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4回 渺渺芳踪无觅处 重重疑案费思量

作者:梁羽生

金世遗委决不下,心想:“且待回去见了胜男再说。”按照那茶铺主人的指点,先到小市集上去买衣里,市集上没有成衣店,幸亏那日恰是墟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档故衣摊子,金世遗知道厉胜男喜欢打扮,拣了又拣,费了好多功夫才拣到了两件比较漂亮涵意的女装。市集上的人见他挑选女装,无不奇怪,但因他是个军官,谁也不敢多口。

这时已是天将近午,金世遗心道:“胜男一定等得心焦了。”急急忙忙骑马赶回。

那茶铺离市集不过四五里路,金世遗快马加鞭,不消一枝香的时刻,茶铺已经在望,忽地迎面碰见两个乡农装束的汉子,慌慌张张的在路上奔跑,金世遗觉得可疑,大声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那两个人见是个军官,越发慌张,给结巴巴的嚷道:“有强盗、有强盗,强盗杀、杀了人啦!”

金世遗吃了一惊,心想莫非是厉胜另在茶铺遇上了敌人,将人杀了?他一眼已瞧出那两个乡下人不会武艺,不似匪徒,便不再理他们,策马直奔茶铺。

只见茶铺里静悄悄的,金世遗已预感到有点不妙,走了进去,一眼瞥见在柜台下面和卧室门口,各有一具尸首,正是管茶铺那对老夫妻!摸了一摸,尸首尚还温暖,显见被害未久。

金世遗揭开门帘,大声叫道:“胜男!胜男!”房子里只有一张空榻,哪里还有厉胜男的影子?

金世遗这一惊更甚,心想厉胜男持有宝剑,又百许多厉害的暗器,人也机警绝伦,虽然功力朱复,但一流高手也未必奈得她何,怎能这样容易就给敌人掳去?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是往市皋贞衣,纵使遇到强敌,抵挡不住,也该逃跑出来,用天遁传音呼救,茶铺距离市集和三岔路口都不过四五里路,若是她用天遁传音呼救的话,自己理该听见。

饶是金世遗经历过无数风波,这时也自有点心慌意乱,但觉厉胜男的突然失踪,和他所听到的谷之华的失踪一样,同是离奇难解!

就在这时,门外人声嗜杂,有人叫道:“里面有声息,凶手还躲在里面,小心,小心!”按着叉有人失声吆喝,喝令凶手出来,金世遗应声跳出,只见茶铺外面,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原来是保正听得出了命案,带了团练来查勘了。

那些人见出来一个军官,尽都呆了,一时之间,无人动手。金世遗瞧见那两个乡农也庄人堆里苗,崇忙捏他们抓住,喝问道:一你们可瞧见强盗是什么模样么?”

那两个乡农慌忙答道:“我们根本没有见过强盗的面。”金世遗道:“那你刚才又在大嚷强盗杀人?”那两个乡农道:“我们进来想喝一碗茶,发见这两者的尸身,喂,那、那当然是强盗杀的了。”

金世遗自己也觉得好笑,心里想道:“我也真是急得糊涂了,从他们口中,问得出什么?”无瑕纠缠,立即推开众人,跨上坐骑,拣了一倏他刚才末走过的路追下去,背后只听得那班人大叫大嚷,原来那些人把他当作凶手,以为是他吃了东西不肯付钱,在纠缠中将这个老人杀了。要知那时一个军官特强杀人乃是常有之事,怪不得他们怀疑,鼓噪,好在有那两个乡农说明这个军官是在路上碰见的,鼓噪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去。

金世遗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用天遁传音呼唤,没有听到回答,在路上也末发觉有什么可疑的物事,于是再向另一个方向找寻,直到天黑,四面八方都查探过了,兀是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金世遗大为失望,但失望之中,不知怎的,却又似有一些轻松之感,心里想道:“胜男不是个普通的女子,不但武功高强,机智亦非常人可及,纵使落在敌人手中,只要敌人不是当场把她害死,她总有脱身之计。”而且金世遗尚未知道孟神通与唐晓澜比武的结果,在他以为孟神通这次不死亦必重伤,有可能伤害厉胜男的敌人绝不会是孟神通,所以便更觉宽心了。当下心里想道:“谷之华的失踪之事,虽然是同样离奇,但襄阳谷家,还有程浩和林笙二人,只要我能令他们清醒过来,总可以从他们口中探出一些消息。”

