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8回 唐晓澜巧使天山剑 孟神通大展阴煞功

作者:梁羽生

这天山神芒乃是威力最强的暗器,幸而唐经天手下留情,而姬晓风又是掠出了七八女外才给他射中的,因此小腿虽给神芒刺入,却还没有伤及骨头。

这场比试,唐经天胜是胜了,却也胜得甚为吃力,心中暗叫:“惭愧。”

唐晓澜道:“经儿,把一颗碧灵丹给他。”姬晓风一跃而起,说道:“不用你给,我已经自取了。”说罢,拿出了一个小玉瓶,里面有十多颗丹丸,他取出了两颗,便将瓶子向唐经天掷去,笑道:“多谢你手下留情,我不敢多要,剩下的还给你吧。”原来他刚才与唐经天贴身换掌之时,已将他的玉瓶掏去。当时,唐经天全神贯庄,应付他的怪异武功,却不料已着了道儿。当下接过玉瓶,做声不得。

孟神通淡淡说道:“你们两人都已各尽所能了,现在轮到我向唐大掌门请教武学的精义了。”

唐晓澜道:“孟先生不必客气,便请你对小儿的武功,先予指教吧。”

孟神通道:“也好,我先来抛砖引玉。先说令郎的内功,依我看来,他已练成了神与气合,却还末至三象归元的境界。”唐晓澜吃了一惊,想不到他对本门的正宗内功心法,竟然也了如指掌。

原来乔北溟当年曾与天山派的祖师霍天都辩论内功奥义,这一番谈话,乔北溟曾录在武功秘笈之中。不过正宗的内功,必须从根基扎起,要练成最高境界,最少也得三十年功夫,还不及邪派内功的易于速成,故此孟神通虽从秘笈上知道正宗的内功心法,但仅仅三年,休说他没有耐心,即算肯练,也难以精纯,不过他用来谈论,却是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唐晓澜点点头道:“孟先生所指出的,正是小儿不足的地方,唐某佩服。”孟神通道:“请唐掌门也不必客气。”唐晓澜道:“依我看来,令徒的内功,似乎是过份注重洗毛伐髓的功夫,霸道有馀,王道不足。”唐晓澜只是凭着本身的武学修养来评论对方的武功,不及孟神通说得精到,但也算得抓着了痒处,孟神通心里也暗暗佩服,点了点头。

按着孟神通便谈论唐经天的天山剑法,要知乔北溟当年败在张丹枫剑下,后来他在荒岛上潜心苦学了几十年,假想敌便是张丹枫,天山剑法是霍天都得张丹枫的指点而创,虽然不尽相同,而且经过了两百多年天山派杰出人物的增益,内容已丰富得多,但到底与张丹枫的剑法,还是属于同一流派。

但听得孟神通滔滔不绝,竟似不假思索般的信口道来,一口气就把唐经天剑法中的破绽说了十三处之多,跟着又把他剑法中的精妙之处说了十一项,听得唐经天也不禁目瞪口呆,暗暗佩服。孟神通顿了一顿,徵微一笑,然后再道:“令郎的剑法虽然有十三处破绽,但其中有九个破绽是自己还末练得到家的原故,真正属于贵派剑法的缺点,却仅是四个而已,在天下咎家各派的剑法之中,还应数贵派第一!”

唐晓澜听了他的称赞。心里更是愁烦,姬晓风所用的那几种功夫,都是他从末见过的,凭着他本身的武学修养,将优点缺点勉强凑上,最多也只不过能说得出十项,与孟神通所说约二十四项比来,那是相差一倍有多了。

孟神通笑道:“小徒仅仅在我门下三年,武学尚未窥藩篱,破绽定必更多,远望唐大掌门不吝指教,使孟某亦得聆高论。嗯,唐大掌门何故畴曙?喏,对啦,咱们这场比试,还缺少评判,是否要请几位武学大师出来,对咱们的评论也评论一番?”

唐晓澜沉声说道:“不必了。孟先生武学渊博,识见过人,唐某远远不如,这场比试,我认输便是。”

此言一出,全场失色,许多人为他暗暗不平,真正的比武,是他儿子赢了,口头上的比武,却是他输了,这岂不是孟神通大占便宜?但他们有言在先,讲好了是如此比法,众人虽然心有不忿,却也无可如何。

孟神通道:“唐大掌门谦抑自下,孟某惶恐,谬承赞誉,愧不敢当,只好在此多谢你让了这一场了。好吧,现在可以开始第二场的比试了吧?”

