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28回 又见穷边腾剑气 忽闻域外起风雷

作者:梁羽生

姬晓风后面一个喇嘛说道:“师弟,你还没有见过这位师叔吧?他出外云游了十多年,回来也还没几天呢。现在是第一次公开露面。”他右侧一个小喇嘛道:“听说师叔与师父为了一件大事争执。所以才召集这次大会的。但那几位师兄却不肯告诉我是什么事情,我只听得他们在争吵,有人拥护师叔,有人拥护师父,师兄你可知道详情,到底是谁对呢?”

那年纪较老的喇嘛低低嘘了一声,说道:“这不是咱们可以私下谈论的,你也不用心急,等会几师尊自会当众宣布。”姬晓风这才知道,这位“孔雀明伦王”原来就是法王的师弟,心里明白了几分。他又注意到“孔雀明伦王”的随从之中,有两个人正是日间在沙漠上用铁锤打他的那两个汉子。不过现在已换上了喇嘛的装束。

只见那孔雀明伦主走到了法王座位对面的那张椅子旁边,那三十护法弟于已给他扶好椅子,但他却并不坐下。那三个护法弟子大约因他没有就座,因此他们虽有座位,也不敢去坐,仍然随侍在孔雀明伦王的身后。

众喇嘛正在窃窃私议,忽听得九环锡杖摇动的声音,登时诸声静止,只见白教法王已在十六个仪仗僧随侍之下出来,他后面只跟着一个护法弟子史学家,新托马斯主义的主要代表之一。以从事中世纪经院 ,不过都是首座护法弟子。

首座护法弟子在教祖的神龛前点上了三烛香,白教法王合什祷告,姬晓风听觉最为灵敏,只听他说的是:“本教面临重大抉择,请教祖赐与弟子定力,免受邪魔外道所诱。”当法王诚心祷告之时,他师弟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

法王祷告之后,向孔雀明伦王和那几个护法弟子挥手道:“你们坐下来说吧。”孔雀明伦王淡淡说道:“待大事决定了再坐也还不迟。”言下之意,似乎法王的座位也得取决于这件大事,若不圆满解决,法王的座位也不安稳。爱护法王的这派喇嘛,心中愤怒之极,但因为法王没有说话,谁也不敢开声。

法王丝毫没有怒声,面向僧众,缓缓说道:“本教现在有件大事,有关本教的气运兴衰。孔雀明伦王就是为这件事奔跑的人,现在先请他和你们说说事情的经过吧存在。18世纪法国的狄德罗、霍尔巴赫等,19世纪德国的费 ,”

孔雀明伦王冷冷说道:“这件事情已进行了好几年了,原来你一直在瞒着他们,现在才要我宣布吗?”

法王神情肃穆,沉声说道:“我忝为本教之主,有权决定如何处理,倘若我措施不当,等下可付诸公论。”

孔雀明伦王被他师兄这么一说,面色甚为难看,但也只得收起飞扬跋扈之态,过了半晌,讪讪说道:“也好内篇二十一篇。以道家思想为主干,杂糅阴阳、儒、法诸家 ,那就由我来宣布,付诸公决吧。”

众喇嘛凝神静气,只听得那孔雀明伦王言道:“这事说来话长,但也简单得很,那就是尼泊尔王决意奉咱们的白教为国教,邀请咱们鄂克沁宫所有的僧众,都迁到它的京城加德满都去!”

这件事情职位较高的僧侣差不多都已知道,但也有许多小喇嘛还未知道的,因此孔雀明伦王此言一出,全场登时哄动。

孔雀明伦王停了一会,待众人的情绪稍稍平静,再接下去说道:“这件事是由我代表本教和尼泊尔王商谈的,现在我再从头报告事情的经过。

“大约七年之前,我路过尼泊尔,国王对我非常尊敬,邀我到他的皇宫里住了几天,他深悉本教的情形,对本教的被迫困处青海一隅,十分同情,对教主师兄的德望武功,也极为钦仰:我们商谈之后,他就有意请教主师兄前往加德满都与他会面,然后再谈合作的细节。

“那一年,尼泊尔王就派遣了使者,并带了我的书信,到过本寺见过教主师兄,但师兄却一味推延,迟迟不肯答复,也没有到加德满都回拜国王。”

“这几年来据我所知,尼泊尔王已派过三次使者来了,条件一次比一次优厚。但是师兄还没有确实的答复:因此我只好亲自回来,传达尼泊尔王的意旨,并请阖寺僧众作出公决。”

