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29回 法网复位姦谋破 小侠遭殃魔女来

作者:梁羽生

孔雀明伦王忽地将袈裟上展,拦住了那四个侍女,喝道:“谁敢在此捕人?快快放下!”

冰川天女道:“我自拘捕我本国之人,与你何干?他们四人作姦犯科,国法佛法,俱不能容,匿身佛寺,污及佛门,罪更不小。我曾受封佛教护法,因此即算不是他们的公主,也可以拿得他们,你知道么?我还未曾呵你包庇之罪呢,你敢出头阻拦?”

孔雀明伦王道:“我知道你是尼泊尔国的公主,但你是否已经知道我乃是你国的国师?”冰川天女道:“哦,原来他们说要迎接国师,这国师就是你么?失敬,失敬!”

孔雀明伦王洋洋得意他说道:“你现在知道也还不迟。他们是国王派来的使者,所作所为,都是奉了国王之命的。你纵然是公主:公主总不能大过国王吧?”

孔雀明伦王冷冷一笑,接着又道:“还有呢,国王的命令要你也从速回国,我恰好也正要动身,我看你还是释放了他们,和我一道走吧。你若还有什么理论,我和你见了国王再说!”

冰川天女道:“这公说,你反而要拿我了?”扎雀明伦王道:“不敢,我是请你。”冰川天女道:“请不动呢?”孔雀明伦王冷笑道:“公主若是不遵国主之命,又不肯赏面给我的话,那就恐怕只好得罪公主了。”

你道孔雀明伦王何以如此大胆?原来他在尼泊尔多年,早已知道尼泊尔王的意图。尼泊尔王并非怀念亲人才要接冰川天女回国的,他实是想并吞西藏,却怕冰川天女从中阻梗,甚至动摇他的玉位,故此要设法诱她回国,去掉祸根。另外他也想取得冰川天女那把冰魄寒光剑作为镇国之宝。

除了这两个原因,他还垂涎冰川天女的美色,他从阿拉伯请来了高明的葯师,将采自喜马拉雅山的魔鬼花,秘制成一种迷香,就是准备用来对付冰川天女的。不过他也深知冰冰川天女的厉害,这邪念未必可以从心所慾,因此他也抱定了主意,倘若冰川天女有威胁到他王位的危险时,他是宁愿放弃美色,而把冰川天女杀掉的。

孔雀明伦王正是因为已深悉尼泊尔王的企图,所以不怕与冰川天女为敌。

这时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孔雀明伦王与冰川天女的身上,法王更是忧心如焚,正待不顾一切,出去阻止师弟,却见冰川天女摆了摆手,脸上毫无愠怒之色,只是淡淡说道:“你离开加德满都,将近半年了吧?有一件事情,你大约未曾知道,我国旧王已被百姓推翻,新王也已经即位了。你的国师也没有啦!我正是受新王之托,要把这四个人押解回去的。”

冰川天女这几句活轻描淡写的道来,却似青天打了个霹雳,平地响起了焦雷,不但震得孔雀明伦王失魂落魄,而且也震破了拥护他的那一大群喇嘛的美梦!

孔雀明伦王呆了一呆,忽地喝道:“我不相信!”身形疾起,张开蒲扇般的大手,猛地就向冰川天女抓去!其实与其说是他不相信,无宁说他是发了狂。他是怀着极大的希望,突然宣告幻灭,却硬不肯承认事实。还想紧紧抓着那破碎的希望!

冰川天女轻功卓绝,哪能让他抓着。她一飘一闪,早已退出三丈开外,玉手一扬,接连飞出了七枚冰魄神弹。

孔雀明伦王的武功端的是非同小可,只见他双掌拍出,热风呼呼:冰魄神弹未曾触着他的身体,便都溶化,化作了一团寒雾,大殿上人人都觉得冷气沁肌!

孔雀明伦工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忽地大吼一声,从寒雾之中冲出,唐经天冷笑道:“你不相信?就让你到尼泊尔自己去看吧!”身形一晃,拦住了孔雀明伦王的去路,一招“弯弓射雕”,双掌齐发,左掌是大擒拿手法,右掌则发出了须弥掌力。

唐经天的内功早已到了上乘境界,须弥掌力出神入化,孔雀明伦王一掌拍出,只觉对方的掌力似有还无,自己这一掌,竟似打在棉花堆中,纵有千万斤气力,咆使不出劲来。

孔雀明伦王到底是个武学的大行家,虽在疯狂伏态之中,却也知道不妙,霍然一惊,立即默运神功,把掌力硬撤回来,同时脚下“倒踩七星步”,忙不迭的后退。

唐经天怎肯让他全身而退,就在这刹那间,他的须弥掌力已一发无遗,左掌以大擒拿手法,也抓着了孔雀明伦王的琵琶骨!

