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04回 毒酒甜言求秘籍 神偷妙技戏天魔

作者:梁羽生

江南离家的时候,岳母和妻子曾再三向他叮嘱,在路上不可多话,尤其不可将寻子访友之事,向别人透露,以免打草惊蛇,反增波折。故此,江南虽然欢喜说话,但为了儿子的缘故,也只得忍住。他早已打定主意,这件事情只能对三个人说,一个是金世遗,一个是陈天宇,一个是谷之华。对其他的人他决计不露出半点风声。

可是江南不惯说谎,在崔云亮追问之下,强笑掩饰道:“我实是因为在家日久,住得闷了,所以才到外面溜溜。”神情言语,都显得不大自然。

崔云亮皱皱眉头,说道:“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咱们情如兄弟,你若有为难之处,我愿与你分忧。”

江南心道:“这件事情,你岂能与我分忧?那八个蒙面女子的武功,休说是你,即算少林寺那两位高僧也降服不了她们。说出来干事无补,反而有害。”当下转了个话题说道:“我哪有什么心事法论问题以及马克思主义对待传统哲学的态度。书中还阐述 ,崔兄弟不要胡乱猜疑。只是我刚才与那姓文的交手,吃了败仗,有点不舒服罢了,崔兄弟,我倒想向你打听打听,”我义兄的近况如何?你可知道么?”

陈天宇的武学开蒙业师是萧青峰,和崔云亮谊属同门,故此江南有此一问。崔云亮道:“我正想和你说呢,你义兄碰到了一件怪事。”江南道:“什么怪事?”崔云亮道:“大约在三月之前,他正家里住得好好的,突然有两个蒙面女子,到他家里来闹了一场。。”

江南怔了一怔,失声叫道:“怎么,他也碰到了这班蒙面的女子?”

崔云亮道:“听你的语气,敢情你知道那两个蒙面女子的来历?”

江南道:“你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崔云亮道:“有一晚他们夫妇睡得正酣,忽被异声惊醒,一抬头,只见两个蒙面女子站在床前,有一个还亮起了火折,俯下似是正在察看他们的面貌,另一个低声说道:‘不是,不是。’陈师兄大怒,立即将悬在床头的宝剑拔了出来,刚要喝问,那两个女子已熄了火折,从窗口跳出去了。我师嫂跟踪追出,打了她们三颗冰魄神弹,冰弹在她们头顶爆裂,白蒙蒙的寒光冷气,己是将她们身形罩住,可是,她们竟然若无其事地跑了!”

江南道:“就这样跑了吗?”崔云亮道:“可不是吗?你是知道的,你的义兄曾服过冰宫异果,轻功卓绝,纵然比不上姬晓风,大约也相差不远,可是竟然追她们不上。你义嫂的冰魄神弹,武功差一点的碰上了就要冻得半死,但对她们却是毫无用处,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她们这样突如其来,却又话也不多说一句便跑了,你说怪也不怪?”

江南却并不感到奇怪,心中想道:“这两个蒙面女子,大约找的是我。她们以为我还是住在义兄家中,寻我不见,后来才知道我已搬了家,和岳母同住了,嗯,如此看来,她们是早已处心积虑,要想法子来偷学金大侠传给我的武功了。”

崔云亮续道:“我是上月到师兄家中作客,听他们谈起这件事情来的。他们本来想查个水落石出,可是见家中既无损失,父亲年纪又老,夫妻商量之后,也就不愿生事了。他们知道我有山东之行,还叫我去找你,说是已有几年未和你见面,希望你能够到他们那里小住些时候呢,想不到昨晚却在客店和你巧遇。喂,你刚才说的什么‘他也碰到了这班蒙面女子?’如此说法,莫非你也碰到了?”

江南已泄漏了口风,没有法子,只好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跟着千叮万嘱他说道:“崔兄弟,我的儿子尚还在她们的手中,你可不要泄露给别人知道。这事情可不能惊师动众的呀!”

