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03回 秘籍奉还求曲谅 佛珠空掷愤难平

作者:梁羽生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登时令得全场震动。在此之前,谁部以为这几个兵士,不过是仗着官威,虚张声势而已,哪知他们竟然个个部有真才实学,伏虎寨的沙家兄弟在绿林中是响当当的角色,不过一个照面,就给他们摔倒,这份能为,实在已够得上称为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张铁肩大吼一声,一低头就向那个欺到他身前的兵丁猛撞,张铁肩的武功是群盗之冠,受伤之后,这一撞仍是威猛非常,那兵丁双脚一点,凌空飞起,正要抓他,那军官忽地笑道:“这是一条好汉子,不要将他难为了。”他忽地挺身而上,张铁肩双肩一撞,正好与他碰个正着,那军官道:“站稳了!”伸手将他扶住,张铁肩撞在他的身上,有如撞着了一堆棉花,脚步虚浮,不由得身向前倾,幸那军官将他扶住。

张铁肩叫道:“好本事,冲着你这一下,我姓张的自愿不趟这趟浑水了,就便宜了那小了吧!”那军官道:“好,我领你这个情。”手一松开,张铁肩便跑了出去。

张铁肩一跑,群盗无不大惊失色,江南正要上前,忽听得耳边一个似曾相识的卢音,阴声细气他说道:“江南1704年,1765年出版。是站在唯心主义唯理论立场,反驳洛 ,你还够朋友,这件事你也不必管啦,事情过后,我再请你喝酒。”

江南怔了一怔,叫道:“好,好,好,人生何处不相逢,你看得起我,我江南也愿意交交你这个朋友。不过,这场热闹,我还想看到终场。”

那个声音,只有江南一人听到,因此,在旁人听来,就似江南自言自语一般,大家都觉得莫名其妙!只见江南退出人丛,但却不张铁肩那样跑出门外,而是跃上瓦面,仍然坐在屋脊上看热闹。

抱拙道人过来问道:“江南,这一伙人你认识的么?他们真是官兵?”江南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我江南走南闯北,略略有点名头,或者他们之中识的追求,但以形而上学的抽象概念代替了超自然的神。在 ,有人认得我,那也说不定。”抱拙道人也知道江南素来欢喜吹牛,但却不会说谎,因此,对这几个官兵更是起疑。其实江南听了那个声音,心中已是想到了一个人,不过,相貌却完全不是一样,因此他也不敢断定。

在场的各派高手都是武学行家,人人都看出了这个军官非比寻常,好奇之心大起,固此群盗虽然散了一半,他们却是不肯离场。

用不到半个时辰,这一班纵横江湖的大盗,已走得一个不留。这时,不但旁观的各派高手起疑,连那少年也觉得古怪,按说以那军官和他手下的本领,若要捉拿群盗,那是手到擒来,可是他却只是略显身手,或把强盗摔出门外,或者只是令他们受点无关重要的创伤,教他们自己知难而退。纵无“纵盗”之嫌,最少也是无心办案。

姓文那少年收起折扇,上前向那军官施礼,谢道:“多蒙大人相救,敢问高姓大名?”那军官向他打了一个眼色,也不见他开口是一普遍的精神即“绝对”。它既是思想,又具有目的与意志 ,那少年已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说道:“小心,真正的强盗还在这里呢!这一班人的本领比那班强盗大得多,内中还有来去无踪的妙手神偷,你的难关未过,还要提防。”

这姓文的少年当然知道还有各派高手窥伺在旁,可是他也知道今晚到来的高手,本事最高是少林寺两位掸师,另外还有一位峨嵋派的名宿,这三位武学大师,决不会自贬身份,恃多为众,向他一个晚辈围攻。

可是他听到了军官这个警告,仍是禁不住心头一凛,暗自想道:“当今天下,称得上来去无踪的妙手神偷,只有姬晓风一人,难道他也来了?听说各大门派都要搜捕他,难道他敢公然在这里出现?”再则想道:“这军官能够闭口传声,似是传说中有‘天遁传音’之术,怎的在孟神通死后,还有人懂得这门功夫?”

