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18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

作者:梁羽生

李沁梅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白了江南一眼,说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殊脾性,金世遗不是有许多人说他怪得不近人情么?即以你江南而论,我也觉得你有点怪里怪气呀:但你们都是最好的人。”

江南笑道:“我也没有说厉姑娘是坏人呀,只不过觉得她古怪罢了。”

谷之华本来还有一些话要和李沁梅说的,听她言语对厉胜男甚是维护,如它是感激厉胜男两次相救之恩,想了一想,那些话到了口边,终于吞了回去。

李沁梅倒是有点依依不舍,拉看谷之华道:“可惜咱们只相聚两天,我还末向你请教剑法呢。”谷之华道:“来日方长,即算咱们没有机会碰头,我也会到天山去找你的。嗯,但愿你们能找到金世遗。”

江南忽然笑嘻嘻的问道:“谷女侠,你和金大侠的交情也很不错呀,你为什么不肯暂时搁一搁旁的事情,同我们一道去找他?一谷之华笑道:“怪不得人家都叫你做‘多嘴的江南’,我说过不去就不去。”

其实谷之华是给江南问得无词以对,所以只好绕个圈子避开,颠倒过来,责备了江南一顿。

分手之后,李沁梅便跟陈天宇夫妻与江南一道,从原路回去,追赶金世遗。路上江南将那次碰到金世遗与谷之华的事情,对她细讲。李沁梅不觉想道:“世遗哥一向和别人难合得来,和他有交情的女子,除我之外,只有一个冰川天女而已。但听江南所说,谷姐姐和厉姐姐与他相识未久,交情也似乎很不错呢。几年不见,难道他的性情也改变了?”李沁梅一片纯真,还末懂妒忌,只是觉得奇怪。

还有一样令她觉得奇怪的,就是谷之华的坚决不肯与他们同行。她虽然不懂世称,也自感觉到谷之华所说的什么要给义父上坟,乃是一种搪塞之辞。她心中想道:“江南说的倒很有理由,她既然与世遗哥的交谊非浅,为什么不能将旁的事情暂搁一下?几年来没有给义父上坟也都过去了,卸又为何要急在这一时?谷姐姐本是个热心畅的人,虽只与我相处几天,对我如同姐妹,又为何她不肯多伴我几天,倒好像突然变得寡情薄义了?”

李沁梅怀看满腹疑团,一路上闷闷不乐,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金世遗。陈天宇与江南合乘一骑,将江南原来生的那匹马让给李沁梅,赶了一天,黄昏时分使到了新安市镇,陈天宇出去打听,问过了好些人,都说没见过像金世遗这样形貌的人经过,后来他们又根据厉胜男的话,到市镇后面的土地朝去查访一次,果然有那么一间破烂的庙宇,但庙内灰尘满积,不像是有人到过似的。

幽萍也自起了疑心,说道:“莫非咱们找错了,这不是厉姑娘所说的那座庙宇?”江南道:“我已问过当地的人了,就只有这座土地庙呀,怎的会错?”幽萍道:“你瞧这里可像有人来过的么?”江南笑道:“是不像呀。我没有找错,那位厉姑娘说的只怕就未必是真了:”李沁梅道:“她为什么要说假话?”陈天宇也道:“或许其中另有原故,或许是厉姑娘记错了也说不定。”江南道:“或许什么?那有这许多“或注,我说九成是她将咱们故意戏耍一.”李沁梅道:“你总是对厉姑娘有成见,地无缘无故,为何要戏弄咱们?”陈天宇道:“是呀,咱们且莫胡乱猜疑,仍然从原路回去查访,过几天再说。”其实他对厉胜男的说话早已有点疑心,但心想反正不知道金世遗的行踪,即算厉胜男是存心捉弄,找不看金世遗对自己也没有害处,而且他也想不出厉胜另有什么理由要捉弄他们。

又过了两天,他们一路查访,都末听说有像金世遗这样的人经过。到了第三天晚上,江南沉不住气,又对李沁梅道:“李姑娘,你莫怪我多嘴.我瞧那位厉姑娘确是有点邪门一.”李沁梅道:“你别一张嘴就骂人家呀。”江南道:“你这样相信她,你可知它是什么来历?”李沁梅道:“不知道。我不像你这样好管闲事,别人不欢喜说,我就不去查问。”江南笑了一笑,说道:“你也别一张嘴就数说我呀。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那样相信她?”李沁梅道:“我与她素昧平生,但她卸放过我两次。最近的一次,你是知道的了,还有一次,则是在孟家庄,我被孟老怪囚在石窟之中,也是她将我救出来的。”江南道:“嗯,这就有点怪了,她当时和你谈起了金大侠没有?”李沁梅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江南道:“她放了你之后,对你说些什么?”李沁梅道:“她叫我去找师兄,我照看她所指点的方向,果然找着了。”江南道:“她没有叫你去找金大侠吗?”李沁梅道:“没有。姨,你怎的这样再三的问?你也知道那次的事吗?”

