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6回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

作者:梁羽生

金世遗刚要拉着她的衣袖,猛听得“喇”一声,谷之华抽出宝剑,一剑挥下,登时把被金世遗拉着的那半截衣袖削了。金世遗吃了一惊,想要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将她的宝剑弹出手去,却又怕更得罪了她,稍一迟疑,只见谷之华已倒转剑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敢碰一碰我,我立即死在你的面前。”

金世遗手足无措,急切间竟不知说什么话好,只听得谷之华按着说道:“从今之后你是你,我是我,彼此各不相关,只当以前没有相识一场!”语气神情,都冷到极点!金世遗调调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听我说,你听我说……”谷之华道:“你说什么话我都不能信你!”金世遗急得额露青筋,叫道:“之华,你定然是有所误会了!她,她……”他和厉胜男的关系,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解绎?连说了几个“她”字,竟然不知从何说起。谷之华听了畿个“她”字,越发恼怒,冷冷说道:“她都说了,不必你再说了!你再不走,我可要喊捉贼啦!”当真大声喊道:“妈,这里有贼,快来捉贼!”

韩夫人和冯琳等人,听得屋内墙坍柱倒之声,早已赶来,厉胜男披头散发,恰懊从里面冲出来,韩夫人见是个陌生的少女,“咦”了一声,还未来得及问她是谁,厉胜男正在气头,拔出“裁云”宝剑,出手如电,“挡挡”雨声,登时把韩夫人那两口柳叶刀削断,冯琳大怒,绸带一挥,向她双足卷去,哪知厉胜男这柄宝剑乃是神物利器,比游龙剑还更锋利,当真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绸带虽然全不受力,冯琳又用了粘、卸两字诀,但给她的剑光一圈一划,便似化成十片蝴蝶,散了满地,只誊下手中的半段。

翼仲年认得厉胜男是当年大闹孟家庄的那个少女,急忙叫道:“这是熟人!”冯琳手心扣了一把棋子,已经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打出,冯琳的“飞花摘叶”功夫乃是武林一绝,何况是份量远比花朵树叶沉重的棋子,厉胜男虽有宝剑护身,后心的“风府穴”、左肩的“肩井穴”、右足的“驿马穴”仍然给她的棋子打中,幸而她已练成了乔北溟武功秘笈里“挪移穴道”的功夫,虽然疼痛,还可以抵受得住,冯琳听得翼仲牟的叫喊,还槟有五六粒棋子没有打出,厉胜男趁她未曾上,“搜”的声,身形疾起,有如怪鸟穿林,早已飞上一株大树,跳出花园去了!

这时谷之华正在大呼捉贼,冯琳和韩夫人顾不得去追厉胜男,急急忙忙朝着声音的方向赶去,冯琳与金世遗打了一个照面,大吃一惊!

要知金世遗是戴了人皮面具的,谷之华因为先听了他的声音才认得他,冯琳和韩夫人见了,却不免骤然一惊。

谷之华跑到了她义母前,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她的怀中,全身发软,韩夫人将她紧紧揽住,又惊又急,低声唤道:“之华,之华,你怎么啦?”谷之华嘶哑着声音说道:“妈,你赶快和我离开这儿!”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了厉胜男“嘿、嘿、嘿、哈、哈、哈……”的冷笑声。

冯琳同等聪明,一见谷之华这个模样,立即明白,断定这个人是金世遗,不由得怒从心起,将誊下的六七粒棋子一齐撤出,厉声喝道:“亏你还有脸来见我!”

金世遗一声长叹,飞身疾起,越过墙头,今晚之事,已是无法解绎,他也只好走了!那几枚棋子碰着他的身体,他也没有防备,只是本身的护体神功自然生出反应,将那几枚棋子全部震落,由于不是着意施为,身体也感到一阵疼痛,但这一点痛楚比起他心上的创伤,那就简直不算什么了。

厉胜男跑到了山边的小路上,金世遗追上了她。厉胜男冷冷一笑,停下步来,说道:“你老远的赶来襄阳,怎么不与你的心上人多相聚一会儿,却来追我作甚?”

金世遗气得大失常态,双眼一睁,喘着气问道:“你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话?”

厉胜男淡淡说道:“没什么呀,你喜欢的人我巴结她还来不及呢,还敢去得罪她吗?”金世遗喝道:“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厉胜男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这样着急,为什么不亲自去问她?”颐了一顿,忽地璞嗤笑道:

“你放心,我对她是一番好意,对她说的话,全是为她着想的。”金世遗道:“到底怎么说?”厉胜男道:“我是向她讨喜酒喝的,我说,我三年前在孤岛上和你拜堂成亲,没办法请她来喝喜酒。

我还劝她,结婚的时候最好多请几位武林名宿来作证婚,可靠一些!”

