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30回 块垒难平 伤心话故国 狂歌当哭 失意走天涯

作者:梁羽生

桑壁伊道:“妈,你说。”土司夫人道:“俄马登真的想杀班禅活佛的代表!”桑壁伊大为震惊,颤声说道:“妈,你怎么知道?”

土司夫人道:“班掸活佛的代表那日被女贼误伤,背上中了一把飞刀,幸亏没有致命。可是这事情非同小可,俄马登便藉此想利用活佛的代表,请他们转呈达赖班掸两位活佛,把事情牵涉至白教法王身上,请达赖班禅出面,将白教喇嘛再逐出西藏。”

桑壁伊道:“这事情我也听到一点风声。”土司夫人续道:“幸亏两位活佛的代表,做事慎重,只将当日的经过依实禀报上去,却没有请达赖班禅驱逐白教法王。俄马登日日挑拨煽动,班掸活佛的代表要求先见白教法王谈谈,意思是想查明事实的真相。俄马登怎肯让他们见法王?暗中指使替他主治的医师下葯,令得班禅活佛的代表的刀伤非但不能治愈,而且日见严重。俄马登就推说他病重,不宜见客,将两位活佛的代表与外间隔绝了。在这其问他仍是日日催促班禅活佛的代表写信禀报活佛,班禅活佛的代表更是起疑,坚决不肯照他的意思写信。俄马登没法,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叫那个医师下毒,限令在今晚三更之前结束班掸活佛代表的性命。人人都知道班掸活佛的代表是给女贼刺伤的,如此一来,自然以为他是因伤而死,断无人疑至俄马登身上。俄马登以为如此一来,便可刺激班禅活佛,达到目的。”

桑壁伊惊道:“班禅活佛的代表若然在咱们这儿死去,只怕整个萨迦的僧俗官都要受活佛降罪。”土司的夫人道:“可不是吗?因此医师不敢下手,可是他又害怕俄马登杀他,故此偷偷告诉我,求我替他作主五德终始战国末期阴阳家邹衍创立的关于历史变化的学 ,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咱们的性命都捏在俄马登手上。”桑壁伊道:“咱们和他拼了!”她母亲苦笑道:“拼得过么?这是以卵击石!”

桑壁伊怒道:“莫不成眼睁睁地让他惹来大祸?”两母女愁容相对,毫无办法,忽地窗门“呀”的一声给人从外面推开,桑壁伊拔出佩刀,正待喝问,只听得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叫道:“是我!”桑壁伊几乎疑是梦中,跳进来的人竟然是陈天宇,桑壁伊想跳上去抱他,眼波一转,只见陈天宇后面还跟着一位少女,桑壁伊退后两步,呆呆地望着他们。

陈天宇道:“桑壁伊,你信不信我?”桑壁伊从未曾听过陈天宇用如此的口气向她说话,喜不自胜地点了点头。陈天宇道:子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桑壁伊母女有如绝处逢生的人,狂喜得说不出活。陈天宇道:“不过你们不必阻挠那个医师,让他去谋杀班掸活佛的代表。”桑壁伊惊叫道:“为什么?”陈天宇道:“时间迫速,事后再说给你知。现在请你马上告诉我,班禅活佛的代表住在什么地方?”

桑壁伊的母亲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土司夫人,一怔之下,立刻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说道:“好,事不宜迟的教育哲学学者基本上采用“教育—哲学法”,主要探讨教育 ,你们快去。活佛的代表在西面那个尖塔上的第二层。”陈天宇拉着幽萍立刻便走,桑壁伊心思不定,想追出去,又停在门边,喃喃说道:‘妈,他们是做什么?”她母亲道:“他们是想当着活佛代表的面戳破俄马登的阴谋。吹忠(巫师。常兼作医师,就是土司夫人师说的替活佛代表主治的那位医师。)只怕还要来见我,你回房去吧。”桑壁伊道:“我不是问这个。”她母亲道:“那你问什么?”桑壁伊眼圈一红,忽然低低地叹了口气,自个儿走出门外去了。

