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22回 吞舟巨浪兼天涌 裂石熔岩卷地焚

作者:梁羽生

云灵子心想:“原来孟神通与金世遗有仇!”眼前形势大变,这四个魔头在急切之间都未曾拿得定主意,只听得孟神通又叫道:“云灵子,你们是怎么稿的,与金世遗同在一起?你们还末知道他是敌人吗?杀藏灵上人的就是他呀!”云灵子双眼一翻,眼光闪缩不定,着这情形,他似乎就想向金世遗发难。金世遗神色如常,忽地说道:“孟老贼,你说得不错,这里是一个孤岛,只怕你逃不出去了|。”

只听得林中沙沙声响,那四条巨蛇率领了十几条长蛇箭一般的窜了出来,魔头们蚌个战抖,但金世遗也感到惊疑,他早已发出信号,巨蛇现在才来,这已经有点奇怪;来约叉仅仅是十多条,怎的其他的毒蛇都不听他的号令了?幸而来的这十几条毒蛇都是最凶猛的那种毒蛇,金世遗稍稍放心,心想纵算你孟神通武功盖世,在毒蛇围攻之下,至少也得两败俱伤。

哪知孟神通却纵声笑道:“金世遗,你要靠这些毒蛇帮手,不怕羞煞人么?哈,我老孟有降龙伏虎之能,岂惧你几条长虫!”金世遗起初还以为他故作镇定,胡乱吹牛,不料再着之下,果然有些不妙,那四条巨蛇,当真似乎有点惧怕他,窜到了他身前四五土地,便伏在地上,不敢前进,只是昂起头来,同他嘶嘶乱叫。

孟神通笑声末止,忽地大喝二声:“孽畜来找死么?”呼、呼、呼一连发出三掌,那十几条毒蛇登时缩作一团,孟神通继续催紧掌力,在这样烈日炎天之下,竟然人人都感到了一股寒意,那四条臣蛇忽地转过蛇头,窜回杯中,另外那十几条毒蛇却动也不动。原来在热带的毒蛇,适宜于湿热的气候,最怕的就是寒冷,到了冬天,必定要躲在洞内冬眠,孟神通所练的修罗阴煞功,本身就具备了奇寒之气,普通的毒蛇近也不敢近他,这四条巨蛇忠于主人,听金大遗一再发出讯号,这才率领了十多条最凶猛的毒蛇赶来的。待到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尽量发挥,力圆十丈之内,都笼罩了一片阴寒之气,比蛇岛的冬天不知要冷了多少倍,那些毒蛇如何禁安得起?所以只有那四条巨蛇还可以逃生,其余的都冷僵了!

孟神通哈哈大笑,叫道:“金世遗,你还有什么伎俩可施,快来领死吧。”厉胜男忽地叫道:“将这两个人逐出蛇岛,我马上给你们解葯。”金世遗心中一动,也立即叫道:“将他们赶走。我带你们出海。”那四个魔头互相对望,昆仑散人首先叫道:“好,大丈夫二m口既出……”金世遗立即接口道:“当然是匹马难追。”昆仑散人立即拔出长剑,跟着那三个魔头也一拥而前,将孟神通与灭法和尚围住口孟神通大怒道:“相好的,怎么胳膊向外弯啦?”金世遗纵聋长笑,一拐劈下,孟神通发掌汤开,忽觉脑后风生,桑木姥双臂箕张,千指抓到,孟神通挥袖一拂,将桑木姥拂得翻了一个帅斗,可是他的衣袖也被桑木姥撕去了一幅。说时迟,那时快,金世遗抽出铁剑,左拐右剑,暴风骤雨般的强政猛打,孟神通的武功虽然胜过金世遗一筹,但因前后左右都是敌人,竟被金世遗迫得手忙脚乱。本来他要向云灵子问个明白的,这时也无暇说话了。

昆仑散人长剑一展,与灭法和尚的禅杖碰个正着,但听得“当”的一声,火花蓬称,灭法和尚的功力稍高,退后一步,便即稳住身形,昆仑散人却给他震得摇摇晃晃,打了两个盘陡,这才稍了他那股反击的劲道。云灵子不愿与孟神通为敌,判官双笔左右一分,左笔右戳,右笔左戳,分点灭法和尚左右肩井穴,云灵子乃一派掌门,判辟笔点穴的手法自成一家,与中原各沛大不相同,灭法和尚心头一凛,急忙收杖护身,禅杖一圈,将云灵子的判官笔封出外门。昆仑散人喘息一周,揉身叉土,剑掌兼施,他刚才吃了点亏,这次用上全力,掌似奔雷,剑如骇电,灭法和尚怕云灵子乘隙点穴,他的伏魔杖法本来以刚猛见长。这时却不敢政出去,只能用来自保,禅仗所挥舞的圈子越缩越小,被昆仑散人一阵强攻,迫得他步步后退。

孟神通发起神威,看准了桑青娘功力稍低,陡然间大喝一声,双掌一堆,桑青娘身形飞起,红绸被他撕烂,幸而桑青娘轻功了得,而金世遗的拐剑也攻得及时,孟神通才来不及追击,但桑青娘已吓得魂不附体,失声惊呼!

