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天女传》

第07回 剑气射珠宫 亦真亦幻 柔情联彩笔 宜喜宜嗔

作者:梁羽生

弹的是《诗经·周南》的一章,歌词道:“南有乔木,不可称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若译成现代白话诗则是:

有棵高树南方生,

高高树下少凉阴。

汉江女郎水上游,

更想追求枉费心。

好比汉水宽双宽,

游过难似上青天。

好比江水长又长,

要想绕过是枉然。

这诗写的是一个高做的少女,任何男子追求她都迫不到手,诗中所用的都是比喻和暗示,陈天字听了,不觉心中一动,想道:“冰川天女为什么弹这首歌词?难道她是自比汉江女郎么?冰川比汉江那可是更要难渡得多!”

抬头一看,红日正在天中,琴声划然而止,园子里静悄悄的,人人心情都觉紧张,冰川天女和白衣少年约会的时刻已经到了,忽闻一阵萧声,远远传来,吹的也是诗经中的一章,歌词道:“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若译成现代的白话诗则是:

芦花一片白苍苍,

清早露水变成霜,

心上的人儿哪,

正在水的那一方。

我逆着水流去找她,

绕来绕去道儿长。

我顺着水流去找她,

象在四边不着陆的水中央。

这诗是男子觅意中人的情歌,伊人可望而不可即,诗中充满爱慕与惆帐的情怀。箫声一停,只见园中已多了一入,正是那白衣少年,手持玉萧,腰悬长剑,史显得丰神俊秀,只见他收起玉萧,弹剑笑道:“冰川伴多琴卢妙,但愿人间剑气销。”姑娘弹得好琴几乎令我忘了比剑之事了。:冰川天女淡淡说道:“你也吹得好箫,敬聆雅奏,果是高明,剑法必定更妙,那是要领教的了。”

陈天宇暗暗好笑,他二人琴萧酬唱,哪里像是即将决斗的模佯:只听白衣少年大笑道:“那可不是大煞风景么。”冰川天女道:“你要我下山,那岂不是更煞风景?你若不愿比剑,我也不愿强人所难。你下山吧,这里实在不是你该到的地方。”白衣少年摇了摇头,笑道:“那么除了比剑,我可是没有办法请你下山了。好,咱们一言为定,产我输了,我就再不来麻烦你,若你输了,你可得助找去保护那金本巴瓶!”冰川天女眉头一皱,道:“尘世之事,你争我夺,令人恶心,好吧,你亮剑进招,也落得我耳根清净!”言下之意,似是一来责那少年不够高雅,二来对这场比剑,颇有自负之意,好像可以稳胜无疑。

冰川天女长剑出鞘,只见寒光疾射,冷气森森,她所使的也是冰魄寒光剑,但比那些冰宫恃女所使的寒光剑,剑质又自不同,那是采五金之精,在冰窟寒泉中淬炼而成,陈天宇和芝娜虽然早就服下宫中的炎葯,可以抵御寒气的六阳丸,仍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

白衣少年神色自若,微微一笑,轻弹宝剑,声若龙吟,在下首一站,道:“请赐招!”冰川天女长剑一指,疾如电掣,陡然飞起几朵剑花,陈天宇还未看清,只见那白衣少年已凭空拔起数尺,剑光在他脚下一。掠而过,冰川天女微微“噫”了一声,旁人看不出来,原来她这一剑乃是达摩剑法中的一个绝顶怪异的招数,一招之间,分刺敌人三大命门要穴,却不料那白衣少年竟自轻轻闪过。

白衣少年发声长啸,手起剑落,左刺两剑,有刺两剑,中间又疾刺一剑,出手五招,用了五种不同的剑法,式式不同,冰川天女道了一个“好”字,冰魄寒光剑横空一掠,剑锋自左而右,中途一变,剑势陡然逆转,出手如此之快,而竟能使剑势随心转换,这在剑术之中,是最最难练的招数!只见那剑光似左反右,横空一掠,向着白衣少年的颈项一绕而过,陈天宇骇叫一声,忽闻那白衣少年笑声又起,赞道:“使得好一招达摩剑法呀!”他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间,又避开了冰川天女一剑!

