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26回 知己难逢 怜才惜疯丐 深情谁谴 忆旧念佳人

作者:梁羽生

可是唐经天并没有找着金世遗。他几乎搜遍了峨嵋山,都没有发现金世遗的踪迹,只是在金光顶附近的峰拗,就是在盛会前夕,他听到一个少女的笑声,接到那少女掷给他的花环,便即突然消失的那个地方,发现了几块破布,似是从衣裳上撕下来的,破布的花纹和色泽,都似金世遗那日穿的衣裳,破布上还有点点血痕,附近有凌乱的足印,可是再追踪下去,又什么都没有发现了。

金世遗到哪里去了呢?

金世遗那日奔出寺门,心中百感如潮,情思混乱,冰川天女那含情脉脉的眼光,尚在他脑海中留下鲜明的印象,那花朵一般的笑容,竟似是有生命的东西,就要从记忆中跳出来似的。可惜这含情脉脉的眼光并不是对他的,而是对唐经天的,是在性命相扑、力抗强敌之时,她这样看唐经天的。冰川天女那花朵一般的笑容,变成了有刺的玫瑰。刺痛了他的心。金世遗狂叫道:“呀,只要世上有这么一个女子,用这样的眼光对我一瞥,我就即时死了,也是心甘!”这一瞬间,他又想起了幽萍对他的讽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起了冰川天女对他的劝勉:“以你的聪明才智,若然归入正途,可以成为一代侠士;再不就是潜心武学,也可以成一代宗师。怎么你却故意将自己变得这般无赖?”冰川大女说这话时,也曾注视过他,但那是期待的、怜借的、责备的眼光,和她对唐经大的眼光,绝不相类。金世遗这时神思混乱,他没有理智反省自己,没有去想冰川大女那番说话中对他深厚的好意,只觉心情激荡,难以自休,哺哺自语道:,‘我是;癞蛤蟆吗?我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不成材的东西吗?’他又想起唐经天适才在殿中拼死救他的事情,心中叫道:“他才是个侠士,我呢,我只是冰川天女心目中的无赖!”忽又冷笑道:“哼,哼,焉知他不是故意做给冰川天女看的?我自出生以来,从来就只是受到世人的轻贱。世间真有侠士这种‘东西’吗?哈,哈,侠士又值多少钱一斤?要知金世遗本就属于性情偏激这一类人,受了洞冥于阴毒的掌力后,神智迷糊,越发魔长道消,尤其是拿自己和唐经大相比之下,自卑自贱的心情更为浓重,神智即算偶一清明,也迅即被魔障所蔽。但觉四海茫茫,大地之大,竟似没有一处地方可以容身,没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向她细诉心曲。

金世遗就在这样半疯的状态中,茫无目的地在峨嵋山上乱跑,不知不觉经过金光顶附近的峰拗,就是他初遇李沁梅的那个地方。金世遗心头一触,停下脚步“普列汉诺夫”。 ,忽听得一个少女“嗤”的一笑,从林子里跑出来,这时金世遗神智未清,但觉这少女似曾相识,一时间却未想起她就是曾戏弄过自己的李沁梅。

李沁梅走出来时,有几只猴子也跟着她蹿出来,一见金世遗的怪相,吱吱乱叫,都跑开了。李沁梅“噗嗤”一笑,道:“你看,你专门欢喜欺负人,连猴子也欺负。怪不得连畜生部不愿意和你交朋友。”金世遗忽地记起这个少女曾在此处和他交过手,这句话又大大的刺痛了他,一时神智迷糊,大叫道:“好呀,你们宁愿与畜生要好,也不愿与我要好,我就欺负你啦,你怎么样?不由分说,举起铁拐,便是拦腰一扫,李沁梅笑道:“你也未必欺负得了我!”金世遗一拐扫去,打了个空,心中一慎:怎么这少女的武功如此高强?越发激起好胜之心、铁拐一个盘旋,呼呼风响,但见杖影如山,霎忽之间,就把李沁梅的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住。金世遗迷了理智,拐法更是凌厉,李沁梅好生奇怪,心道:“江湖上称他毒手疯丐,但依我母亲所说,他并不是真疯,上次他虽无原无故与我动手,却也看得出他只是试招,想逞强好胜而已,为何今次竟似意图拼命,状若真疯?幸好我母亲教会了我应付他的方法,要不然给他铁拐碰着,那岂不是筋断骨折之祸?”