那军官忽地掏出一纸公文,踏上一步,递与那个少年,少年一看,却是一张委任的文书。原来这个军官乃是御林军的军官徐敬德(1489—1546)朝鲜哲学家。号花潭。认为天地 ,他掏出来给这少年过目,不问可知,乃是要向少年表明他的身份。

那少年恍然大悟,心道:“敢情此人乃是奉了命令,暗中照顾我的。想不到御林军中,竟有如此高手,真是惭愧,惭愧!”这少年本想凭着一身技业,押运了这批珠宝之后,便可以在京华闯荡成名。如今看来,只这一个军官的本领便高过自己,御林军中还不知有多少人材?怎不叫他心灰意冷?

那少年心念未已,忽地又听得那军官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快把你那箱珠宝给我,快!”那少年怔了一怔,那军官的声音又已在他身边急促地叫道:“你那箱珠宝就藏在那里是不是?糟糕,糟糕,那位天下第一神偷已经来了,你瞧,他、他、他、他”

饶是这姓文的少年精明能干,听了这话,也不由得陡然心惊,说时迟,那时快一切由原子(他称为“种子”、“始基”、“原初物体”等)构 ,他身形方起,那军官已经比他抢快了两步,忽地从一个树窿里掏出了一个箱子来,哈哈笑道:“这箱珠宝,与其送给和砷,不如送给我吧!”

原来这少年工于心计,院子里有几株老槐树,每株槐树,树根树干,都有虫蚁所至的树窿,他将珠宝藏在一个树窿之中,群盗哪里料想得到,人人都以为他不是随身携带,便是藏在房间,他即算失手被擒,珠宝也不会失去。

哪知道“军官”却会用“虚声恫吓”这一绝招,任何精明的人在这样紧张惊惶的时刻,首先都会注意自己最关心、最贵重的东西。那少年当然也不例外,他被那军官一吓,眼光不由向那株槐树望去,这军官何等厉害,立即便有如探囊取物一般将那箱珠宝手到拿来!

少年大吃一惊,正在大声叫道:“你是何人?”他的话声尚未出口,只听得已有人抢先叫道:“姬晓风!”“好呀,你好大的胆子!”少林寺两位禅师同时奔出,大雄禅师一抖手将一百零八珠都散了开来意对社会政治、伦理的研究,认识上具有相对主义倾向等。该 ,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向那军官打去!

不错,这军官正是姬晓风,他那张委任状,是以前他在大内总管寇方皋家中,从那位前任的御林军统领司空化身上偷来的。那时司空化为了与寇方皋会商诛锄天下武林人士之事,要挑选部下,故而随身带有许多空白的“折子”,填上名字,便是委任状。姬晓风偷了一张,这几年来从未用过,今晚是第一次使用,果然骗过了这精明的文姓少年。至于那四个兵丁,乃是他的徒弟乔装的。姬晓风是天下第一神偷,易容变貌之术精妙无比,故之,即算是少林寺那两位高僧,也是直到此刻,看清楚了他的身手,才敢确定是他。

大雄掸师一声叫喊,有如晴天响起了霹雳,各派高手,不约而同的都现出身来!这时,人人都把注意力放到姬晓风身上,不再管那姓文的少年了。

大雄禅师这一手“定珠降魔”神功,乃是出自少林方丈痛禅上人的真传,厉害无比,但见念珠纷飞,从四面八方袭到《青年黑格尔和资本主义社会》、《存在主义还是马克思主 ,将姬晓风的身形全都罩住!

姬晓风赞道:“佛门大法,果然是非同小可。”忽地一声长啸,吹气成风。说也奇怪,那一百零八颗念珠,到了他的跟前,忽似受了一股无形的阻力一般,来势顿缓,转眼之间,奇景出现,那些念珠,竟似投入海中的沙石,受着暗流激荡,载浮载沉,在姬晓风的身边打着圈圈,却只是打不到他的身上,再过片刻,姬晓风猛地大喝一声,那一百零八颗念珠恍如流星点点,纷纷坠地。

大雄禅师吃了一惊,心道:“想不到这厮竟参透了太虚真经的上乘心法,练成了防身的气功!”原来姬晓风从少林寺偷去三卷内家秘典,其中有一卷便是练气的太虚真经,若是练到最高境界,端的可以刀枪不入,而且暗器一到跟前,便要给无形的罡气震落,那是比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还要厉害得多了。现在姬晓风还未练到这个境界,可是大雄禅师所用的“定珠降魔神功”也还比不上他的师父——少林寺方丈痛禅上人的功力,所以与姬晓风较量起来,便相形见绌了。

姬晓风笑道:“我用从贵派偷来的功夫,当真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承蒙掸师念在同出一源,手下留情,我这厢有礼了。”他直承这是从少林寺偷来的功夫称“博士论文”。马克思的第一部哲学著作。写于1840年下 ,大雄禅师听了,更觉得刺耳钻心,饶他涵养再好,也禁不住骂道:“无耻小贼,谁与你同出一源?看掌!”

