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

第49回 千重剑气消魔焰 一片柔情断侠肠

作者:梁羽生

金世遗的功力在他们二人之下,按理说纵然是用了全力,也无法分开他们,好在金世遗极为聪明,他用的是武功秘笈中巧妙的卸力功夫,把双方的力道都卸去了二成,本来仍然不能分开,但恰在这时,火葯爆炸,这爆炸之力,任同武林高手部不能与之相抗,只见三条人影,倏的分开,唐晓澜给抛出十女之外,孟神通功力稍逊,向后跌进火堆,金世遗早有准备,凌空跳起,脚踝被烧焦了一片,伤得最轻。

幸亏金世遗已弄湿了上层的火葯,又有一个湿淋淋的司空化躺在上面,虽然仍弄成爆炸,威力已然比原来的预计差得太远,但这仅及原来预计的百分之一的威力,已是人得惊人,方圆数十丈内的石块都给抛了起来,而且火葯继续燃烧,闷雷般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火光迅速蔓延开去,不消片刻,整个山谷都被包在融融的烈焰之中。至于那倒霉的司空化,则早已被炸得骨无存。

这一次真是险到了极点,若非金世遗卸去了唐孟二人的三成力道,他们的双掌胶着,谁也不能撒手,被那猛然的一震抛将起来,火葯爆炸的震力加上对方的掌力,势必同归于尽:又倘若火葯未曾弄湿,则更是不堪设想,他们纵有天大的神通,恐怕也要步随司空化的后尘,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这时,山上山下,都乱成了一片。在千嶂坪观战的人,纷纷向高处夺路逃生,在山坡上的人,则纷纷向寇力皋那班人所盘据的山头攻去。

金世遗好在曾在水潭中浸湿了身子,首先从火光之中冲出。唐晓栏脱下长袍,使出绝顶内功,将长袍舞得呼呼风响,赛如一面盾牌,将两边的火头拨开,但待他冲出了火场,那件长袍亦已烧成了灰烬!冯瑛与痛禅上人连忙过来接应,给他服下了少林寺秘制的能解火毒的百花王露丸。

火光中但听得孟神通一声怒吼,凶神恶煞般的冲出来,他发出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掌力,一股阴寒之气护着心头,火毒难侵,胜于服百十颗百花玉露丸,硬从浓烟烈陷之中冲出,与唐晓澜差不多同一时侯。孟神通所受的内伤比唐晓澜重得多,但因他有修罗阴煞功护体,从火场冲出,表面看来,却不似唐晓栏的狼狈。

他与唐晓澜同时逃出,但却不同方向。痛禅上人大吃一惊,生怕他趁此混乱时机,胡杀一通。唐晓澜瞧了一瞧孟神通奔逃的方向,说道:“他已被我震伤了三阳经脉,那边有金光大师和青城派的辛掌门,纵然他敢胡来,也绝不能讨了好去。”

猛听得孟神通一声喝道:“寇方皋你这小子好狠,居然想把我老孟一齐侥死:我活了六十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受人暗算,哼,哼,我若不把你这小子杀掉,岂不教天下英雄耻笑:”但见他这几句话说完,身形已在数十丈的峭壁之上,他是选择了最险峻的捷径,同寇方皋那班人所盘据的山头扑去!

唐晓澜叹道:“这大魔头也真是骄傲得紧,不肯吃半点亏。他伤得不轻,再这么动了怒气,即算他现在即刻闭关疗伤,也至多只能再活半年了,他居然还要去和人动手!”

这时,唐经天等人也差不多攻到了那个山头,有好几个大内高手已给他的天山神芒射伤,阵脚大乱。寇方皋本来就要撤退,猛见孟神通冲来,而且声言要取他性命,更吓得魂魄不全,哪还敢多留半刻。

孟神通从峭壁直上,先到山头,手起掌落,打翻了几个御休军统领,那班人发一声喊,四散奔逃。唐经天朗准了寇方皋,一枝天山神芒射去,寇力皋早已和衣滚下山坡,神芒射到,却恰懊碰上了孟神通,孟神通冷笑道:“你射伤我的徒弟,好,我也叫你吃我一箭!”双指一弹,那枝天山神芒竟然掉转方向向唐经天射来,冯琳在他身边,连忙将他推开,“咛”的一声,神芒从他们中间射过,孟神通哈哈大笑,迳追寇方皋去了!