金世遗气得七窍生烟,大骂道:“你、你、你、你真是……”厉胜男也双眼一睁,喝问道:

“真是什么?”金世遗本来想说的是:“你真是不识羞耻!”被她一喝,话到口边,却又忍住,说道:“你真是太过份了,和我开玩笑也不该这样!那次我和你拜堂成亲,是在你叔叔的威迫之下,我和你不是早已说清楚只是做一对假夫妻,一回中土就应该以兄妹相处的么?”厉胜男扳起了脸孔道:“金世遗,你让不讲道理!”

金世遗面孔铁青、忍住气道:“好呀,你还有什么道理?我倒要听听!”厉胜男道:“尽管咱们在孤岛上只是假夫妻,你总是和我拜过堂成过亲的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可并没有向她扯谎说是真夫妻呀!谁叫她末听我说完就跑开了,这怪得我吗?”

金世遗给她一番歪理气得死去活来,半晌说道:“好,我再问你,那日在茶店里,我为你到镇上买衣服,叫你等我回来,你为什么不等?你是故意自行失踪的是不是?”厉胜男道:“不错!”金世遗怨道:“我有哪点对不住你?你、你、你……”他心中在骂厉胜男离间他和谷之华,但不知太过气愤还是另有顾忌,说了几个“你”字,竟然接不下去。

厉胜男冷笑道:“你对得住我?你那日为什么骗我?说是替我去买衣服,却原来是去追邙山那两个小子,探问你的谷姑娘的消息,你当我不知道么?”

原来厉胜男绝顶聪明,那日在茶居里碰见路白二人之时,她已瞧出金世遗神色不对,后来又在他的言语里听出破绽,早已起疑。因此金世遗一走之后,她也假作失踪,探听到了确实的消息,便立即赶来襄阳,比金世遗还要早到半天,金世遗到谷家的时候她早已躲在韩夫人的那间厢房里了。

金世遗吃她问住。微感内疚,但立即又给怒火遮过,双眼瞪着厉胜男道:“即算我这件事瞒了你,你也用不着这样呀。好,我再问你,茶店里那对老夫妻是你杀的不是?”厉胜男道:“不错,是我杀了他们灭口的!反正他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我不杀他们,他们也活不了几年!”

金世遗怒不可遏,不假思索,倏然间便跳了起来,一掌扫去,咄的一声,玲珑清脆,很很的担了厉胜男一巴!

厉胜男做梦也想不到金世遗竟会打她,翻身跳起,失声叫道:“金世遗,你好,你好……

好狠呀!我就是死了,也要教你一世不得安乐!”掩面疾奔,再也不看金世遗一眼!

金世遗这一掌打下,忽然感到心头剧痛,顿然间全身乏力,一片茫然,自己反而呆了。过了好一会,方始渐渐恢复知觉,喃喃自问:“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可以打她?我怎么可以打她?”猛的一拳,自击心胸,狂叫道:“胜男!胜男!”但厉胜男已去得远了,山谷里只传出他的回声!

金世遗浑身战栗,似乎刚才那一掌并不是打厉胜男而是打他自己,而且这样的痛苦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曾感受过的曰突然间一幕可怖的景象在他面前浮现,那是邙山会战之夕,他将谷之华从玄妙观中救出来,正想向她倾吐情凄之时,厉胜男突然出现,自断经脉,阻止了他去追谷之华,现在他不用闭上眼睛,厉胜男那满面血污的形象就似在他面前摇蔽,他不由得大呼一声,猛地想道:“胜男,她、她会不会自寻短见呢?这一次我令她难堪、令她伤心,比起上次可要更甚得多!”

想到此处,一股冷意直透心头,金世遗有如疯狂了一般,满山乱跑,用天遁传音之术招唤,将“胜男”两个字,叫了数十百遍,但空出寂寂,哪里有厉胜男的回音?金世遗的手足都给荆棘刺破了,饶是他武功绝顶,也抵受不了这恐怖的袭击,终于弄到力竭精疲!

