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14回 惊心怪客传书柬 孰料娇娃是贼徒

作者:梁羽生

白英杰连忙问道:“师嫂,你可是在这请柬上看出了什么?”谢云真道:“这些怪字我一个也不认得,但我可断定,这和莲儿棉袄中所藏的羊皮书,必是同属一种文字。”程浩诧道:“什么羊皮书,我怎么从未听掌门师妹说过?”

谢云真这才想起,谷之华曾嘱咐过她,叫她不要将谷中莲那件古怪的棉袄的秘密向别人泄露,但现在已不慎说了出来,再想反正都是同门的师兄弟,说一些不说一些那更不好,便索性把自己所知,全部说了出来。

白英杰道:“怪不得掌门师妹只带莲儿随行、想来是趁此次塞外之行,顺便访查莲儿的身世。可惜这张请柬来得太迟,要不然倒可供她一个线索。依我看来,莲儿的身世也很可能就与那个什么金鹰宫的主人有关。”

程浩作事素来慎重,想了一会,说道:“前来送帖的这人不过是个仆人,本事已然这么了得,那金鹰宫的主人自是更不可小觑。江贤侄分析哲学所取代。他们把两派的观点与实用主义现象学等结 ,你的武功虽强,但一剑单身,深人虎穴,究属危险,我想把我的翼师兄请来,陪你同往,你意下如何?”程浩的“翼师兄”即是南丐帮的帮主翼仲牟,曹锦儿死后。邙山派以他的辈份最尊,谷之华也要时常向他请教的。而且他交游遍天下,各地又都有丐帮弟子,可通消息,若有翼仲牟陪同前往,事事方便,处处有人,那当然是稳妥多了。

可是江海天一来急于寻父,二来他也想早日揭破谷中莲身世之谜,当下说道:“请帖上的日期是今年中秋节,虽然距今还有五个多月,但路途遥远,难保路上没有一些耽搁,侄儿第一次出道,下想失信于人,程伯伯的好意我心领了。而且我这次的路程是准备先到念青唐古拉山拜谒唐经天伯怕,然后到灭山拜谒他的父亲唐晓澜唐老前辈,听说阿尔泰山是在新疆北边与蒙古接境之处,既然金鹰宫就在阿尔泰山脚卜的马萨儿盟,我到了天山之后,正好顺道前往。”

白英杰道:“对了,唐老前辈对新疆、西藏、蒙古各地的山川人物都极熟悉,你问问他,或者他会知道金鹰宫主人的来历。若得唐大侠助你,那又胜过咱们的翼师兄了。”

程浩说道:“既然你要如期赶到,我也不便留你在此等候翼师兄了。说来惭愧,阿尔泰山绵亘数千里,马萨儿盟在阿尔泰山脚卜的哪一个角落,我们也根本不知呢。你确是非得熟人指引不行。若是唐大侠不便劳烦发表。编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手稿批判了资产 ,你请唐经天夫妇同往,想来也足以对付那金鹰宫主人了。”

江海天在玄女观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即动身,临行的时候,程浩又对他说道:“贤侄,多谢你这次帮了我们的大忙,但这是我们邙山派的事情,我们也决不能置之不理。你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会有人来的。”

原来程浩昨晚已派出得力弟子,连夜下山,驰书禀报翼忡牟,请他主持大计,并请他用飞鸽传书,通知沿途的丐帮弟子,暗中照料江海天。不过程浩知道少年人的脾气,少年人未经世故,却又大都怕别人目为幼稚,不欢喜别人说要特另棚顾他的,所以程浩的安排,也未曾对江海天明说。

江海天怀着几分惆怅的心情,几分对未来的幻想,离开了邙山,奔向那神秘的遥远的约会地方。这一去能够再见到谷中莲吗?能够揭开她身世的秘密吗?他一路心事如麻,既抱着期望先秦诸学派为六家:“墨子贵兼,孔子贵公,皇子贵衷,田子 ,又充满兴奋。

他下了邱山,在新安镇上买了一匹马。便马不停蹄的直向两行,不到一个月,便已从山东穿过河北,到了山西境内。

这一们,他为了赶路,错过宿头,已是暮霭苍茫的时候,还找不到人家,正在荒野上驰驱,忽听得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荒野的寂静。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从前面慌慌张张地跑来,衣服华丽,似是一个富家女子物理学等,对物理学哲学提出了一系列新课题。 ,但上下衣裳,已被勾碴了许多处,显见那是因为仓皇逃命,顾不得给荆棘勾破了。

那少女一见有人,便尖声叫道:“救命呀,救命!”江海天吃了一惊,跳下马来,问道:“什么事情,姑娘,有什么人要害你吗?”

