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30回 不意桃源逢玉女 谁知王子是姦图

作者:梁羽生

天魔教主怔了一怔,纵声笑道:“你现在是羽毛丰满,自己会飞啦!好,我倒要看你怎么样对我不客气。”身形一晃,倏然间衣袖拂到了江海天的面门。

她这一招古怪之极,双手笼在衣袖之中,衣袖未褪,招数已发。对方根本不知道她要攻击哪个方位。

江海天虽然早有防备,究竟经验无多,而且他又是本就无意伤害天魔教主,只准备她一出手,就破了她的招数,令她知难而退的。哪知天魔教主突如其来,用上了这样古怪的打法。

江海天方自心念一动,还未想好如何应付,天魔教主已是出手如电,倏地就抓住了他肩上的琵琶骨,笑道:“乖乖的跟我走吧!”

琵琶骨乃是功夫最难练到的地方,武功多好的人,一旦给人抓着了琵琶骨,也是不能动弹,只能任人宰割,所以天魔教主才这样洋得意。

哪知江海天所练的内功与众不同,天魔教主捏着他的琵琶骨,只觉如同捏着一团棉花一般,江海天冷笑道:“你还当我作小孩子欺侮么?”口中说话,护体神功己是生出反应,一团棉花倏然间变成了一块钢铁,天魔教主的指头都几乎给碰得折断。

说时迟,那时快,江海天已是反手拍出,只听得“嗤”的一声,天魔教主的衣袖反而给他撕破了。

天魔教主笑道:“好,你的武功已是练得出类拔萃了,可喜,可贺!只是要在我的面前逞强,那还不够!”

就在这几句话当中,天魔教主已接连向江海天攻出了八招,每一招江海天都是识得的,但由于她出手太快,变招极速,江海天竟然给她迫得手忙脚乱。

江海天大怒道:“我当真要不客气了!”双手合抱,划了一道圆圈,这一招名为“须弥六合”,乃是须弥掌法中的精华所在,天魔教主的闪电手法竟是攻不进这个圆圈。而且还感到一股非常强烈的力道,从圆圈中发了出来,向自己冲击,教自己不能向前移动。这有形的圆圈,却似筑起了无形的铁壁。

天魔教主又笑道:“你的内功也不错了,那咱们就再比一比内功吧。”依佯划葫芦的也划了一道圆圈,江海夭只觉自己攻出去的力道受阻,但却并不感到对方内力的威胁,心里想道:“你至多只是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我何须惧你。”哪知不过片刻,他忽地有懒洋洋的感觉,好像想去睡觉一般,力不从心,想发出十成力道,至多只能发出七成。

江海天心中一凛,暗道:“不好,这天魔教主善于使毒,莫要着了她的道儿。”当下用出闭息换气的功夫,这是一种特殊的吐纳方法,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内,不必吸进外间的空气,只凭体内的真气自然流转。印度有一种魔术师,可以躺在铜棺之内,严密封闭,让人沉入海中,过了几个时辰,再捞起来,仍然可以生存,就是懂得使用这种闭息换气的功夫。但这必须长期练习,习惯了才能持久。江海天未曾习惯,只能支持半炷香的时刻,过了这个时刻,仍然要深深呼吸。

但他只要闭了呼吸,虽然不能持久,情形已是好转得多。原来天魔教主的指甲内藏有一种秘制的迷魂粉,弹指发出,随着掌风吹去,化为氤氲之气,便能伤人于不知不觉之中。现在江海天用了闭息换气的功夫,减少了呼吸,所受的伤害也就随之减轻了。

天魔教主连发三掌,都给江海天挡开,大为惊诧,不知他的内力何以又突然增强,当下也就不敢强取攻势,两人一来一往,又成了相持之局。

江南插不进手,却在一旁给儿子呐喊助威,天魔教主忽地叫道:“复生,你把他的老子也捉了,捉了老子,再捉儿子!”