“国王叫我带回来的意旨,除了上述的建议之外,还添了一样,那是专为教主师兄而设的。咱们白教倘若迁移该国,他愿意拥戴教主晋位‘活佛’,与达赖班禅在西藏的地位相同。

“尼泊尔国是佛教古国,是释迦佛租诞生的圣地(按尼泊尔旧属印度,释迦牟尼诞生于该国的兰毗尼园),咱们白教若得国王尊为国教,那真是极难得的机遇了。

“好了,我所要报告的就是这么多了。总而言之,尼泊尔王对咱们白教与教主的尊崇,那是至矣尽矣,蔑以加矣!至于他的好意,你们愿不愿意接受,那就要请你们作出决定了。”

报告之后,群情耸动,议论纷纷,但过了几乎半个时辰;还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首座护法弟子坏顾全场,过了一会,徐徐说道,“兹事体大,还是请教主给我们拿定主意吧。”登时有十几个高级僧侣同声附和:“对,对!教主高瞻远瞩,见识当然比咱们高明得多,我们都愿服从教主的决定。”

孔雀明伦王本来己联络了许多人,但见拥护他师兄的依然不少,心里甚不高兴、无可奈何,只得冷冷说道:“师兄,你的主意拿定了没有?”

自教法王说道:“师弟,我想先听听你的意思。”

孔雀明伦王朗声说道:“我是主张接受尼泊尔王的好意的。”此事对咱们有百利而无一害,何用犹疑?”

护法弟子之一的迦毗罗起立说道:“本教本来是在西藏创教,与红教黄教鼎足而三,后来黄教兴起,将咱们逐出西藏,百余年来:咱们局处青海一隅,郁郁难伸,现在难得有此机遇,可以发扬本教,宏法利生,焉可惜过?”

又一个护法弟子时渡起立说道:“孔雀王与迦毗罗师兄之言良是,试想以咱们现在的境遇,决难恢复祖业,黄教在西藏已是根深蒂固,又有清廷颁给金本已瓶,确立了‘活佛转生’的制度,那还有咱们插足的余地吗?既不能重回故上,何如异地求存?图谋发展!”

这两个护法弟子慷慨陈辞,说到本身利害,声泪俱下,确实打动了许多人心,场中气氛,显然对孔雀明伦王大大有利。

首座护法弟子忽地也起立说道:“孔雀王说此事对咱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弟子不敏,对此实感怀疑!”

孔雀明伦王圆睁双眼,冷冷说道:“你怀疑什么?尼泊尔王已为咱们在他的京城修建了一座大宫殿了,这是我亲自督工修建的,你还能怀疑他的诚意么?”

首座护法弟子冷静说道:“我并非怀疑尼泊尔王言而无信,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真是为了尊崇本教吗?怕不见得,我怀疑他别有企图!”孔雀明伦王大声说道:“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之子腹!”白教法工挥了挥手,说道:“师弟,你不要先指责他,今日之事,既是付之公议,也该让他把心里的怀疑说出来。”

首座护法弟子继续说道:“我怀疑尼泊尔王是想挑拨咱们与黄教作鹬蚌之争,他好渔人得利。各位长老大约还未曾忘记,距今约二十年前,尼泊尔王曾有一次出兵西藏,险些兵连祸结,后来幸得朝廷的大军赶至,又有唐经天夫妇出来调解。方始化于戈而为玉帛。当时尼泊尔王也曾以利相诱,答允扶助咱们重返西藏,幸亏师尊不为所动,方始免了一场大祸。(事详《冰川天女传》前车之鉴,省可不慎!”

孔雀明伦王道:“这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是请咱们迁移到他的国土,奉本教为国教,又不是要自们助他进侵西藏,你多疑作甚?”

有座护法弟子道:“非是弟子多疑,尼泊尔现在这位国王就是从前挥兵入藏的那位国王,当年他格于形势,勉强退兵,你又怎保得住他没有卷土重来的打算?还有一层,咱们世世代代都是生于斯,长于斯,好坏都是在本乡本土,一旦远适异国,寄人篱下,纵然尊贵,也总是无根的浮萍!”