云灵子一见妻子遇险,急忙舍了灭法和尚,赶来援助,孟神通正是要他过来,这时金世遗的铁拐正使到一招“金刚伏虎”,卷地扫来,攻击它的下盘:云灵子双笔点他胸前大穴。云灵子本来不愿与孟神通为敌,但为了要拦住他,不让他追击自己的妻于,这一招却是用了全力,双笔盘旋飞舞,孟神通胸腹的士处大穴,全都在他的笔尖威胁之下。孟神通在两大高手夹击之下,长啸一声,掌劈指戳,只听得铮铮两声,云灵子的双笔先给他弹开,接着金世遗的拐也给他震歪。孟神通退后一步,大声喝道:“云灵子,你与我反脸成仇,可休怪我不客气了。”云灵子忙道:“孟先生,我只求你离开此岛,免伤和气。我、我……”地想说的是:“我是迫不得已的!”碍看金世遗在旁,话到口边,末敢说出,说时迟,那时快,孟神通早已凝聚真气,晨地大喝一声,使出了修罗阴煞功,寒飙陡起,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而来口昆仑散人与云灵子并肩而立,出掌相抗,金世遗“哑”的一口浓痰吐去,孟神通吃过他口吐毒针的大亏,识得厉害,急忙将左掌的掌力转移,把金世遗的毒针震得无影无踪,昆仑散人与云灵子双掌台抗,这才勉强稳得住身形,但亦禁不住机伶伶的打了一个治战。

金世遗笑道:“我正自热得难受,多谢你送来一阵凉风。”孟神通大怒,一个转身,对正了金世遗双掌平推,金世遗早有防备,铁拐文地,一个肋斗倒翻出去,但听得呼呼轰轰之声震耳慾聋,卷起了满空砂石。桑木姥正在暗袭孟神通的背心,被他的掌力一震,跌出了三丈开外。

众魔头见孟神通的修罗隐煞功如此厉害,都有几分怯意,厉胜男叫道:“怕他作甚?他的修罗阴煞功是愉我家的,伤了我也能医。”金世遗也叫道:“修罗阴煞功最耗买力,若他支持得多久?只要不给他打中、以各位的功力绝对可以挡得住它的劈空掌力。”

众魔头得金世遗提醒,立即各占一个方位,和孟神通游斗,金世遗则把住中路,策应各方。

孟神通和减法和尚被围在大约方圆三丈的圈子内,四方面都是敌人,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虽然是除了金世遗之外,足以致任何一个魔头的死命,但却不敢用来专攻击一方。四大魔头加上了金世遗,互相呼应,俨如在孟神通的周围??起了一道铜墙铁壁,孟神通几番冲击,就像巨浪冲击海堤一样,海堤虽受摇撼,但仍然紧紧的拦住波涛!

斗了半个时辰,孟神通但觉心跳加速。暗道:“不妙。这样下去,只怕真要被他们累死。”云灵子叫道:“老孟,你就认输走吧,何必一定要在这个岛上令我们难为|。”

孟神通最初是想以力取胜,此际陷于劣势,登时改了心思,细细琢磨云灵子的语气,又留心观察这几个魔头的神色,突然省悟,朝着云灵子叫道:“你们是中了那妖女的五毒针吗?不用害怕,我能解救。”那四个魔头半信半疑,攻势稍缓,厉胜男吃了一惊,急忙喝道:“不要信他的话,五毒针天下无人能解!”孟神通大笑道:“你忘记啦,我在你家中取去的那几篇秘岌,恰恰就载有五毒散的制法和解法。你这五毒针在四十九日之后,就可以令人全身溃烂而已,是也不是?”厉胜男“哼”了声,正想驳他,孟神通先自大声喝道:“你们还怕什么?怕金世遗的毒蛇吗?怕没船只出海吗?跟着我老孟,什么都不用害怕。枉你们都是一派宗主,给两个后生小辈驱使,不害躁么?来,快把这小子杀了。我老孟与你们一同去取乔北溟的武功秘岌。”

