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35回 幽谷屯兵 战云迷塞外 军前露面 天女震番王

作者:梁羽生

杨柳青心中一凛,抓紧弹弓。江南一直闭目静坐,这时听得有人奔出门外,脚步急速之极,迅即消失,四下里静得出奇,这才倏地张开眼睛,跳起来道:“那两个魔头给打走了吗?哈哈,你们得多谢我才成,那一葫芦的葡萄酒最能恢复精神,两只腊雪鸡的味道也不错吧?”忽见杨柳青和那两个怪人相对而视,神气骇人,多嘴的江南也不禁怔着了。

那两个怪人目光一转,忽地发了一声怪笑,胖的那个首先说道:“确是不错,应该大大的谢你!”瘦的那个接口说道:“你这双腿借给我们用用,等下我给你锯掉时,包保你全无痛苦!”江南叫道:“什么?你要锯掉我的双腿!”瘦的那个道:“不错,我的手术巧妙之极,先点了你的晕穴,你一醒来,血就止了。这份谢礼你觉得如何?”江南大叫道:“不成,不成,我这只腿还要走路!”胖的那个道:“我们也要走路呀,借你的腿给我续筋驳骨,这是两俱有益的事情。”瘦的那个道:“我们借了你的双腿,就收你做弟子。你有了我们做靠山,不但一生不愁衣食,而且没人敢欺负你!”江南叫道:“哈,我才不信,你们的双腿为什么又给人打破了?”江南这一问,正触他们之忌,那两个怪人面色一变,暴怒喝道:“我要令天下会武功的人都断双腿,第一个就先向你下手!”只见他们手一撑地,立刻飞身扑到,一出左手,一出右手,十指长甲,有如鸟爪,都对准了江南的穴道。

江南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叫道:“我的妈呀!”穴道还未被点,人已几乎晕倒!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两个怪人身形飞起之时,杨柳青的弹子也已发出,杨家神弹,名不虚传,弓弦一曳,便是连珠发出,瞬息之间,但似冰雹乱落,竟无一颗打到那两个怪人的身上。那两个怪人哈哈大笑,道:“还有多少,尽数发来吧!你们四个人的腿都给我留下。”杨柳青这一惊非同小可,但觉两股潜力,已然卷至,顿时便似身陷漩涡之中,不由自己的向前移动。原来杨柳青所发的弹子,给那两个怪人所发的阴阳五行掌力一挤,就像泥沙被卷进了旋风的中心,哪还有力量。

眼看那两个怪人便要施展杀手,猛地里“轰隆”的一声巨响,头顶的天花板突然裂开一个大洞,这事情来得意外之极,两个怪人也不禁吓了一跳传信仰高于理智、宗教高于科学的“天启哲学”。主要著作有 ,同声喝道:“谁躲在上面,赶快给我滚下来!”话声未了,但听得“噎”的一声,一道暗赤色的光华,骤然射下,两个怪人吓个面无人色,手掌一转,互相一推,身似离弦之箭,立时“射”出门外,大声叫道:“唐晓澜你可不能不顾诺言!”杨柳青狂喜道:“晓澜,是你在这儿吗?”但见一个俊俏少年,从裂洞跃下,微笑说道:“不,我是唐经天。”

接着冰川天女也走了下来,杨柳青还是第一次和她见面,心中叹道:“天下竟有如此美丽的姑娘!”看了唐经天一眼,又看了女儿一眼,暗暗叹息。邹绛霞一声欢呼,上前拉着冰川天女的衣袖,叫道:“姐姐,这回你可走不了啦!”回头对母亲说道:“那晚经天哥哥在我们家中出走,我怎么也留不住他,原来他是去追这位姐姐。”冰川天女见她如此天真烂漫,想起当时的误会,不觉低眉一笑,也是发自内心的欢悦的微笑。

唐经天道:“这位是桂华生怕伯的独生女儿,芳名冰娥;这位是邹伯母,三十年前,鼎鼎大名的江东女侠杨柳青,算起来我爹爹还是她的师弟。”杨柳青哈哈笑道:“说起来都不是外人。”拉着冰川天女的手,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她清雅绝俗,艳丽无伦,杨柳青本来对她有点妒意,这时亦觉得“我见犹怜”!冰川天女给她看得不好意思,盈盈笑道:“经天,还是你出手得快。那两个怪人不知是什么道路。确有点邪门功夫,看来就是我发出冰魄神弹,也打退不了他们。”杨柳青笑道:“经天,你看我多糊涂,几乎忘了向你道谢了。”