金世遗打定了主意,便连夜动身,那匹马已累得不堪,他索性舍了坐骑,趁晚上施展轻功,一个晚上赶了将近二百里的路程,拂晓时分,歇息一会,再到附近的市集买了一匹马代步,如此这般,晚上用经功赶路,日间另外换过坐骑,不过十三天便从北京赶到了襄阳,好在他的内功已差不多到了最上乘的境界,每天歇息个把时辰,体力便自恢复。

谷正朋虽然早已在五年前去世,但说起两湖大侠谷正朋的名字,在襄阳仍然是尽人皆知,金世遗很容易的就打听到了谷家的所在,那是在襄阳西郊离城约十里左右的一个村子。

金世遗马不停蹄,直奔谷家,只见大门紧闭,墙角生苔,似是这间大宅,久已无人料理,金世遗拉起大门的铜环,扣了几下,大门开了一扇,里面还有一重铁栅栏,一个丫环模样的少女站在栏栅后面问道:“你是什么人?”

金世遗道:“我姓甘,是你家小姐的朋友,特来探访它的。”那丫环道:“小姐不在。”金世遗道:“那就请见你家主母吧,烦你通报一声。”那丫环道:“你是从哪儿来的?”金世遗道:“我是从嵩山少林寺来的。”他知道谷家是武学世家,即使丫环婢仆,也必然知道少林寺的名头,甚至知道武林的近事,他怕那个丫环不肯给他通报,或者通报了而谷老太太不肯见他,所以冒称是少林寺的来客,要知各派的首恼人物部还聚集在少林寺,他声称从少林寺赶来。谷老太太定然以为那丫环打量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家主母也出门去了,你若有拜帖,就留下来吧。”金世遗好生失望,说道:“怎么,你家主母也出外末回?什么时候出门的?”那丫环道:“差不多有一个月了。”金世遗推算时间,那是在谷之华出事之后不久,便再问道:“那么她什么时候回来?”那丫环道:“逼我怎么知道?她老人家去什么地方,要去多久,我们做了环的是从来不敢问的。”

金世遗想了一想,又再问道:“那么有两位邙山派的弟子,一个叫做程浩,一个叫做林笙,听说在你家养病,我和他们都是相识的朋友,请你让我儿见他们,好吗?”那丫环废了双肩,说道:“你是说那两位一直昏迷未酸的、我家小姐的同门师兄吗?”金世遗喜道:“正是,正是。他们现在都还昏迷末醒吗?不要紧,我略通医道,或者可以治好他们。”

那丫环道:“那两位大爷也早已离开这里了。”金世遗大为奇怪怪,问道:“他们既然一直昏迷末醒,又怎能离开?”那丫环道:“当然是有人接他们的了。”金世遗道:“什么人?”那丫环似乎有点不耐烦的神气,说道:“你这人怎的这样好查根问底,我怎知道是什么人?总之不是他们的朋友便是他们的同门兄弟了。”顿了一顿,又道:“这屋子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下人,你要找的人都不在。你既然没有拜帖留下,待我家主母回来,我再告诉她吧。”说罢便“辟”的一声关上大门。金世遗忙再提声问道:“等一等,我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那些人是什么时候接了他们走的?”那丫环在里面没好气的答道:“记不清楚了,大约有十来天吧。”随即听见它的脚步声走进屋内。

金世遗一无所获,大为失望,没精打采的从原路走回。走了一会,猛地想道:“这丫境的说话有个大大的破绽,她说谷老太太出门将近一月,而程、林二人却不过是十多天之前才离开的。

这二人受伤昏迷,谷正朋的妻子韩夫人(谷老太太)和它的丈夫周以侠义着称,岂有丢开这两人不管,独自出门之理?”

若依金世遗以往的脾气,此时便要再闯谷宗,但一来他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尤其是在与谷之华相识之后,性情已改了许多;再则想到谷老太太是谷之华的义母,若然确在家中,自己破门而入,双方面子也不好过。因此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心中想道:“且待我今晚再去瞧个明白。现在先到襄阳找个客店歇歇再说。”

金世遗没精打采的走出村子,忽见有几个小叫化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探头探脑的似乎对自己甚为注意,金世遗暗暗奇怪,小道:“莫非他们因为我是陌生人么?”那几个小叫化见金世遗望着他们,便上来讨钱,金世遗虽然有点疑心,但因心中有事,也不理睬他们,扔了几个钱便走。

