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24回 痛失爱儿拼老命 惊看情侣斗亲娘

作者:梁羽生

于大鹏心里七上八落,对姬晓风的行动甚是惊疑,暗自想到:“这厮是个鬼精灵,莫非他已瞧出破绽来了?”随即又想:“江海天是拿了云召的金狮令来见我的,想不至干对我不利。只是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他呢?”

于大鹏安顿了姬晓风之后,怀着满腹疑团,便向江海天道:“请问江小侠此来,端的是为了何事?姬先生又是何以要运功疗伤?”

江海天道:“云庄主蛤我金狮令的时候,曾对我言道,若有急难之时,可求老伯相助,是以我不辞冒昧,登门拜访。”

于大鹏吃了一惊,道:“你们碰到了什么事情?”

江海天道:“我曾碰到了令郎。”

于大鹏道:“喔,不错,小儿也曾说过此事。”

江海天道:“不是在玄阴谷的那一次,我是说今日的事情。”

于大鹏心头一震,忙道:“什么,你是今天碰见他的吗?在什么地方?”

江海天正自心想,要不要将他儿子的噩耗吉诉他,左边厢房的房门忽地打开,一个少女飞奔出来,叫道:“江相公,当真是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江海天这一惊比于大鹏更甚,定了眼睛,吓得呆了,面前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婉!这刹那间,江海天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欧阳婉“扑哧”一笑,说道:“你的神气为什么这样难看?哦,是了,你一定是当我偷你义父的葯囊,所以恨死我了。我现在不妨告诉你,偷你义父葯囊的,以及和叶公子到云家庄的那个人都不是我,那是我的姐姐,后来送解葯的那个人才是我。”

江海天心里藏了许久的闷葫芦这才打破,但他惊疑的神情却还未能消除,不假思索便即冲口而出,问道:“好!这两件事我明白了。但我刚才所见的那新娘子也不是你吗?”

欧阳婉也怔了一怔,叫道:“什么,你巳经到过我的家里了?”心里甜丝丝的,想道:“原来他的心上也有我在,竟然不怕我的爹娘,冒了危险到我家里去探访我。”

欧阳婉格格笑道:“那新娘子也是我的姐姐,我们姐妹俩本来长得很相似,新娘子又一定要用红罗帕蒙过头面,怪不得你认错了人!”

江海天道:“这,这可奇性了!你,你师兄……。他所奇怪的是:既然欧阳婉逃到了于家,却为何于少鲲还要去找那新郎的晦气,而且也把那新娘子当作了欧阳婉呢?

欧阴婉却误会了江海天的意思,截断他的话头,便即说道,“这有什么奇怪,我不愿嫁那姓文的,私逃出来,在附近又没有相熟的人家,算来算去,只有于师兄这儿可以暂时避难的。我们都是江湖儿女,事急相投,难通还要讲究什么忌避不成?比如你们,你们和于老伯素不相识,不是也姑躲到这里来么?我到师兄衣中暂时借住,又有什么不可以?”原来她是误会江海天吃醋,话似连珠,简直不容江海天有辩白的余地。

江海天涨红了脸,他素来拙与言辞,明知欧阳婉误会,却又不好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决不会妒忌你的师兄。”只好低下了头,听她诉说。

欧阳婉笑了一笑,继续说道:“在我的同门之中,只有于师兄是个正直的人,他也曾劝过我,说那姓文的不是好人,叫我不要嫁他的,其实,就算那姓文的十全十美,我也不会嫁他。什么缘故,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江海天心头一跳,怕她再说下去,更为露骨,连忙问道:“你事先没有和师兄商量过吗?你今天见过了他没有?”

欧阳婉道:“我是昨晚才和姐姐想出这个办法的,由姐姐代嫁,我才敢私逃出来。哪有时间去见于师兄商量。”

江海天禁不住问道:“既然你们知道那姓文的不是好人,为何你姐姐又肯嫁他?”