江南大叫道:“岂有此理,老子也捉得的吗?”厉复生怔了一怔,方始省悟他是骂人,怒道:“你才是岂有此理,胆敢讨我的便宜。”

江南见他戟指而骂,心中大乐,正想再和他开几句玩笑,忽觉一股无形的罡气径袭过来,直取他胁下的“愈气穴”,麻痒痒的好不难受。原来厉复生也有隔空点穴的本领,不过尚未练到上乘境界,只能在三丈之内伤人。

江南尖叫一声:“卜通”便倒,厉复生冷笑道:“看你还骂不骂人?”一跃过来,伸手便抓,江南叫道:“你当真要捉老子吗?”贴他一个盘旋,突然纵身飞腿,踢厉复生膝盖下三寸的“白市穴”。厉复生不知道江南有颠倒穴道的功夫,险险给他踢中。

但厉复生的武功究竟比江南高出许多,反手一削,立即把江南的连环鸳鸯腿破了,跟着又以大擒拿手法夹着小天星掌力,向江南疾攻。

厉复生眼看就要抓着江南,江南忽地一个筋斗翻了出去,厉复生怒道:“还要跑吗?”飞身追上,连劈三掌,江南也接连翻了三个筋斗,每一次都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这种古怪的身法是金世遗教他的,用来逃命,那是最妙不过。

只是这样的太翻筋斗,毕竟是大耗气力,厉复生如影随形,一步也不放松,不消片刻,江南已是险象环生。

江海天本来就在担心对方不肯放过他的父亲,果然所忧虑的竟成了事实,这时,他见父亲遇险,哪里还能够专心对敌?可是天魔教主缠得极紧,江海天冲击了五六次,都给天魔教主挡住一竟然冲不过去援救他的父亲。

高手比拼,哪容得稍稍分心?尤其江海天还不习惯于闭息换气,这时心神一乱,再加以猛力冲击,呼吸难免紧张,这么一来,竟是不由得他不张口呼吸,登时又吸进了两口毒气。

江南叫道:“海儿,你快跑回去催唐大侠快来!”他却不想想,江海天要是能够跑开,还不先来救他?他这么一叫,江海天更是惊慌,他跑不开,只好发声长啸,吸进的毒气就更多了。

江南接连翻了几十个筋斗、渐觉气力不支,眼看就要给厉复生捉着,忽听得姬晓风的声音叫直:“贤弟别慌,老哥哥来了!”只见姬晓风旋风的疾跑过来,紧紧跟在后面是唐经天夫妇。

姬晓风深知江海天本领高强调,心神只是放在江南身上,他最先赶到,立即便上去相助江南。厉复生一掌拍出,将姬晓风震开三步,一转身,又要去抓江南。

唐经天叫道:“姬大哥退下!”嗖的一声,天山神芒电射而出!

厉复生叫道:“好家伙,这是什么东西?”拔出玉尺一挡,只听得声如断金碎玉,天山神芒虽然给他打落,他的玉尺也损了一个缺口。这是他的护身宝物,不由得大为心痛。

天山神芒乃是威力极强、无坚不摧的暗器,唐经天见这个少年居然能把他的神芒打落,也不由得大为惊异,他却不知厉复生这把玉尺,乃是乔北溟当年采用海底寒玉所炼的。

唐经天道:“好,你再接我一剑!”声到人到,游龙剑化成了一道寒光,向厉复生拦腰削去,厉复生举尺一迎,只听得又是一阵断金碎玉之声,这回游龙剑和寒玉尺都损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唐经天想不到对方的玉尺沉重得出奇,虎口竟给震得隐隐作痛,当下精神陡长,喝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接得我几招?”展开追风剑法,瞬息之间,发出了六六三十六招,把厉复生杀得手忙脚乱!

唐经天和姬晓风都只想到要援救江南,冰川天女却看出了江海天亦是处境不妙,当下一扬手便发出了三颗冰弹。冰川天女知道江海天的内功已得金世遗真传,料想他不至于被冰弹的寒气波及,这才放心使用的。

天魔教主运气一吹,冰弹未打到她的身上便先爆裂,形成了一国寒光冷雾、把她和江海天都罩住了。

天魔教主在寒光冷雾笼罩之下,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犹自可以支持;江海天却如喝醉了酒一般,立脚不定,摇摇晃晃,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同时却又是牙关打战,格格有声。

天魔教主忽地一声长笑,说道:“多谢你助我一臂之力!”一伸手抓着了江海天的后领,将他提了起来,倏地就冲出寒光冷雾。

原来江海天吸多了天魔教主的蚀骨迷香,早已是头晕目眩,骨软筋酥,正自全力运功支撑,忽被奇寒之气一袭,两下夹攻,登时晕了过去,因而天魔教主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擒住了。

冰川天女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叫道:“快救人呀!”她不再发冰弹,拔出冰魄寒光剑就追上会,天魔教主把手一扬,飞出一条五色斑斓的彩带,将冰川天女阻了一阻,随即发出啸声,金毛狡应声而至。