崔云亮大为惊诧,说道:“竟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你刚才对我也不肯实说了。你放心,我多少也有了几年江湖阅历,当然不会打草惊蛇,将你的事情宣扬开去。我暗中为你留心便是了。”

江南苦笑道:“崔兄弟,多谢你的好意了。暂时我不能去拜访义兄,你见到他时,请代为致意。”他本来不想说的,终于还是说了。因此心中不无后悔。但想崔云亮人很稳重,他既答应自己,当会守口如瓶。

两人分手之后,江南独自赶路,前往氓山,他走了一会,想起来又后悔一番。他并非不信任崔云亮,而是后悔自己没有依从妻子的嘱咐。心里想道:“要是我回到家中,霞妹问起了我:你在路上,可有对别人讲了?我怎么回答呢?当然不会骗她。唉,那她一定又要责备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

江南正在自怨自艾,忽觉微风飒然,未及回头,已给人拍了一下,耳边听得一个声音笑道:“傻小子,你自言自语,在想什么心事?”

江南吓了一跳,本能的闪过一边,回头看时,可不正是姬晓风。

姬晓风哈哈笑道:“你怕什么?干我们这行的也讲义气,偷东西决不会偷到好朋友的身上。”

江南本来闷闷不乐,给他逗得笑了起来,说道:“我巴望不得你来偷我呢,可惜我没有东西值得你偷,只能自怨福薄。”

姬晓风诧道:“你说话好怪,这是甚意思?”

江南笑道:“如果我也有武功秘籍之类,你偷了去,加上利息还给我,我岂不正是得其所哉!”

姬晓风大笑道:“小兄弟,你真有意思。可惜他们就没有你的见识,对他们本来是有好处的,他们却非但不领情,反而要把我当作挖了他们祖坟的仇人似的。“

江南道:“我可从来没有在背后骂过你啊!”

姬晓风道:“你和他们说的活我都听到了,所以我才想和你交朋友。但不知你可嫌弃我是个小偷么?”

江南笑道:“我的出身也并不比你高强,你是小偷出身,我是小厮出身。要是你有女儿的话,咱们结成亲家,倒是门当户对。”姬晓风笑道:“可惜我非但没有女儿,连老婆也还没有,不过咱们虽然难以结成亲家,却可以结成兄弟,你愿意么?”

江南想了一想,说道:“好是好,但你的年纪要比我大得多,辈分也高,我与你结为兄弟,不是有点簪越么?”

姬晓风道:“你怎的俗气起来了?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哥哥比兄弟大上二三十年的有的是,我们师门与你毫无渊源,也排不上什么辈份。”

江南道:“好,承你看得起我,我就再多认一个义兄吧!”当下撮土为香,交互八拜,结为异姓兄弟。

姬晓风道:“做哥哥的要送你一份见面礼,你喜欢什么?自己拿吧!”他打开了夺自姓文那少年的珠宝箱,宝气珠光,耀眼生花。江南却只看了一眼,便把箱子推开,说道:“这东西,好是好,可是我要来有什么用。”

姬晓风道:“你不要珠宝?嗯,那你要什么东西?你说吧。除了天上的月亮,只要是人间的东西,我都有法子给你取来!”

江南心中一动,想道:“我只想得回我的儿子。”但他记起了妻子的吩咐,话儿已经在舌尖上打转,却终于没有吐出来。

要知江南虽然对姬晓风并无恶感,甚至还有点佩服他,但也只仅止于佩服而已,实在还谈不上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他之所以与姬晓风结拜,乃是因为他生性随和,不愿拂逆姬晓风的好意而已。在他的心上,姬晓风的地位,当然还不能与金世遗、谷之华,陈天宇等人相提并论。

可是姬晓风就不同了,他是小偷出身,素为正派人士所不齿,因此一旦听得有人在背后替他辩护,便将这人认为知己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不顾年纪和辈份,要和江南结拜的原因。

这时,他见江南沉吟不语,佛然说道:“怎么,你嫌我的东西不干净么?你不愿意受我的礼物,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江南想了一想,说道:“哪里的话来?我只是想我不过是个小厮出身,能有今天,也应该心满意足了,所以不敢妄求非份。大哥,你既然盛意拳拳,那我就求你一件事情吧。”姬晓风道:“好,你说!”

江南忽地笑道:“你要将珠宝送我,可是任我要么?”姬晓风道:“当然!”江南道:“我全要呢?你舍得么?”姬晓风好生奇怪,心里很不舒服,想道:“怎的他突然贪心起来了?难道我看错了他的为人?”但他话已出口,断无更改,当下便道:“好,这个箱子,你拿去吧。”

江南道:“不,我是要你替我用这箱珠宝,照我的意思做。”姬晓风道:“你要怎样用法?”江南道:“珠宝对我没有用,但对饿肚皮的人却有用,我要你拿来都救济了穷人!”