只听得“蓬”的一声,孔雀明伦王的身躯飞了起来,箭一般地向前撞去,面前是一根石柱,眼看他就要撞得头彼血流,只听得又是“蓬”的一声巨响,他一掌按在柱上,定下了身形,石屑纷飞,石柱上登时现出一团掌印。

唐经天见孔雀明伦王如此凶猛,自己已经抓着了他的琵琶骨,仍然给他脱身而去,而且他在接了须弥掌力之后,仍然能够使出这等上乘功夫,也好生骇异!正想再去抓他,法王已在合什说道:“唐大侠,请看在老衲份上,由他去吧!”

孔雀明伦王初时还自恃武功,要想活擒冰川天女,如今接连领教了冰魂神弹和须弥掌力的厉害,情知只是唐经天一人,自己就未必打得过他,何况还有水川天女与江海天在旁,任他如何疯狂,这时也不敢逞强作恶。就在法王的“去吧”声中,孔雀明伦王怒气冲冲地走了。

孔雀明伦王一走,原先拥护他的那二班人,个个心中愧悔,一齐俯伏地上,向法王请罪,并求法王复位,那三个最初跟从孔雀明伦王胸护法弟子,更是诚惶诚恐,声泪俱下地向法王禀告道:“弟子辈道力未坚,为魔所诱,一念之差,几乎铸成大错,毁坏本教基业。罪孽深重,愿受师尊任何处分。只求师尊重执教主法杖,免得吾等再入歧途。”

法王叹了口气,说道:“佛祖昔年抛弃王子之尊,跌坐菩提树下,七七四十儿天,方始妙悟佛法,得证大道。这富贵尊荣的慾念,本来就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割舍得了的。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们都起来吧!”当下雨过天晴,皆大欢喜,法王接了法杖,重登教主之位。

是晚法王设下素筵,款待宾客。唐经天夫妇、陈天宇夫妇、江南父子与姬晓风等人,都成了法王的贵宾。陈天宇的妻子幽萍这时也才有余暇,说出在尼泊尔的经过。

原来幽萍被擒之后,尼泊尔王倒也不敢怎样将她难为,只是将她囚入冷宫,同时将她身上所藏的一瓶冰魄神弹搜去,交给一位从印度聘来的高手,让他研究这种冰弹的性能,好准备将来用以对付冰川天女。

幽萍中了魔鬼花的毒,武功虽然还在,但已失掉劲力,使不出来,连吃饭穿衣,都要别人帮她动手。尼泊尔王派了四个宫女服侍她,同时向她探间冰川天女在中国的种种情形,幽萍只是闭口不说。日子久了,那四个宫女也就不追问她了。其中有一个宫女还和她交上了朋友。

这个宫女原来是有一个情人的,被选入宫之后。对情人仍是非常怀念,幽萍得知她的心事,便教她一个法子,其时尼泊尔王正在考选武士,幽萍的法子便是要那阶宫女的情人应考,倘若得到国王的信任,派到宫中来当恃卫,就可以有机会和她见面了。却不料那宫女的情人只是一个农家子弟,完全不懂武艺的。

陈天宇听到这里,笑道:“我知道你的用心,你是希望那个宫女的情人进宫,你也可以有机会和外面暗通消息了。但他不会武艺,你这计划岂不是落空了?”

幽萍道:“我想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给我想出了一个法子,我将学武的入门功夫写在纸上,让那宫女设法送给她的情人。虽说是入门的粗浅功夫,但学会之后,也已胜过尼泊尔王的一般武士了。后来那宫女的情人果然考取,当上了尼泊尔王的卫士。其时我被囚在冷宫,亦已有了三年之久,尼泊尔王也渐渐不注意我了,那宫女还曾经带过她的情人来偷偷和我见面,向我道谢。”

幽萍接着说道:“这个宫女的情人名叫巴勃,虽是农家子弟,却颇明事理,而且是一个爱国心重的热血少年。”

“我和巴勃会面之后,才知道尼泊尔王很不得民心,他为了图谋吞并西藏,养了许多军队,连年来横征暴敛,早已弄得民怨沸腾。老百姓们都很思念公主,盼望公主有日回国,做他们的女王。我听了心里暗笑,虽然想法不同,但国王和百姓却都是同样的盼望公主你回国呢。

“大约过了半年,已勃第二次和我会面,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加源蒙珠也己被国王擒来,关在宫中,这消息外面亦已有人知道了。”

江南问道:“谁是加源蒙珠?”