江南又笑了一笑,说道:“可见得多嘴也有好处,金大侠那次曾大闹孟家庄,我是听得谷女侠说的。当时还有邱山沛的翼仲牟、谢云真等人。不过,金大侠告诉谷姑娘的时候,却没有提起这位厉姑娘。而现在听你所说,这位厉姑娘是救你的人,那么她当时定然在孟家庄里见到了金世遗,她明明知道你要找金世遗,却又不对你说,却故意指你去找师兄。哈:这里面不是有点古怪?”李沁梅眉头一皱,道:“这话可真?”江南道:“半点不假: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李沁梅默然不语,低头思索。江南又道:“我知道你不大相信我,那么我再问你,你相信她还是相信谷女侠?”

李沁梅想了一想,说道:“她们两位都是我信服的人。”江南道:“比较起来呢?”李沁梅道:“谷姐姐的师父和我们天山派渊源极深,比较来说,我当然更相信谷姐姐。嗯,你问这种话是什么意思?”江南道:“你是个聪明的人,难道你听不懂谷女侠的话?那日她一再拒绝和咱们同行,言下之意,实是不相信那位厉姑娘说话。”李沁梅被江南直言点破,一想果然,禁不住说道:“她说世遗哥的主意改变得快,莫非,莫非……”江南笑道:“我看不是金大侠改变主意,而是厉姑娘说的假话。”李沁梅道:“那么他是到青岛准备出海,厉姑娘说他要去苏州找你们,是,是“江南立即接道:[是编出来的:”李沁梅道:“她为什么要编造这段谎话?”江南道:“你问她去,我怎么会知道?”

李沁梅是个单纯直爽的姑娘,一起了疑心,恨不得立即到青岛去看个究竟,可是她又不敢断定厉胜男说的假话,好生委决不下,便去和陈天宇夫妻商量。陈天宇夫妻也起了疑心,终于决定了由李沁梅烛自赶往青岛,陈天宇则仍回苏州老家。不论谁碰到了金世遗,就在那里等候。李沁悔道:“这样最好,两边都不怕落空。总有一处会碰得见他。”于是分道扬镳,李沁梅单骑上道:前往耶山。

按下李沁梅暂时不表。且说谷之华那日离开了众人之后,心中怀看很重的疑团,倩不透厉胜男是何等样人?她说的话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她怅怅恫悯,思量了许久、许久,终于也决定了暂时不去给义父上坟,先到青岛去看看究竟。她起了这个主意,连自已也不明白,究竟是想戳穿厉胜男的假话呢?还是为了自己其实也想再见金世遗一面?

谷之华在镇上买了一匹坐骑,一路马不停蹄,到了黄昏时分,约莫赶了将近-百五十里的路程,刚好赶到同安县城,正好投宿。她进入城内,还末找到客店,忽见两个店伙模样的人,士来拦看马头,笑嘻嘻的说道:“姑娘贵姓,可是姓谷吗?”谷之华忙了一伍,说道:“怎么?”那两个店伙道:“我们是祥泰客店的伙计,在同安县里,就数我们这间客店设备最好,房间最多,还有专供女客住宿的雅净房间。我们早已给谷姑娘准备好了住处,就等你老人家赏光了。”谷之华道:“且慢,你怎么知道我姓谷,又怎么知道我今日到此?”那店伙道:“今日午间已有人替姑娘定下房间了,他说你这个时分一定会到。我们已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了。”谷小丘的急忙问道:“那是个什么人?”