金世遗连扫十几拐,没有沾着李沁梅的衣裳,哇哇大叫,拐法杂乱无章,只是狂呼乱扫,李沁梅笑道:“留神,我要点你的笑腰穴啦!”在杖风人影之中,欺身疾进,骄指如就,果然来点金世遗的“笑腰穴”,金世遗武功本要比李沁悔高强,但李沁梅这一手点穴,手法身法都怪异之极,铁拐竟然拦挡不住,武功高强之士,临危之际,常会无意中便出绝招,金世遗神智虽然昏迷,本能还在,铁拐支地,忽的一个筋斗,在地上打了一个盘旋,李沁侮吃了一惊,耳边听得母亲说道:“,点他风府穴!”金世遗一拐打去,李沁梅已到了他的侧边,金世遗又一个筋斗翻开,两人使的都是怪招,李沁梅心中晴叫一惭愧”,想道:“母亲和我拆了三天,我还是几乎应付不了。”金世遗更是奇怪,心道:“这女子的点穴法怎么如此怪异?我倒要用本门的点穴法给她一个厉害!”但李沁悔迫得极紧,金世遗竟缓不出手来,心中又想道:“那出声的女子又是何人?怎么我看不见她呢?”他怎知道那是冯琳在林子里用的“传音入密”的功夫,金世遗大翻筋斗,躲避李沁梅的点穴,渐觉气喘,李沁梅柔声笑道:“我说你欺负不了我,你还不相信吗?你累啦,也该歇歇啦。”忽听得金世遗“呸”的一声,冯琳叫道:“梅儿,快退!”李沁梅刚一闪身,眼睛一花,脚跟一软,忽的倒地。

这刹那间,金世遗神智忽地清醒,想起了李沁梅是这世界上第二个将他当作朋友的人(第一个是冰川天女),心中大悔,他出道以来方面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社会是极其复杂的,无规律可循, ,虽是游戏风尘,专向成名人物挑衅,却从未杀害无辜,想不到今天却杀了个将他当作朋友的少女。他自悔自恨,头脑昏乱,迷茫中不自觉的跪在地上合什忏悔。

要知金世遗所喷的毒龙针剧毒无比,连洞冥子那么高的功力也禁受不起,何况是李沁梅这样一个稚气未消的少女?故此金世遗神智一清便悔恨交并,跪在地上,合什仟悔,不敢抬起头来,生怕看到李沁梅挣扎的痛苦眼光。却不料正在他自悔自责,心中迷乱已极之际,忽听得李沁梅娇声笑道:“你怎么啦?我又不是你的娘老子,你干嘛要跪我?”

金世遗这一惊端的非同小可,一碉1起来,只见李沁悔笑语盈盈,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真是不可思议之事,金世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忽见李沁梅纵身一跃,嘻嘻笑道:“我还要领教你的点穴法!”骈指一点,金世遗本能的出指反点,以点穴制点穴,却不料李沁梅的点穴手法怪异之极,金世遗的指点尚未沾到她的衣裳,却已被她在腰间戳了一下,金世遗登时手舞足蹈,大声狂笑起来。

李沁悔开心之极,在旁边顿足拍手,好像小孩子在看耍把戏,哈哈笑道:“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你以后还敢胡乱捉弄人么?”又扬声叫道:“妈戴德西汉今文礼学“大戴学”的开创者。字延君。梁 ,你快出来看,你教的点穴法真行,他现在已变成我手中心的猴儿啦,真好玩呀真好玩!”原来冯琳在林子里和女儿练了三天,所练的就是克制金世遗的点穴法,也正是冒川生间接教给唐经大的点穴法,不过冒川生见了金世遗的武功之后,用不到半晚的功夫,就想出了克制之道,而冯琳却要想了两天,两人所研究的结果,所创的点穴法不谋而合,也可见到上乘的武功多是殊途同归。

李沁梅拍掌跳跃,忽见金世遗神色不对,眼露凶光,与一般人被点了“笑腰穴”应有的现象不大相同,不自觉的止了笑声。冯琳走出林子,只瞥了一眼,就尖声叫道:“不好,这是即将走火入魔之象”急忙将金世遗拉过来,解开他的穴道,全世遗用力一跳,冯琳早已防及,左手按着他的太阳少阴经脉交会之处,金世遗只觉一股凉气好像慢慢的钻人体中。心头有说不出的舒服,眼皮闭合,又觉得好似孩提时候,母亲在用手拍他哄他睡觉一样,不久就睡着了。

冯琳所学的功夫甚杂,这次她是用西藏红教的“潜心魔而归真”的功夫,大耗本身的功力,费了一支香的时刻才把金世遗体内逆行混乱的真气收束,使它重归平静。这时冯琳已知道金世遗的内功路子不对,但还未知其所以然,到撕开了金世遗的胸衣一看,察看了洞冥子给他的抓伤,知道了所以然,却不知用何法可以根治,对女儿叹气道:“这人所修练的内功,与任何一派都不相同,进境最速,但潜伏的隐患亦最大,我用潜心魔而归真的功夫也只能保他七十二天,无法救得他的性命。”

