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29回 塞外兴波 姦徒困侠士 宫中对掌 侠丐斗神僧

作者:梁羽生

唐经天一眼瞥去,认得这两个白教喇嘛正是法王座下的护法大弟子,也就是那年来抢夺金本巴瓶的人,心中奇道:“俄马登其实在暗中也和法王作对,法王却派这两个大弟子来作什么?”忽见土司的队伍两边分开,一个藏族少女,穿着一身青色的猎装,骑着一匹聪花马,泼喇喇地飞奔而来,藏军中的官员大至“涅巴”,小至“戈什”(注:当于伍长)都在道旁肃立致敬。萧青峰道:“这是土司的女儿!”土司的女儿纵马飞奔,一边叫道:“俄马登,俄马登!”俄马登回头说道:“桑壁伊江玛古修你来做什么?回去,回去!”桑壁伊是土司女儿的名字,江玛古修是尊称(相当于汉语中的“高贵的小姐”)。桑壁伊柳眉一竖,喝道:“俄马登,你在和谁说话,我叫你回去!”俄马登哈哈笑道:“我是奉了法王之命,又得你母样的允可来的,你的父亲被女贼所刺,死不瞑目,正在泉下等待他的仇人,我就皇来替你父亲抓仇人的呵!”桑壁伊头发蓬乱,香汗淋漓,显见心中焦急之极,但被俄马登这么一说,急切间竟无言以对,俄马登已跟着那两个白教喇嘛到宣慰使衙门外面喊话了。

那两个白教喇嘛在白象上竖起九环锡杖,锡杖上挂着一个八角形的用珍珠镶成的轮子,这是代表法王的法物,用藏语高声道:“活佛使者来见大清本布。(本布即大人之意)。”萧青峰道:“开不开门?”陈定基略一迟疑,道:“开门!”

陈定基开门接纳,引那两个白教喇嘛与俄马登、桑壁伊四人到客厅坐定,唐经天充作陈定基的随员,戎装佩剑,陪坐一旁。陈定基向那两个白教喇嘛奉献哈达、请过香茶之后,恭问来意,为首的那个白教喇嘛道:“活佛不忍兵连祸结,愿作调停,现在土司的部下都说令郎陈天宇是女贼的同党,是刺杀土司的同谋,请本布将令郎交与活佛,再作调处。”

陈定基大吃一惊,料不到俄马登竟请得活佛出头,向他提出这个要求,他年过半百,只有这一个儿子而不是认识的心理学。区分了体验与认识,并认为把这两者 ,如何肯送出去?正待说话,土司的女儿却抢着说道:“我父亲是沁布藩王的女儿刺死的,刺客已自杀死了,不该牵连到陈天宇。若说天宇以前曾救那个刺客,那么要他到我家中,为我父亲守灵七日也就够了。”土司的女儿是陈天字名义上的未婚妻,知道陈天宇若落在俄马登手中,那就凶多吉少了,因此不惜瞒着母亲,飞骑来救。

陈定基大喜说道:“到底是桑壁伊江玛古修明白道理。就这么办吧,你们退兵之后,我叫小儿替土司守灵去。”

俄马登冷笑道:“萨迦宗的事情,有你母亲和我主持,还未轮到你管呢。我再说一遍,我是奉了法王和你母亲之命来的,你还未听清楚么?”若在土司生前,俄马登对他的女儿自不敢有半点违拗,但如今土司已死,大权都已落到俄马登手中,他一旦反颜相向,桑壁伊气得说不出话来,而且俄马登口口声声说是为他父亲报仇,又有活佛和她母亲的意旨,桑壁伊更没有反驳的余地。

俄马登不再理睬桑壁伊,转过一副面孔,又堆着好猾的笑容对陈定基道:“本布,请你以大局为重,还是叫令郎跟我们走吧。”陈定基道:“这程朱一派认为,“言慾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朱熹: ,这……”俄马登道:“你们汉人说得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儿子当年有胆在土司家中飞刀劈果,救走邓个女贼,如今就没有胆量跟我们走吗?”

忽听得一阵清脆的笑声从后堂传出,一个青年缓缓走出,陈定基失声叫道:“宇儿,你……”话未说完,忽然张口结舌,像碰到什么怪异之事似的,但听得这少年哈哈笑道:“俄马登,你说得对,好汉做事一身当,我正想去见法王,请他评评理,好吧,咱们现在就走!”

