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32回 善恶易分须抉择 友仇难辨最彷徨

作者:梁羽生

叶冲霄怔了一怔,瞪眼说道:“什么拿来?”天魔教主道:“你别装糊涂啦,难道你还不知道我要什么?”叶冲霄道:“哦,你是想要那天心石和羊皮书?”天魔教主道:“不错,还有那柄宝剑和那件玉甲。”

叶冲霄冷笑道:“你胃口好大,样样都想要么?不错,这秘密虽然是你设计探出来的,但是我不来制伏欧阳婉,你早已丧命在她的毒针之下啦!”

天魔教主冷笑道:“这么说,你是要过河拆桥。打完斋就不要和尚了?”叶冲霄淡淡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江湖上讲究恩怨分明,你助我取得这两件宝物,我很感激你:但我也曾救了你的性命,你也该感谢我。你一条性命,总比得上两件宝物吧?一条性命换两件宝物,公平的说,谁都不欠谁的人情!”天魔教主冷笑道:“好一个恩怨分明!”

叶冲霄双眉一竖,厉声说道:“你不服气么?好吧,只要你有这本领,你尽管来取!”说至此处,杀机陡起回忆说古希腊柏拉图的认识论学说。认为真理就是人对 ,眼中凶光暴露。

天魔教主笑道:“叶公子,你不给也就是了,何必动怒?”叶冲霄看出她中毒之后,武功尚未复原,杀机一起,不可歇止,心里想道:“不如趁这机会斩草除根,免得她以后再来罗嗦。”但他也有几分顾忌天魔教主的使毒本领,一时之间,尚未敢鲁莽从事。

天魔教主丝毫没有动怒,反而满面堆着笑容,又柔声说道:“叶公子,我确实没有本领向你硬讨宝物,这一点你看对了。嗯,我如今心甘情愿向你服输,恭贺你得到稀世之珍!”

叶冲霄冷笑道:“不必你来讨好!”天魔教主自顾自他说下去道:“你得到宝物,可喜可贺,不过,我也有点为你可惜啊!”叶冲霄道:“可惜什么?”

天魔教主道:“可惜你虽得宝物,却无福消受!”叶冲霄怒道:“你这妖妇胆敢咒我,我一举手就毙了你!”天魔教主娇笑道:“你毙了我容易,但我死了之后,可也没人能够救你性命啦!叶公子,你别生气,你试运气看看,就知道我不是虚声恐吓了!”

叶冲霄暗暗吃惊,试一运气,只觉真气行到颈背的“大椎穴”之时,隐隐作痛,天魔教主冷冷说道:“叶公子,怎么啦?可是感到不舒服了么?”叶冲霄大怒道:“你这妖妇捣什么鬼?”

天魔教主笑道:“我劝你对我客气一些,须知道现在是你要来求我,不是我来求你!实不相瞒,我已在你身上撒了一点毒粉,你的生命大约只有一个时辰了。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可以给你解救,一个是我,一个是阴圣姑,不过,只有一个时辰。大约你总不能将阴圣姑请来的了!”

叶冲霄无可奈何,只有苦笑说道:“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就是,请把解葯拿来。”天魔教主道:“你急什么?听我的吩咐。”叶冲霄垂下双手,低声下气说道:“是,我听教主吩咐。”

天魔教主缓缓说道:“退后五步,”叶冲霄不敢不依,忙不迭的后退,天魔教主道:“把我撕下的那两页羊皮书放在地上,四颗天心石也放下来,好,解下这柄宝剑,对,还有那件玉甲,都放下来!”叶冲霄一一依从,说道:“解葯可以给我了吧?”天瞩教主道:“你急什么,再退后七步!”

原来天魔教主是怕叶冲霄暗算她。所以要他离开得越远越好,她有意拖延时刻,想等自己恢复了五成功力,再把解葯给他。那时,她有宝剑在手,就不怕叶冲霄报复了。

叶冲霄惴惴不安,说道:“教主,我一切都依从你了,请你别作弄我了。”

天魔教主道:“你害怕什么?我说了话就算数,我拿到了东西,当然会给你解葯。你要知道,我只是谋财,不想害命,绝不像你一样反脸无情。你瞧,那份羊皮书我只是撕下了两页,另外的不是都给了你么?你可以按图索骥,去找前王的宝藏,也可以将其中那张前王党羽的名单献给国王,保你一生富贵。我送你这份人情,也不小了吧?”

叶冲霄给她弄得啼笑皆非,但觉颈后的大椎穴似是针刺一般,痛得更厉害了,只好再哀求天魔教主道:“多谢你天大的人情,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你要的东西现在都放在地上了,你快去拿呀!”

