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39回 暗室除姦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

作者:梁羽生

那管家弟于忙问道:“师父,怎么?”云中现道:“这个时候,她们应该将冰糖燕窝端来了,却怎的不见人来?待我亲自看去。”管家弟子大为奇怪,说道:“这点小事,何须劳动你老人家,待弟子去叫她们端来便是。”云中现道:“这些了环大都好吃懒做,这次我要亲自教训她们!”

那弟子正在心里疑惑:师父不陪贵客,却去教训丫环,这岂非太过不近人情?心念末已,忽听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笑道:“燕窝端来啦!”与此同时,嫂嫂连声,云中现约两枚透骨钉也发了出去口这个自称是来送燕窝的丫环当然是厉胜男了。

那两枚透骨钉射出,立即便听得“哎哟”一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正是那个三柳庄的庄主柳三春。

这一手却是金世遗和他们开的玩笑,金世遗施展“四两拨千斤”的借刀功夫,只发出了两枚梅花针,便把云中现的透骨钉拨转了方向,分打柳二春和万应常二人,万应常武功较好,只被透骨钉擦破了头皮,柳二春则被透骨钉打中了腿弯的“环跳穴”。

厉胜男笑道:“这个燕窝的滋味不好尝啊!”反手一掌,“咄”的一声,打了云中现一记耳光。

跟着施展小擒拿手法,抓他的琵琶骨。不料这一抓却竟然落空,原来云中现的本领虽然还不及厉胜男,但亦非易与之辈,他被厉胜男出其不意的打了一记耳光,心中大愤,趁着厉胜男变换擒拿手法的这一刹那,立即拔出刀来,展开了一派拚命的刀法。

金世遗笑道:“老朋友。还认得我么?”万应常一听这个声音,吓得魂飞魄散,叫道:

“你,你,你……哎呀,毒手疯丐!”金世遗道:“不错,我就是往日的毒手疯丐金世遗。你想要饶命,乖乖的给我站住!”万应常如奉圣旨,果然动也不敢一动。那个管家未知厉害,还想夺门逃里,脚步刚动,便给金世遗一把抓了回来。

金世遗大马金刀的坐下来,笑道:“待我看看云庄主的游龙刀法。一、二、三、四……”

数到第十七招,只听得“当”的一声,云中现的单刀坠地,厉胜男信手点了他的麻穴。本来以云中现的武功,还可以应付十来招的,只因听到了金世遗的名字,也吓得软了。

厉胜男笑道:“若然依照你的规矩,他龙抵敌到第十七招,我也应该饶他的了。可是我平生最恨假冒为善之辈,我偏偏就不饶他!”

柳三春爬了起来,直打移咦,同金世遗哀求道:“金、金大侠,你、你老人家以前答应过,不、不杀我的。”金世遗点点头道:“不错,那年我本就只是存心试试你的功夫,并非要取你的性命。”万应常也急忙说道:“金大侠,你也答应过我的。”

金世遗哈哈笑道:“难得你们都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可是,有一点你们却记不得了,那时你们的恶迹未曾昭彰,我是把你们看作武林同道,才找你们切磋的,当然不会杀了你们。

是这样护的吗?”万应常忙道:“不错,在下场子的时候,你老人家是这样讲的,要不然我也不敢跟你老过招了。”

金世遗笑容一敛,冷冷说道:“现在你们要助约为虐,诛绝武林同道,天理难容,我金某可要替天行道了!”

云中现连忙嚷道:“我本来就不想去,都是他们悠惠我的,你老人家刚才一定听到了……你饶我一命,我愿意尽散家财!”最后这一句话,大约是因为厉胜男骂他“假冒为善”,他才这样说来。

自柳万二人登时也叫嚷起来,一面互相推诿,一面发誓痛改前非,但求金世遗饶恕,他们便从此退出武林,不敢再惹闲事。

金世遗笑道:“都不要吵了,你们要我饶命,可得依我一件事情。”这三个人如奉皇恩,立即同声叫道:“依得,依得!”

金世遗道:“你们所说的那司空大人是谁?”云中现道:“是御林军统领司空化。”金世遗道:

“好,这里有现成的笔墨,你们每人都给我写、写……

厉胜男忽然抢着说道:“给我写一首唐诗!”