陈定基惊惶迷惑,这刹那间,几乎呆若木鸡,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少年,这少年穿的正是陈天宇的服饰,连面貌也有几分相似,只是说话的神态与声音,轻桃之极,却和陈天宇的稳重沉厚大不相同。

陈定基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斜眼一瞥,只见唐经天面上也露出怪异的神情,忽然向他打了一个眼色巴枯宁俄国无政府主义的代表,民粹主义创始人和理论 ,冲着那少年叫道:“天宇兄,你的病还没好呵,怎么去得叶那少年冷笑道:“我的病可不要你担心,再说,就是我没有病,这位俄马登大涅巴也不能让我活呵,大涅巴,我拼着一身剐出来了,你怎么还不走呵!”陈定基奇怪万分,听他们的对答,这少年似乎与唐经天相识,而且有心来救他的儿子的,可是不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从来未听儿子说过有这样的朋友。

陈定基迷惑不解,唐经天比他还要惊奇。这少年不是旁人,正是他所要寻访的金世遗!金世遗轻功超卓,又善于易容变貌,他偷进府衙,换上陈天宇的衣裳,假扮成陈天宇的样子,这些都不是难事,但他为什么要如此做呢?唐经天又想道:“照吕四娘所说,他不能活三+六天,现在屈指一算,已三+天,但何以看他面色,却又一如常人,并无内魔扰体之象?”唐经天可没有料想得到,金世遗早得过他的姨母冯琳用密宗的内功相助,将他的危险期又延长了三十六天。

桑壁伊见“陈天宇”出来,初时也吓了一跳,听听他的说话,登时面上也现出奇异的光辉。

白教喇嘛缓缓起立,对陈定基合什谢道:“有扰了。”面上露出歉然之色,想把假扮陈天宇的金世遗带走,原来白教法王的四大弟子对陈定基都颇有好感,而对俄马登却有说不出的厌恶符”;强调“审名察形,形恒自定,是我愈静;其恒自施,是 ,只因俄马登挟持达赖班禅的两位代表,以驱逐白教作为要挟,白教法王为了想在西藏重立根基,这才不得不应俄马登的请求。其实白教法王倒并不存心与陈定基父子为难。

俄马登像桑壁伊一样,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金世遗,忽地走上一步,冷冷说道:“你是谁?”金世遗双眼一翻,道:“你是谁?”俄马登道:“我是萨迦的大涅巴俄马登,谁不知道?”金世遗道:“我是你萨迎土司的女婿陈天宇,谁不知道?而今土司已死,我是你的半个主人,你敢对我无礼?”俄马登喝道:“你这混帐小子,敢来冒充,你找死么?”金世遗大笑道:“我是冒充?天下之间,那有当面冒充是别人丈夫的道理?”白教喇嘛看着桑壁伊,桑壁伊颤声说道:“天宇呀,俄马登不怀好意,你不去也罢。”她这话一说,无疑承认了此人便是陈天宇了。原来桑壁伊也早看出了这人是假冒陈天宇,但她实不愿真的陈天宇去死,所以只好含羞带愧,承认金世遗是她的未婚夫。

这两个白教喇嘛一想,天下间确是没有冒认丈夫之理,而这一去明是送死,天下又哪有这样的傻人,肯冒充别人去送死?便道:“我看他是真的,涅巴不必多疑。”俄马登冷笑道:“陈天宇我见过不知多少次,咄,你真的是陈天宇,陈天宇的武功可很不错呵!”摹然伸手一抓,金世遗笑道:“多承夸奖。”肩头轻轻一撞,俄马登跌个四脚朝天,周身骨骼都隐隐作痛,爬了一会子才爬起来。唐经天笑道:“陈天宇的武功本来不错,这回你相信了吧?”俄马登自恃一身武功,他心中以为金世遗必定是陈定基买来冒充儿子的,这样被买来替死的人能有真实本领?所以想令金世遗当场出丑,哪知金世遗的武功比陈天宇高出何止一倍,幸而他这一撞未用全力,要不然俄马登全身骼都要碎裂。金世遗瞪眼说道:“还敢说我冒充吗?”俄马登给他震住,不敢开口。那两个白教喇嘛笑道:“大涅巴不必生枝节了,法王有令,咱闪快带了这个陈天宇走吧。”唐经天急忙上前说道:“天宇兄,你这一去多多保重,这是你的葯丸,你带走吧。”掏出一个小小银瓶,瓶中有三颗碧绿色的葯丸,那正是天山雪莲所泡制的碧灵丹。依吕四娘所说,金世遗若服下这碧灵丹可延长他三十六天的寿命。本来一颗就够,唐经天这时对金世遗颇有好感,索性将仅存的三颗都送了给他。

