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2回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葯难消往日嫌

作者:梁羽生

这个意外的事情突然发生,众人无不吃惊,俘虏中有一个邙山派的第三代弟子卢道磷,慌忙跑过来叫道:“掌门师姐,你怎么啦?”

金世遣将曹锦儿气得吐血昏迷,心中也好生内疚,想道:“这老太婆如此骄傲幅强,真是始料之所不及。’给她把了一把脉,便对卢道磷道:“令师姐是因为一时惊喜交集,歪了一口气,料想不至于有性命之忧。目下逃生要紧,你将她背起,随我走吧。嗯,这里有一颗解葯,你待她醒转的时候,立即让她服下,要是她不肯服,你就她。”

卢道磷不明其中原故,好生诧异,心想:‘为什么师姐不肯服他的解葯呢?’他将那颗解笔闻了一闻,气味、形状,都和自己刚才所服的那颗丸葯一模一样,便将它珍重收藏好了。这时众人虽然觉得金厉二人来历不明,甚为古怪,但却都相信了他们。卢道磷向金世遗谢了一声,便依他的吩咐,背起了掌门师姐,跟随他闯出地道。

地道里还有二三十名武士,有一些人听得这边牢门打开的声音,且已赶了到来。这时,牢狱中原来被囚约二十多个各派弟子,都已恢复了功力,不必金世遗动手,便将那些武士一个个的收拾了。不过这些正派门下,不愿多伤性命,所以或者是用‘点穴法’点倒他们,或者是用分筋错骨手法,令他们受一点轻伤,暂时消失了抵抗的能力。

不消片刻,这班人已走到地道的另一端出口之处,出口虚的石门已经锁上,怀真和尚正要打开,金世遗凝神一听,外面似乎有脚步之声,急道:“且慢!’在地上抓起了两个受伤的武士。然后倏的打开了石门,立即便将那两个人摔出。

陡然间,只听得雨声撕人心肺、极为凄惨的叫声,随着一股寒飙卷地而来,金世遣将那两个武士一摔,便立即窜出,恰接了孟神通攻来的一掌!

原来孟神通和他的师弟阳赤符,已把西门牧野那班党羽尽都杀掉,到后望来搜索西门牧野和金世遗的下落,发现了西门牧野已倒毙在地道进口之处。寇方皋立知不妙,只好恳求孟神通相助,孟神通正要除去他心目中的唯一劲敌,立即哈哈笑道:“我杀了西门牧野的手下,也得帮忙你们一下,免得你们受皇上怪责。西门牧野一定是给那小子杀的。好,我就把那小子杀了。

你们可以把一切罪过都推到他的身上!”

寇方皋喜出望外,心道:“矢了一个西门牧野,却得了一个孟神通相助,他又不会与我争功,哈,哈,这当真是转祸为福了。’于是,急忙往前带路,带了孟神通这一班人,堵截另一边地道的出口,恰巧金世遗这一班人,也正是在这时候冲出来。

金世遗接了孟神通的一掌,虽然能够抵御,却也感到遍体生寒。原来要将修罗阴煞功练到第九重的境界,纵使懂得练功之法,而内功又已到了正邪合一的地步,最少也还得十年,所以金世遗虽然获得了乔北溟的上半部武功秘笈,深悉其中奥妙,但却未有练过修罗阴煞功。他只能凭着本身的护体神功抵御,终是稍稍吃亏。

孟神通这时已断定了他就是金世遗,又惊又喜,喜者是自己的功力着来还能够略胜对方一筹:惊者是金世遗硬接了他的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居然神色不变。心中想道:“若不在此时将他除去,他终须是我的心腹大患。”

说时迟,那时快,孟神通一占上风,第二招又闪电般的跟着发出,这一次是双掌齐挥,左掌凝聚了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右掌却是最猛烈的金刚掌法,一掌阴柔,一掌阳刚,而且都到了最高的境界,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孟神通一人能够如此而已。

幸而金世遗懂得他的功力奥妙,当下一个盘龙绕步,身躯一例,中指一弹,先化解了他左掌的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右掌则使出四两拨千斤的上乘内功,碎轻一带,但听得肝的一声巨响,孟神通一掌拍空,但那刚猛无伦的金刚掌力,却把距离他们较近的一个御林军军官打死了。