孔雀明伦王冷笑道:“依你所说,佛门中那些离乡别井、远适异国的古圣前贤,都是不足效法的了?法显远航求法、玄奘白马传经,这两位高僧是从中国往天竺去的,鸠摩罗什来华,后秦王姚兴待以国师之礼,佛教乃大行于中土;达摩祖师一苇渡江,至嵩山面壁三年,中国始有少林派的武功。这两位高僧是从天竺来华的,请问如法显、玄奘、鸠摩罗什、达摩祖师等人,若都似你这般鼠目寸光,他们焉能名垂千古?”

孔雀明伦王博学多才,能言善辩,他举的这几个例子,又都是佛门弟子人人熟知的故事,首座护法弟子被他锐利的辞锋驳倒,心中虽然不服,一时间却还想不出如何叵驳过去。

法王忽地也站立起来,缓声说道:“师弟,你所举的这几位高僧,都是佛门的大德高贤,谁不钦敬?可是这些例子却不能与今日之事相提并论!

“法显、玄奘、鸩摩罗什和达摩祖师,他们都是以个人的身份,到别的国家或是取经或是传法的,他们除了只知宏扬佛法外,不知其他。即如鸠摩罗什,他虽然做了后秦的国师,但他毕生致力的乃是哆释经典,译出了金刚经、法华经、维摩经、中观伦、十二门论等三百余卷,因而名垂不朽。倘若他只是贪慕‘国师’的虚荣,决不能有此成就。

“如今尼泊尔王却是要咱们全部僧众迁移该国,在他那儿开宗立教,这不是分明摆出与西藏黄教对支立形势吗?不是我偏袒须菩提(首座弟子之名),他的话的确是值得三思。咱们不要给人利用了。咱们现在与黄教同处一国,纵有不和,无伤大雅,倘若各依一国,分道扬镳,彼此都是至高无上的,‘活佛’那就容易给野心者所乘,制造混乱了。

“而且据我所知,尼怕尔王恐怕还不是着重在要咱们传教,而是看中了本派的武功,希望咱们一去,增强他的实力。师弟,听说你在尼泊尔这么多年,就没有讲过一次经,却给尼泊尔王训练了三百名武士,这是真的吗?”

孔雀明伦王面上一红,说道:“尼泊尔王以国师之礼待我,我为他做些事情,也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师兄,你要责备我么?”

法王说道:“我并非责备你,不过是作为一个例子,防范未来可能发生之事而已。试想,假如咱们都迁移到加德满都,在那里开宗立教,接受尼泊尔王的供养,万一他要进犯西藏,咱们如何自处?若然袖手旁观,那是有负于他,若然助他进犯,那是与黄教自相残杀,更属万万不可。因此与其异日为难,何如今日安份守己?”

法王歇了一歇,再接续说道:“而且据我所知,尼泊尔王与马萨儿国王亦已订了盟约,本月十五日的金鹰宫之会,尼泊尔的高手亦将有大批前来。马萨儿国王野心勃勃,周谋称霸西域。这是人尽皆知的了。尼泊尔王与他深相结纳,用意何在,不能无疑!

“佛门弟子,最忌为名利所动,何况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呢?因此我的意思是一动不如一静,他要拥戴我晋位‘活佛’的‘好意’,我也只好敬谢不敏了!”

法王这番话剖析利害,说得有理有情,会场的空气又为之一变。可是好高骛远之心,出家人也在所难免,对于这一些未能忘怀名利之人,尼泊尔王所应许的条件上——奉白教为国教,奉法主为活佛——的确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因而拥护孔雀明伦王的人也依然不少。僧众们分成了两派,议论纷纷,整个会场,就像一锅沸腾了的开水。

孔雀明伦王面色铁青,忽地大声说道:“师兄,你是一教之主,我们应当尊重你的意思,但是有一件祸事,目前就要发作,你又如何应付呢?”

此言一出,众喇嘛登时停止了议论,人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孔雀明伦王,目光中都含有这样的疑问:“有什么祸事,为什么我们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孔雀明伦王缓缓说道:“师兄,我看此事不该再隐瞒了,请让我都说出来吧。”法王木然毫无表情,淡谈说道:“你说出来也好。”

孔雀明伦王面向僧众,继续说道:“尼泊尔王在今日之前,曾派过三次使者到此,除了给他们的国王送信与师兄之外,还做了一些秘密的事情。本来我是不该说的,但刚好这件秘密就在今日闹穿,是以我也不怕说了。

“想必你们已有许多人知道,尼泊尔王乃是冰川天女的表兄,他即位之后,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又见穷边腾剑气 忽闻域外起风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