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41回 斩断无明求正果 重翻旧梦惹相思

作者:梁羽生

冰川天女见唐努珠穆陷入重围,意慾助他一臂之力,一扬手便发出四颗冰魄神弹,向文廷壁那班人打去。文廷壁的内功早已到了“三象归元”境界,被冰弹打中,若无其事。那三个护法弟子,却禁不住机伶怜地打了一个冷战。

冰川天女心道:“我且先把他的羽翼剪除,只剩下文廷壁这厮,唐努珠穆便不难对付他了。”再次扬手,发出九颗冰魄神弹,却撇开了文廷壁,专打那三个护法弟子,九颗冰弹,分成三组。而每组那三颗冰弹,又分打对方上中下三处不同的部位。

忽有三个高鼻深目的和尚突然杀出,高高举起三个金盂钵,只一罩,那九颗冰魄神弹便都落入他们的金钵之中,冰弹瞬即化水,那三个和尚动作如一,同声说道:“多谢女施主赐予甘泉解渴。”竟然各自把金钵中的冰水一口喝光。

唐经天吃了一惊,赶忙射出三支天山神芒,唐经天的功力何等深厚,但见三道乌金光华,破空飞出说。认为真正的实在是不能被理性所认识的,唯有通过内心 ,隐隐带着风雷之声。

那三个和尚又同声说道:“多谢施主厚赐。”金盂钵一举,只见火花飞溅,那三支天山神芒也都落在钵中。

唐经天大怒,游龙剑扬空一闪,一招“玄乌划沙”,横削过去,剑柄一抖,虽然只是一招,但削到之时,却分成三个剑点,由于他手法迅疾无伦,几乎可说是在一时间连袭三个强敌。

那三个和尚各自举起了右手的青竹杖,动作整齐,同时递出,不差毫厘,游龙剑有断金截铁之能消派”。 ,但却削不断他们的青竹杖,只听得“叮叮叮”三声轻微的声响,唐经天的游龙剑反而给他们的青竹杖荡开了。

原来这三个和尚乃是天竺婆罗门教的三大高手,若论本身功力,他们未必比得上唐经天,但他们却练成了一套古怪的功夫,三人如同一体,心意相通,动作如一:别的人联手对敌,功力还是备有各的,强弱不同,他们三人每出一招功力却似凝成一体,妙到毫巅,要想各个击破,绝不可能;除非是将他们一齐打败。

唐经天功为虽高,但他们三人的功力汇合起来,却要胜过唐经天少许。唐经天的剑招被他们合力化解,剑锋虽利,劲道已被卸开,宝剑的威力当然也就不能发挥了。

冰川天女挥剑相助,她的冰魄寒光剑另有奇功,不但剑招补妙,剑上发出的寒气也足以伤人,时间一久《上帝为何化身为人》等。参见“宗教”中的“安瑟伦”。 ,比冰魄神弹的只是猝然一击,更为厉害。这三个婆罗门高手不怕寒气侵扰,但却也不能不运功抵御,这么一来,双方才恰恰打成平手。

景月上人与那帮尼泊尔武士看出有机可乘,又蠢蠢慾动,意慾围攻冰川天女。幽萍道:“好,我奉了公主之命,正要将你们拿下。”景月上人大怒道:“你不位是个宫娥,竟敢对我无礼,看掌!”

幽萍也能使用冰魄神弹,但功力手法都远远不及冰川天女,她只能用冰弹打穴,但若要打入对方七窍之中,那就不怎么准了。景月上人练有“火龙功”,幽萍一把冰弹打去,倒给他接去了一半,其他的武士着了冰弹,虽然也在打颤,却还禁受得起。

景月上人掌挟劲风,向幽萍猛攻。忽听得唰唰两声:一柄长剑倏然而来,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饶是景月上人身手那么矫捷会改革,发扬民族文化。著作有《东方与西方》、《现在印 ,竟也躲避不及,着了一剑,幸而不是重伤,只是划破了少许皮肉。

原来刺伤景月上人的正是幽萍的丈夫陈天宇。陈天宇曾服冰宫异果,身轻如燕,剑法又兼数家之长,近年来功力大进,早已挤入一流高手之列。

孟哈赤杀上前来,替景月上人接过陈天宇的剑招,哈孟赤是尼泊尔的第一高手,功力不弱于景月上人,他无须分神对付幽萍,与陈天宇恶斗起来,虽然略处下风,但陈天宇在急切之间,却也难以胜他。