这一下个个大惊,纷纷从他们的身边散开。登时在他们周围方圆五丈之内,成了一片空地。

金世遗用尽平生所学,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容易了解拆了他这一招,而且还禁不住‘登、登、登’的连退三步。孟神通一声长啸,大声喝道:“好小子,你还想逃吗?’第三招又似暴风疾而般攻到,这一招他左掌仍是用修罗隐煞功掌力,右掌则化掌为拿,开出了比金刚掌法更为很毒的‘阴阳白骨抓’,五指如钧,一弹一抓,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通袭金世遗的十处大穴,以他的功力,若然给他抓着,即使是最上乘的闭穴功夫,亦是难避。金世遗全身都在他的掌影笼罩之下,用任何身法步法,都难避开,而且他的五指分成五股力道,金世遗若要再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也不能够应付了。

在这危机瞬息之间,金世遗不退反进,大喝一声:‘来得好!’双掌齐挥,迎了上去,左掌用了个‘卸’字诀,化解了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右掌却以其人之道,还冶其人之身,使出金刚掌力,拍向孟神通的脉门!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孟神通这一抓若然抓实,金世遗的奇经八脉,固然都要给他抓裂,但孟神通的脉门,若然给金世遗一拍,因为孟神通这只手的力道已分为五股,也断断不能抵御他的金刚掌力,脉门势必给他震裂,最少也要损失十年功力。虽然对比之下,金世遗吃亏更大(奇经八脉断裂,武功即要全废。)但孟神通仇家太多,功力一损,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明知稍占便宜,却也不敢与他硬拚。

双方的掌势都是快到了极点,孟神通一见金世遗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心中一凛,无瑕思索,立即五指收拢,将这一抓化为十天星掌力打出,这一来虽然仍是双方以内家买力硬拚,但孟神通自忖本身的功力要比对方深厚,这样的硬拚对他便有利得多。

哪知金世遗的功力虽然稍有不如,但他却曾经得过唐晓澜传授他的天山派正宗内功心法,而且他得的那半部武功秘笈,又是偏重于上乘的武学原理的,他在那孤岛三年,已经将正邪两派最上乘的内功心法融会贯通,所以论到内功的威力虽然尚不及孟神通,但却要比孟神通精纯得多,双掌一交,孟神通登时感到出乎意外,只觉对方的内力虽然没有猛烈的反击,但却似无穷无尽似的,任凭自己冲击,却总抵挡得住。就像狂涛猛浪冲击下的坚固堤防!他接连目了七八次的强力冲击,一次强过一次,金世遗的身子仍然没有挪动分毫!

孟神通这才知道,自己虽然比对方稍胜一筹,但要把对方真个击败,最少只怕也要得在一干招以上!

孟神通所得的邪下半部武学秘笈,是偏重于实用方面的,有各种歹毒的邪派功夫,孟神通一见在内力的比拚上不易取胜,立即撤掌换招,准备用层出不穷的各种歹毒功夫,来试探对方虚实,要试出哪样功夫才能克制对方,同时在试用各种功夫的时候,仍然时不时的发出一掌带有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因为金世遗虽然能够抵挡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但每接一掌,却总要稍稍吃一点亏。

金世遗应付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虽然稍稍吃亏。但好在孟神通使到了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也颐为耗损真力,绝不能一掌按着一掌的发出,金世遗还可以支持得住。

金世遗烛力大战孟神通,其他的人插不进手来。但双方亦早已在御河旁边的河岸上,展开混战!

寇力皋最重视的是耶山派掌门曹锦儿,她在这群俘虏中身份最高,又是皇上有意要亲自审问的人,万万不能容她逃脱。他一眼瞥去,见曹锦儿被一个汉子背着,似乎是已受了伤,心中大喜,便不再理其他俘虏,迳向那个汉子扑去。

寇方皋身为大内总管,武功上确有惊人的造诘,被西门牧野俘虏的这一班人,大都是各正派中的二流脚色,哪里拦阻得住,幸而他的目标只在曹锦儿。无暇伤人,但饶是这样,有两个华山派的弟子、一个青城派的弟子,因为挡住了他的去路,被他用大摔碑手摔伤。

转瞬之间,寇方皋已追到了那汉子后面,背着曹锦儿的那人是她的师弟卢道磷。在邙山派的第三代门人之中,是第六名好手,使的是奇门兵器铁琵琶,听得背后风势劲疾。不用回头。

便知是有敌人追到,左手一按铁琵琶立即向后拍出。

他这铁琵琶内藏暗器,手指一按,三枚透骨钉倏的飞出。寇力皋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中指疾弹,嘟哪两声,两枚透骨钉已给他弹开,但距离甚近,暗器射来的力道又强,寇方皋弹开了两枚,手指亦已感到麻痛,按着再弹那第三枚透骨钉,却只能使那枚透骨钉略失准头,呼的一声,从他的额角旁边斜飞而过,险险擦伤了他的皮肉。

