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36回 恫怅深情如梦杳 暗伤心事付东流

作者:梁羽生

松石道人也是大为诧异,问道:“冯老前辈,刚才在我们昏迷的时候,你没有来过么?”冯琳道:“没有呀!嗯,你我门派不同,我纵比你们多活几年你也不必拘礼,前辈长前辈短的叫得令人起鸡皮疾痞。”要知冯琳虽然年近六旬,但容貌还似四十许人,而且还似少年时候的一般任性,最不喜欢别人说她年老。

松石道人怔了一怔,讪讪说道:“这么说,暗中将我们救醒的乃是另有其人了。”冯琳道:

“当然是另有其人,快说,快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松石道人道:“天黑之后不久,我们听得外面好似有杀的声音,我正想挣扎起来,忽觉有一股极为奇怪的香气,令人筋酥骨软,甚为难受,那香气与现在留在室内的香气,气味大有不同。”冯琳道:“我知道,你们最初闻到的气味,那是魔鬼花的香气。”心想:“松石道人在武当派中,武功仅次于雷震子,怪不得他吸了魔鬼花的香气,居然还能够挣扎。”

松石道人道:“我用力挣扎,却软绵绵的爬不起来,大殿里毫无声息,静寂得令人心悸,周围一看,师弟们都全已闭了眼睛,好似昏迷过去了。我心里一慌,又吸了两口魔鬼花的香气,登时也觉得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中,不久也就完全不省人事了。”

冯琳心想道:“要是在那个时候,有敌人闯进殿来,那真是不堪设想。我也没有脸皮再见雷震子和痛禅上人了。”

松石道人续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忽觉得有一股清香,沁人肺俯,而且身体内似有一股暖流流过,非常舒服,迷糊中好似觉得有人在我的身旁,但到我能够睁开眼睛时,却什么入也没有瞧见。没有多久,师弟们也一个个的先后醒来,说起来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受伤的地方也不觉得疼痛了,试一试,大家的功力都恢复了四五成。这时我们已清清楚楚的听得外面有呼喊奔跑的声音,情知定是有敌人进了观中,因此我们布好九宫剑阵,准备敌人若是闯到这儿,也可以抵挡一阵。想不到你老,嗯。是冯女侠进来,冒犯了冯女侠。偷入观中的敌人想来都已被冯女侠赶跑了。”

冯琳面上一红,心里暗呼:“惭愧!”说道:“这是天山雪莲的香气,想是你们昏迷的时候,有人将碧灵丹纳入你们的口中。这个人是谁,目前我也难以猜度。好在你们都巨能够走动,咱们且去寻觅痛禅上人和金光大师,见了他们,谅可知道一点端倪。”

冯琳领导他们追赶大队,己路上猜疑不定,要知用天山雪莲做主葯制成的碧灵丹,只有天山派才有,她因为身上仅有三颗,受伤约有十二人之多,不够分配,所以没有给他们服用。心中想道:“难道是晓澜和我的姐姐来了?要不是他们,谁能有那么多的碧灵丹?可是若是他们,又怎会不肯出来与我相见?他们都是素来不苟言笑的人,更不会与我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冯琳任是一世聪明,只因为她认定金世遗已死,一时间也没有想到金世这身上。原来金世遗自荒岛回来之后,曾上过天山一次,暗中探望李沁梅,他在天山上逗留了三天,谁也没有发现。

在那三天里,他偷看了李沁梅几次,每一次李沁梅都是和锺展在一起,他察觉了锺展对李沁梅的情怀,也察觉了李沁悔对自己虽然仍是一往锺情,但对锺展亦是亲如兄妹。从他们二人的感情看来,可以预料:只要自己不露面,李沁梅不知道自己仍然活在人间,日子一久,他们二人也并非不可能成为爱侣。正因为金世遗有此一念,所以在邙山比武大会上,他暗助江南,暗助冯琳,暗助冰川天女……却始终不肯现身与孟神通相斗。

他在天山三天,顺便也采了十几朵天山雪莲,制了三十颗碧灵丹,想不到今日派了用场,救了武当派众弟子之命:

冯琳追上了大队之后,与痛禅上人一谈,才知道女儿并不是他们所救,唐晓澜也没有到来,暗助他们的人是谁,大家都猜想不出。谷之华、李沁梅和锺展这三个人的遭遇如何,成为了大家最担心的问题,但大敌当前,容不得他们从容查访,冯琳也只好跟随大快,先到嵩山少林寺安顿.谷之华经冯琳用了红教的“归藏解穴神功”给她解穴,虽然没有立即见效,但却刺激了它的神经,令她在全无知觉的状态中有了一丝知觉,陷入一种蒙陇的昏迷梦境中,梦中似乎长出了两只翅膀,在云雾里御风飞翔。

蒙陇中忽地又觉得似乎是金世遣走到了她的身边,而且似乎在轻轻的抚摸着她,有说不出的舒服,顿然间气血流畅,四肢百骸都好像养然间松散开来,谷之华醒里梦里都在想着金世遗,这时一日一百了知觉,自自然然的,眼睛未曾睁开,就在低声唤道:“世遗!世遗!”

忽听得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唤道:“之华,不错,是我!”

谷之华心头一震,眼睛候的张开,出现在她眼前的果然是金世遗,这刹那间,她竟不知是真是梦,但觉得金世遗紧紧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你别害怕,是我,我没有死!”

谷之华不自觉的也紧紧握着他的手,是的,她心中的确是在害怕,但并非害怕金世遗是鬼,而是害怕眼前的不过是个幻影,怀疑自己还是在恶梦之中呵!渐渐地感到了金世遗手心的热力,听到了金世遗心跳的声音,她感到了她所触及的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既非梦境,亦非幻影!谷之华一片茫然,低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怎么会在我的身边?他们呢?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怎么只有你我二人?”

金世遗道:“这是一个山洞,你给孟神通点了穴道,他们将你送回玄女观疗治,我悄悄将你带出来,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

谷之华走了定神,神智也渐渐清醒过来,刚才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她心头掠过!在她的眼前,出现了刚才恶斗的场面,她的父亲像凶神恶煞的要伤害她的掌门师姐,在那最紧张的关头,她跳出去拦住了她的父亲,她记起了她和父亲的问答,她的父亲拒绝了她的调停,刚变得慈和的眼光又充满了杀气……她记起了自己拔剑自杀,最后的一幕情景是:李沁梅尖声叫唤,向她冲来。

谷之华心中想道:“啊!原来我没有死,我给他、给他点了穴道。呀,老天爷,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去?”霎时间但觉心乱如茧,肝肠寸断!金世遗忽地感到她的掌心一片冰冷,急忙安慰她道:“之华,一切都过去啦,当它是一场恶梦吧,天可怜见,教咱们今日重逢,从今之后,咱们永不分开,那一些不相干的人,也就不必再去理会他们了。”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了一声啸声,谷之华不禁又是心头一震,那是她父亲的啸声。原来这个时候,正是孟神通杀出重围,逃下邙出的时候。他用啸声和他的徒弟联络。

金世遗听到孟神通的啸声,亦是心头一震,从这啸声中他听出了孟神通已是元气损伤,但却并非伤得严重。这刹那间,厉胜男的影子也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孟神通伤得不重,那么厉胜男将是如何?会不会两败俱伤呢?

可是,此时此际,却不容得金世遗分心去挂虑厉胜男了,他握着谷之华的手,忽觉她的手指颤抖,方自一怔,谷之华已摆脱了他,金世遗愕然望她,只见她的面色苍白得令人心悸!谷之华这次上山,本来是对父亲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能以父女之情打动孟神通铁石的心肠,想不到竟是如斯结果!孟神通的啸声已听不到了,可是这啸声却像激起千丈狂涛,令她本来就不宁静的心湖,更是思如潮涌。

金世遗劝她把过去当作一场恶梦,可是现在恶梦并未曾过去,山洞里虽然宁静和平,但可以想像得到,邙山上仍是一片腥风血雨!最难过的是:她现在无法预料这“恶梦”将是如何结局,掌门师姐的生死如阿?各派宗师将受到甚么样的折磨?她父亲的命运又将落得怎样收场?调解已经失败,武林的大劫无可挽回,后果如何。她简直不敢设想,只有一样是她可以预感得到的,在这样的情形下,不论是哪一种收场,都将令她终生抱恨!谷之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现在又从清醒中陷入了混乱,本来她已经是较一般的女子坚强的了,可是任凭她怎样坚强,也受不住这样沉重的打击!最初与金世近相见的欢愉.掩不过她心头的创痛,火热的心情冷下去了,越来越冷,冷得令她对爱情也几乎失去了感觉了。试想在这样的情感下,谷之华哪还能够与金世遗细诉衷情,接受他的轻怜蜜爱?