天魔教主吸了口气,自觉功力已恢复了五成,这才站起身来,缓缓地向那几件宝物走去。

就在她伸手可及的时候,忽听得“嗤”的一声,一道金光直时过来,天魔教主只顾着防备对面的叶冲霄,这道金光却是从侧面袭来,冷不及防,几乎给暗器钉着她的手掌。幸而天魔教主已恢复了五成功力,百忙中一个鹞子翻身,滚过一边,只听得“当”的一声,却原来是一柄金梭,那金梭两头锋利,天魔教主虽然避开,指头却已给金梭割破。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一团白影,闪电般地扑了进来,天魔教主尚未看得分明,那人已把天心石和羊皮书都抓到了手中。天魔教主急忙发出一蓬毒针,那人长袖一挥,数十口毒针,全都给他卷去。

那人正要去抓宝剑,但因为他袖卷毒针,已被天魔教主阻迟了片刻,叶冲霄看出有机可乘。猛冲过来,抢快半步,一脚把宝剑踏住。就在这时,他也看清楚了那人的面貌,不禁大吃一惊!

这人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叶冲霄之所以大吃一惊,还不单是因为此人年纪轻轻,武艺高强,而是因为这人的相貌,竟然与他甚为相似。

叶冲霄心头一凛,喝道:“你是谁?”那少年冷笑道:“你冒充我许多年了,还不知道我是谁么?”呼的一掌劈去,竟然也是大乘般若掌,而且比叶冲霄还深厚得多,叶冲霄抵挡不住,给他一掌震退!

天魔教主衣袖一挥,飞出一条五色斑斓的彩带,腥风扑鼻,显然是含有剧毒。那少年无暇拾取宝剑,纵身闪过,向天魔教主还了一记劈空掌。

这时变成了双方争夺宝剑的局面,谁人得了宝剑,就可以稳操胜券。那少年顾忌天魔教主的毒索,不敢弯腰拾剑,但他一掌紧似一掌,天魔教主与叶冲霄也不敢向前。

叶冲霄一声长啸,叫道:“来人啦!”就在此时,那少年眉间一皱,计上心间,蓦地脚尖一挑,将那柄裁云宝剑挑了起来,天魔教主挥索急卷,那少年一记劈空掌将毒素荡开,那柄宝剑给他的掌力一送,闪电般的向谷中莲飞去。

叶冲霄一时间尚未想到这少年的用意,天魔教主叫声:“不好!”忙向谷中莲扑去,可是这少年比她更快,一个“移形换位”,已拦在天魔教主与谷中莲的中间。

那柄宝剑平平稳稳地落在谷中莲脚边,少年反手一指,嗤嗤声响,竟然在一丈距离开外,以上乘的金刚指力,替谷中莲解开了穴道。

谷中莲抬起了宝剑,无暇与这少年叙话,一剑就向天魔教主削去,天魔教主的毒索夭矫回旋,竟慾缠上她的手腕,谷中莲宝剑使开,光芒暴长、剑光绕处,天魔教主的毒索只剩下了半段。

这一来,少年与谷中莲这一方登时占了上风,叶冲霄只觉眼睛发黑,气力不加,慌忙叫道:“教主、教主,给我解葯!”谷中莲空剑挥舞,她恨极天魔教主,着着向她进迫,天魔教主纵有解救叶冲霄之心,却哪能腾出手来?

那少年喝道:“无耻姦徒,给我躺下!”一抓抓着了叶冲霄的背心,叶冲霄也练有护体神功,危急之时,运方一狰,衣裳碎裂,少年未能将他抓牢,正要再次抓下,只听得“乒”的一声,日间曾与江、谷二人恶斗的那两个和尚已经破门面入。胖和尚先到,一杖向那少年击下。

那少年大怒,反手一抓,抓看杖头,喝道:“去!”这胖和尚禁不住少年的补力,应声而倒,跌了个四脚朝天。那少年随着一记劈空掌,又把瘦和尚的禅杖荡开,谷中莲宝剑一挥,将他的禅杖也削断了。

那两个和尚是宝象法师的弟子,武功委实不弱,他们见识了宝剑的厉害,步步小心,联手再与谷中莲相斗,各自凭看半段禅杖,避免与谷中莲的宝剑相碰,居然使出了判官笔的招数,寻暇抵隙,找谷中莲的穴道,谷中莲有宝剑护身,焉能给他们点中?但由于他们趋避得宜,谷中莲再要削断他们的禅杖,却也大为不易了。

那少年见谷中莲宝剑在手,稳占上风,遂放下了心,专心对付天魔教主与叶冲霄。天魔教主只恢复了五成功力,虽然她有许多厉害的暗器,但那少年掌力雄浑,每一掌发出,都是劲风呼呼,多厉害暗器也打不进去,更何况,那少年迫得极紧,天魔教主应付不暇,哪里还能够抽空偷发暗器?