冰川天女笑道:“幽萍,我和你早已是姐妹相称,你怎么还是给我母子加上头衔?公主啦,蒙珠啦,叫个不停,听起来怪令人不好意思。”随着解释道:“加源是我儿子的名字,取其源流出于加德满都之意。‘蒙珠’是尼泊尔对于公主之子的尊称。”

幽萍笑道:“冰娥姐姐。你别怪我。尼泊尔的百姓谈起你们母子的时候,都是这样称呼的。我转达他们的话,总不能随便给他们更改呀。”

江南正自听得津津有味,笑道:“别打断话柄,这些小节,且不必管它,你说下去吧。”

幽萍接着说道:“老百姓知道这个消息的,都很为加源、加源贤侄担心,他们想救加源贤侄出来,而且想拥立他为王。

“巴勃又告诉我说。加源贤侄的遭遇与我相同,也是中了魔鬼花之毒,全身劲力消失,使不出武功。

“老百姓虽有推翻暴君之心,但一来无人带头,二来国王的武士如云,又从外国聘请了许多能人相助,老百姓要想举事,谈何容易?

“巴勃这次偷偷和我会面,原来就是要和我商量怎样帮助百姓起事的。我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但他却有了一套周密他计划,后来我们就按照他这套计划行事,唉,这计划好是好,但巴勃的牺牲却太大了。”

江南道:“你又卖关子了,究竟是什么计划?”

幽萍道:“巴勃的情人,也就是和我很要好的那个宫女,人长得得很漂亮。尼泊尔王早想收她作妃子了,只因她是一向服侍王后的,王后很喜欢她,问过她的意思,她坚不应允,王后也不愿有人分宠,就替她拒绝了国王的要求,王后出身名门大族,国王对她也有几分害怕,这事情就搁下来了。……”

江南道:“哦,我明白了。巴勃要他的情人答应国主,做他的妃子,好相机行刺?”幽萍道:“不是,若要行刺,巴勃不会自己下手吗?而且国王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若然不是将他的势力连根拔起,只杀掉他一个人,那也还是不能解除苛政的。何况国王孔武有力,又多高手护卫,要行刺他也并不是容易的呢。”江南问道:“那么巴勃是为了什么?”

幽萍道:“不错,巴勃是要他的情人答应国王,牺牲自己,做国王的妃子。但却不是为了行刺,而是为了给我们盗取解葯。”

幽萍叹了口气,接下去说道:“巴勃的计划分三方面进行,一是由他的情人盗取解葯,好让我和加源贤侄恢复武功;二是由他的了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他教他们武艺,一有机会,就授引他们进宫来当卫士,同时也联络原有的卫士,在王宫里结合成一股力量;第三再设法与外面的义军领袖联络,时机一到,便里应外合,推翻国王,铲除姦党。”

陈天字道:“为了推翻暴君,巴勃宁愿牺牲自己的情人,当真是令人又同情、又起敬。但那宫女肯答应么?”幽萍道:“他们两人曾经山盟海誓,矢志不移的。那宫女想不到情人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起先不肯答应,后来经过巴勃的劝说,两人抱头痈哭了一场,那宫女终于答应了。”

众人都不禁暗暗叹息。幽萍继续说道:“巴勃这几个计划同时进行。到了今年五月,国王不知怎的,将他的第一流高手,派出了一大半,据巴勃探听所得,听说是派去参加一个什么小国国王所召开的武士大会的。是哪一个小国,在休么地方,巴勃都不知道。”

姬晓风道:“想来定是本且十五的那个金鹰宫之会了。那是马萨儿国的国师召开的,不是国王。”

法王点点头道:“不错,这事情我也听得师弟说过,他自己本来准备也和那几个使者在回国之前,先去参加那个大会的。”

幽萍继续说道:“他们到什么国家,参加什么大会,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最适当的时机,趁国王力量减弱的时候,我们可以起事。

“于是巴勃便与义军暗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法网复位姦谋破 小侠遭殃魔女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