金世遗怔了一怔,厉胜男眉毛一扬,通:“你交给我管,管保你错不了。”金世遗和她相处已久,见她这眉目神情,已知道她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但他对于厉胜男何以要啡这三个人写唐诗,却还没有明白。

云中现道:“写哪一首?”

厉胜男作状想了一想,道:“写一首不太短也不太长的。好,就写老仕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吧。”

柳二春与万应当神色尴尬,摄儒说道:“我、我、我没有读过。”云中现却得意洋洋的说追:

“成,我马上就写,书法不好,远望姑娘包涵。”原来柳、万二人乃是草包,这云中现却是个附庸风雅的缮绅,熟读唐诗,杜甫这首名诗,他前两天还写过一幅中堂,送给一个得意的弟子。

厉胜男道:“好,你们两个没有念过这首诗,跟他一个字一个字写,我不管什么书法,给我好好的用心写吧:”云中现铺平了纸,提笔便写:“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曜如翠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骏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金世遗跟着朗声吟诵,击节赞道:“好诗,好诗!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样神妙约剑术,当真是千载之后,读之尚使人向往!胜男,你选这首诗真有意思,待你学成了剑法之后,当可以和公孙大娘的弟子比美了。”

柳三春与万应常满头大汗,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云中现写,不敢落后,待到云中现收笔,不过片刻,他们也跟着写完了。

云中现着他们所写的字体,歪歪斜斜,有如孩子描红,大为得意,争着把自己所写的呈上给厉胜男,恭恭敬敬的说道:“姑娘,你是会家,请你评阅。”

厉胜男笑道:“好,好,写得很好!”第三个“好”字刚刚出口,云中现正在笑容满面,厉胜男撬地伸指一点,对准他的喉头狠狠一戳,云中现做梦也想不到厉胜男突然施展杀手,闷哼一声,喉头被戳穿一孔,血如泉涌,登时倒毙。

万柳二人吓得呆了,“饶命”二字尚在舌尖打滚,末曾说得出来,说时运,那时快,厉胜男又已依法泡制,用重手法点了他们的死穴。

厉胜男出手如电,即使金世遗也没料到她要杀人,待要阻止,已来不及。金世遗怒道:

“胜男,你怎的如此狠毒,我答应饶了他们的性命的!”

厉胜男笑道:“是你答应的,我可没有答应啊!”云中现那弟子想要逃走,双倒却不听使唤,吓得软了。厉胜男道:“我已杀了三人,不能再留这个活口!”扬手一柄飞锥,又取了那管家弟子的性命!

金世遗一把抓着厉胜男的手腕,喝道:“你再胡乱杀人,我把你的武功废了!”

厉胜男笑道:“大英雄大侠客,你捏得我这样痛,你放不放手?你不放手,以后我再也不理你!这四个人我是不得不杀,你当我是欢喜杀人的么?”

金世遗不由自已的放松手指,说道:“这几个人虽然行事卑劣,但究竟罪不至死,你为何要杀他们?有甚道理?”

厉胜男淡淡说道:“枉你在江湖上混了这许多年,还有人把你当作大魔头呢。哼,哼,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得。你给我好好的坐下来,待我说给你听。”

在厉胜男的娇啧之下,金世遗的怒火再也发不起来,只好依言坐下,听她说话。

厉胜男璞啼一笑,说道:“可惜没有镜子,让你看看你刚才那副凶霸霸的样子,真像可以把人吃掉似的。”

金世遗道:“你赶快说,要是说不出道理,我还会把你吃掉的。”说到“吃掉”这两个字,他也禁不住笑了。心想:“你才真是想“吃掉”我呢!”

厉胜男道:“你本来想要那三个老家伙给你写信给司空化的,是不是?”

金世遗道:“不错,我是想叫他们写封引荐书,咱们可以冒充是他们的门人弟子,拿了引荐书去见御林军统领司空化。”

厉胜男笑道:“难为你想得出这样的妙计,但你敢担保他们就能守口如瓶吗?”

金世遗道:“我可以点了他们的哑穴,让他们过了七天之后,才能说话。”

厉胜男道:“他们能够给你写信,难道就不能写在纸上,将这秘密传出去吗?”