孟哈赤带来的一帮尼泊尔武士,除了几个早被唐经天打得重伤之外,大约还有三十来个,这班武士虽非一流高手,但布成了圆阵之撰述一种。同治四年,曾国藩、曾国荃校刻二百八十八卷。 ,同进同退,彼此呼应,却也很难对付。陈天宇这一对夫妻当然比不上唐经天那一对,被围在圆阵之中,险象环生。

江南叫道:“呸,你们就会恃多为胜,好不要脸!”他跟金世遗学过几招怪异的身法,那圆阵本来封闭得甚是严密,却不知怎的,突然被他一个筋斗。就翻进阵中。两个武士举脚踢他,江南骂道:“岂有此理。你想踢我屁股?我先打你屁股!”一个筋斗翻过去,啪啪两声。果然打了那两个武士的屁股。

江南的武功不算是第一流高手,但他的点穴却是第一流功大,在打那两个武士屁股之时,信手就点了他们的“尾闾穴”。

那两个武士登时仆倒,倒变成了同伴的绊脚石,使得这圆阵受了障碍。

景月上人大怒,将那两个武士抓了起来,但他也无法解开江南所点的穴道,只好将那两个武土抛出阵外,双掌便向江南拍到。他抓人、摔人、发掌,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当真是快速之极!但他快江南也快,只听得江南笑道:“没打着!轮到我也打你屁股了!”脚跟一旋,转到景月上人背后,哪知景月上人浑身都是功夫,屁股一挺,江南点不准他的“尾闾穴”,却似碰了一个大皮球,竟给他弹了开去。

江南知道厉害,不敢再惹景月上人,只在武士群中,穿来插去,一有机会,就施展他的独门点穴功夫,倒也给他点倒了几个。但那圆阵越收越紧,不久便即无隙可乘,江南的真实本领究竟还嫌不足,登时险象环生。

忽见圆阵开了一个缺口,二个长须者者运剑如风,杀了进来,武士们竟是遮拦不住。这时孟哈赤正自一棒向江南打下,那老者喝声:“看剑!”本来还在数丈之外,声犹来了,倏然间已到了孟哈赤身后。

这长须老者是青城派名宿萧青峰,他是陈天宇的开蒙师父,江南小时做陈天宇的书童,也曾愉学过他的功夫。陈天宇夫妻与江南遇险,他焉能坐视?但因他是武林前辈,处处要顾着身份,他不肯在背后攻击孟哈赤,所以在发招之前,先喝一声,提醒敌人,好让对方早作准备。

孟哈赤知道萧青峰是个劲敌,顾不得伤害江南,横棒先挡剑招,萧青峰一招“顺手推舟”,长剑贴着他的铁棒削上。“顺手推舟”本来是很普通的剑招,但经萧青峰之手运用出来,却是出神入化,孟哈赤功力略逊一筹,萧青峰的长剑贴着他铁棒削来,他拨不开长剑,只好连忙撤棒,只听得“嚓”的一声,饶是他及时收招,躲闪得快,也被削去了一根指头。萧青蜂加入战团之后,陈天字夫妻这才转危为安,江南也得以施展所长了。

合他们四人之力,对抗景月上人与那一群武士,恰恰旗鼓相当。

谷、华二女力战屠龙岛主符离渐,这时亦已渐渐占了上风。

战到分际!谷中莲忽地一招“玉女投梭”,侧身进掌,冒险抢攻,符离渐看出破绽,心中大喜,暗自想道:“到底是初出道的雏儿!只顾攻人,不顾防己。”他本是已无胜望,这时看出机会,立即便下杀手,五指如钩,一抓就抓着了谷中莲的琵琶骨。

这琵琶骨乃是人身要害,琵琶骨若被捏碎,多好武功,也成残废。却不斜谷中莲穿有防身至宝的白玉甲,刀剑尚且不能刺穿,符离渐的指甲更是不能抓破。谷中莲的少阳玄功又足以防御他的玄阴掌力,符离渐抓着她的琵琶骨,毫无作用,反而减弱了自己的防御力量。