孟神通几句说话,句句打动了他们的心弦,他们眼见孟神通制服毒蛇,如今又听得孟神通能解五毒计,说得有根有据,这么一来,金世遗和万胜男加诸他们的威胁全部消除|,云雾子养地一声大吼,首先向金世遗扑来,金世遗横剑一封,叫道:“且慢动手,听我二二口……”话犹末了,昆仑散人剑挟劲风,亦已刺到,大声骂道:”你的威风那里去了?谁还要听你的说话。”云灵于双簧一分,再度扑上,骂道:“你侮辱我们也侮辱得够了,今日要你死无葬身之地。”金世遗铁拐文地,旋风般的翻了几个纺斗,但听得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原来是昆仑散人跟踪追击,一连七八剑都砍中了金世遗的铁拐,金世遗理也不理,一路筋斗打去,霎眼之间,已离开了昆仑散人七八丈远。

云灵子夫妇赶来,金世遗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指着洞窟叫道:“你们杀了我不打紧,将来火山爆发,要累得多少人家家毁人亡!你们也未必逃得过这场灾祸。”云灵子冷笑道:“我们杀了你,马上上船便走,火山爆发,我已在大海中了。”金世遗道:“你们就不顾念沿海生灵么?”云灵子大笑道:“我们只顾自己,谁理你的沿海生灵?”金世遗本来想劝他们同做这场宝德,但这几个魔头来势涸涸,哪里肯听他的劝告?

金世遗拔脚疾跑,同着洞口冲去,心想自己比这几个魔头较能耐热,到了洞窟里面,就不怕他们了。离洞口还有三匹丈远。忽听得呼的一声,减法和尚已然追到后面,飞身跳起,碗口大的禅杖,照着金世遗劈头便打。金世遗挥拐相迎,两人功力悉敌,“当”的一声巨响,火花蓬飞中,金世遗和减法和尚都给对力的猛力震倒地上。离洞口更近了。孟神通哈哈大笑,他要保持大宗师的身份,不屑与众人合攻金世遗,心想有减法和尚加上那几个魔头,金世遗已是绝难逃脱性命口减法和尚跳了起来,步步迫近,指着金世遗骂道:“你在邙山上的威风哪里去了,还不快给酒家磕头求饶么?”洞窟里一股热气冲上来,金世遗身上包着石绵,还不怎么,减法和尚的僧袍却烧了起来,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倒下,在地上打了个滚,扑灭火焰。金世遗觉得这股热气。

比往日在洞窟中更热得难受,也不禁吃了一惊,就在这时,又听得厉胜男的骇叫之声,原来她也被桑木姥追到洞口,桑木姥的十指长甲已将触及她的背心。金世遗与她还有数丈距离,救已钵及,金世遗抽了一口凉气,小道:“想不到我与厉胜男同死蛇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金世遗心念方动,忽听得地下轰轰然传来了闷雷一般的声音口声音愈来愈响,地下的震动也感觉到了,就在这利那间,洞窟里突然冲出一股浓烟,众人眼睛一亮,随着浓烟喷出来的不是火焰,而是熔岩的熔浆。就像火热的铁流一般,刺得人眼睛发痛。就在此时,只听得桑木姥发出一声裂人心肺的尖叫,原来她正在纵身跃起抓厉胜男,被浓烟一冲,禁受不了,头下脚上的跌了下去,她双眼又睁不开来,不知趋避,竟然跌落熔浆里面,登时被熔浆淹没,化作一片飞灰。厉胜男刚罢离开她的魔爪,熔浆就从她刚踏过的地方卷过,厉胜男吓得魂不附体,竟然一咬跌倒!

金世遗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平时一跃,最多不过三丈多远,这时奋力一跳,竟跳过了六丈多的距离,一手抓起了厉胜男便跑,熔浆迅即又淹过了他刚刚立足之处。

突然间轰隆一声,浓烟喷出来时已带着火花的亮光,弯弯曲由约火舌头和上方的火星向四面八方飞开,浓烟聚成了一根像灰色的柱子,升上高空,然后四面散开,形状像一个极大的磨菇~有的驱散了浓烟,留下一道白热的粉末,同时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树林里也着火了!

饶是那几个魔头胆大包天,目睹这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恐怖景象,人人都被吓得魂不附体。这时哪里环顾得追金世遗,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急急忙忙的向海边奔逃!

金世遗拉着厉胜男也急忙逃跑,这时岩浆不断的从里面涌出来,形成了几股洪流,卷过之处,连磨盘大的石头也都熔化,冒起了一片夹带灰垢的烟尘,和密云混合,笼罩整个蛇岛,连阳光也被遮蔽了。黑云低压,云层反射出熔浆黯淡的红光,片刻之前还是阳光耀眼的,突然间便好像到了黄昏。也好像到了世界均末日口金世遗感到了绝望,他为的还不只是自己的生命,而是用尽心力,仍然不能挽救火山爆发的浩劫!

可是金世遗还末知道,若然真的给他凿开一条通道,将大量的海水引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2回 吞舟巨浪兼天涌 裂石熔岩卷地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