李沁梅道:“这怎么是好?”冯琳想了一想,道:“咱们将他带回天山去,你的姨父姨母是天下内家的正宗,也许他们有法子治。何况他的师门来历,咱们又知道了于天,对关于自然、历史、人生、神话等流行观念提出怀疑。 ,说来他的师父和你的姨父姨母大有渊源泥。”李沁梅正想问母亲何以忽然知道了金世遗的师门来历,只见金世遗已缓缓张开了眼睛。

金世遗好似从一个美妙的梦中醒来,张眼一看,只见除了李沁梅之外,还有一个中年妇人正低着头看他。这妇人面貌与李沁悔相似,头上打着两个蝴蝶结,笑嘻嘻的显得十分淘气。金世遗睁大眼睛,对着李沁梅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中了我的毒针,怎么还能活着?她又是谁?”

冯琳微微笑道:“你是毒龙尊者的徒弟吗?”金世遗翻身坐起,诧道:“这世上无人知道我的来历,你怎生晓得我恩师的名字”冯琳笑道:“你不必问我是谁,凭你所用的毒针,除了毒龙尊者之外,无人有此暗器。你这种毒龙针,只有用猫鹰的口涎泡制成的丸葯才可以解,是也不是?”金世遗道:“是呀,但也必须立时吞服,而且亦不能消得如是之快:再说这解葯天下无人藏有,连我自己也没有了,你又从何取得?”原来金世遗所藏的解葯,在他初入峨嵋山之夜,因为他受了幽萍说话的刺激,在山上打滚。又自己撕破衣裳,跳下山涧洗澡,淡茫之中,解葯被瀑布冲去,醒来之后,悔已无及。

冯琳嘻嘻笑道:“我的解葯比你的还强呢!”取出一个红色的葯球,迎风一晃,一股葯味,冲进金世遗的鼻孔,金世遗跳起来道:“你怎么有这个宝贝?唉定的体现。它也是萨特的理想社会。 ,难道你是我恩师的好友?你是吕四娘吗?”冯琳只是嘻嘻的笑,道:“你怎么只知道一个吕四娘叶原来她这个葯球乃是她的姐姐冯漠交给她的,冯漠得自猫鹰岛的主人萨天刺,比毒龙尊者的解葯更为有效。

冯琳道:“你的师父呢?”金世遗道:“死了。”冯琳道:“呀,可惜,可惜。”金世遗听她惋借自己的师父之死,心中大是感激,想道:“她即算不是吕四娘也必然是我师父的好友。”对冯琳的好感油然而生。冯琳道“你再静坐运气看看如何?”金世遗盘膝一坐,刚一吐纳,便觉浊气上升,冯琳将手掌轻抚他的背心,道:“你现在可知道你性命之忧了么?”金世遗只觉一股凉气直透心头,就像适才的感觉一般,昏昏思睡。冯琳在他额角弹了两弹,手掌移开,金世遗又清醒了。

金世遗一练内功,便生异象,这乃是从所未有之事,他武功已有相当造诣,自然知道这是心魔反克之兆,冯琳所说,绝非恫吓之辞,心中一酸,反而哈哈笑道:“楼蚁难保朝夕,螃姑不知春秋,我苟活人间二十年,比起来也不算短寿了。反正世上人人都讨厌我,我早死了也可令他们眼中干净!”

冯琳笑道:“怎见得人入都讨厌你?若然是我,我能够活多一大便要活多一天。这世界花花绿绿,多么好玩?”手掌在金世遗背心轻轻滚转,金世遗只觉心中烦躁顿消,呼吸顺畅式是科学产生的必要条件,也是科学成熟的重要标志。没有 ,知道冯琳正以上乘内功,助自己收敛体内逆行的真气,心中大是感激,想道:“她与我无亲无故,却肯耗废功力助我,果然并不是人人都讨厌我的。”冯琳又道:“怎么样?你还愿意死吗?”金世遗道:“咦,你为什么定要救我?”冯琳道:“我欢喜人人都很快乐,若见到你优生愁死,我心里就不舒服了,所以我救你,实在是为了我自己的快乐。喂,你跟我走吧,我纵不能保你长命百岁,也可令你寿过花甲。这世界好玩的事情多着呢,你就是不懂得玩!”

金世遗一生游戏人间,嘻笑怒骂,无处不是玩世不恭,而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知己难逢 怜才惜疯丐 深情谁谴 忆旧念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