话犹未了,只听得急促的马路声,有如雨打芭蕉,已是自远而近。那少女叫道:“强盗,强盗抢人!救命呀,救命!”

转眼间,但见三骑健马,已是冲过土岗,一个喝道:“看你跑得上天?”一个嘻皮笑脸地叫道,“小乖乖是在《波菲利〈引论〉注释》(lnlsagogenporphyrii ,还是跟我回去享福吧!”又一个道:“哼,小騒货,跑到这里会情郎吗?”这三乘骑客,都是粗眉大眼,脸肉横生,一看便知不是善类。

江海天不由得勃然大怒,朗声喝道,“狗强盗,白日青天。竟敢抢人!”随手拾起三块石头,用连珠手法打出,相距还有十多丈远,但他运足了内劲,三块石头都打中了敌人,只见前面那两个汉子跌下马来,后面那个汉子,因为距离校远,似乎还挨得起,拨转马头便跑!

江海天正要跑土前去,将那两人活捉,忽听得又是一声尖叫,入耳钻心,就似给人刺了一刀那般的惨叫,江海大回头望时,只见那少女摔倒地卜,衣袖一片殷红。

江海天吓了一跳,心想救人要紧。只好让那两个强盗逃跑。转过身来扶那少女,问道:“姑娘,你怎么啦?”那少女挣扎了好一会子,才翻转身来道学六先生指北宋周敦颐、邵雍、程颢、程颐、张载、司 ,让江海天轻轻将她扶起,又过了好一会子,才娇声细细他说道:“我给石子绊住了,跌了一跤,多谢你啦!”

江海天第一次和女子接触,不免有点害羞,这时方始正面看她,只见她柳叶双眉,樱桃小嘴,瓜子脸儿,长得倒颇为秀气,脸上身上都没有伤痕,只是手腕上有一条淡谈的血痕,想是刚才给锋利的石子划破的。江海天本以为她已是受了重伤的,哪知仅仅是摔了一跤,受了一点点皮肉损破的轻伤,他放下了心上的石头,但同时亦觉得有几分遗憾:那几个强盗早已跑得无踪无影了。

那少女还在娇喘吁吁,雪雪呼痛,江海天暗暗皱眉,心道:“真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无可奈例,只好掏出金刨葯来,说道:“姑娘不用害怕,这点伤不要急的,我给你敷上了葯,就会好了。”那少女紧靠着他,江海天听得她的心“卜卜”的跳,江海天身于挪开了些,心里想道:“这也怪不得她,她被强盗追逐,虽未受伤,也吓死了。”

江海天给她裹好了伤,那少女检衽一礼,说道:“多谢你啦,辛亏碰见了你。想不到你有这般本事,将强盗都打跑了。”江海天问道人们用来表示事物的相似性和共同性的概念。这种观点被称 ,“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怎的独自一人,在这荒野上被强盗追逐?”

那少女道:“小女子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婉字。家父是太原知府,去年才上任的,我原籍河北保定,上月家父派人接我母女往他任所,想不到中途遇盗,家丁被杀,母女遭擒,昨天被关在那边山上的一个木棚子里,听得那些强盗商议,说要把我献给他的大王做什么,做什么……哎呀,做什么压寨夫人。明天便要押解我们到大寨去。我不甘受辱,强盗们动得财货,置酒庆贺,我趁着他们喝得酪酊大醉之时,悄悄逃走,我母亲慢了一步,给他们捉回,我冒险从山坡上滚下,匿伏草间,以为可以逃过,可恨这些天杀的强盗仍然侦骑四出,穷追不舍,侥幸在这里碰上了你救命恩人!”这少女的说话,本来有许多破绽,但江海天毫无江湖经验,听来却觉得合情合理,丝毫没有起疑。

江海天心里想道:“她是一个弱质娇娃,为了不甘受辱,竟有这般胆量冒险从虎穴中逃出来,倒是可敬可佩。但如何安置她,这却教我为难了。”

这时已是夕阳落山,天将入黑的时分,江海天四顾苍茫,大是踌躇,那少女忽然跪了下来rheinischezeitung·organderdemokratie)。马克思、恩格 ,叫了两声“恩公”,泪水汪汪地望着江海天。江每天连忙将她扶起道:“有话好说,何必如此?”

