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37回 剑影刀光 群英逞绝技 干戈玉帛 杀气化祥云

作者:梁羽生

提摩达多仰天大笑,道:“对啦,还是爽快些好!噫,还有那位要一同上吗?省得我一个一个的比试。”唐赛花老而弥辣,听了通译的传话,“哈,哈,哈!”的也大笑了三声,道:“你对他说,我坐着不动,也要将他打败!”唐经天一听,便知道唐赛花又是想施展她的暗器功夫,但提摩达多岂是那几个弓箭教头可比?他既在东欧西亚号称第一高手,想必有极其厉害的独门功夫,唐寒花年迈力衰,纵然暗器精绝,只恐也难与相抗。唐经大不待通译传知,急忙说道:“这位老太太是闹着玩的,当然由我比试。”那通译的说了,提摩达多毗牙裂嘴的冲着唐赛花一笑,道:“老太大你坐着瞧好了,你年纪大啦,就是打我,我也不能还手。”唐寒花最恨别人欺她年老,听了通译的传话,气得半死,提摩达郴经天已经走入场心了。

提摩达多气焰凌人,唐经天心中自是不悦,但仍是待他以前辈之礼,拱手说道:“请!”提摩达多哈哈笑道:“你腰间悬着宝剑,我就让你先刺三招!”唐经天又怒又惊,心道:“这厮好眼力,剑未出鞘,他居然看出我的游龙剑乃是宝物。”唐经天如何肯占这个“便宜”,冷冷说道:“中国武士从不欺负手无寸铁之人,你亮出兵器来,我让你先进三招!”提摩达多双掌一拍,淡淡说道:“我多年不用兵器对敌,早已忘掉兵器是怎么用的啦:”唐经天道:“好吧,那么咱们就较量较量拳脚上的功夫。”江南急忙扬声叫道:“唐大侠不要上他的当,有宝剑为何不用?”要知唐经天的宝剑神芒,乃是克敌致胜的两大“法宝”,只赛拳脚,那就是舍长用短了。按中国武林的规矩,各人有各人的绝技,有的精于剑法,有的雄于掌力,以剑对掌,也并不是什么有失面子的事情。但经多嘴的江南这样一嚷,尼泊尔武士们都注意唐经天腰间隐隐透出光芒的宝剑。通译的又故意将江南的话传译出来,提摩达多更是洋洋得意,哈哈笑道:“对啦,有宝剑为何不用?要不然你输了也不心服!”

处此情形,唐经天更不好自食前言,弃掌用剑,双掌一错,做然说道:“不必多言,请先赐招!我若输了,自然甘拜下风!”提摩达多心中也佩服唐经天的倔强,知他不肯先行动手,便笑道:“那么你站稳了!”距离三丈之外,也不见他伏身作势,便若无其事似的,轻飘飘的拍出一掌,唐经天尚未留神,陡然间只觉一股极大的潜力排山倒海而至,急忙施展“千斤坠”的功夫,双脚牢牢钉在地上,上身已是晃了两晃,提摩达多见一掌推他不动,微微“噫”了一声,右掌收回,左手轻轻一招,唐经天只觉陡然间又有一股相反的潜力,将他牵引!

两股力量,相推相引,唐经天再也站立不稳,急忙趁势一跃而起,出手如风莱布尼茨指清楚明晰的、有自觉意识或能明察的知觉,即人 ,凌空疾击,一照面便用天山掌法中的追风掌式“排云驶电”,立下杀手。尼泊尔武士们不知就里,见唐经天身法俊美,掌法凌厉,都喝起彩来。岂知唐经天是被迫如此,实在已被敌人占了主动。只是提摩达多在喝彩声中,双掌齐扬,唐经天在半空中连翻两个筋斗,斜飞出三丈之外,落在地上。尼泊尔的数万大军,见两人手指都未沾到,便立即分开,都是莫名其妙。

提摩达多见双掌齐出,仍是未能将唐经天击倒,心中暗暗称奇,想道:“这小子就算在娘胎里便学武功,最多也不过二十多年功力,居然能挡得我的阴阳掌力!看来中国武功的奥妙,确是名不虚传!”心中一凛,不敢轻敌,趁着唐经天喘息未定,疾行扑上,左一掌右一掌,有如狂风骤雨,打得唐经天只有招架的份儿!

