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32回 毒手扬威搜劲敌 冰弹玉剑门魔头

作者:梁羽生

冰川天女兼有三种身份,尼泊尔的公主、武当派的长老、天下第一剑客唐晓栏的媳妇,任何一种身份都是非同小可,更何况她美若天仙,手持冰剑,这一出来,当真是全场阅动,个个注目。武当派弟子更多一重心事,要知阳赤符虽说是得了师兄指点,才能在三十招之内击败雷震子,但他也的确是具有击败雷震子的功夫,冰川天女纵然比雷震子高出一筹,能否胜得阳赤符却是谁也不敢预测的,要是冰川天女再败,武当派就真是全军尽墨了。.阳赤符为她的容光气度所慑,骄狂之态顿敛,施体说道:“冰宫女主人莲驾到来,为此会生色不少!仰你的冰弹玉剑,乃是武林异宝,今日有缘相会,想可以一开眼界了。”

冰川天女淡淡说道:“你想见识此剑,亦非难事,何必费偌大心力,派人列冰宫偷盗?”说话之间,早已把冰魄寒光剑拔出销来,这柄宝剑乃是冰窟中万年寒玉所,通体透明,耀眼生缤,移开。但他们身体虽然发抖,心里却是兴奋非常,人人心中均是这样想道:“冰川天女不惧修罗阴煞功,她的剑术、轻功又较敌人高明,着来这一战定操胜券。”有人甚至心想,孟神通的师弟不过如此,孟神通大约也不会强得大多,怯敌之意也就因之大减。阳赤符每中一弹一剑,他们就是一阵欢呼。

他们哪知道孟神通除了修罗隐煞功之外,还练有不少武学中早已失传的功夫,乔北溟那半部武功秘笈,亦已完全参透,随便使用一种,都足以与当代一流的武学大师抗衡,阳赤符虽然还不及他,也得到他一部份传授,这时阳赤符见修罗隐煞功与劈空掌力都不足以应付冰川天女,正在思索如何克敌致胜,耳边忽听得师兄用“天遁传音”轻声说道:“天罗步、阴阳抓,劈空掌!”阳赤符本来就想到要用“天罗步”与“阴阳抓”的,只因这两种功夫,自已还末十分纯熟,又尚未摸清冰川天女的功力深浅,故此一时之间,畴曙未决,如今得了师兄的“天遁传音”,心中想道:“师兄法眼,必已着出了对方优劣之处,叫我用这两种功夫,再保留原来的劈空掌,定不会错。”

就在他思索之时,身上叉十了两剑,当下不再祷践,先使出了“天罗步”来,冰川天女正自得心应手,忽然间一剑剌去,却失了敌人的所在,陡觉微风枫然,敌人以已到了身后,冰川天女何等快捷,立即反手一剑,这一回见到阳赤符的身影从自己侧边掠过,可是阳赤符只是那么轻轻的一飘一闪,踏上两步,冰川天女的一剑又剌了个空。原来这“天罗步”是从奇门八卦之术演变来的,看似简单,方位的变化却极之复杂,比上乘轻功中的“穿花绕树”身法还要奥妙得多,拣到了最高境界时,即使碰到了比自己高强十倍的能手,也能够保存自己。

冰川天女一连剌出数剑,剑剑落空,杀得性起,忽地平空拔起,一招“飞瀑流泉”,冰魄寒光剑在空中一划,登时似天空中酒下了干百点寒星,冰川天女的轻功本来高出对方,这一下从空中望将下来,敌人无所遁形,她觑准方向,凌空击下,满以为定然可以一击便中,她想得不错,哪如临到了冰剑堪堪就要刺中敌人之际,阳赤符又使出了第二种功夫。

只见他双掌齐扬,千指如钧,扬空一抓,势道凌厉之极,完全是一种近身肉搏的擒拿手法,但却比武林中流传的任何一种擒拿手法都要霸道得多,尤其古怪的是,他双掌一扬,意然生出了两种方向相反的吸力,使人如坠急流激湍之中,冰川天女大为惊骇,要知她是公主的身份,怎容得对方抓着她的身体?这一剑若然剌下,固然可以刺中对方,但她也难免落在对方的手中了。何况阳赤符中了冰剑,最多不过损耗真气,若冰川天女被他抓着,说不定可能肢体伤残,冰川天女如何敢与他硬拚?

冰川天女心中一凛,赶快趁着尚未给对方的吸力吸下之际,身形一屈,使出了奇妙无比的绝顶轻功,左脚脚跟与右脚一碰,箭一般的倒射回去,但听得“嗤”的一声。饶是她退得有如流星闪电,左角衣襟也被撕下了巴掌大的一块!