两人默默无言,金世遗从她的眼光中也感到她内心的哀痛了,但是用什么言语去安慰她呢?

月光透进山洞,夜已深沉,午夜的寒意更加重了心头的寒意,谷之华咬了咬牙,心中想道:

“我今天侥幸没死,但已把自己当作已经死去了。我要选择一个什么人也没有到过的地方,什么人也不见面。”

金世遗再一次的抓住了她颤抖的手,沉声说道:“之华,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全都着到了,你已经尽了你的力,武林的劫难无法消弭,这不是你的罪过。”他本来想说:“你所做不到的,我将代你去做。”但一想自己所能够做的是什么?最多是帮助厉胜男杀掉孟神通,这件事他可以暗中去做,但却怎能当着谷之华的面说出来,令她已受创伤的心灵更多受一重刺激?但这样一来,他对答之华的安慰,也是变得一片空虚,毫无力量。

谷之华缓缓抬起头来,说道:“世遗,多谢你今天救了我,尽避你不放我也许更好一些,我还是一样感激你。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今日得见你一面,我已是心满意足,不敢也不想再奢求了。嗯,你走吧!”

金世遗拦着洞口,颤声说道:“之华,你、你去哪儿?你可记得你师父临死之前,将玄女剑谱郑重的交托给你,要你继承她的衣钵?这是件曾经告诉我的。你也曾经说过,不论你受了什么委屈,也不能辜负你师父十年来对你栽培的心血!”

谷之华心头一震,她当然记得,这一段话乃是上次邙山大会,自己被曹锦儿逐出门墙之后,为了表白自己的心情,向金世遗所说的。但那时所受的委屈,比起今日的遭遇,那又算不得什么了。她不知道外面闹得如何,也不知道在她昏迷的时候,曹锦儿已经当众宣布,允许她重列门墙:心中只是想道:“这次各派门人,不知有多少人要死伤在我父亲手下,邙山派和它的冤仇最深,死伤的也定然最多,我虽然侥幸末死,但还有何面目再见同门?”

不过,金世遗这几句话也对她发生了影响,过了半晌,只听得她低声说道:“世遗,多谢你提醒我,你放心,为了师父,我会活下来的。好啦,你不走,你就让我走吧!”

金世遗心情激动之极,大声说道:“为什么咱们不能同在一起?你若是不愿意再卷入漩涡,我和你到一个荒岛上去,在那里,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事也不用理会。咱们可以用毕生之力,将帅传的武学整理发扬,待到晚年,再选择有缘的弟子,这不好么?”

金世遗所说的正是她所想的,她心中一动,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但转瞬之间,另一个念头又升起来,她想到了李沁梅,“我如今已是万念皆灰,只是为着师父才活下来,我何苦成为他们的障砖?”

但见她紧闭双chún,神情冷漠之极,轻轻的推开金世遗,就走出山洞。她没有再说半句话,金世近已经知道她的心意已决,无可挽回了。他被她那冷漠的神情所吓着,不由自已的挪开了身体,让谷之华从他的身边溜过。他不能说服她的心,即算强留着她的身体叉百什么用?

谷之华走出山洞,一片茫然,心中不住均在问自己:“我应该到哪儿去?”忍了多时的眼泪忽然滴了下来。金世遗听到她的硬咽的声音,追了出来,大声叫道:“谷姐姐,你等一等,这不行啊!难道咱们竟然就这样永远分手?啊,你待我想一想吧,我还有话要和你说明!”

他仅仅差一步就要追上了谷之华,忽听得一声凄厉的叫喊,似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抬头一看,只见侧边一棵大树底下,一个黑衣女子披头散发,瞪着双眼,直望着他,恰似一个幽灵!金世遗大吃一惊,他只差一步,就要追上谷之华,脚跟已经离地,但这一步却似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阻住一般,竟然跨不出去!这黑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厉胜男!但见她瞪着眼睛,一滴滴血珠从嘴角流出来,险上的肌肉纲紧得几乎变了形貌,这显然是受了重伤,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厉胜男忽然一个幽灵似的,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而且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6回 恫怅深情如梦杳 暗伤心事付东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