陈天宇与幽萍适才已探明了土司堡中的路道,很快便寻到西面那个尖塔,尖塔一共三层,西藏王公贵族,家中一般都造有这种式样的“神塔”,静悠悠的,若非他们得到土司夫人指点,真不知这里面供的竟然是一尊“活佛”的替身。陈天宇一纵数丈,飞鸟般地上了第二层,幽萍轻功较逊,跳不得那么高,手按飞檐,借一借力,才翻上去,就只是这一点点声息,在上面眩望的人已探头来,幽萍机警之极,不待他们出声,就用两枚冰魄神弹打中了他们的哑穴。黑夜之中认穴如此之准,陈天宇也暗叹不如,心道:“果然不愧是冰宫侍女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房中有盏油灯,班禅活佛的代表正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一见他们进来,吓了一跳,一骨碌地坐起来。幽萍道:“我是奉活佛之命来探望你的。”走近前去,露出胸前所佩的一道灵符。原来冰川天女与幽萍到拉萨之时,冰川天女以佛门之女护法的身份,的确去拜访过达赖活佛,幽萍那道灵符,就是达赖所赐。班禅活佛的代表将信将疑,心中想道:“达赖活佛怎会知我在此罹难?”达赖班禅分居前藏后藏,距离颇远,以日程推算,班禅纵已接到他使者的禀报,也不能即时通知达赖。但班禅的代表见幽萍佩有达赖的灵符,虽有疑心,却也不敢张扬叫喊。

幽萍就正是要他不叫不喊,剔亮油灯,张眼一看,只见一片红肿,溃烂不堪十六字心传指伪《古文尚书·大禹谟》中“人心惟危,道 ,心中暗恨俄马登的狠毒,立刻取出一枚丹葯,用茶水化了,涂在伤口上,合什说道:“倚仗佛力,速愈此伤。”冰宫中的灵丹妙葯,非同凡品,何况这只是外表的刀伤,一敷上去,伤者立感沁凉,精神一振,痛楚若失。

班掸的代表这时再也没有疑心,合什诵佛,然后低声问道:“你们是谁:来时没有惊动人吗?”幽萍道:“我们就是为了救你纽。俄马登已给我们制住了,他的手下还没知道。等会有人给你吃葯,你不要吃!”一说完话,立刻与陈天宇隐身在屋中眸像之后,班禅的代表莫名其妙,不住的低声念佛。

过了一会,有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班惮的代表问道:“吹忠怎么不来?”来的人是吹忠的助手,原来那个担任主治医师的助手,心中害怕,不敢亲自毒杀“活佛”的替身。故此配了毒葯后,却叫助手端来,助手也不知道碗中盛的乃是毒葯。助手端着葯碗恭恭敬敬的说道,“吹忠有事,叫我来侍候活佛。”话声未完,幽萍忽地跳了出来,伸手一捏,助手“呵呀”叫了出来,幽萍趁势夺过葯碗,往他口中一倒,转瞬之间,他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变为瘀黑,可怜这个助手,糊里糊涂地就送了一条性命。班禅的代表大吃一惊,叫道:“好狠毒的俄马登!”不由得心中凛惧,对幽萍道:“我明白啦,可是这一来,咱们与他们也撕破面了,怎生出得城堡?”陈天宇道:不用惧怕,我们保你出去。”这话刚刚说完,外面人声纷至。陈字拔出长剑,开门一看,只见外面影影绰绰的大约有四五个人,当先的竟是那个印度苦行僧,最后面的是他的师侄德鲁奇,抱着僵硬冰冷的俄马登,还有两个人是俄马登的亲信武士。他们本来是集在一起,想去围攻冰川天女的,想不到没见着冰川天女,却寻着了俄马登。这一下,他们自然立即猜到堡中有事,所以赶了回来。

那印度苦行僧见冰川天女不在其内,放下了心,喝道:“好小子,你们是吃了豹子的心狮子的胆?竟敢劫持活佛来了!”陈天宇道:“你还敢说,快叫俄马登前来领罪!”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大怒蠡县(今属河北)人。少时师事颜元,弃八股,治礼、数、射、 ,喝道:“你们用的什么妖法害死了大涅巴?若不立即将他救醒,要你这双妖男妖女的性命!”抡刀动斧,立刻砍进房中。陈天宇道,“萍妹,你保护活佛代表。”展开长剑,叮当两声,将两个刀斧手挡了回去。

那印度苦行憎,左手举竹杖,右手举盂钵,嘿嘿冷笑,只等陈天宇一冲出来,就要当头罩下。陈天宇不惧堡中的武士,却不能不惧这个印度苦行僧,心中自知帅己与幽萍联手之力,只怕也未必能够与这苦行僧相抗,何况另外还有那么多敌人。看来今晚那是万难逃脱的了!那印度苦行僧见陈天宇不敢冲出,越发得意,嘿嘿冷笑,索性一步一步的走进房来,盂钵一翻,倏地将陈天宇的长剑罩住!

