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7回 专使驰昼少林寺 正邪大会千幢坪

作者:梁羽生

谷之华说到最后一句,禁不住眼圈一红,她最后这句乃是责备金世遗“无情无义”的,从语气连接下来,似乎是帮厉胜男说话,其实却是她自己不知不觉,将怨恨的心情流露了出来!

金世遗急道:“谁说她是我的妻子?”谷之华道:“她自己说的,还有假的么?我不相信天下会有一个女人,肯不顾羞耻,冒认别人做自己的丈夫!她说,她和你是在荒岛上成婚的,主婚人就是他的哥哥,有这事么?”金世遗神情尴尬.只好点点头说:“不错,是有这事!”

谷之华面色大变,衣袖一甩,便要离开,但身子却似麻木了一般,只觉地转天旋,浑身乏力,金世遗一把将她拉住,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内情,这只是当时的权宜之计,这,这是假的,假的!假的夫妻!你明白吗?呀,你还不明白?我对你实说了吧,你知道她是谁?她便是乔北溟当年的大弟子厉抗天的后代!”

谷之华怔了一怔,道:“这和你们做夫妻之事又有什么相干?”这时,她虽然仍是伤心透顶,但见金世遗急成这个样子,不觉心中有所不忍,辞色已是稍稍缓和。

金世遗从最初认识厉胜另起,一直说到在荒岛上和地做的半个月的假夫妻止,说了半个时辰,方始将前因后果,交待清楚,最后说道:“我是为了她曾对我有恩。因此才答允助她报仇,与她兄妹相处的。你现在明白了我的心事么?他一口气说至此处,方始停下来,望了谷之华一眼,但随即又低下头来,感到难以为情。要知厉胜男的仇人乃孟神通,金世遗答允助她报仇,那即是要除掉谷之华的父亲了,尽管谷之华也恨她的父亲,那仍是会觉得尴尬的。

谷之华呆若木鸡,好久,好久,仍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在这静默的时刻中,它的心头却是波涛澎滔,想到了许许多多事情。从厉胜男的故事中,她更知道了父亲的凶险毒辣,为了乔北溟的武林秘笈,不惜杀害了厉胜男的全家。因此她虽然对金世遗的说话,最初有点难堪,随即也便谅解了。

可是,她对金世遗却有非常不能谅解的地力,女儿家的心是最敏感的,她从金世遗的话中,听出了金世遗对厉胜男不仅只是怜惜而已,要是没有丝毫爱意的话,以他的性格,又岂肯甘受委屈,与厉胜男作假夫妻?又怎肯一直陪伴着她,对她小心呵护?也许这蕴藏在心中的爱意,连金世遗自己也不知道,但谷之华那敏感的心灵,却很容易的觉察出来!试想情人的眼中,岂能容得下一颗砂粒?

另一方面,谷之华知道了厉胜男的身世之后,也感到内疚于心,虽然她不肯认孟神通是她的父亲,但孟神通究竟是她的生身之父,而杀害了厉胜男一家的,就正是孟神通啊!思念及此,她觉得自己也好象欠了厉胜男一笔债似的,要是再夺了她心上的情郎,欠的“债”就更加重了。

谷之华转了无数念头,过了好一会,方始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世遗,我已经知道你的心事了!”金世遗似是一个待快的因徒,急忙问道:“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了么?”

谷之华低声说道:“这谈不上什么原谅,你爱交什么朋友,我怎能阻碍你呢?你结过我许多鼓励与帮忙,我是感激得很。只是,只是”金世遗道:“只是什么?”谷之华面晕红霞,终于说道:“只是这儿女之情,我今生是再也不想谈了一.”金世遗叫道:“之华,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么?”谷之华道:“不,我相信你不会走上邪途,我师父对你期望很大,我也盼望你在武学上有更大的成就,在武林中千古留名!”金世遗道:“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谷之华不答这话,迳自往下说道:“你对我的好意我全都知道,但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那是永不能更改的了。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这半部武林秘笈,你拿去吧!”

金世遗呆了一呆,谷之华已把那小册塞到他的手中,她的神情坚决之极,似乎是在发出一个命令,非要金世遗接受不可!