冰川天女更是诧异,这少年竟自知道自己的剑法师承,而自己却不知道他的剑法来历,傲气不由得减了几分。白衣少年一声长啸,身剑合一,来得有如骇电奔雷,轻灵处又似行云流水。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冰川天女杀得兴起,剑光四展,有如水银泻地,花雨缤纷,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冰川天女的影子,白衣少年在剑光之中飘来晃去,有如一叶轻舟,在狂涛骇浪之中挣扎。两人身法越展越快,不一一会只见寒光一片,绸带飘飘,已分不出谁是白衣少年,谁是冰川夭女。搏斗虽烈,竟自不闻兵刃碰磕之占。双方都以最上乘的武功,避招进招,满园子里,但见剑无镣绕,人影幢幢,此去彼来,眼花镣乱。两人比剑,就如数十百人相斗一般!

白衣少年也是好生骇异,心道:“冰川天女果然名不虚传,她在达摩剑法之中,又掺厂许多占怪的变着,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原来这些古怪的变着,乃是冰川天女的父母以达摩剑法为基础,又采撷阿拉伯剑术的精华揉合而成,与中土的剑法,截然不同,白衣少年虽是正宗剑派的嫡系传人,也不懂得。

两人斗了半个时辰,兀是不分胜负。冰川天女剑法又变,剑势展开,全是进手的招数。只见她剑锋忽而上指,忽而下戳,脚步踉跄,剑法好似杂乱无章,其中却包含着极复杂的精妙招数。白衣少年心中一凛,突然凝立不动,宝剑展开,化成了一道光幢,护着身躯。冰川天女只觉他的剑光凝重如山,扑攻不进,心中也是一凛,想道:此人功力,只有在我之上,绝不在我之下。冰川大女攻不进他的剑圈,白衣少年也破不了她的剑法,两人自正午斗至将近黄昏,兀是不分胜负。

忽听得一声裂帛,划然而止,冰川大女与白衣少年各自横跃三步,检视自己手中的宝剑,双剑相交,亦是各无伤损。白衣少年吁了口气,笑道:“今日可以休战了吧!”冰川天女道:“今日未决胜负,明日你可再来。”白衣少年笑道:“但损坏了你宫中的美景,我却实在于心不忍。”

此言一出,冰宫中的众侍女这才注意到有好几处假山湖石已被剑光削去了一大片,不禁连叫可惜。白衣少年道:“咱们相斗,殃及山石,这真是何苦来?”冰川大女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斗也罢。”白衣少年却又笑道:“你还未胜我呢,你又不肯随我下山,叫我如何是好?”冰川天女眉头一皱,似是对这少年的歪缠甚不耐烦,道:“你自己不会下山吗?”白衣少年又笑道:“偏偏我又想交你这位朋友,我下了山,怎能再见着你?更何况棋逢对手乃是人生最畅快之事,我下山后,怎能再找得一位似你这样的对手厮杀?”冰川天女道:“那你想怎地?”白衣少年道:“这两日你是主人,我是客人,你虽然对客人不大礼貌,但我也该请你一次,明日中午,你到下面冰谷之中,咱们再决个胜负。你就是把冰峰削平,也无关系,免得在这里相斗,损坏了你宫中的美景。”冰川天女心中一气,道:“好吧,依你就是!”言出之后,这才觉得被他请出冰宫,视同宾客,倒真的有点像朋友了。

白衣少年看着那些被损坏的假山湖石,忽又笑道:“园林布置,有如少女衣裳,亦宜时常变换。损坏了重新布置也好。口讲指划,不理冰川天女听是不听,竟大谈其园林布置之道。宫中的布置,都是冰川天女设计,叫侍女所为,那些侍女听他说得有理,竟然围上来听,冰川天女不慾在人前责骂侍女,发作不得,白衣少年讲了一阵,忽而打了个呵欠,道:“可惜你不肯留客,我今晚又得在冰峰之下,睡一晚了。”冰川夭女气道:“你走吧!”白衣少年道:“你对朋友真不客气,好,主人既不留客,那我也就只好走了。明日你可记得践约呵!”一路走,一路又谈论园中的花草树木,说这是香荔,那是薛萝,该如何如何截枝剪叶,宫中的侍女听得出神,竟有几人跟在他的后面,好像替主人送客一般。