那条彩带名为神蛇索,是以毒蛇的口涎和葯炼成的毒带,腥风扑鼻,难闻之极,横卷过宋,冰川天女轻功绝顶,内功又高,立即闪开,并充受伤损。姬晓风却恰巧碰上,虽然也立即闪开,但被那股腥气一冲,却不禁哇的一声,将隔宿酒饭都呕了出来,一阵昏眩,竟然撞着了一棵大树。

唐经天正自杀得厉复生手忙脚乱,忽听得妻子的呼喊,也是大吃一惊。厉复生乘机脱身,脚踏天罗步法,一个“之”字盘旋,走出了唐经天剑光笼罩的范围之内。跨上了金毛狡,也随着天魔教主跑了。

冰川天女虽是轻功卓绝,但金毛狡其行如风,岂是人力所能追上?唐经天接连发出两支神芒,第一支被厉复生用玉尺反手打落,第二支则根本追不上金毛狡,在后面掉了下来。转眼之间,两只金毛狡己是跑得无踪无影。

唐经天扶起姬晓风,给他吞了一颗碧灵丹,解开毒气。不久陈天宇夫妻也骑了宝马到来,原来他们夫妻在路上截住了这两匹马,但这两匹马怕了金毛狡,直至闻不到金毛狡的气味,才敢跑来的,所以反而来迟了。

姬晓风破口大骂,冰川天女更是引咎自责。反而是江南安慰他们道:“祸福有定,听那天魔教主的口风,也似乎并不想伤害吾儿,只不知她是何用意罢了。咱们还是按原定计划,赶到金鹰宫去,只要会见了金大侠,定然可以把海儿救了回来。”众人无计可施,当然也只好如此。

且说江海天昏迷过去,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觉清风拂面,花香袭人,江海天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十分舒服,徐徐的张开眼睛,只见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白云片片鸟鸣嘤嘤,眼前所见,竟是一片赏心悦目的大好风光。

江海天不禁大为奇怪,跳了起来,叫道:“这是什么地方?”游目四顾,远处是一片自茫茫的湖水,周围是葱茏苍郁的树木,这才知道处身之地乃是湖中的一个小岛。

江海天尚有点晕眩,好在林中到处都是流泉,他掬取清泉,洗了把面调精神为之一爽,暗自想道:“这是什么地方,竟似世外桃源似的?我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来了。爹爹呢?姬伯伯呢?怎的全都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儿,该不是梦吧?”

他定下心神,慢慢的想了起来,想起了昨天在路上碰见天魔教主,想起了那一场恶斗,不禁霍然一惊,心道:“莫不是我着了天魔教主的道儿,被她擒了?但怎的连天魔教主也不见呢?”

他的记忆渐渐恢复,便越来越是惊喜,暗自想道:“决不会错了,我在失去知觉之前,确是被那天魔教主抓住,是落在敌人的手中了!他们费尽心机将我拿获,却何以又将我一个人抛在这儿?”

江海天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暂时抛开不想,便在小岛上漫无目的的乱走,想看看岛上是否另外有人。

岛上的花草树木都似经过修理的,但江每天到处乱走,却一直不见有人。树林里发现有几颗果树,树上结有鲜艳夺目的大红果子,却叫不出名字。江海天正感到有点腹饿,便向那一丛果树走去。

正自分开校时,忽见那一边的繁花密叶之中,有一角红墙,半隐半现,江海天大喜道:“原来是有人家的!”正想出声叫喊,忽听得一声娇叱,突然有个女子从花树丛中钻了出来。

江海天吃了一惊,只见那女子已拔出了一粑宝剑,剑光闪闪,直指到江海天的面门,怒声斥道,“我不要再见你们。给我滚回去!”

江海天忙用天罗步法闪开,忽觉这少女面貌好熟,就在这时,那少女也似乎极为惊诧,“咦”了一声,突然把剑势煞住,叫道:“你是谁?”

江海天心头扑通一跳,蓦地叫道:“你不是莲妹吗?”那少女也几乎同时叫道:“你不是海天哥哥吗?”

这少女正是江海天日思夜想的谷中莲!他做梦也梦想不到竟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见面!

他们二人乃是青梅竹马之交,隔别了将近十年,忽然在这孤岛相逢,都觉得大出意外,彼此对望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不意桃源逢玉女 谁知王子是姦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