唐经天道:“其实我的天山神芒也未必伤得了他们,他们是给我吓走了!”冰川天女道:“怎么?”唐经天道:“看这情形,他们定是给我爹爹的神芒打断了腿,故此一见这个暗器,就以为是我爹爹来啦。”杨柳青道:“不错(抽象阶段)和科学阶段(实证阶段),把实证哲学说成是最 ,听这两个怪人临走的言语,大约是你爹爹打断了他们双腿之后,答应过饶他们的。所以刚才他们才骂唐大侠不顾诺言,敢情他们还真怕你伤他们的性命。”唐经天沉吟说道:“看来那孤峰上的陷阱,必是这两个怪人所布置的无疑。只不知他们何故与我爹爹结下深仇大恨?”杨柳青道:“什么孤峰上的陷饼?”唐经天将那日的事情说了,杨柳青惊喜交集,道:“原来果然是你的爹爹到此地来了,但喜马拉雅山比天山还高得多、大得多,怎生去找?呀,我也有二十多年没见着你的爹爹啦,你的爹爹也许未老,我的头上已开始有白发了!”

杨柳青想怀旧事,絮絮不休。邹绛霞笑道:“妈,你尽拉着冰娥姐姐做什么?经天哥哥要吃醋啦。”杨柳青一笑放开冰川天女,只见女儿却拉着江南走过一边,交头接耳,好像在说什么秘密,江南还不时挤眉弄眼的扮鬼脸。原来这多嘴的江南,最喜欢打听别人的闲事,他从萧青峰和陈天宇那儿,听到一些关于唐经天和冰川天女的事情,这时正像一个说书人一样,在给邹绛霞说唐经天三上冰峰,邀请冰川天女下山的故事呢。杨柳青对着这个顽皮的书童,又好气又好笑。再看看唐经天与冰川天女亲热的神情,又禁不住心中一酸,想道:“真是各有各的缘份,勉强不来的!。”

原来杨柳青少时,曾奉父亲之命,与唐晓澜订下婚约,其后虽因性情不投,各自婚嫁,但唐晓澜到底是杨柳青的第一个意中人,过了数十年,杨柳青的感情虽然早已纯净升华,但对唐晓澜的敬慕却是始终不减。所以她在年前一见唐经天之后,实在有意思将女儿许配于他,而今见此情形,知道勉强不得,只好罢了。

众人当晚便在烽火台内歇宿,第二日唐经天的腿伤已愈,一行人等,继续西行,数日之后论等三大发现,批判改造了旧的自然哲学,创立了自然辩证 ,到了喜马拉雅山的南边,冰川天女见山谷之中,隐隐露出施旗,心中一惊,道:“难道是尼泊尔的军队真个来了?咱们且去探它一探。”唐经天道:“好吧,我陪你去。邹伯母,你们暂且不要进山,待我们探明之后,再行定夺。”众人之中以他们二人本领最高,大家自是毫无异议。

喜马拉雅山实在大得惊人,山中许多不是未经人到的原始森林,无路可寻,冰川夭女虽然看见族旗,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还是迷失了路,走了半天,有时听得战马嘶鸣之声,好像就在附近,转过山拗,却又是另一个荒凉的山谷。唐经天笑道:“真得要找个向导才行。”冰川天女笑道:“痴人说梦,你就是出千两黄金。”也无人敢陪你攀登此山。”唐经天忽道:“这也不见得,你瞧,那不是人?”

冰川天女抬头一看,只见对面的一座山峰上,一条人影,矫捷如猿,轻登巧纵,越上越高,后面约有五六个人追赶,个个都是一身上乘的轻身功夫,为首的似乎是个僧人,披着一件大红袈裟,迎风招展,分外夺目。

唐经天叫道:“先头逃走的那人是龙灵矫:”冰川天女道:“不错,后面这个胡僧一定是唐端所说的那个劫狱的胡僧了。”唐经天道:“他们追赶龙灵矫定非好事,咱们截住他。”说话之时,龙灵矫的背影已只见一个黑点,后面那几个人影子也模糊了。

冰川天女道:“好,咱们从侧边绕过去兜截他,认定那个大红袈裟!”两座山峰相距不远,大红袈裟又是最易辨认的日标,唐经天和冰川天女的轻身本领;比之龙灵矫与那胡憎都要高出一筹,唐经天又有游龙宝剑开路,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从另一个方向,绕到胡僧的前头,龙灵矫正在攀上第二个山峰,而其他几名尼泊尔武士却还远远落在胡僧后面。

原来龙灵矫在尼泊尔军营中住了几日,左想有想,虽然有争天下的雄心,但终不愿负汉好之名,引外兵入寇本国,是以下了极大决心,拼着为清廷诛戮,从尼泊尔军中逃了出来,准备回到拉萨,将尼泊尔军的部署告诉福康安知道。不料尼泊尔军中也颇有能人,龙灵矫一逃走便给发现。那胡僧率领四名尼泊尔武士,已追了一日一夜。