冰川天女甚是生气,不自觉的也走上前去,想把侍女唤回,忽见那白衣少年在一块牌坊之前停下,牌坊后有数十丛墨兰,香飘远近,白衣少年笑道:“这里的景色亦甚佳美,何以没有题联?”冰川天女看了他一眼,却不作声,一个侍女道:“这两日就要写上去刻了,公主说……”冰川天女道:“多嘴!”白衣少年笑道:“原来你还没有拟好,这副题联又要嵌你哪位侍女的名字?”冰川大女又看了他一眼,忽道:“看你跃跃慾试,你又试试代拟如何?”白衣少年笑道:“好,你又来考我了,我这人最不知自量,只好又献丑了。”一个侍女指着先头那侍女说道:“这里的题联要嵌她的名字,她叫慧卿。”白衣少年一想,这个字一是虚字,一是实字,果然难对,那侍女是服侍冰川天女在书房中展纸磨墨的,对诗词联语之道,亦略解一二,笑道:“想不出来么?”白衣少年道:“勉强可以对它一对。这牌坊甚高,需要一副长联。”吟道:

慧质胜幽兰,摇曳空山,明月有情徒惆怅;

卿云灿银海,飘浮天际,瑶池无路漫低洄!

联中之意,又是影射冰川天女,将她比作空谷幽兰,只有明月有情,为她作伴,徒增怅惆。冰川天女听了,默然不语。那侍女却叫起好来,又指着一处道:“这里你能不能也拟一联,要嵌我的姐妹幽萍二字。:那处是荷塘之上的一个八角亭,荷塘中莲叶田田,浮萍片片,白衣少年笑道:“幽萍二字,也是一虚一实,更是难以成对,好在有眼前的景色可以借用。”吟道:

幽谷荒山,月色洗清颜色;

萍梗莲叶,雨声滴碎荷声。

幽谷荒山、萍梗莲叶,各自成对,联尾那句则是脱胎古人的诗句“留得残荷听雨声。”与眼前景色甚是符合,仍是影射冰川大女,好像是同情她在冰宫之中的寂寞凄凉。冰川天女心魂动荡,想道:这少年的文才武功都是上上之选,此来却又处处都想说我下山,难道只是为着要我去保护那捞什子的金本巴瓶吗?白衣少年拟了两联,对冰川天女一拱手道:“见笑了。呀,劳你相送,多谢多谢!”冰川天女猛然一省,原来又不自觉地怔怔地跟他走过了白玉长桥,面上一红,淡淡说道:“你留些精神,明日比剑吧!”白衣少年微微一笑,又拱手道:“请留步。”穿花拂叶,径自去了。冰川天女怔怔地站在桥上,凝视着天上飘过的片片浮云。

白衣少年去后,陈天宇想着过了明日,便要离开此地,心中亦是甚为惆怅,回到卧房休息一会,冰川天女忽然遣侍女来请他同进晚餐。

这几日来,陈天宇都是单独进餐,冰川天女根本没有约过他见面,这次得到冰川天女的邀请,颇感奇特。当下随了冰宫侍女,走出花园,转了几个弯,走过一道曲折的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个人工开掘的冰湖,念青唐古拉山的冰峰之下,埋有火山,地气温暖,故此宫中景色:甚为奇特,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青之草,冰湖之中有白藉红莲,有飘散着异香的曼陀罗花,有花开如伞的阎优冬花……湖上还有浮冰片片,晚风吹来:一水皆香。乍见此景,几不知时节是春是秋?是冬是夏?

临湖有亭,通体用白玉建成,晶莹透明,在夕阳返照之下,幻中迷入的光彩,亭上设有酒席,除了冰川天女坐在主席之位,宾席上坐着二人,正是陈天宇师父师娘:铁拐仙和谢云真。

陈天宇进去,在师父侧边坐下,只见师父神情除略见憔悴外,面色已是恢复如常,冰川天女道:“你师傅的难关已经过了。”铁拐仙冷冷说道:“还得多谢你的万年暖玉,要不然我还得在静室中多躺几天。”铁拐仙被冰川天女限期下山,心中自是不说,神情亦觉尴尬。

冰川天女瞧了他一眼,道:“你还有一些寒气未尽,该用神农草煎汤一服,此卓冰峰南面生有,明日我叫侍女伴云真姐姐去采取回来。”谢云真上淡淡说了一声:”多谢”

冰川天女道:“我明日约了人人冰峰下面比剑,可能回来很晚,你们后日一早要走,这席酒便算是践行酒啦。”铁拐讪夫妇一齐欠身道谢,神色仍是以不自然。冰川天女却是满不在乎,请他们喝了两杯酒,忽道:“铁拐仙,你足迹遍天下,知道各家各派的剑术,有一种剑术,甚为奇怪,如此这般,不知你见过没有?”口讲指划,说了几个特别的招式,道,“这剑术便是约我比剑的那个少年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剑气射珠宫 亦真亦幻 柔情联彩笔 宜喜宜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川天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