谷中莲出手如电,就在这同一时间,一掌击中了符离渐胁下的“魂门穴”。符离渐大叫一声,给震得似皮球般地抛了起来。

华云碧补上一剑,刺得他血如泉涌,狼狈而逃,报了刚才那一抓之恨。

原来谷中莲是因为看见哥哥形势不利,急着要会相助哥哥,因此故意卖个破绽,来诱符离渐上当的。

谷中莲击败了符离渐,身形疾起,一掌便向文廷壁打去,文廷壁反手一挥,两股劈空掌力碰个正着,发出了闪雷似的声响。

谷中莲功力究竟是稍逊一筹,禁不住一个踉跄,向旁边滑出几步。

金鹰宫的首座护法弟子趁着她立足未稳,挥动九环锡杖便点她膝盖的“环跳穴”,这首座护法弟子知她是前王公主的身份。

意慾将她生擒,故而将锡杖当作判官笔使,只敢使出五六分气力。

哪知谷中莲的功力虽是不及文廷壁,却胜过这护法弟子许多。中指一弹,“铮”的一声,已把九环锡杖弹开,那护法弟子虎口发麻,险些连九环锡杖也要脱手。

首座护法弟子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厉害,连忙用足了气力,再次发招:他的两个师弟各自举起九环锡杖,从两侧攻来,为他助阵。

那文廷壁因为分出了一掌之力去对付谷中莲,唐努珠穆的掌力立即乘虚而入。幸而文廷壁经验老到,早已有了防备,在发掌遥击谷中莲之时,也就立即使出移形换位的功夫,避开了唐努珠穆正面攻来的力量。但,虽然如此,余波所及,仍是不禁连退几步。这么一来,他与那三个护法业已隔开,分成了两堆厮杀。

唐努珠穆精神陡振,喝道:“姓文的,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较量啦!”大乘般若掌一掌接着一掌,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登时把文廷壁打得只有招架之功。但文廷壁练成了“三象归元”的邪派绝顶神功,只守不攻,也是守得极为沉稳。唐努珠穆惊涛骇浪般的掌力!竟也不能将他摇撼。

那三个护法弟子联起手来,三支九环锡杖合成了一道环形,首尾呼应,威力着实不弱。谷中莲倒也不敢轻敌,当下拔出她从木华黎手中夺回的佩剑,展开了玄女剑法,与三支锡杖斗在一起。她这柄佩剑乃是吕四娘当年用过的那柄霜华宝剑,剑质虽然不及江海天的裁云宝剑,却也极为锋利。

玄女剑法以轻灵翔动见长,谷中莲新近又练成了天罗步法,使将出来,更如流水行云,曲尽其妙。这三个护法弟子既忌惮她的宝剑,更忌惮她那用电般的身法,当下也是只能守,不敢进攻。

这时,全场陷入混战之中,分成了五六处厮杀,每一处都是打得难解难分,一时之间,实是不易分出胜负,其中当然以江海天和宝象法师这一对又打得最为激烈,但也以江海天的处境最为不利,旁人看不出来,他自己却感觉得到已是渐处下风。

要知江海天的功力虽是极高,但却是靠葯物所增长的功力,而他最初扎根基之时又走错了一步,练的是邪派内功,虽然他现在亦已到了“正邪一合”境界,但究竟与谷中莲的情形不同。

谷中莲由于一开始就得到正宗内功心法,靠葯物所增长的功力很快就可以与本身原有的功力凝为一体,水rǔ交融,运用如意;而江海天则必假以时日,方能做到,故此,在谷中莲斗符离渐之时,是越战越强,而江海天斗宝象法师,则是多斗一刻,就多减耗一分,那也就等于越战越弱了。宝象法师的“龙象功”是佛门绝顶神功,经过了数十年寒暑之功苦练成的,迥非靠葯物增长的功力可比,他的掌力一重重加上去,斗到五十招开外,江海夭便渐渐相形见继,只觉从四面八方而来的阻力,越来越大,竟似凝成了实质,令他的追风剑式,也感到施展不开。

不过宝象法师虽然占了上风,心里却也在暗暗叫苦。原来“龙象功”虽是佛门的无上神功,他却还来练到至高无上的境界,他是拼着耗损元气来施展这绝世神功的,时间一长,他也要受到大大的伤害,后果堪虞。他最初本以为“龙象功”一经使用,就可以在十招人招之内,将江海天毙于掌下。

哪知道己过了五十招,江海天虽处下风,仍是败象未显。宝象法师心里想道:“倘若再过五十招,我纵然击毙了这小子,只怕也得大病一场,减寿十年。”

全场混战之中,最高兴的刚是姬晓风。他有一个怪癖,喜欢偷别人的东西做纪念品,尤其是平日难以碰上,例如是外国人的东西。东西也不必值钱,只要能代表那人的身份,越罕见的越妙。现在在这会场之中,有印度、波斯、尼泊尔、阿刺伯与及西域各土邦的武林人物大打出手,这真是平生难遇的良机,岂能错过?

姬晓风悄悄地走到那印度神偷身旁,做一了个探囊取物的手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斩断无明求正果 重翻旧梦惹相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