金世遗正要说话,一时之间,却不知说些什么才是,就在这时,忽听得李沁梅在外面叫道:

“谷姐姐,谷姐姐,想煞我啦!”原来孟神通见金世遗已走,无心恋战,忙用金刚掌力,冲开了冯瑛的剑光圈子,便逃跑了。冯瑛早就从翼仲牟的飞鹃传书中叫得知他们住在这间客店,打退孟神通之后,遂与锺李二人寻来,李沁梅渴念良友,她不管会不会吵醒其他住客,一到旅店外面,便用“传音入密”的内功,把声音先送了进去。

金世遗心头一震,李沁梅与锺展同来,他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还活在世上,他望了望手上的那半部武功秘笈,待想不要,忽地心头一转,终于藏在怀中,低声说道:“你不要让沁梅知道是我,之华,以后我还可以见你吗?”谷之华摇了摇头,但见金世遗呆在那儿,不觉叉点了点头,这时冯瑛等人已进来了。

金世遗飞身从另一墙头越过,随手弹出几个预先扣在掌心的小石子,给冯琳等人解开穴道。

只听得李沁梅嚷道:“咦,又是这个怪人!这,这是怎么回事?妈、妈呀,你怎么啦?”

冯琳、翼仲牟等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不但李沁梅见了大吃一惊,冯瑛也吓了一跳,她本来想去追问这个逃跑的“怪人”的,见了如此景象,只好留下来了。

冯琳功力深湛,穴道一解,最先醒转,一睁眼睛,连忙问道:“那孟老贼呢?”李沁梅道:

“那孟老贼给大姨打跑了。妈,你这是怎么回事?”冯琳满面通红,调调说道:“不小心,便受了那孟老贼的暗算,幸亏姐姐你来得及时。”她还以为是冯瑛赶了到来,才将孟神通打跑的,正自要向姐姐道谢,冯瑛笑道:“沁梅说得不清楚,把这件功劳也算在我的头上了。我和孟神通交手是在离此十里之外和地方,给你们解开穴道的另有其人。”

这时翼仲牟等人相继醒来,闻言问道:“是什么人呢?”冯瑛道:“是一个戴着人皮面具的怪人。我与孟神通遭遇的时候.他正被孟神通所追赶,想不到他的脚程竟也如此快疾,已先回到这儿了。”

翼仲年“啊呀”一声,连快问道:“这怪人呢?”冯瑛道:“他一见我和沁梅进来,便立即跑了。你可知道他是谁么?”冯琳听了姐姐的叔述,已经知道了是金世遗,急忙咳了一声,说道:

“他呀?他,他是峨嵋派金光大师的第三个弟子,性情与我一样,喜欢胡闹,姐姐,你也是见过他的,不过他带上面具,你一时认不得他罢了。”金光大师有两个弟子,都是非常庄重的人,冯瑛怔了一怔,但她深知妹妹约为人,立即便猜想到一定是内有古怪,她不愿意将这个人的来历当众说破,所以了胡说一遍,当下便不再问。

李沁梅又嚷道:“谷姐姐,你怎么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不想见我吗?”冯琳悄悄拉了谷之华的衣袖一下,谷之华微笑道:“我怎么会不想见你呢?不过我挂念掌门师姐的痛,是以心里愁烦。”李沁梅方始释然,点点头说道:“你那曹师姐以前对你不好,现在可真是想念你,每天都向我们问几遍,问你到了没有,等下天亮咱们就立刻动身吧。”

冯瑛在客店里巡视一遍,将那些被孟神通点了穴道的住客和伙计,都解救过来。孟神通点这些人的穴道,用的是最轻的一种点穴法,冯瑛悄悄的给他们解了穴道,他们一点不知道,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

冯瑛留下了房钱饭钱,天刚蒙亮,便即离开,赶到了少林寺,还未过年。

孟神通和唐晓澜的约战之期便是明天中午,这时少林寺正是一片紧张,各派高手,差不多都已来了。

谷之华本来准备探病之后,便即回转邙山,给她的师祖、师傅守坟的,不料曹锦儿病得十分沉重,由于谷之华的到来,她出现了“回光反照”的现象,张振精神,与谷之华说了一会话,便昏迷不省人事,陷入了弥留的状态中。如此一来,谷之华当然不便离开,只好留在病榻旁边,服侍她的掌门师姐。幸而曹锦儿早就为她设想得很周到,预先指定了在她病重的时候,由翼仲牟暂代掌门,死后再由谷之华继任,因此谷之华可以无须出面与她的父亲为敌。

但虽然如此,谷之华还是忐忑不安,因为孟神通是说好了要上少林寺来向唐晓满挑战的,“要是他来,见呢还是不见呢?”对谷之华来说,这总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这日一早,少林寺合弄人众,都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孟神通的到来。“十八罗汉”中的大智大悲两位禅师,在“外三堂”担任警戒,忽听得大门外一片喧嚣的声音,大悲吃了一惊,说道:

“难道孟神通这样早便来了?”