回到襄阳,已是将近黄昏的时分,在城门外面的一个角落,有个老叫化正在打开棉懊捉子,金世遗第一眼瞥见它的背影,暗自笑道:“怎的今日老是碰见花子太爷?”忽地那乞丐回过头来,金世遗一看,不由得心里一跳,原来这老呼化不是别人,正是江南丐帮的帮主翼仲年。

金世遗这时已改了衣裘,不再是军官服饰,但尚未恢复本来面貌,翼仲牟认不得他,虽然觉得这人似乎有点相识,却也并不怎样在意。

金世遗故意放慢脚步,心里想道:“翼仲年来襄阳作甚么?”就在此时,有一行三人走出城门,为首的衣服丽都,肥头大耳,似乎是个富豪,另外两人则似是它的跟班,那富豪打了翼仲牢一眼,骂道:“哪里来的臭叫化拦着城门讨乞,公差们也不管管,真是失了咱们襄阳的体面。”翼仲牟懒洋洋的答道:“我在这里捉子,可并没有拦着城门讨乞啊!”

那富豪大怒骂道:“臭叫化还敢多嘴!”翼仲年淡淡说道:“我闻你身上的气味比我还要臭得多:”那富豪大叫道:“反了,反了!”说时运,那时快,他约两个随从早已向翼仲牟去,一个嚷道:“公差不管我来管!”一个嚷道:“你顶撞了齐大爷,我要剥你的皮!”

金世遗冷眼旁观,暗自笑道:“这两个狗腿子可要吃苦头了。”心念末已,忽见那两个随从出手如电,一个用的是分筋错骨手法,一个使的是鸳鸯连环腿的功夫,手脚起处,劲风呼呼,哪里是普通的随从,竟分明是两个内家高手!

翼仲年本来是懒洋洋的躺着在晒太阳,这一来大出他的意外,几乎给那个随从踢中,幸而他应变得快,使出丐帮的绝技“降龙手”,坐在地上,身形似陀螺般一转,一提就捉着那随从的抑后跟。

就在这时,另一个随从亦已使“分筋错骨手”的功夫,向翼仲牟抓到。金世遗一见他们出手,便知道这两个随从虽然不是寻常之辈但以翼仲牟的功夫,还尽可以对付,因此便不管他们,却特别注意那个貌似富豪的胖子。

只见他手指一弹,倏的飞出一栈银光,这是梅花针刺穴的绝技,在金世遗眼中虽算不了什么,但那富豪距离翼仲牟有六七丈远梅花针若能打到三丈开外,在江湖上已经算得是一流高手了,而这个人竟然在六七土外发出梅花针,金世遗一见便知道他的功力在翼仲年之上。翼仲牟若是没有那两个随从与他纠缠,或者还可以避开,但现在他要同时应付三人,那却是绝对应付不了。

金世遗心念一动,立即“呼”的一声骂道:“三个人欺负一个老叫化,那才真是不要脸!”随着那“呼”的一声,银光立即消失,原来金世遗也从口中呼出一枚飞针,将那个人的梅花针打落了。

翼忡牟抓起那个随从的脚后跟向前一送,另一个随从的“分筋错骨手”恰懊抓着他的同伴,痛得他一哎哟”一声叫将起来,粗壮的身躯登时软得似一团烂泥,两个人倒作一堆。

那富豪模样的人喝道:“那倏栈上的朋友?何妨出来见见!”口未开拢,忽地一团泥巴飞来,将他的口塞得满满,耳朵边只听得有人说道:“你再欺负那位化子大爷,我就要再你三斤臭水沟的污泥,你这个下三流的小辈,要想拜见我还得再练十年!”他耳边听得声音,眼中却不见人影,口又不能说话。把他简直气得死去活来!

翼忡牟这时亦已知道有高人暗助,但金世遗用“天遁传音”之术向那富豪说话他却不见,当下他暗里谢了一声,便向空中一揖说道:“这位好心的朋友不必动怒,使老叫化是给人欺侮惯了的。哎,这位大爷不许我在这里捉虱子,我就避一些吧!你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可不关我的事,三位大爷,请了!请了!”边说边拿起拐杖,“笃笃”有声,躲到另一个远处角落,坐了下来,仍然懒洋洋的打开棉懊捉子。那个富豪这时哪里还敢多事?吐出了嘴里的泥巴,拉起他那两个随从,各赏了一巴掌,三个人嘀嘀咕咕的连忙走开,嘴里虽在小声的骂,却不敢再看翼仲年一眼。

金世遗心里好生痛快,想道:“可惜我另外有事,没功夫追查这三个家伙的来历,哼,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4回 渺渺芳踪无觅处 重重疑案费思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