欧阳婉叹了口气,说道:“我姐姐最近有件失意的事情,不便对你言说,总之她是伤心透了,她的碑气又与我大大不同,她一来为了我的缘故,二来在失意之余,也想随便嫁个人算了。我姐姐说,那姓文的虽然不是好人,武功却还当真不错,我也不是什么正派出身,我嫁了他,任他胡为,我只打算偷学他的家传武功,将来,将来也好出一口气。”说到这里,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又叹了口气。

江海天正想说于少鲲的事情,但又怕于大鹏难过,一时踌躇未决,欧阳婉又继续悦道:“我只盼望躲过了,就没事了。偏偏于师兄又不在家,也不知他去了哪里,找不到人打听我家中的消息,江相公,你来得正好。”

于大鹏道:“对啦,你刚才说碰见小儿,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是在你到欧阳家之前还是之后?”这几个问题,他早已想问的了,只是被欧阳婉出来一打岔,现在方有机会提出来。

到了此时,江海天自是不得不说:“我和令郎乃是在道上相逢,正是他邀我去喝欧阳姑娘的喜酒的。”

欧阳婉双眉一皱,“咦”了一声道:“慾师兄曾向我郑重说过,说是假若我不依所劝,嫁那姓文的话,他是决不会来喝我的喜酒的,怎么他又来了?”同时也有点失望,原来江海天并不是专成来探访我,而是于少鲲邀他的。”

于大鹏也皱起眉头,说道:“他今早出门的时候,也没有说是去喝喜酒,哼,他真是胡闹,他出门没多久,欧阳姑娩就来了。”

当下,江海天将碰见于少鲲的情形,说了一遍,问道:“于老伯可曾真是见过家父吗?”

于大鹏摇了摇头,说道:“我真不明白,这畜生为何要对你编造谎言。不错,我和令尊是曾有过数面之缘,不过自从那次在千障坪之会分手以后,就再也设有见过了。”

江海天道:“那么老怕丝毫不知家父的消息吗?”

于大鹏想了一想,说道:“我记起来了,去年有一个朋友从青海回来,说是曾在白教教王的鄂克沁宫见过令尊,那时令尊正在教王的宫中作客。我的朋友是给教王运葯材的,够不上和令尊同席,当时也没有仔细打听,我所知道的消息,就是这么多了,小儿曾听我说过这件事,因此他才知道我与令尊是熟识的,江小侠,后来怎么样?你们去和喜酒,可有闹出事来?””

欧阳婉也焦急地望着江海天,于大鹏不明白,她却是猜到了几分,心想:“莫非于师兄已识得了我的心事,知道我是喜欢江相公,所以他才引他前往。”可怜欧阳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直到如今,她还不知道于少鲲对她的厚爱深情,但更可怜的还是于少鲲,他为心上人拼了性命,心上人却不知道!

江海天心里暗暗叹气,他一直在踌躇,一直在拖延着不忍说出于少鲲的死讯的,这时已无法再隐瞒了,他喃喃说道:“我们到了欧阳姑娘家中,欧阳姑娘,不,欧阳姑娘的姐姐正在和新郎拜堂,于大哥使出烈焰弹,将那新郎打得重伤了!”

于大鹏本来已是一直提心吊胆,这时更是大吃一惊,猛地跳起来道:“这畜生,这畜生果然闯出大祸来了,怪不得,怪不得他给我留下了这样的信!””

欧阳婉道:“哦,他留下了书信?说些什么?啊,怪不得我到来的时候,看见你愁眉不展,我还以为你讨厌我来呢?敢情敢情……”

于大鹏道:“他留下一封信,叫找赶快离家,到京城去投靠镇远镖局。我莫名其妙,却原来他是早已准备好要去闯祸的了!”

江海天道:“镇远镖局?那不是铁鸳鸯夫妇夫妇开的吗?”于大鹏道:“不错,小儿在镇远镖局里当镖师,我和韩氏大妇也是有几十年交情的。”原来他还未知道镇远镖局已经倒闭。

江海天到底年纪大轻,阅历无多,思虑不周,这时方始猛地想起:“于少鲲伤了欧阳家的新女婿,欧阳二娘怎会放过他的父亲,迟早必会来找于家的麻烦,不过,他现在急于追捕自己一时无暇顾及而已。”

江海天想到此处,连忙说道:“那么,事不宜迟,咱们赶快逃吧!哎呀,不知道我的姬伯伯好了没有,待我去看看!”

于大鹏越发惊慌,连忙一把扯住他道:“江小侠,且慢,且慢,小儿闯了大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你赶快说呀!””

江海天满头大汗,呐呐说道:“后来,后来……哎呀,说来话长,还是先逃吧!”