唐晓澜道:“请孟先生出题。”心里暗暗嘀咕,.不知他又要出生什么刁钻古怪的题目。

孟神通呼道:“阳师弟,你准备好了么?”

阳赤符应道:“好了!”只见他捧着一个托盘,越众而出,盘中有一个大汗,两个小杯,大杯里盛满了水,小杯则是空的。众人都觉古怪,不知这些道具是要来做什么的。

孟神通掏出一个小纸包,当众撕开,将里面所包的曲色葯粉烦人大林之中,摇匀之后,再注入两个杯中,那两个小杯的容量刚好等于一个大杯。孟神通做好了这些事情,然后缓缓说道:

“这包葯粉,乃是最厉害的七种毒葯合成的,服下之后,立即七窍流血而亡!这一伤比的是勇气和胆量,不知唐大掌门可有此胆量,暗我同尽一杯么?”

孟神通提出这样的比试办法,当真是谁也料想不到,登时以煮开了一锅水,沸沸扬扬,全场喧闹,“好不要脸,分明是想暗害唐大侠!”“不要上当,他定有解葯!”“他是知道死期将至,难逃公道,所以要拉唐大侠陪他同死!哼,哼,真是异想天开!士哪有这样比试的道理。要快生死,何不乾脆在武功上判个强存弱亡!”有骂孟神通的,有劝告唐晓栏的,骂声劝告声杂成一片。

孟神通冷冷说道:“诸位别闹,请先听我一言。”他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每一个字都似金属敲击一般,送进耳鼓,登时把全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孟神通嘿嘿冷笑道:“要说到解毒的葯物么,天下没有哪一样能赛得过天山雪莲了,唐大掌门身上便有用天山雪莲泡制的碧灵丹,若说要愉服解葯取巧,我岂能帖得了唐大掌门的便宜!”

按着又道:“这一场是比试胆量,并非比试解毒的本领,唐大掌门固然是望重武林,孟某也非无名之辈,试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谁敢在饮了毒酒之后,眼望对方死去,而自己却愉服解葯求生,不怕天下英雄耻笑么?”

这几句话说得厉害之极,将唐晓澜可能求生的后路也切断了,众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只听得孟神通又哈哈大笑道:“其实诸位的多疑都是杞忧,我更明白的对各位说了吧,我这包葯粉,乃是孔雀胆、鹤顶缸、金蚕虫、虾蛇涎、断肠花、腐骨草、黑心莲七样至毒的东西合成,倘只是其中一样,有天山雪莲之类的解毒灵葯,立即服下,或者还可以保得一时;七样合成,再溶化在鸦酒之中,那天下是无葯可解的了!所以这是一场最公平的比试,我与唐大掌门同饮毒酒,同时死亡,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唐晓澜与他有言在先,由他出题,而他提出的办法,虽然荒唐得难以想像,但听起来却又是公平得很,唐晓澜这一边的人,心中都似十五个吊桶一般,七上八落,人人都现出惊惶的神情望着唐晓澜,心中暗呼:“糟了,糟了!”试想唐晓栏是何等身份,有言在先,岂能反口?

阳赤符将盘子托到他们的面前,孟神通道:“唐大掌门要是无此胆量,现在认输也行。那么,以后孟某的事情,就不必再劳唐大掌门多管了!”唐晓澜已经输了一场,若再认输这场,第三场根本就不用再比了,按照武林规矩,他就该立即回转天山,故此孟神通有此言语。

唐晓澜一直默不作声,这时方始说道:“不必多言,我奉陪便是!”声音镇定如常,神态庄严之极!

痛禅上人口宣佛号,低声赞道:“唐大侠当真是人慈大悲,大仁大勇。虽然未经剃度,却已是菩萨心肠!”

唐晓澜的心情正是这样,他深知自己若然认输,孟神通将无人能制,是以甘愿与这大魔头同归于尽,挽救武林的浩劫。

唐晓澜毫不畴蹈的应允了同饮毒酒,孟神通似乎顿感意外,面色徵微一变,但随即便恢复正常,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便开始吧。唐大掌门,这两杯毒酒都是一样,但为了避免别人多疑,还是请你先拣一杯吧。”

唐晓澜道:“我当然信得过孟先生。”随手便拈起了面前的一杯。

孟神通跟着拿了那另一杯,两人对面而立,孟神通道:“唐大掌门,现在请你指定一个人发号,数到“一”字,咱们一同举杯;数到“二字,将杯贴到chún边;数到“三”字,咱们便同时将毒酒倾入口中,你看这可公平了吧?”

