,铁拐当头砸下,洞冥子伸手一抓,恰恰抓着杖头,这一交手,两人都以上乘的内功相拼,金世遗身不由己的被他拖了两步。冰川天女见势不妙喇的一剑,刺洞冥子颈椎的“天柱穴”,这一招正是攻敌之所必救,哪知洞冥子武功已臻化境,竟不回头,随手一抖,将金世遗的铁拐抖了起来,哨的一声,弹开了冰川天女的玉剑,右掌接着伸出,在铁杖上一按,狞笑叫道:“狂妄小子,叫你知道厉害!”洞冥子单掌之力,金世遗己感不支,这时被他左掌一送,右掌一拍,铁拐竟然内弯,金世遗虎口流血,冰川夭女大惊,运剑如风,刷,刷,刷,一连三剑!

洞冥子哈哈大笑,右掌仍然按在拐上,左手抓着金世遗的杖头自左至右转了一个圆圈,冰川天女的剑刺得快,他的拐也转得快毁灭》、《美学》等。参见“美学”中的“卢卡奇”。 ,金世遗双手抓牢铁拐,被他拖得打圈疾转,座上诸人都看得眼花缀乱,但见铁拐盘旋,人影飞舞,洞冥子与金世遗各在铁拐一端,渐渐连哪个是洞冥子哪个是金世遗也分辨不出来。冰川天女一连三剑都砍在铁拐中间,眼见人影越转越疾,诚恐误伤了金世遗,第四剑不敢刺出。忽听得金世遗怪笑一声,身形腾空飞起,冰川天女吃了一惊,只见洞冥子仍然持着铁拐一端,金世遗却骑在铁拐上,忽地“呸”一声,吐出一口唾涎,隐隐杂着嗤嗤的飞针破空之声,冰川天女赶忙移形换位,反身一剑,一招“倒挂天虹”,疾刺洞冥子背心的“夭枢穴”!

金世遗本来已被洞冥子完全制住,这一下变化,却是大出洞冥子意料之外,但他练有上乘的闭穴功夫,却也并不惧怕金世遗的暗器。冰川大女的剑招来得快,洞冥子无暇发放金世遗,转身一拂油先解开冰川天女的剑势,三人出手都是迅逾飘风,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冰川大女被他一拂,立即引剑便退,洞冥于未及转身,只觉颈项滑腻腻的,似是被金世遗的唾涎沾上,心中大怒,反乎一挥,铁拐飞起,金世遗在半空一个筋斗,头下脚上,双手一按,握紧铁拐,大声叫道:“刺他风府穴、漩矾穴,矾穴、潜清穴!池中了我的暗器,毒气就要发作了!”

洞冥子的内功已练到一流境界,虽然还未练成金刚不坏之躯,但已是百邪不侵,更兼他闭了全身穴道,毒气更难潜入,所以对金世遗的话,初时还不以为意,不料挡了冰川大女几招之后,忽党风府穴、漩现穴、潜精穴三处隐隐发麻,果然是毒气循着血管内攻心肺的征兆,不由得又惊又怒。

原来金世遗适才所用的暗器乃是天下至毒的暗器。蛇岛有一种怪蛇,名为“金角神蛇”,蛇头微凸若角,毒性最大,金世遗的飞针便是这种“金角神蛇”的涎所练过的。金世遗在练这种暗器之时活动的统一性。参见“自我和非我”。在政治上,曾受法国革 ,先服下特制的解葯,让这种蛇咬过几次,因而身体自然产生了一种抗毒素,他把飞针含在口中,亦是无害。但别人若给打中穴道,除非确已练到金刚不坏之躯,否则毒针见血,毒气即侵,闭了穴道,仍是无法防御,这种毒计亦分几种,以前唐经天唐赛花所中的是毒性较轻,慢慢发作的。而今洞冥子所中的三支毒针,却是毒性最强,立即便要发作的毒针。