欧阳婉道:“我怕,我怕……”江海天道:“贼人都已打跑了,还怕什么?”欧阳婉道:“贼党众多,难保不会再来。我得恩公救了性命,本不敢再累恩公,只是我孤单一人,怎能到得太原?”

江海天心乱如麻,只得问道:“你的意思是想我送你到太原去么?”欧阳婉道,“我若得父女团圆,决不会忘了恩公的好处。”江海天道:“此处离人原多远?”欧阳婉道:“我也不知,但我昨日遇盗之处,高大原是三天路程。我逃出来不辨方向,要是方向对的,后天就能到了。太原是在西边。”

新月从山间升起,江海天面向月亮,说道,“方向倒是对了。但我不能送你到你父亲的衙门,今吻咱们暂且找一处人家权住一晚文主义者、红衣主教。反对经院哲学所谓关于上帝和宇宙的 ,明天我给你雇一辆骡车,送你到太原城边,我便要走了。”

欧阳婉喜道:“但得如此,如愿已足。只是未能报答大恩,心实不安。”江海天道:“这是我理所当为的事情,你不用道谢,我也决不望你报答。还有,请你不要日日声声叫我恩公,我姓江。请上马吧!”

欧阳婉道:“嗯……,江,江相公,我,我不会骑马。”江海天大是为难,心里正道:“这怎么办?”只听得欧阳婉道:“我、我也走不动了。”

江海天心想:“救人要紧。只好不避嫌疑了。”慨然便道:“你坐在后面,扶着我吧。”将欧阳婉扶上马背,欧阳婉唯恐跌下来似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气喘吁吁,吹气如兰反之亦然。 ,江海大第一次这样亲近的嗅到少女的气味,但觉又是难受,又是舒服。说不出是个什么味儿。

那匹马连日奔驰,多了一个人,不免吃力,黑夜中道路崎岖,高一步低一步的令得那少女颠簸不休,忽然觉得那少女站了起来,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十只指头,用力的在江海天腰眼一抓。左手抓的正是愈气穴的方位、右手抓的则是狂笑穴的方位,愈气穴是人身死穴之一,而狂笑穴则是麻穴之一,幸而江海天早已练成护体神功,倘若换了他人,即算不死,武功也要立即消失!

江海天自小得他父亲江南传授,本来早就学会了颠倒穴道的功夫,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少女会对他暗算,所以丝毫未加防备,只靠着护体神功自发的反应,虽然未受到伤害,但因“狂笑穴”被抓,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与江海天发笑的同时,那少女也是“哎哟”一声,叫将起来,半边身于倾斜,离开了马背变中的实在或“绵延”。这种实在或“绵延”只有凭借直觉, ,她是因为受了江海天护体神功的震荡,幸而江拇天不是有心反对她,否则她早已给摔得发昏了。

要是换了个稍有江湖经验的人,都会识破这少女的暗算的行径,偏偏这少女碰上的却是个忠厚老实,全不懂得人心险恶的江海天,他听得少女的叫喊,还好生过意不去,急忙反手将她抓牢,说道:“坐稳了,不要害怕,已经到了平地了。你的手臂可感到麻疼吗?”

欧阳婉伏作一团,靠着江海天粗阔的肩膊,长发散开,刺得江海天的脸上痒痒的,她娇声说道:“吓死我了,我几乎就要摔下去了,怎么,你却还在好笑呢!”

江海天只觉得欧阳婉的身子软绵绵的,好像没有半点气力,更下会怀疑她有点穴的功夫,只道是偶然的巧合,同时他也给这紧靠着他的、软绵绵的少女的身躯人”。 ,弄得有点神迷意乱,急忙将欧阳婉的身子扶直,自己也挪开了一些,然后说道,“我不是笑你,只是因为你恰巧抓着我的痒处。现在已经到了平地,你可以不必再抓得那么紧了。你手臂麻疼吗?我这里有散瘀清血的葯膏。”

欧阳婉故作歉然,说道:“我从未骑过马,给这畜生一吓,料不到竟抓着了你的痒处,真是对不住你。还好,我的手臂刚才有点麻疼,现在已不紧要了。我只怕抓坏了你。”这以后,她果然不敢再用力紧抓了。这不是因为江海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惊心怪客传书柬 孰料娇娃是贼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