山坡里忽然跳出两个人,怨声喝道:“孟老贼,你还想逃命么?”一个是南丐帮的帮主翼仲牟,一个是青城派的代掌门辛隐农。

这两人和孟神通都有深仇大恨,翼仲牟恨他杀死了师兄前任丐帮帮主周骥一孟神通即是因这宗血案,而成为邙山派与丐帮的公敌的):辛隐农恨他打伤了本派的掌门师兄韩隐樵,至今尚未复原。翼辛二人明知不是孟神通的对手,也要和他拚命。他们但求能绊得孟神通片刻,山上高手如云,只要几位武学大师一赶到,便可以将孟神通擒获。

翼仲牟的伏魔杖法刚猛非常,辛隐农更是海内有数的剑术名家,若在平时,孟神通还未曾将他们放在眼内,如今身受内伤,却不由得心中一凛。

说时迟,那时快,辛隐农的青铜剑扬空一闪,已然朝着孟神通的胸口刺来,孟神通一个盘龙绕步,避开剑锋,双指疾弹,一缕寒风,迳射辛隐农的双目,辛隐农剑招如电,倏的一矮身子,截腰斩肋,但听得“删”的一声,辛隐农左手的脉门已给孟神通弹中,痛彻心肺,但孟神通的小腹也中了他的一剑,血流如注!就在这同一时刻,翼仲牟的铁仗也以泰山压顶之势,猛砸下来,孟神通大吼一声,反手一掌,发出了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掌力,翼仲牟的铁拐仗晚手飞出,这一招是伏魔杖法中的最后一招杀手,名为“潜龙飞天”,那是准备与强敌同归于尽的。

这一仗正中孟神通的背脊,饶是孟神通已差不多练成了金刚不坏的护体神功,也禁不住双睛发黑,“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时翼仲牟已给他的掌方震倒地上。孟神通大怒,立即回身掌劈。就在此时,痛禅上人已经赶到,一扬手将一百零八颗念珠一齐发出,孟神通大叫一声,向后一踪,倒翻了一个勒斗,落下山腰,那一百零八颗念珠触及他的身体,全都给他震成粉碎,但其中有七颗打中他的大穴,也令他伤上加伤,真气几乎不能凝聚!

痛禅上人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将翼仲牟扶了起来,好在翼仲牟练过“少阳玄功”,受了孟神通这一掌尚不至于毙命,但也像患了疾病一般,抖个不停。辛隐农末练过少阳玄功,被掌风波及,伤得比翼仲年还童,幸他功力深湛,虽然伤得较重,亦尚无大碍。

翼仲牟道:“孟老贼似是受了内伤,修罗隐煞功的威力已是还不如前,老禅师为何不趁此机会将他除了?”

痛禅上人低眉合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缓缓说道:“孟神通罪恶满盈,死期将至,居士的仇亦已无须自报了。”要知道孟神通伤了三阳经脉,木来就至多不过龙活半年,如今经过了这场恶斗。受了翼仲牢一枚,叉十了痛禅的七颗念珠,那是决不能再活十天了。痛禅上人是个以慈悲为怀约有道高僧,本来不慾乘人之危,如今为了救翼、辛二人的性命。迫得施展佛门的“定珠降魔”的无上神功,如促了孟神通的死期,虽然问心无愧,却也有些不忍。

寇方皋趁此时机,急急忙忙如丧家之犬,一口气逃出十多里路,方自松一口气,猛听得耳边厢有极为尖利的声音喝道:“好小子,你逃到天边也逃不悦我的掌心!”寇力皋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声音明明是孟神通的声音,但却不见他的影子。

寇力皋被孟神通以“天遁传音”之术,扰乱心神,心慌意乱,虽然使盖了气力逃跑,两条腿却竟似不听使唤,不消多久,便给孟神通追到跟前。

寇方皋叫道:“大敌当前,孟先生何必同室操戈?”孟神通骂道:“放屁,刚才又不见你说这样的话!你连老夫也要害死,还想我饶恕你吗?”

寇方皋见孟神通执意不饶,横了心阳,便不再哀求,反而冷笑道:“孟先生,你只知责人,不知责己,不错,我是想令你与唐晓栏同归于尽,但到底未曾杀了你呀:你说我暗中害你,请问你这一生所害的人还算少吗?我姓寇的也不过是学你姓孟的榜样罢了一,”孟神通怔了一怔,急切间竟是无言以对。寇方皋伺机又逃,孟神通忽地大喝道:“宁我负人,毋人员我,好呀,我姓孟的做了一世恶事,今天杀了你,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话声末了,修罗阴煞功已使出来!

寇方皋拚了全力接他一掌,但觉血气翻涌,全身寒战,但他并未即时倒下,连自己也觉得有点意外。

寇方皋身为大内总管,武功造诘确是不凡。跟跟舱迹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消解了身上所受的劲力,走了定神,心中忽然燃起了一线希望,望着孟神通哈哈大笑道:“孟先生,原来你也受了重伤,你杀了我,你也不能活命,何苦来呢?我这里有大内灵丹。不如咱们讲和吧!”