洞冥子忽党风府穴、漩矾穴、潜精穴三处隐隐发麻,又惊又怒。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金世遗双手按着铁拐,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又已落到地上。哈哈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你要向冒老前辈请教,呸,你配么、还是我和你结缘结缘吧!”“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乃是洞冥子适才讥笑冰川天女的活语,而今金世遗也用来嘲笑他,一来是讨好冰川天女,替她出一口气;二来是有意激动洞冥子的怒火,令毒气发作得更快。

洞冥子当然知道他的用意,吸了口气,默运玄功,一声不响地又挡开了冰川天女的连环三剑,金世遗冷笑道:“我这暗器,天下无人能解,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爷爷,我看在新收的灰孙子的脸上,或许能饶你性命。”洞冥子怪眼一翻,喝道:“不知死活的小辈,教你知道我的厉害。”长袖一拂,把冰川天女拂开,忽地呼呼两掌,向金世遗疾劈,掌势有如排山倒海、金世遗笑道:“你动了真力,死得更快!”却也不敢怠慢,横拐一挡,拐杖又给他拿着。金世遗适才冒了性命之险,用“天魔解体”的怪招才能脱身,这时不敢被他抛转,仗一被他拿着,立即用于斤坠的功夫定住身形,同时运劲外夺,冰川天女一抖玉剑,走偏锋疾上,连环出剑,又刺他那三处中了毒针的道穴,只听得“嚏”的.一声,铁拐忽然分开,金世遗手中拿着一“把铁剑,原来他这把铁剑乃是藏在拐中的。洞冥子拿着铁拐的外壳,架开冰川大女的宝剑,金世遗的铁剑也是一件宝物,横研直刺,招数怪异无论,挥动之际,隐隐有股毒蛇的腥味,洞冥子将铁拐一掷,忽然向地一倒,盘膝坐在地上。展开双掌,力挡冰川天女和金世遗的围攻。

这时,金世遗左手持拐,右手持剑,攻势越发凌厉,洞冥子端坐地上俄国的发展,主张不要无产阶级,只通过农民革命推翻专制 ,身子动也不动,只凭双掌的伸缩擒拿之势,力敌三般兵器,看来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金世遗又不断的出言讥笑,要激他怒火攻心。洞冥子拆了二三十招,黑气已渐渐透出华盖。冰川天女心地仁慈,念他终是前辈,有些不忍,见金世遗不断的施展杀手,叫道,“让他走吧。”洞冥子怪眼一翻,喝道:“谁要你让,你要走也不能呢!”金世遗笑道:“你瞧,他自己要向阎罗王报到,谁阻得来?”抡起铁拐,又重重的当头敲下。冰川天女转眼一瞥,只见唐经天在另一边战黄石道人,黄石道人转守为攻,那柄拂尘宛如玉龙夭矫,在剑光笼罩之下,不住价的觅隙强攻,唐经天仗着大须弥剑式,仅能自保,就在冰川天女一瞥之间,他已接连遇了几次险招。

冰川天女见唐经天迭遇险招,不由得大为着急,心中想道:“洞冥子已受重伤,料金世遗对付得了。”反身一跃,收剑跳出圈子,忽觉洞冥子双掌似有一股牵引之力,几乎摆脱不开,但适值其时,金世遗又是一拐打下,冰川天女用力向外一架,长剑撤了出来,心中惊疑不定。但见唐经天正被黄石道人攻得手忙脚乱,无暇思索,玉剑一挺,飞身一掠,立即上去刺黄石道人的背心,解了唐经天之困。

两人再度联剑,不过三十招。又抢了上风,把黄石道人迫得转攻为守。双剑纵横,正在杀得痛快,唐经大忽然眉头一皱,低声说道:“冰娥姐姐,你快去助那疯丐不必理我。”