大智正想传声报警,只见三个陌生人已闯进了外三堂,在大门外守卫的弟子竟然阻拦不住。

大智大悲认得一个姬晓风,其他两个则是高鼻深目的西域僧人,上次邙山大会时没有见过的。

大智大悲同声喝道:“来人止步!”姬晓风嘻嘻笑道:“我不耐烦等候你们通报:”一侧身,便从两位禅师身边溜过,大智大悲怒道:“少林寺岂容外人胡闹!”两人四掌,.一齐劈下,赛如四面闸刀。那两个番僧“哼”了一声,道:“哪来的这些臭规矩!”肩头一撞,但听得“蓬,蓬!”雨声,如击败革,大智大悲给震得飞了起来,幸亏他们功力甚深,在半空中一个鸡于翻身,便即安然落地。他们乃是“十八罗汉”中内功最高的两位,要是换了他人,更要当场出丑,少林寺的弟子和在场的宾客,无不吃惊,纷纷传声报警。

来人不待他们合围,已闯过了外三重。忽听得一声咳嗽,出来了两个相貌清瘦的老僧,乃是达摩院中和痛禅上人同一班辈的两位长老唯识大师和唯真大师。

姬晓风刚要踏入内三重中的“达摩院”,唯识唯真合什说道:“请问施主,何事前来?”姬晓风只觉得一股强劲的潜力推来,登时气血翻涌,还幸他的身法奇快,一觉不妙,立刻倒踪出三丈开外,这才离开了少林二老的掌力范围。

那两个番僧却大踏步向前走去,拱手问道:“你们两位,哪一位是少林寺的主持方丈痛禅上人?”

说话之间,双方的内力已经碰上,少林寺两位长老身上的僧袍鼓胀起来,好像被风吹过的湖水一般,起了一圈圈的皱纹,那两个西域僧人,上身也微微的晃了一晃。

唯真大师道:“原来你们三位乃是来找本寺方丈的,请稍待,让我遣弟子前往通报。”

姬晓风道:“有劳你请天山唐大掌门也一并来吧。”他已见识过这两位长老的本领,说话就不敢再似刚才的轻挑了。

唯识大师在前引路,将客人带进“结缘精舍”等候,那是少林寺接待外客的地方。坐下不久,痛禅上人与唐晓澜便联袂而来。

痛禅上人是主人身份,见有佛门弟子在内,便口宣佛号,合什问道:“大德光临,失迎见罪。不知三位何事见教?”

姬晓风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说道:“奉家师之命,致书问候大方丈与唐掌门。”

那两个西域僧人刚才与唯识唯真二长老暗较内力,不分高下,这时叉有意较量一下痛禅上人与唐晓澜,两人同时合什,作势向外一拱,同声说道:“小僧竺法兰、竺法休久仰贵手盛名,承这次孟老先生之请,来观盛会,急不及待,先来瞻仰!”

痛禅上人微微一笑。说道:“原来如此,瞻仰二字,实不敢当。”他有金刚不壤的护体神功,身子纹丝不动,竟似毫无知觉一般。

痛禅上人慈悲为怀,且是主人身份,因此手下留情,接了他们的暗劲,却并未反震回去;唐晓澜可没有他那么客气了,护体神功用了五成的反震之力,那两个西域僧人的内家真力发了出去,竟似石子投入大海一般,毫无影响,方觉不妙,忽地心头一震,有如被巨浪当头压下,登时跟跟迹枪的倒退几步,几乎栽倒!唐晓澜笑道:“两位站稳了,不必客气,请坐下来驭话吧。”

那两个僧人好生惊异,狂妄之态尽都收敛,重新向唐晓澜施了一礼,说道:“久闻唐大掌门的武功是中土一人,果然名下无虚,远望恕罪。”这次是规规矩短的施体,唐晓澜也真真正正的还了他们一礼,不再运用神功反震。

唐晓澜虽然慑服了他们,、?心里也自有点嘀咕,要知这两个西域憎人的功力,仅在痛禅上人之下,比起许多正派的掌门人还要胜过一筹,看来孟神通这次又延揽了不少能人助阵,唐晓澜自己固然不惧,但要是发生了大混战的话,各派弟子可就难免死伤了。

姬晓风将书信呈上。痛禅上人着了一遍,便递给唐晓澜道:“孟先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专使驰昼少林寺 正邪大会千幢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