金世遗道:“他们已给我吓破了胆子,料想不敢漏。”

厉胜男道:“这几个家伙都是老姦巨猾,常言道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还是把他们杀了,最为安全可靠:”厉胜男的顾虑,金世遗不是没有想到,要是在早几年,他也会将他们杀掉:但自从他结识了冰川天女、李沁梅、谷之华这些人之后,性情已在逐渐转变,所以才宁愿冒一些危险,保留那三个家伙的性命。

但现在厉胜男这番说话,却教他无法反驳,虽然他仍是觉得厉胜男行事太邪,但也只好默不作声了。

厉胜男又笑道:“人人都认为你是江湖上的大行家,在我看来,却还欠老练。你想叫他们给你写引荐书,这事就大大欠妥,好在我灵机一动,临时改过来,叫他们改写一首唐诗。”

金世遗恍然大悟,说道:“敢情你是怕他们故意不用平日的笔迹,或者是在辞句中弄鬼么?”

厉胜男道:“不错,你还算聪明,马上就猜到我的用意了。现在我可以照他们的笔迹,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嗯,云中现这老家伙虽然武功最好,但住处却也是距京城最近,只怕京城里有不少熟人。咱们还是冒充柳、万二人的弟子吧。”

她提起笔来,模仿那两人的笔迹,各写一封,果然十分相似。金世遗看了,既是欢喜,又是害怕。心中想到:“以她的聪明,假如误入邪途,只怕比孟神通为害更大!”

万胜男将两对假荐书摺,递一封给金世遗道:“我最讨厌那个柳三春,由你去冒充他的弟子。”金世遗笑道:“那马脸无常却是从来不收女弟子的,你要冒充他的弟子,准得露出马脚。”

厉胜男道:“我早就想好了,你看我这头发,不是正好改装吗?”

云家的人,都尚在昏迷末醒,厉胜男进入室内,从容搜索,找到了一套合身的男子衣里,她的头发,早已给冯瑛削去一半,索性找了一把剪刀,对着镜子,将头发剪短修平,戴上帽子,问金世遗道:“你看冒充得过去吗?”

金世遗笑道:“太俊俏了,马脸无常的门下,不应有这样的美男子。待我再给你改容吧,”改装易容是金世遗的拿手好戏,他秘制的易容丹与甘凤池这一派所传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下将厉胜男打扮一番,在她面上又添了两颗粗大的黑疤,看起来除了身材较矮之外,已有了几分似江湖上的粗豪人物。厉胜男对镜笑道:“好,虽然是丑了一些,但即算与西门牧野对面,他也末必认得我了。”

金世遗自己也改容易貌,黏上了两撇小子,扮得像一个老成持重的掌门弟子模样。厉胜男笑道:“想不到咱们要做那两个老家伙的弟子,我取了他们的性命,也总算对得起他们了!”

厉胜男将那个被云中现买来的村女送了回去,送了她十两纹银,叫她和父亲逃到他处谋生,处理完毕,刚好天亮。两人便即上路,赶往京都。

厉胜男笑道:“这还是我平生做的第一件好事,心里畅快得很。”金世遗道:“所以说,侠义心畅,本来是人人皆有的,只要不迷失本性,谁都可以做个好人。”厉胜男笑道:“你真是变得越来越迂腐了,我看你简直可以改行做教书先生了。不过,你也许料想下到,你猜猜我为什么要做这件好事?”金世遗道:“怎么?”厉胜男格格笑道:“那是为了要讨你的欢喜啊!”金世遗心头一沉,厉胜男的动机他确是料想不到,但随即想道:“她能为我做好事,那也是好的。何况她并不掩饰,可见还并非无可救葯。只是,我今后只怕更不能离开她了。”

三天之后,两人到了北京,司空化是御林军统领,住处自然容易打听,两人便持了假荐书,冒充柳三春与万应常的弟子,前往求见。

司空化正在演武扬上,督促他的手下军官练武,一见只是柳三春和万应当的弟子前来,心里极不高兴,看了书信,淡淡说道:“你们的师父都有了身家,要在家中享福,怪不得连我也请不到他们。哈,他们享福,却累你们辛苦了。先下去歇歇吧。要是你们愿意在这里当差的话,明天你们去见王副将,看看还有什么空缺,可以给你们补上两个名额。”指一指带他们进来的那个管家道:“你好好招呼他们,明天再带他们去见王副将。”

听这语气,司空化对他们简直是毫不重视,非但不亲自招呼,连分配差事也只是叫管家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暗室除姦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