原来这时金世遗已碰到了性命的危险。冰川天女和他联手对付洞冥于之时,还不觉什么,冰川天女一去,但觉洞冥子的掌力越来越强,金世遗拐剑兼施姓李,字君明。东郡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南)人。以通变说 ,看似攻势极为凌厉,但已被他的掌力胶着,三十招过后,竟是渐渐施展不开。抡拐转剑之时,都要非常用力。金世遗又惊又急,用力外夺,洞冥子忽然改守为攻,双掌翻飞,虽然坐在地上,掌力所及,周围丈余方圆之地,都己被他封住,金世遗的铁拐铁剑就似陷入了泥沼之中,只能勉强挥动,想排齐出来脱身而走,已是不能。金世遗也曾连喷两次毒针,但这时洞冥子旱有防备,焉能再给他毒针射中、他毒针一扫,就被掌风震成粉屑,非但不能解困,反而因为分了分心,更被洞冥子的掌力所吸,看看就要被他牵进内圈。金世遗心中明白,洞冥子是在消耗他的内家真力,如此下去,再过三十招,自己便要气衰力竭,那时纵然不死,也要变成废人。可是对方的掌力越来越强,又迫得自己非要使用内家真力相拒不可。正在苦苦撑持之际,洞冥于忽地厉声叫道:“狂妄小辈,如今知道了我的厉害么?”双掌一翻一覆打了一个圈圈,金世遗的铁拐铁剑都已被他抓着,这时忽听得冰川天女叫道,“不,咱们先收拾了这个妖道再去助他。”原来冰川天女还未看出金世遗的危险,一心想打败黄石道人再合力去助金世遗。她这话是答覆唐经天的。金世遗听了,却如利箭穿心,气愤悲酸,心中想道:“我一心助你,你却只顾那个小子。”心中悲痛,斗志消失,被洞冥子内力所吸,更是抵挡不住,看看就要仆倒。、忽又听得唐经天叫道:“不,先救他!”只见赤色光华疾闪,怪骼两声,两枝天山神芒被洞冥子抖起铁拐打飞,但如此一来,金世遗所受的压力减了几分,身形重新恢复稳定。金世遗心中大愧,但斗意又增,拼了全力再和洞冥于相持。但唐经天的天山神芒虽然厉害,对洞冥子却只有威胁之功,不能致他死命。金世遗的铁拐铁剑被对方抓住,慾攻不能,要放手也不行,内力被迫得消耗更甚。

唐经天见势不妙,突然转守为攻,从大须弥剑式一变而为追风剑法,严如雷霆疾发,怒潮奔腾,黄石道人迫得退后两步,暂避锋芒,唐经天反身一跃,游龙剑凌空下刺,有如鹰隼穿林,向洞冥于颈项挥去。他以退为进,攻势一发即走,在一招之内,摆脱了黄石道人的羁绊,便立即转攻洞冥子,端的是迅捷之极,美妙非常。几乎同在这一瞬间,冰川天女也飞身掠起,手中玉剑化成了一道寒光,也刺向洞冥子的背心。原来她已看出了金世遗的危险,与唐经天抱着一样的心思,同来援救。

洞冥子本事再大,也难挡唐经天等三个人的同时攻击,只见在剑光人影之中,洞冥子骤然站起,将金世遗一推,铁拐铁剑一齐反弹,与冰川天女的玉剑碰个正着,挣锌声响,一齐荡开,先化解了冰川天女攻他后心要穴的剑招,唐经天的追风剑法何等迅疾,趁着他推拐挡剑的空隙,刷的一剑,改抹为削,直欺到身前。洞冥子双掌方出,撤掌已来不及,饶是他闪避得快,肩头上也己着了一剑。但唐经天被他反掌一带,亦是身不由己的向前扑了几步。这一招,双方几乎是同时发动,唐经天的宝剑先到,洞冥子的掌力未得发挥,唐经天这才不致于给他震倒;但唐经大因避他掌力,这一招攻势也未使足,要不然洞冥子的琵琶骨只怕也要被游龙剑刺穿。

洞冥子先中暗器,后遭剑伤,强运玄功,闭住了全身穴道,不但止住了毒气内侵万物的本原,主张“心外无物”、“心外无理”,提出:“圣人 ,也止住了鲜血外流。他这派的内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妄动无明 玄功消一旦 安排有道 衣钵得真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