这一来,冰川天女的精妙剑法已是毫无用武之地,因为她在地上既不能剌着对方,若然运用轻功,近身搏斗,对方有“阴阳抓”的功夫,又是得不偿失,阳赤符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冰川天女没法,只得易攻为守,用精妙的剑法防身,冰魄寒光剑化成了一道光幢将她遮掩得风雨不透,心想:“我看你赤手空拳,又如何攻得进来?”

那知阳赤符并不急于攻入她的剑光圈内,他的“天罗步”与“阴阳抓”两种功夫奏效已是完全不受冰川天女的威胁,便可以好整以暇的默运玄功,绕着冰川天女游走,在离她一丈之内,接连的发出劈空掌来。

阳赤符的功力本来胜过冰川天女,冰川天女的剑法能防身,却不能防御他的劈六掌力,阳赤符一掌紧似一掌,掌力从四面八方打来,冰川天女便恍如一叶轻舟,在惊涛骇浪中东飘西汤!

冰川天女暗叫“不妙”,心中想道:“如此相持下去,我没法再刺中对方,内力却先要给对方耗尽。”处此情形,既然无法取胜,自然而然的便起了全身而退的念头。

在冰川天女想来,她轻功胜过对方,而且对方也畏她的剑法,她要退走,最多不过判她输了这场而已,斜阳赤符也拦她不住。

哪知阳赤符的“天罗步”不但可以用来防守,也可以拦截敌人,冰川天女身形一晃,他立即便如其意,一声喝道:“想要逃吗,那也不难,把你的宝剑留下!”声到人到,拦住了冰川天女的去路,冰川天女应付不了他的“阴阳抓”,不敢与他肉搏,只好改个方向逃避,阳赤符按着奇门八卦方位,一闪一飘,绕圈踏出几步,冰川天女一个转身,恰恰又看到阳赤符便在她的面前。当真是进退两难,无法可施!原来“天罗步”之所以称为“天罗步”,便因为这种步法展开,可以做天罗地网般的包围敌人。

这时,赴会诸人亦都着出了冰川天女败家已露,武当弟子尤其气馁,雷震子黑了面孔,只待冰川天女一败,他使要退出会场。

阳赤符越迫越紧,冰川天女心道:“糟糕,糟糕,我最多只能支持半个时辰了。”就在此时,耳边忽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走干方,绕异位,用冰弹打入他的耳朵!”

冰川天女一怔,这时阳赤符正是在她背后的“坤”位发掌,冰川天女根本就瞧不见他,那声音教她走干方,绕异位,发冰弹,那么冰弹岂不是变成了无的放矢。但那声音熟悉之极,而且又是用命令的口气说的,冰川天女无暇考虑,也不容她考虑,这刹那间她就像受了催眠似的,依照那个声音的指教,施展绝顶轻功,俟的从干方绕到异位,卜卜卜弹出三颗冰弹,就在她冰弹发出的同时,阳赤符刚好出现在她面前的“震”位,第一颗冰弹打入他的耳朵,二三两颗冰弹打中他两边耳朵下面的晕眩穴,只听得阳赤符闷哼一声,突然间好似变成了一尊石像,它的一记劈空掌刚慾发出,举手抬足,双眼圆睁,形状神情却一丝不改保留下来,当真又是滑稽,又是古怪。

冰川天女笑道:“好呀,你还想要我的宝剑吗?”冰剑在阳赤符面前一晃,阳赤符的眼皮都不动一下,显然是冰弹打中它的穴道,已经见效。原来阳赤待所练的是一种邪派中最神奇的闭穴功夫,任何高明的点穴手法都不能冶他,有用暗器打入他的耳朵,才能破去他的闭穴气功,同时令他不能动弹。因此.其实只要一颗冰弹便够,其他两颗打中他“晕眩穴”的冰弹还是多余了的。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全场人众,无不惊愕,但在众目睽睽之下,阳赤符分明是给冰川天女打中穴道,孟神通这方的人,虽然觉得有点蹊跷,却是做声不得。

冰川天女道:“好,你不要我的宝剑,我可要回去啦!”刚刚走得两步,孟神通忽然大喝一声:“站住!”

这一声有如晴天霹雳,冰川天女呆了一呆,道:“经天,你来替我接这一场。”她以为孟神通是要替她师弟报仇,按照比武场规,她不愿继续谁也强她不得。

孟神通双眼一扫,气纳丹田,一字一句的将声音送出去道:“是哪一位高人来到,请恕孟某失迎之罪。”声音铿铿锵锵,刺耳非常,估量四五里内,都可听见。这一声登时令全场都震动起来,人人都睁大了眼睛,要看是什么高人出现。过了一会,寂然毫无反应,众人窃窃私议,乌天朗倚老卖老,阴阳怪气的说道:“孟神通活见鬼啦,哪里有什么高人?有高人来,还瞒得过我这双眼睛吗?”