姬晓风哈哈笑道:“真不愧是我的兄弟,你的想法正和我一样。老实告诉你吧,我偷这箱珠宝,也不是我自己要用的,最近黄河决堤,灾民无数,我是要拿去变卖,交给可靠的人去救灾的。我本来想让你挑一两件珠宝做个纪念,难得你一样都不要吗?”江南大喜道:“原来你要拿去救灾,这更是功德无量。”姬晓风道:“这箱珠宝是你的了,有什么功德,也该记在你的帐上。人生得一知己,死可无憾,来,来,来,为兄的请你喝酒。”前面正有一问兼卖酒菜的茶亭,姬晓风不由分说,便把江南拉了进去。

姬晓风喝了几杯,意兴更豪,滔滔不绝的谈他生平得意之作,某年某月,曾潜入宫中,盗去了皇后的香罗汗巾,偷尝了御食美点;几时几时,在氓山会上,又曾偷了少林方丈一颗念珠,窃走倥侗长老的灵丹妙葯……所谈的都是极有趣的妙事,江南陪他喝酒,听他说话,反而一声不响。

姬晓风放下酒杯,望了江南一眼,说道:“咦,你一定有什心事。”江南强笑说道:“你从何见得?”姬晓风笑道:“我记得你的绰号,别人不是叫你做‘多嘴的江南’吗,做哥哥的今次请你喝酒,你却为何话也不多说半句?”江南笑道:“我是在听你说呀!你说得有趣,我若插嘴进去,打断了你的话头,岂不是变成了不识趣了。”

姬晓风点点头道:“你也说得有理,嘿,不对,不对,还是你的神色不对,你当真没有心事?”江南道:“当真没有!你说我神色不对,大约是因为我不能喝酒的缘故。”

姬晓风忽地叹口气道:“你没有心事,我倒有心事!”江南道:“大哥,你独往独来,无牵无挂,却有什么心事?”

姬晓风道:“你是知道我的出身来历的,我做小偷,劫富济贫,旁人看我不起,我却并不觉得耻辱。我最感到难过的,是替师父赎罪。我师父生前作恶多端,但对我却真不错,所里越发不安,若不替他赎罪,总似觉得欠了一笔债似的。”

江南道:“你已经做了许多好事,也算是替师父赎罪了。”姬晓风道:“不,那还不够,那还不够!我的师父生前总想在武林中出人头地,在武学上也的确曾用过苦功,可恨他的路走错了,留下的却是恶名!我要继承他武学的遗志,却反其道而行之,做出一些对武林有益之事,让后世之人,谈起我师父的时候,也会说道:孟神通虽是个作恶多端的大魔头,但也有一样功劳,他教出了一个好弟子!”

江南对姬晓风渐渐发生敬意,说道:“大哥,你的苦心可佩,以你的聪明才智,以你现有的武学造诣,相信你的志愿,定然可以达到。”

姬晓风将壶中剩酒一口喝尽,说道:“不,我就是因为悟性太差,根基太薄,故此常感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若能完成心愿,除非有一个人肯帮助我。”江南道:“什么人呢?”姬晓风道:“这个人也是你的好朋友,他就是金大侠——金世遗!普天之下,只有他能助我完成心愿!”

江南道:“你要金大侠如何助你?”

姬晓风再唤了一壶酒,又喝了两杯,说道:“小兄弟,我的心事都对你说了吧。你是知道的,我师父毕生致力的,就是要把正邪各派的武功合而为一,他生前虽然作恶多端,这个想法却是不错。人有邪正之分,武功本身却不应有邪正之分,它可以用来害人,也可以用来救人,你说是不是?”江南道:“一点不错。”

姬晓风再往下说道:“当初我往少林寺偷书的时候,本是一时兴起,随意而为。后来我读这类武学秘典,读上了痛,也就偷上了瘾,读了十多本之后,我发觉各派武功,大都有脉络可通之处,这才兴起了继承师父遗志的念头,可惜我武学的底子太差,悟性也不够,有若干武学上的难题,至今仍是摸索难通。”

江南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毒酒甜言求秘籍 神偷妙技戏天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