叶冲霄比天魔教主更糟,天魔教主还有五成功力、而他的功力却正在削减之中,此叶连五成也下到了。

天魔教主暗觉不妙,计上心头,忽地叫道:“暂且留这小子一命,明日再来!”那两个和尚全神与谷中莲相斗,这时听得天魔教主的叫声,把眼一看,才知道天魔教主与叶冲霄已落在下风,形势比自己这边还要危险,不由得大吃一惊。

要知这两个和尚之所以敢于恋战;乃是因为他们深知叶冲霄的武功远在他们之上,而天魔教主的使毒本领更是世上无双,只要他们收拾了那个少年,自己便可以反败为胜。”哪知现在一看,天魔教主与叶冲霄竟是自身难保,哪迹谈得到帮助他们。

天魔教主扬言要走,正合他们的心意。这两个和尚立即应声说道:“不错。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扯呼!”谷中莲虽占上风,若论真实武功,却还及不上这两个和尚,当然是拦阻不住:

天魔教主与叶冲霄被那少年的掌力所困,本来无法脱身,这时得这两个和尚前来会合,形势便好转了许多,有了脱困的希望。

那少年冷笑道:“别人可以走,你这姦徒却不许走,还有教主,你的莲驾也请暂留!”他索性放过那两个和尚,双掌飞舞,仍然注定了天魔教主与叫叶冲霄二人。

哪知天魔教主趁此财机,却已抽空取出一件暗器,只听得“波”的一声,突然飞起了一团浓雾,伸手不见五指,这并不是毒葯暗器,而是掩护逃走用的。但她以善于使毒驰名,那少年与谷中莲不能不加以提防,小心戒备,在一团漆黑之中。屏息呼吸,不放鲁莽追踪。天魔教主便在黑暗中悄悄溜走。

叶冲霄更为狡猾,他本是与那胖和尚并肩御敌,浓雾一起,他立即一把抓着胖和尚的后心,胖和尚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人”会施暗算,给叶冲霄一推,身不由已的便向那少年撞去,少年在黑暗之中。只知是有敌人袭击,哪还顾得是谁,掌力一发,登时震裂了那胖和尚的秃颅。叶冲霄早已后脚接着前脚,跟着天魔教主溜走,向她讨取解葯去了。

还有一个瘦和尚也是个鲁莽的脚色,浓雾一起,便张皇失措地使开禅杖乱打一通,打到谷中莲身边!谷中莲本来不一定要杀他,但却不能不防备给他乱杖打中,只好挥剑遮拦,结果那瘦和尚终于给谷中莲一剑刺死。

过了一会,浓雾消散,谷中莲疑团塞胸,正要问那少年,那少年忽地取出一件青色的小棉袄,将棉袄撕破,一张羊皮书露了出来。那少年将羊皮书打开,说道:“你认得这字迹吗?”羊皮书上的字迹和谷中莲的那份一模一样。

谷中莲对这少年的身份本来就已猜到了几分,见了这两件信物,更证实了她料想无差,下禁失声叫道:“哥哥!”两兄妹热泪盈眶,万语千言,不知从哪里说起。

那少年道:“今日咱们兄妹团圆,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妹妹,你也不必再伤心了。那姦徒已经逃脱,咱们可得防备他再引人来,须得早早离开此地才是。”

谷中莲道:“不错。”走过去将江海天扶起,江海天尚在晕迷状态之中,触手如焚,热度似乎比刚才又高了几分,浑身衣服都已给汗水湿透,谷中莲忧心忡忡,兄妹重逢的喜悦也抵不过这个伤心,不禁又是泫然慾泣。

那少年走过去一看,诧道:“这人是谁?你怎么把天心石与他服了?”谷中莲道,“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要来救我出去的。我只道让他服了天心石,可令他功力增进,哪知,哪知……”话未必完,那少年忽道:“这人的名字,可是叫做江海天么?”谷中莲大为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少年笑道:“说来话长,待救醒了他再说。”谷中莲大喜道:“你能救醒他?”那少年道:“有一事你尚来知,我这件棉袄上那七颗钮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回 善恶易分须抉择 友仇难辨最彷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