孟神通变了面色,再度大声喝道:“阁下刚才这手,足见高明,既是挟技前来,与我作对,却又为何愉愉摸摸的躲在暗里,不敢露面?”

孟神通这几句话令得武当派哗然騒动,雷震子骂道:“呸,好不要险,想赖这一场么?”所有在场的人,除了冰川天女心中有数之外,其他的人都觉莫名其妙。

孟神通不理雷震子的叫嚣,迳自问冰川天女道:“咱们彼此都算得武林中有点名声的人,不打谎语,刚才是否有人向你暗地传音?”

冰川天女正自为了那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感到非常迷惑,心神怔忡,同况她生平从来末说过一句假话,给孟神通一问,冲口说道:“不错,但我还不敢断定他是谁人。”要知金世遗之死,经过冯琳母女证实,冰川天女早已确信不疑,所以她虽然觉得这是金世遗的声音,但在未曾见面以前,总是不敢肯定。正如孟神通一样,虽然也疑惑到是金世遗,但总觉得这太不可能。

冰川天女自己承认,大出众人意外,登时全场静了下来,但那个神秘的“高人”,却还没有出现。孟神通“嘿、嘿、嘿”一阵冷笑,叫道:“曹锦儿,你怎么说!”

曹锦儿莫名其妙,心慌意乱,末及开言,唐经天站起来说道:“孟神通,刚才你的师弟接连比了两场,你是不是也曾用“天遁传音”向他指点?武当派的雷掌门还末曾向你算账呢!你若认为你师弟输得不值,掌门也输得不值!比对起来,即算双方都有人指点,你也还欠我们一场!”

雷震子精神陡振,哇哇叫道:“哈,原来是你这老贼暗中弄鬼!怪道我输得糊里糊涂!”其实,阳赤符的武功的确是胜他许多,即算没有师兄指点,也不过赢得较慢而已。雷震子的起闹,完全景为了要挽回面子。

孟神通“哼”了一声,不屑与雷震子门口,但对唐经天的说话,却禁不住着心中一,“咦,他怎么也懂得天遁传言?”眼珠一转,冷冷问道:“什么天遁传音,你可曾听得我说些什么暗语吗?”

唐经天之所以知道邪派中有“天遁传音”这门功夫,乃是从痛禅上人那儿转来的,但痛禅上人也是仅知其名,并非懂得这门功夫,所以不但是唐经天,即痛禅上人金光大师等武学宗匠,也不会听到孟神通刚才向师弟所说的暗语,不过他们暗中留意,见是孟神通在激战之时,嘴chún微微开阖,猜到他是暗中运用“天遁传音”,向师弟指点而已。

唐经天答不出来,但他聪明绝顶,心头一动,立即冷笑道:“你刚才说的好,咱们在武林中都不算是无名之辈,尤其你以一代宗匠自居,难道还会打谎语吗?你说了些什么暗语,你知、我知、你师弟知,也许还有旁人知道,你自问你是否曾用过“天遁传音”?难道还当真要麻烦我给你再说一遍?”

这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孟神通作贼心虚,不敢再追究下去,但见他伸手一拍,解开了阳赤符的穴道,双眼一翻,说道:“你当我是气量狭窄,和你计较这一场的胜负?这一场你的妻子虽说是得人指点,到底也是她凭着真实的功夫,轻功、剑法、暗器都有了相当火候,要不然虽得指点,也不能取胜,既然她打中了我师弟的穴道,这一场当然算是她赢,呸,你当我像那些胡赖混账的人吗?”

这番话说得公平合理,确乎像个宗师的身份,但骨子里却又是针对雷震子,雷震子当然听得出来,但却做声不得。

大家正以为这场风波将可平静,那知孟神通顿了一顿,又说下去道:“我并非计较这场胜负,但你们既在场外另外埋伏有人,实是不合场规,非即刻将他交出来不可!我可以亲自下场,与他较量!”

这又是一个难题,那个神秘的“高人”既然不肯出来,曹锦儿哪里去找一个给他?江南心里暗暗纳罕,想道:“金大侠为什么忍得下这口气,孟老贼分明是几次三番向他挑战,不过没有指出它的名字而已。”江南哪里知道,金世遗之不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2回 毒手扬威搜劲敌 冰弹玉剑门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