那店伙笑嘻嘻说道:“是姑娘的兄长定下的房间,错不了的。”谷之华伍了一伍,道:“什么,我的兄长?”那店伙道:“令兄他在前一站等你,你不是从邱出来,要往捞山上清宫进香的么?令兄已说得清清楚楚了,房钱饭钱也都替你预付了。”

谷之华大为惊诧,心想:“除了金世遗与厉胜男之外,谁知道我要前往捞出?是金世遗和我开玩笑呢?还是厉胜男?”那个开玩笑的人已对店伙说明是她的“兄长”,她当然不能够间“兄长”的容貌,心想:我反正要住房吃饭,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店家对她招待得十分周到,住的是士房,吃的是当地有名辣子雏,还有好几样精美的小菜。

看来那个给她预定房间的人,赏钱定给了不少。

谷之华是个有江湖经验的人,虽然猜想到此事是金世遗或者厉胜男所为,当不会有什么恶意,但也处处小心提防,一晚没有好睡。这一晚半点事情也没有发生,教谷之华更为纳闷。

第二日谷之华又赶了一天的路,将近黄昏时分,到了一个市镇,名叫“青龙集”。青龙集是个规模颇大的市镇,按理说谷之华应该在这个市镇投宿,谷之华卸故一忘绕道避开、再赶了十多里路。掌灯时分,才赶到前面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心想:“看你还能够和我开玩笑么?”

那知一进小镇,又有一个客店伙计模样的人土来迎接,恭恭敬敬的作揖道:“是谷小姐么?

小店已给你老人家打扫好房间了,便请赏光。”谷之华只当那个开玩笑的人定是在青龙集结她定下房间的,想不到在这小镇上也布置了这一套。当下笑道:“是我哥哥给我定下的房子么?”那店伙愕了一愕,道:“我们没有见看姑娘的兄长,只见到令尊大人,他叫我们给姑娘准备的,房钱饭钱都付过了。”

这一回轮到谷之华发楞了,心中想道:“这人当真可恶待很,冒充我的兄长也还罢了,这一回卸冒充我的父亲。哼,我的父亲是个大坏人,你欢喜冒充就冒充吧:”继一想:“不对,莫非不是同一个人,他既敢冒充我的父亲,当然有上下年纪,不比冒充我的兄长容易假装。”她本来怀疑是金世遗或厉胜男,这时一想不像,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惧意。只是那人既冒充她的父亲,她就更不便问那人的形貌了。

可是那店伙刮先说了出来,他见谷之华发楞,便道:“姑娘既是姓谷的,形貌也和那位老人家说的相符,错不了吧?令尊大人不是一把斑白的胡须,稍徵有点惺缕的吗?”原来这间小镇的客店本钱短少,店伙也生怕接错了人,所以特别小心谨慎,和谷之华对证。

店伙说的那个人正是孟神通的形貌,谷之华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想道:“难道不是冒充,当真、当真是他、是他来了?”可是孟神通怎会知道她要前往捞出?何况,他若要追赶自己回去,又何必这样故弄玄虚,形同戏耍?不错,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坏人,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亦不需要和女儿开这种玩笑啊!

那店伙又道:“令尊大人精神很好,他说前面纵有几个毛贼,你也不必担心,他一个人尽可对付得了,姑娘,你们是保镳的吧?”在这条路上,常有保暗镳的镳师经过。这店伙有几分江湖阅历,他见谷之华腰悬宝剑,似值有武艺的人,心想父女保镳,做父亲的先走一天,先后照应,在江湖上也并非罕见的事情。加以昨晚那个老人所露的口风和出手的豪阔,在在都暗示出他是镳师身份,所以店伙也就把谷之华当作女镳师了。

谷之华疑心大起:“若当真是他前来追我,我要躲避也躲避不了。若不是他,我倒要看看这个开玩笑的是何等样人?他总得露出本来面目。”便道:“不错,那正是我的爹爹。他还有其他的说话交待吗?”店伙道:“那位老爷子说你今天赶多了路,一定赶得累,叫你好好歇息,明儿可以少赶一程。”那说话似乎他们“父女”早已约好了路程以的。谷之华微微一笑,也不分辩,说道:“好,那你就给我房间吧。”

谷之华随这店伙入店歇宿,暗自思量:“这个人不知是谁,可是聪明得紧:他竟然料到我今天会特地不在青龙集上投宿,我赶多了路,反而落在他的算计之中。我明天偏偏再多赶一里,看他怎样。”

像昨天那间客店一样,招待得十分殷勤,进了房间不久,店伙便送来了一只烤得香喷啧的肥鸡,还有一壶葡萄美酒和几样小菜。谷之华酒量甚浅,烈酒不能入口,但葡萄酒卸是她最喜欢的,那几样小菜也合她的心意。不过她为了要起早赶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