唐经天小心翼翼地用追风掌法对付,攻中带守,见招拆招,见式拆式,不过一会子功夫,但觉敌人的两股掌力,左右牵引,越来越见厉害,顿然间好像身处在一个极大的漩涡中心,进既不能,退亦不得!原来提摩达多用的乃是“阴阳五行掌力”,是观察天体星辰的运行法则,从“万有引力”中所参悟出来的一门奇功。要知用任何一种力量打击对方,有正作用必有反作用,提摩达多练到两股掌力互相激撞,再与敌人所发的力量汇合,敌人的力量就反而为我所用,和几股浪潮相碰之时,卷起漩涡的道理,正复相同。

唐经天虽然不识这种奥妙的奇功,但他到底是一代宗师的嫡系传人,一觉身子似投入漩涡的中心,不久便悟到内力激撞的消长之理,当下立即凝神运气人们从“自然状态”过渡到文明社会,私有制是社会不平等 ,抱元守一,兀立在漩涡的中心,施展出大山掌法中最精妙的“须弥掌法”。须弥掌法是天下第一等的防身功夫,全用阴柔之力,随势屈伸,消解敌人攻来的劲道。不过提摩达多的掌力并非直接打到唐经天的身上,他的两股掌力成为圆圈形的牵引,唐经天虽然尽力化解,仍然是身不由己的跟着他的掌力直打圈圈。不过比起初遇这种掌力之时的狼狈,那是应付有方了。

尼泊尔武士们不明其理,但见唐经天不住的绕着提摩达多疾走,提摩达多则有时迈前一步,有时退后一步,总是将自己保持在唐经天所绕圈子的中心,同时不停的将两手揉搓,均是大感诧异,不知者还以为他们是弄什么把戏。唐赛花可是触目惊心,只见唐经天越转越疾,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心中暗叫不妙,不假思索,长袖一挥,暗中发出几枚三棱透骨钉,分打提摩达多上中下三处死穴!

唐赛花发暗器的手法,天下无双,这一下袖底飞钉、毫无声息,众人又正在看得眼花缀乱,谁也没有留意她。唐赛花正自得意,忽听得叮叮叮几声连响,有如银瓶乍裂,金铁交鸣。唐赛花吃了一惊,立刻暗呼不妙。提摩达多手上没有兵器,身上没有甲胄,唐赛花所发的暗器名叫“透骨钉”,一沾人体,立可透骨而入,他身上既无甲胄阻隔,怎会发出这种叮叮叮之声?

只见唐经天人陀螺般地疾转一圈,身形忽然停滞下来。提摩达多纵声大笑,原来那几枚透骨钉都给他用掌力硬迫到唐经天身上。提摩达多正想出语冷嘲,忽见火星点点,从唐经天身上溅起能现实化的过程,也是质料形式化为具体事物的过程。这一 ,那几枚透骨钉给震到半空,除了是他,寻常肉眼,已是不能看见。提摩达多这一惊不在唐赛花之下,要知这几枚透骨钉锋利非常,经他的掌力一迫,那就等于从枪口所发出的铅弹一样,即算身上披着重甲,也难抵御,然而竟然射不进唐经天的身体!

他哪里知道唐经天身上披着一件异宝,那是昔年钟万堂送给他母亲的金丝软甲,不要说几枚透骨钉,即算削铁如泥的宝剑也刺不进去。不过因为提摩达多的内力大猛,所以他才似突然给人推了一把似的,转个不休,好不容易用“千斤坠”的功夫,才能把身形定住。

唐经天大喝道:“好呀,你偷用暗器,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一接我这天山神芒。”霎然间两道乌金光芒电射而至。提摩达多长袖一挥,只听得嗤嗤两声。那两支天山神芒虽然给他拂落地上,但他的衣袖也被射穿了两个小孔。提摩达多还是第一次见到世问有这种强劲威猛的暗器,心头也不禁微微一震,说时迟,那时快,唐经天又接续发出两支,提摩达多不敢怠慢,凝神运掌,将两支天山神芒在离身丈许之地劈落。这时通译才来得及将唐经天适才所骂的说话传译过来。提摩达多这一气非同小可,大怒骂道:“你们的人偷施暗算,却赖在我的身上,哼,哼,算哪门子的好汉!赌!就是——”忽地想起自己适才说话太满,说过只凭一双肉掌便可与所有的汉人周旋,那又怎怪得旁人出手相助?何况发暗器的又是他所讥笑过的“老太婆”?以他的身份,难道还要与一个老太婆骂战?所以他本来想指出唐赛花,话到口边,却又忍着。尼泊尔武士听了通译的传话,心中都在想道:“明明是你用暗器先打人家,若然是中国人发的,怎么会打到他们同伴的身上?”对提摩达多的话反而不信,嘘声四起!