寇方皋大怒,长臂一伸,将卢道磷的那把铁琵琶夺了过来,另一只手就向曹锦儿背心抓去,就在这危险万分的时候,忽听得一声喝道:“住手!’竟是佛门的‘狮子吼’功,寇方皋心头一震,那一抓还未曾抓下,一股极其刚猛的拳风,已从背后袭来。

寇方皋捡起铁琵琶便打,但听得‘当当’之声,有如臣击钟,震耳慾聋。那把铁琵琶径不起这股大力,给那人一槌便槌扁了。

寇方皋这时也不由得心中一颤,只得暂且放开了曹锦儿,回头着时,槌扁了铁琵琶的乃是个身材高大的和尚。

原来这个和尚正是少林派十八罗汉之一的怀真,他因中毒被擒,在这班俘虏之中,武功最高,尚在曹锦儿之上。

这时,他服了金世遗的解葯之后,已经完全恢复了功力,一口闷气正自无处发,一槌槌扁了铁琵琶,第二槌便向寇方皋楼头槌下,寇方皋横眩一台,顺势便抓他小臂的‘曲地穴’!

寇方皋这一抓有裂石之能,哪知怀真和尚乃是少林方丈痛禅大师的得意弟子,所炼的‘金刚不坏身法’已有了五成火候,寇方皋抓着他的臂膊,竟然如触铁柱,非但抓不进去,指头反而隐.隐作痛,说时迟,那时快,怀真和尚一个‘登山跨虎’,‘碎’的一拳又照着寇方皋的胸口打来,这一拳是少林五行神拳中威力最大的龙拳,寇方皋急忙撒手,一个‘吞胸吸腹’,上身陡地挪后五寸,怀真和尚的拳头刚刚沾着他的衣里,便给他反手一拂,拂着脉门,怀真和尚有护体神力,虽然不至受伤,但那股刚猛的劲力,却也给他卸去了七分,剩下的三分力道,拳头触及他的胸口,只不过使得他的上身微微一晃而已。

两人交手两招,都已知道对方是个劲敌,怀真和尚为了掩护曹锦儿,拚命堵住他。将十八路神拳展开,每一拳都有雷霆万钧之势,寇方皋只能沉住了气,以刚柔并济的‘拂云手’和‘天星掌”对付他的罗汉神拳。

华山源的社子祥和腔恫沛的方桐是这班俘虏中仅次于怀真和尚与曹锦儿的高手,他们两人合力抵敌司空化,也恰恰是打成平手,难分高下。

孟神通这边,还有一个武功极强的陵霄子,论辈份是司空化的师兄,论功力也在司空化之上,他在邙山之战曾吃过厉胜男的亏,厉胜男此际虽然改了男装,但陵霄子却认出了她所使的那把宝剑,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登时一展拂尘,便即拦住了厉胜男的去路。

厉胜男中了剧毒,全靠碧灵丹保住真气,功力已是大大减退,本来不是陵霄子的对手,幸而她这柄裁云宝剑乃是神物利器,舞到急处,化了一道光幢,护着全身,陵霄子急切之间,却也奈她不何。

在这场大混战中,最高兴的还是孟神通的弟子---神偷姬晓风,他趁浑水摸鱼,又偷了许多东西,不过,他却不敢去惹金世遗。他一见厉胜男亮出那柄宝剑,心中大喜,立即哈哈笑道:

‘我偷不到冰魄寒光剑,这柄宝剑也是稀世之宝,哈,哈,我只有不得已而思其次了。”

姬晓风行动有如鬼魅,厉胜男虽把宝剑舞得泼水难入,但他在旁边乘瑕抵隙,竟然有几次伸手进来,厉胜男的宝剑险些给他夺去。厉胜男接连撤出了两把毒针,见姬晓风依然窥伺在旁,待机而动,厉胜男人急智生,喝道:“你这小贼,怎的这样没出息,附近就是皇宫,皇宫里多少宝物,你不去取,却来觊觎我这把宝剑!”

姬晓风一连伸手几次,都不能得手,而且有一次指头险些被削,何况厉胜男又有许多歹毒的暗器,他也有点顾忌,得厉胜男一言提醒,他怔了一怔,立即笑道:“你这话也说得有理,还是拣容易的俭吧!”

姬晓风一溜烟似的,来得快,去得快,说到了末一个字,身形早已不见。寇方皋暗暗吃惊,但他给怀真和尚缠住,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2回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葯难消往日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