金世遗颓然坐下,身边正有一股山泉流过,金世遗手采清泉,洗一把脸,又洗涤身上的血污,滔筋稍稍清醒过来,突然间,他又想起了厉胜男刚才那怨毒的眼光,耳边再一次响起了厉捞男离开他的时候,那怨毒的咒骂:“金世遗,你好,你好……你好狠啊!我就是死了,也要教你一世不得安乐……”

这眼光,这咒骂,固然令他心灵凛栗,但却也令他感到一点安慰,因为他想起了厉胜男的性格,她决不会让自己得到谷之华,这咒骂正表示了她决意要向自己报复,除非她着到了自己和谷之华的不幸,她绝不会自寻短见,死在前头!

金世遗渐渐冷静下来,但不久,忽地又百另一个令他害怕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他自己问自己道:“我到底爱谷之华呢?还是爱厉胜男?”他一向以为自己是爱谷之华的,但经过了今晚这一场事故,他打了厉胜男的耳光之后,所感到的悔恨与悲伤,如今冷静想来,似乎不仅是厉胜男单方面对他的痴情眷恋,而是他对厉胜男也产生了一种难以解释的感情了!

金世遗越想越感到混乱,不知不觉,已是天明时分,朝阳照了山谷,晨风吹醒了野花,金世遗的心胸也好像突然明朗起来,他想起了厉胜男的种种邪恶行径,尤其是杀了茶店那对慈祥的老夫妻,这件事更是令他不能容忍,顿然间他心意立决:“我所要的当然是谷之华!”他咬紧牙根,好像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似的,极力将厉胜男的影子从他心坎深处排挤出去:于是他走下山来,前往嵩山,他知道谷之华是不愿见他的了,但他已决意暗里跟踪她,希望等到她感情平复的时候,能找到一个向她解绎的机会。

谷之华经过了感情的大震汤,心灵已是人受创伤,但却也促使她下了决心:永远与金世遗相绝!这么一来,心无杂念,反而显得比从前安定了。第二天一早,她便和冯琳、翼仲牟、程浩、林笙等四人同行,赶去少林寺见她们的掌门师姐。

冯翼二人顾虑她的病体初愈,冯琳给她服了两位碧灵丹,另外由翼仲牟妄作安排,用飞鹃传书,通知每个站头的丐帮弟子.每到一处,便有人来接,并给他们换马。沿途有人照顾,一路平安无事。

这一日到了堰师县城,距离嵩山只有三十里路,依谷之华的意思,本来还想赶路,到少林寺再歇宿的。但那时已是黄昏时分,翼仲牟顾念到她尚未完全恢复,山路难行,而且距离孟神通的约会之期还有两天,当下便劝告谷之华在堰师且住一晚,明早赶路不迟,并且为了免使曹锦儿挂虑,一到堰师,使命丐帮弟子先用飞鸽传书,向少林寺报告他们已经到达的消息。谷之华见师兄已安排妥贴,也不便再持异议了。

这晚冯琳与谷之华同房,约莫三更时分,谷之华在蒙陇中忽听得冯琳一声大叫,紧接着哗喇喇一片响声,谷之华猛然惊醒,就在这时,只觉有人来揭床帐,谷之华的电华宝剑正放在枕边,就在这人的手伸进来的时候,谷之华立即拔出宝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一剑向那只大手斩去。

这人好生了得,百忙中抓起枕头一档,谷之华力透剑锋,一剑把枕头刺穿,但被他这么一阻,剑势已缓,那人已抛开枕头,退了三步,谷之华正好跃下床来,只见冯琳已与另一个汉子相斗,房中杂物散了满地,桌上的茶壶茶杯、瓷器摆设等等都已碎裂了!

那人笑道:“你要打只有自己吃亏!”左臂一件,五指如钧,便来扣她的脉门,谷之华一招“横云断峰”,闪电般横削出去,那人似乎料不到她的剑法如此精妙,“哎哟”一声,急忙缩手,却仍然笑道:“没砍着!”谷之华听得是个陌生的口音,紧接着又一剑剌出。

外面传进来兵器碰击的声音,翼仲年也正在大声呼喊,听来他们已碰到了强敌。与冯琳恶战的那个汉子喝道:“到外面打去,舒展一些。”冯琳怒道:“我还怕你不成!”听这口气,冯琳似乎并未占到便宜,谷之华不由得心中一凛,那汉子一脚踢破房门,谷之华也跟了出来,外面是一个庭院,只见翼仲年等人,已经在那里捉对杀!

翼仲年的对手是个老头,长髦飘拂,使一对虎抓,把翼仲年的铁拐紧紧迫住,打得难解难分,程浩和林望则双战一个手持铜鞭的中年军官,那军官挥动铜鞭,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6回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