于大鹏颤声道:“你只说一句,小儿到底是死是活?”江海天咬紧牙根,说道:“这个,这个-----后来,后米------他是,他是----”“死了”这两十字正在舌尖打滚,还未自曾说得出来,忽听得猎犬”汪汪”的狂吠声,接着便听得文廷璧的声音叫道:“姬晓风和那姓江的小贼难道就躲在这附近?咦,这附近没有什么可以藏身之处呀!”

原来欧阳伯和养有两头吐鲁番出产的异种猎犬,嗅觉极灵,他们是带了猎犬来追踪的,猎犬从姬、江二人一路上所留下的气味,追到了这里,因为受阻于瀑布,跳不上悬岩,所以狂吠。

欧阳二娘叫道:“呀,对了,这上面有个人家,正是于大鹏父子的所居!”文廷璧道:“哪个于大鹏?”欧阳二娘道:“就是刚才伤了令侄的那个小贼的父亲!哼,哼!不用问了,他们一定是和于家早有勾结了的,现在也一定是躲在于家!你们跟我来吧,我认得路!”于大鹏,江海天的听觉虽比不上姬晓风,但他们武功深湛,到底出常人灵得多,欧阳二娘与文廷璧在岩下的话语,一句一句,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于大鹏低声说道:“你们暂且躲避,待我应付,瞒得过去最好,倘若应付不了,江小侠你再出来。”

文廷璧他们来得快极了,不过片刻,只听得”轰隆”一声,那两扇大门已经震塌。欧阳二娘一马当先,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冲着于大鹏便喝道:“你的儿子在我家胡闹,你知到了没有?”

欧阳伯和道:“二嫂且慢动手,老于,我和你相识多年,好歹也算个朋友,你儿子的事情,我且暂不追究,我先问你,有一个姬晓风你是认识的,还有一个姓江的小子,他们二人是不是藏在你家,快快交出来,或者我还可以饶恕你纵子行凶之罪!”

于大鹏双眼火红,涩声说道:“欧阳老大,我那不肖的儿子呢?请你放他回来,我给你负荆赔罪。”

欧阳二娘冷笑道:“你的儿子闯下这等大祸,还想活着回来吗?”

于大鹏双眼翻白,蹦地跳了起来,大叫道:“是你杀了他吗?”欧阳二娘冷笑道:“是我杀的,又怎么样?”其实于少鲲乃是受伤之后,用匕首自杀的。不过,欧阳二娘恨极了于少鲲搅坏了她女儿的婚事,有意气气他的父亲。

于大鹏大吼一声:“好个泼妇,我与你拼了!”呼的一拳捣出,于大鹏是少林派的俗家高手,使出了少林神拳,虎虎生风。

欧阳二娘单掌一带,冷笑道:“不知死活的老匹夫,居然还想拼命呀?”欧阳二娘自以为本领要胜过于大鹏,所以并未将他放在心上。哪知于大鹏豁出了性命,这一拳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欧阳二娘的”卸力化劲”功夫,却未能将他的拳势完全化解,被他猛力一冲,跌了个四脚朝天。

文廷璧皱眉道:“亲家,他发疯了,何必还和他讲什么交情,弊了他,咱们自己搜人!”

欧阳伯和比较厚道一些,不忍亲下杀手,点点头道:“好吧,那就请亲家成全了他吧!”

文廷璧施展了“三象规元”的上乘内功,一掌拍出,拳掌相交,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于大鹏立足不稳,在地上打了十几个盘旋,有如风中之烛,摇摇慾坠。不过,文廷璧这一也还未能立即弊了他的性命。

欧阳二娘一跃而起,冷笑道:“老贼,看你还敢逞强?”她的本领究竟要比于大鹏胜过一筹,何况现在是乘危进袭,只听得“卡嚓”一声轻响,欧阳二娘以闪电般的手法,登时把于大鹏的一条手臂,拗拖了臼。

眼看于大鹏就要性命不保,欧阳婉忽地一声尖叫,冲了出来,叫道:“娘,住手,否则我死在你的面前!”只见她鬓云逢乱,泪珠晶莹,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匕首正指着自己的胸膛。

七阴教和天魔教素有往来,叙起辈分,七阴教主阴圣姑还是天魔教主的长辈,当欧阳婉还在阴圣姑门下习技之时,有一次文廷璧叔侄奉了天魔教教主之命,送礼给七阴教主阴圣姑,就在那次,他们认得了欧阳婉,所以后来文廷璧代侄儿向欧阳伯和求亲,虽然知道他还有个大女儿,但求的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痛失爱儿拼老命 惊看情侣斗亲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