金世遗与白教法王在静室对掌,白教法王把金世遗迫得筋疲力竭,正拟作最后的一击,金世遗也把毒针吐到了口边,要与白教法王同归于尽。就在于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娇呼,金世遗的毒针刚刚吐出,吓了一跳,失了准头,被白教法王展袖拂落,而白教法王分了分神,这一掌推出也减了五成力量,金世遗虽然被他一掌推倒,内脏却没有受伤,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跳起来。

金世遗与法王对掌,乃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与强敌以全力相拼,心神贯注,连冰川大女进来都不知道。这时翻了一个筋斗义理普遍皆宜的道理或讲究经义、探究名理的学问。初 ,跳起来时,突然见到他所倾慕过又怨恨过的冰川天女笑盈盈地站在面前,不禁“呵呀”一声,叫了出来。嘴巴一张,忽觉一股奇寒之气,直透人体内,原来是冰川天女玉指一弹,将两枚神弹送入了他的口中:

金世遗适才被法王的掌力相迫,体热如焚,焦渴之极,突然得到冰魄神弹送人口中,真如在沙漠上的旅人,得到从天而降的甘露。只觉遍体沁凉,心头那股火热之气也立时消散了。金世遗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心头一震,立刻明白了是冰川天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虽然侥幸能够脱身,不至于毙在法王掌下,但内火烧身,重者全身瘫痪,轻者也得大病一场!

这刹那间,金世遗神思昏昏,心中混乱之极,他此来本是与唐经天赌一口气,却想不到几乎送命,惨败的情形偏偏给冰川天女见到,而且还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性命不足惜,自尊心的受挫,却令金世遗大感难过。

金世遗这与众不同的奇怪心思,冰川天女哪能猜到,见他缓过气来,缓缓走近,微笑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嗯谭嗣同近代改良派政治家、思想家。哲学上,杂糅儒佛, ,你见到唐经天没有,我和你一同走吧,问他讨几颗碧灵丹去。吕四娘说你的内功练得不当,只有天山雪莲制炼的碧灵丹方能给你暂保真元。”冰川天女的声音温柔之极,金世遗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体贴”的话,若在往时,他听到冰川天女这样温柔,不知该有多少高兴,而今听来,却如万箭钻心,温柔变成了讥刺,体贴变成了挖苦。金世遗突然大叫一声,飞身便走,冰川天女追出门外,只见他已上了屋顶,投掷下来的是一片冰冷怨愤的眼光,法王在内,于理于情,冰川天女都不能丢开法王去追踪金世遗。冰川天女只得叹了口气,回转身来,摇摇头道:“真是无可理喻!”“真是无可理喻!”法王也摇了摇头,随即向冰川天女合什,笑道:“适才这位年轻人是女护法的相识吗?”冰川天女道:“是一位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他如此冒犯活佛,我心中也实在不安。”法王微笑道:“如此年纪,如此武功,也确算得是人所少有。幸亏女护法前来,要不然只怕我要与他同归于尽。”冰川天女随着法王的眼光看去,只见金世遗喷出的那口毒针,插在理石的地砖上,周围也黑了一片。不觉骇然!

在青海之时,冰川天女曾经做过白教法王的上宾,这回相见甚觉欢欣,法王请她坐下,命弟子奉上香茶,忽见冰川天女眼光,却注视着走廓内一幅壁画。

白教法王微笑道:“女护法喜欢这幅壁画么?”冰川天女“噫”了一声,缓缓走出,站在壁画之下,定睛凝视,面上流露出奇异的光辉,白教法王道:“这幅画名叫《八思巴朝觐忽必烈去蒙古》。画中仕女人物,骆驼牛羊,都栩栩如生,草原风光,漠北情调,几乎要浮出画面。确是一幅美妙的壁画。”法王正在口讲指划,替冰川天女解释这幅壁画,眼光忽地停在画中一个少女的面上,也不禁“咦”了一声,奇怪起来。法罩事忙,以前对宫中的壁画没有仔细留意,这时才看出了画中那个穿着尼泊尔贵族妇女服饰的少女,面貌竟然有几分相似冰川天女。冰川天女道:“画这幅画的画工还在这里吗?”白教法王道:“画工是以前的土司从拉萨请来的,这座喇嘛宫还有若干壁画尚未画好,画工未曾遣散,我叫人替你查查。”立刻将一个护法弟子唤来,叫他去查明是哪一个画工所画。

白教法王陪冰川天女说话,冰川天女将她赶往拉萨调停的经过说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块垒难平 伤心话故国 狂歌当哭 失意走天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