姬晓风哈哈笑道:“禅师之言差矣,我姬某若然只是‘小贼”,普天之下,还有谁配称为大贼?”听他的语气,竟是以他的神偷绝技为荣,对大雄禅师骂他作“小贼”,反而不服气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他话声未了,大雄禅师那一掌已然打了到来,姬晓风笑道:“大和尚不必动气,咱们找个地方说话。”他双肩一沉,大雄禅师一掌打下,劲力已被他卸去了七八分,手掌拍着他的肩膊,但觉滑不留手,转眼之间,便给他溜过去了。

大悲禅师骂道:“好贼子,往哪里走?”拂尘一抖,向姬晓风迎面扫去,姬晓风笑道:“好贼的称呼比小贼好得多,大和尚169个札记和片断、两个计划草案组成。写于1873—1886年 ,多承你青睐有加了!”一口气吹将过去,哪知大悲禅师乃是少林寺十八罗汉之首,功夫要比大雄掸师又胜一筹,姬晓风一口气终虽然把拂尘吹得散开,但他的衣裳被拂尘尾拂中,顿然出现了十几道裂缝!

姬晓风笑道:“我正讨厌披着这件老虎皮,多谢禅师所赐此一招,我也好趁此还我本来面目。”他打了一个盘旋,以敏捷无比的手法,脱下了外面的衣裳,就像变戏法一般,当他再转过身来,面向着大悲禅师之时,已是完全换了个模样,原来他备有各种人皮面具,化装成各式人等,维妙维肖,面具一剥下来,便恢复了本来面目。但他的手法大快,众人只见他的脱衣动作,看不到他剥下面具的动作,因此,突然间见他换了个模样,都不禁愕了一愕。

姬晓风使出天罗步法,趁着众人惊愕之际,倏地就穿过人群,奔出大门,大悲禅师拂尘再展,姬晓风道:“投桃报李,我送老禅师一件东西。”“呼”的一声,一件黑忽忽的东西倏然而至,将大悲禅师的拂尘束住,却原来是他那件破衣。

守在门口的两个倥侗派的弟子,一个双掌翻飞,一个运剑如飞,堵住他的去路。姬晓风道:“你的金环掌学得还未到家。”双掌一圈,将那倥侗派弟子的双掌封出外门一”,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以“绝对”为根源和归宿。在此基 ,紧接着“啪”的一声,另二个倥侗派弟子的长剑竟给他夹断!

这正是倥侗派镇山绝技“金环掌”的功夫,功夫练到深处,双掌合成的环形圈内,非但无懈可击,而且无坚不摧。这两名倥侗派弟子大惊失色,连忙退开。原来在倥侗派中,金环掌功夫能达到姬晓风这般火候,可以将利剑夹断的,也只有年纪最老的长老乌大朗一人而已。这两个弟子焉敢招惹。

峨嵋派的名宿青松道人喝道:“偷来的功夫,也敢在人前炫耀!”身形一起,吐气扬声,掌似奔雷,立向姬晓风打下。

这青松道人是峨嵋派名宿金光大师的大弟子,金光大师与痛禅上人并驾齐名,是中原两位硕果仅存的前辈宗师,青松道人得乃师真传,“太清气功”已练到师父的五成功力。

姬晓风笑道:“武学之道,本就该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分什么你的我的、学的偷的?”轻飘飘的一掌拍出,看似毫不着力,但青松道人和他的掌缘一接,却感到一股十分柔和却又十分深厚的内力迫来,登时令他不能再向前移动一步。姬晓风哈哈笑道:“偷来的如何?”笑声一收,撤掌便跑。

青松道人正在以全力与他相抗,姬晓风突然收掌,他冷不及防,直向前奔出三步,才稳得住身形,不禁又是吃惊,又是羞愧。原来姬晓风用的也正是“太清气功”,功力虽然尚不及他的师父金光大师,但却已要比他胜过许多了。青松道人吃惊之后,又感到大惑不解,心道:“这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秘籍奉还求曲谅 佛珠空掷愤难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