说时迟,那时快,唐经天又接续发了出两支天山神芒,提摩达多一动了气,真力稍减道”;提倡“个性解放”与“个人幸福”,反对禁慾主义;肯 ,两支神芒直到离身三尺之地,才给他的掌力震落,要是掌力再弱一些,只怕就要给神芒透心穿过!提摩达多心中一凛,正在凝神运气,忽觉臂上的穴道一阵酸麻,随即听到女子吃吃的笑声。

只见山坡上的冰岩转胸之处,突然闪出两个女子,一个是中年妇人,一个是如花似玉的少女,看情形是两母女,却是一般打扮,头上结着两个蝴蝶结,显出一副淘气的神情。唐经大大喜叫道:“姨妈!”那中年妇人身形一起,在空中一个转身,飘然落地,这等轻功比刚才的傅古拉阿斯罗等人,又不知高明了几倍,山谷中的几万大军不禁发出如雷采声!

提摩达多俯首一看,只见臂上沾着一片新绿的树叶,一抬头但见冯琳对着他嘻嘻地笑。这片树叶正是冯琳用“飞花摘叶”的最上乘的内功发出来的!本来提摩达多的内功与冯琳不相上下,厢他全神对付天山神芒,故此竟给冯琳的一片树叶,将他的臂膊打得隐隐发麻!也幸亏冯琳及时出手,要不然他的掌力一发,唐经天就要重陷漩涡,虽有天山神芒,也无余力发出了。

冯琳道:“经天,金世遗呢?”唐经天道:“嗯,还未见到,看迹象可能也到这儿来了。”冯琳点了点头,道:“好合二而一矛盾双方相互联结、相互渗透构成一个统一 ,你和表妹说去,我来对付这个番僧。”一招手叫通译过来,嘻嘻笑道:“我最喜欢看人耍把戏,我瞧这位大法师搓手转圈,怪有趣的,你对他说,我想逗他玩玩。”

提摩达多几曾给人这样嘲弄过,但他见了冯琳的武功,确是不容小视,高手比拼,哪敢动气?只好强抑怒火,拱手说道:“好,我今日就再会一会中国的女英雄,叫她亮出兵器来!”冯。琳听了通译的话,笑嘻嘻的解下头上的一个蝴蝶结,把缠着蝴蝶结的彩色头绳一抖,笑道:“我既不是女英雄,也不会拿刀弄剑,我最拿手的就是用绳子缚猴儿,好呀,你对他说去!”

通译的活未说完,但听得提摩达多一声怒吼,双掌一拍,狂贱骤起,冯琳身似花枝乱颤,在风中摇摇晃晃。唐赛花叫道:“不好!”李沁梅笑道:“我妈妈和他戏耍呢1”只见冯琳左一晃,右一晃,有如迎风起舞,衣袂飘飘,那根彩绳严似一条金蛇,忽屈忽伸,忽地唆的一声,抖得笔直,直钻提摩达多的鼻孔。这一下怪招,大出提摩克多意,彩绳全不受力,掌风及远不能及近,竟是无可奈何,饶是他闪避得快,也被彩绳轻轻的沾了一下,登时打了一个喷嚏。

江南拍手笑道:“妙啊!妙啊!”连紧绷着脸孔的尼泊尔王也不禁笑了起来;但见冯琳刁钻之极,口中不任叫道:“刺你眼睛!”“穿你耳朵!”那条彩绳被她用上乘的内功使动,竟似一条钢线,不但穿眼刺鼻,防不胜防特(willimbarret,1913—)、蒂利希(paultillich,1886— ,而且专钻人身各处穴道。提摩达多的阴阳掌力虽然厉害,但也得利用敌人的反击之力,冯琳的彩绳轻飘的,打又打不断;荡文荡不开,看似最柔,实是最刚。冯琳把真气防护全身,她与提摩达多功力悉敌,提摩达多的劈空掌力又伤她不得,她用彩绳刺穴,等于用兵器以制空拳,提摩达多简直无法应付。

唐经天直看得入神,李沁梅在他耳边低声问道:“表哥,你是不是很讨厌金世遗?”唐经天随口应道:“嗯,有一点。”眼光一瞥,忽见李沁梅神色甚是认真,心中一动,转口说道:“没,没有呀!呀,快看!这一招好极了!”李沁梅嗅道:“喂,你怎么无心答我的活?我妈准赢这个番僧,不看也罢。你真心答我,你到底是不是讨厌金世遗?”唐经天道:“我是说真的。以前是有点讨厌,现在吗?没有了。”李沁梅道:“嗯,现在世遗哥只有七天性命了,你知也不知?”唐经天怔了一怔;怎的李沁梅记得如此清楚?忽地恍然大悟,微笑说道:“原来你和姨妈到此,是来追金世遗的。”李沁悔道:“你愿不愿救他?我妈说只有你和姨父用天山派的内功心法可以救他。”唐经天道:“我和冰川天女来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剑影刀光 群英逞绝技 干戈玉帛 杀气化祥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