龙灵矫不敢逃下平地,专向草莽密青的山头逃匿,追逐了一天一夜,越上越高,雪滑坡陡,山路越来越难走了。这时龙灵矫正在攀登第二座山峰,山上怪石遮云,藤蔓如障,胡僧心道:“若被他逃上山头,更难寻觅了。”提一口气,紧紧跟着上去。这胡僧名唤泰吉提,是尼泊尔的第一国师,轻功确有极高的造诣,这一跃平地拔起,居然跃上了二丈有余,但山上积雪没胜,平滑如镜,脚一着地,又滑下三尺有多,看那龙灵矫时,也是如此,上两步退一步的不敢飞腾跳跃,龙灵矫的轻功与泰吉提在伯仲之间,但在这样陡削的斜坡上,大家都难以如意施展,龙灵矫占了先走的便宜,这时距离那胡僧已有百来步远。

那胡僧心念一动,忽地把袈裟脱下,迎风一展,好似大鸟的双翼,风从上面吹下来,他袈裟兜风,向上一跃,借春风的阻力,居然将身形定住,不再滑下,那胡僧哈哈大笑,向上招手道:“年先生,国王待你不薄,何故逃走?再说,我冒了性命之险,从拉萨救你口来,你这样不辞而行,似乎也违了中国圣人的古训,太不够朋友的交情了吧?”龙灵矫头也不回,拼命攀爬,那胡憎声调一变,冷冷说道:“年先生,我劝你还是下来吧,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何苦来?被我追上那就不好看相了。”袈裟一展,向上又跃了丈余、

这胡僧胜券在握,正自得意,话未说完,忽听得一声怪啸,一道暗赤色的光华劈面射来,那胡憎抖起袈裟,“砰”的一声,袈裟登时穿了二个大洞,好像戳破的风帆,失了作用,那胡僧措不及防,脚步一滑,向下滑了几丈,几乎跌倒。这胡僧的袈裟是金丝所织,加上他的内力运用,赛过一面盾牌,十数日前,他就曾用这件袈裟,挡过唐赛花的诸般暗器,不料竟给这骤然其来、莫名其妙的暗器射穿,不由大吃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山墩处扑出一个人来,正是唐经天,胡僧一见是个chún红齿白的少年,骄念又起,袈裟一展,大声喝道:“你是谁人?”唐经天道:“你管我是谁人?我就是不准你上这座山!”胡僧大笑道:“娃儿,凭你也配?”挥动袈裟,一个盘旋,突然凌空罩下,他以为唐经天只是暗器厉害,还未曾将他放在心上,这一招正是那胡僧苦练了十多年的功夫,名为“天罗盖地!”多强的武功,被他罩着也是无能为力!

袈裟罩下,呼呼挟风,有如一座小山,突然给那胡僧移来一样,唐经天心中一凛:怪不得唐老太婆与金世遗对他也占不了让风,果真有几分本领!不敢怠慢,游龙室剑扬空一闪,立刻还了一招“后异射月”的招数!

游龙剑乃是天山派的镇山之宝,便真的是面铁牌,也给它戳穿了,何况这件袈裟,只听得“嗤”的一声,剑光闪处,袈裟反穿了一个水洞。这一下,那胡僧更是吃惊,袈裟一收,消了唐经天的剑势,先护着身子,再打量敌人。唐经天硬接了一招,虽然把胡僧的袈裟戳穿,自己的臂膊也觉疼痛。

那胡僧袈裟一展,变招再扑,经这一招,他已试出唐经天臂力稍逊,拼着袈裟再被宝剑戳穿几个大洞,把袈裟舞得呼呼风响,用绞扯的手法硬抢唐经天的宝剑,唐经天凝神应战,霎眼之间,过了十余二十招,袈裟上被剑尖戳穿的小洞密如峰窝,那胡僧兀是勇战不退。

冰川天女这时已从另一边绕到,她的轻功本来比唐经天还高,但荆棘遮路,她的冰剑却不如唐经天的游龙剑来得好使,是以反而来迟了h盏茶的时刻。那胡僧正在高呼酣斗,忽见冰川天女白衣飘飘,有如仙女御风,突然飘到面前,只觉目眩神迷,慌忙后退几步。冰川天女按剑斥道:“尼中两国世代交好,你们为何妄来挑衅?还敢越境捕人!快给我滚回去!”声音清脆,宛若银铃,但却另具一种威严,教人慑服。那胡僧不觉又后退几步,但他是第一国师的身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幽谷屯兵 战云迷塞外 军前露面 天女震番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