孟神通何尝不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不但如此,而且他还知道所受的伤任何灵丹也不能救活的。这一点寇方皋却不知道,孟神通淡淡说道:“多谢你的好心,但你可知道我现在正想些什么?”寇方皋瞧他神色不对,怔了一怔。孟神通冶笑道:“我横行一世,只有人家吃我的哑亏,今日我意想不到几乎丧在你的手上,当真是阴沟里翻船。呼,哼,我若不在临死之前杀了你,教我怎能溟目?”

寇方皋颤声呼道:“孟先生,你、你不听良言,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要了么?”孟神通笑道:

“不错,我正是要你这位总管大人给我垫底!”笑声末了,寒贬陡起,左掌发出刚猛无匹的金刚掌力,右掌发出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

这双掌齐发的至阴至阳、刚柔并重的奇功,乃是孟神通毕生功力之所聚,寇方皋如阿抵挡得了,但听得一声裂人心肺的惨叫,寇方皋似一团烂泥般的瘫在地上,血肉模糊,显见不能活了。

孟神通仰天大笑,忽觉真气换散,腹痛如绞,就在此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孟老贼,现在轮到我和你算帐了!四十三倏命债,廿馀年的血海深仇,这笔帐该如何算法?你自己说吧?”声音充满怨毒,饶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听了这个讨命的想毒之声,也自不禁心头颤栗,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厉胜男。

孟神通回过头来,说道:“厉姑娘,你苦心孤谐,蓄意报仇,老夫好生佩!我杀了你的一家,只有一倏性命抵偿,你要拿就拿去吧!”忽地身形一晃,自行迎上前去!

厉胜男早有准备,把手中所持的喷筒对准孟神通一按,一团烟雾,疾喷出来,孟神通大呼一声,跃起三丈来高,说时运,那时快,厉胜男又飞出一倏五色斑栏的彩带,缠他的双足。

孟神通头下脚上,倒冲下来,执着彩带一撕,那料这条带上满插毒针,登时在孟神通的掌心上刺穿了无数小孔,彩带本身,又是十几种毒蛇皮所制成的,在毒蛇液中浸过.毒性可以见血封喉。孟神通有如受伤了的野兽一般,狂嗅怒吼,全身三十六道大穴,尽都麻痒非常!

原来厉胜男从西门牧野那儿,取必了《百毒真经》之后,已配制了《真经》中两种最厉害的毒葯,一样是喷筒所喷发的“五毒散”,另一样就是这样“蛇牙索”,这两件秘密武器使将出来,即使孟神通未曾受伤,也自难当,何况他现在真气涣散,事先又未曾留意防备?

孟神通双眼圆睁,叫道:“好呀,你这小妞儿的报仇手段,比老夫还狠!”猛地嚼碎舌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随着这口鲜血喷出,孟神通突然一声大喝,在烟雾之中冲出,俟的向厉胜男扑去,人还未到,掌刀已似排山倒海般的压下来!

这是最厉害的一种邪派功夫,名为“天魔解体大法”,一用此法,本身亦必随之死亡,但却可以将全身精力凝聚起来,作临死前的一击,威力可以平增三倍以上,孟神通与唐晓澜比拚内功的时候,就曾经想过在到最后关头的时候,要用此法与唐晓澜同归于尽的。

厉胜男大吃一惊,急忙拔出裁云宝剑,说时运,那时快,孟神通已扑了到来,面广胜男的宝剑亦已然剌出。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之间,厉胜男正自给孟神通的掌力压得透不过气来,忽觉身子一轻,给人拖着,转眼间已离开了孟神通十馀丈远。

厉胜男站稳了脚步,睁大眼睛时,只见孟神通已倒在血泊之中,胸口插着那柄裁云宝剑,剑柄兀自颤动不休!

孟神通在血泊之中挣扎,忽地生了起来,拔出宝剑,一声泞笑,叫道:“这条性命偿还给你,但却不能由你动手!”宝剑一横,一颗头颅登时飞了出去!

厉胜男自有知觉以来,即无日不以复仇为念,但如今看了这般景象,也自不禁目瞪口呆,为之心悸!

金世遗走了出来,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真是一点不错。胜男你今日报了大仇。我还望你以孟神通为戒,不可再蹈他的覆辙。”

救厉胜男脱险的正是金世遗,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千重剑气消魔焰 一片柔情断侠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云海玉弓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