唐晓澜道:“令师弟现在场中,由他发号便了。”心想:“要是让我的朋友发号,只怕他们未必叫得出声。”

阳赤符虽然早就知道师兄所定的这项比试办法,但却想不到唐晓澜竟会同意,这时也吓得面青chún白,他返到场边,深深吸了口气,半晌方始颤声叫道:“一!”

两人同时举杯,唐晓澜这边的各正派弟子,有人以手掩面,不敢再看,有人在低声哭泣。

阳赤符再叫道“二”!唐孟两人都把毒酒贴到了chún边,唐经天心头大震,几乎就想取出天山神芒,将那盛满毒酒的酒杯射碎,心念力动,忽见他的父亲双眼炯炯,眼光如电,正向自己射来!

唐经天不觉心中一凛,无可奈何的低下头去。

在四面山坡上作壁上观的不下千人,这时却静寂得有如死谷,简直是一根针跌在地下都会听得见响!

“万木无声待而来!”终于来了,阳赤符用低沉的声音叫出了一个“三”字!

就在这刹那间,忽见孟神通抬起左手,双指一弹,“呛哪”声响,唐晓澜手中的酒杯跌落地上,碎成片片,毒酒四溅,发出蓝色的火焰,沾着毒酒的野花野草,登时枯萎。

唐晓澜喝道:“这是怎么?”话犹未了,孟神通已把自己手中那一杯毒酒也远远的摔了出去,苦笑说道:“唐大掌门果然好胆量,这一场算我输了!”

孟神通本来是博唐晓澜不敢服毒酒的,到了这生死关头,他想到自己已先赢了一场,终于软了下来,宁可与唐晓澜决个最后胜负,却不敢以性命再睹下去了!

这场比试,孟神通一直来势泛泄,极尽虚声恫吓之能事,旁观人众,人人心上都似压了一块千斤大石,直到此刻,听清楚了孟神通亲口说出认输的说话,方始呼了口气,放下了心上的石头。

唐晓澜道:“我以为不用比第三伤了,想不到孟先生让回一场,唐某只好再向孟先生讨教了。”

孟神通强笑道:“孟某正是为了想见识唐大掌门的绝世武功,方可死也无憾;要是刚才咱们二人同死,就没有这个眼福了。”这话固然是替自己解嘲,却也显露了他饮与唐晓澜一拚的

唐经天道:“爹爹,游龙剑给你。”唐晓澜笑道:“也好,我已有将近二十年不用剑了,今天就为孟先生破例一用吧!”

孟神通道:“多承青眼,便请赐招。”唐晓澜道:“孟先生是客,唐某不敢潜越。”孟神通道:

“如此,有偕了!请---指---教---”这三个字拖长了声音,十分刺耳,竟似一柄利锥,一下又一下的刺进耳膜一般,这是邪派中的一种怪异功夫,名为“厉声夺魄”,虽然比不上佛门的“狮子吼功”,但却最能扰乱对方的心神。作壁上观的各派弟子,其中功力稍低的已是禁受不起,连忙用手指塞着耳朵。

唐晓澜的内功、定力,都是当世一人,这种旁门左道的伎俩,当然不能令他心神分散,可是他却也要凝神应付,孟神通说到最后的那个“教”字,突然合掌一揖,紧接着平推出去,表面着来,是他礼仪周全,在动手之前,还末忘记要向唐晓澜施体,实则已是暗中用上了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掌力,而且是双掌齐发,比起上次,威力强了一倍有多,端的有如暗流泛涌,突然间田,酌无息的卷来!

唐晓澜心头微感寒意,但仍然神色自如,抚剑还揖,身形不变,向后退了三步,这一瞬间只见他长须飘拂,目闪精光,冷冷说道:“孟先生不必多礼,唐某还招!”游龙剑嗓的出销,缓缓刺出。

这一剑来势虽缓,其中却藏着极为复杂微妙的变化,孟神通知道只要自己的身形一动,对方的利剑便会如影随形的跟着刺来,索性兀立不动,横掌当胸,含笑说道:“孟某已先献拙,请唐大掌门不必客气,尽管赐招便是。”举止似是傲慢,其实却是探得武学的诀要,以不变应万变。

要对付唐晓澜这种最上乘的剑法,舍此之外,也实在别无他法了。

除了痛禅上人、金光大师这两位武林泰斗之外,其他的人都着得莫名其妙:四暗纳罕,多嘴的江南已忍不住的嘀嘀咕咕的说了出来:“这样的打法倒真是稀奇古怪,嘴里说得客客气气,眼睛睁得灯笼一般,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好像斗鸡似的,却又不肯爽爽快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8回 唐晓澜巧使天山剑 孟神通大展阴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