用冰山雪莲所泡制的碧灵丹,功能解毒疗伤,固本培原,珍贵无比。当年崔云子与萧青峰恶斗,崔云子受了重伤韩非战国末思想家,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哲学上提出 ,半身瘫痪,只服一颗,立刻复原,而今萧青峰见唐经天将银瓶中所有的碧灵丹,全都送给了金世遗,不觉骇然,心中想道:“看这金世遗并不像有病的样子,武林中人视碧灵丹为至宝灵丹,得一粒已是罕世奇遇,唐经天将所有的灵丹都送了给他,这真是最厚重的礼物,纵有什么仇歉,也该化解了。”

忽见金世遗衣袖一拂,哈哈笑道:“唐经天,我不领你的情!”唐经天骤出不意,银瓶给他拂得脱手飞起,惶然说道:“这是我领你的情。”将银瓶接下,正想再说,金世遗冷笑道:“你不过想在冰川天女的面前博得个侠义的美名,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我死生有命,何须求你!”神色冷傲之极,竟不容唐经天再说,径自随那两个白教喇嘛走了。

唐经天送出门口,金世遗瞧也不瞧他一眼。唐经天回到客厅,摇头说道:“真是个怪物!”陈定基问道:“此人是谁?”唐经天道:“此人是江湖上人称毒手疯丐的金世遗。”萧青峰道:“他此次舍命求救宇儿,倒是一番侠义的行为呢,他与宇儿素不相识,何故如斯?”大家谈论,百思莫解。却不知金世遗为的不是陈天宇,而为唐经天。金世遗此人孤僻狂做,游戏风尘,所想所为,与流俗迎异。他知道了自己必须天山派的内功相助才能救命之后,想起自己一向与唐经天作对,怎肯向他低首下心,心中一横,反而把生死置之度外,要在临死之前,做一件有恩卜唐经天的事情,让他永远欠自己的情份。他偷进宣慰使衙门,知道了唐经天与陈天宇的交情,又知道了唐经天正为陈天宇之事,伤神之极,毫无办法,他找不到一件对唐经天直接有恩的事情,想道:“救他的朋发也是一样,总之要让他永远欠我的情。”这其实还是出于好强争胜,要压倒唐经天的意思。唐经天哪能猜到金世遗这番曲曲折折的心意。唐经天想起金世遗还有六天性命,揪然不乐。但他冷做如此,却又实是无法可以救他。

一盏茶后,外面守卫的人进来报导,土司的兵已走了十之七八,连那印度僧人也退了,但在衙门外面疯狂地企图统治一切;他为人类立法;为实现权力意志将不 ,还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看情形尚未放松监视,大家都猜不透俄马登的用意,唐经天派萧青峰出外打听,黄昏时分,回来说道:“原来俄马登是要应付另外一场战事。你们听过洛珠的名字吗?”陈定基道:“他是沁布藩王的妻舅,听说是沁布辖下几宗(萨迦宗是其中之一)首屈一指的武士。”

萧青峰道:“洛珠听说他的甥女死了,尸骸又给俄马登抢去,便率兵前来替姐夫和甥女报仇。在俄马登包围咱们之时,他也正赶来包围了上司的城堡,所以俄马登要撤兵回去。俄马登以为宣慰使衙门只有宇儿是最有本事的人,去了宇儿,就无人能抵抗他了,所以他又千方百计请法王出面,要把宇儿拿去。现下外边的情况混乱之极,俄马登已派人去求印度的喀林邦大公和尼泊尔的国王出兵,图谋尽逐汉人,统一西藏,这风声也已传出来了,萨迦城中的汉人,都关起大门,不敢出街呢。看来西藏的混战之局已成,若再引外兵进来,这局面不堪设想。洛珠的兵少,只怕在几天之内,就要给俄马登扫平,那时,料想俄马登还会再来与咱门为难。”陈定基道:“我这个官做不做殊无所谓,但眼看西藏叛乱扩大,无法收拾,我何以上对朝廷,下对百姓?”

唐经天沉吟半晌,道:“还是依咱们今早的商议,火速派人报与福康安知道。求他赶快出兵。”陈定基道:“派谁呢?”萧青峰道:“我愿效犬马之劳。”唐经天看他一眼,却不言语,心中想道:“以萧青峰的武功,要突围远赴拉萨,只怕未必能够。”他自己本来想去,但想起留守的责任更重,故此踌躇莫决。萧青峰道:“唐大侠意下如何?”唐经大不便说他的本领不行,眼一转,忽地想起一人,道:“你不是心急着要见天宇吗?现在可以先见见他了。”

陈天宇得唐经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塞外兴波 姦徒困侠士 宫中对掌 侠丐斗神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