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42回 中年心事浓如酒 少年情怀总是诗

作者:梁羽生

金世遗翟然一惊;似是从恶梦中醒来,喃喃说道:“之华,你瞧,你瞧,她的影子!”谷之华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背影,正随着人流走出了大门。从那背影看来,竟是和厉胜男一模二样,要不是谷之华早已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几乎当作是厉胜男复生。

金世遗其实也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这几年来他虽然亡于授徒,心中也一直念念不忘要打探这个人的来历。但尽管他知道这个人是谁,在他心中正想念着厉胜男的时候,蓦然见着这人的影子,仍然不禁把他当作了厉胜男。

这个人正是厉复生,他本来不愿意这么快走的,但天魔教主不想被金世遗发现,一定要厉复生和她同走。厉复生对天魔教主是百依百顺,只好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与她立即离开。

金世遗定了定神,说道:“之华,我有一件心事未了,我想去向这个人问个明白。”谷之华心里暗暗叹息,金世遗始终是忘不了厉胜男领导权,就不能赢得政治上的权力。在哲学上,认为马克思 ,她柔声说道:“好,你去吧!”但声音已是微微颤抖。

金世遗忽地站住,脸上的神情颇为奇异,说道:“之华,你可以在这里多留几天吗?我问清楚了一件事回来就想见你。”谷之华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的莲儿身世已明。我不知道她是愿意当公主还是继续跟我,但我总会留在这里陪她几天的。不过,我厌弃繁华,要是莲儿要当公主,我可不愿在宫中耽得太久。”

“金世遗道:“这也无甚打紧,总之我了却这件心事之后,不论你在哪儿,我都赶着去见你就是。”金世遗的话引起了谷之华猜疑,她和金世遗本来可以说几乎是心意相通的了,金世遗心中之事不待在口中说出她已明白,但这一次她却是一片茫然,不知道金世遗是在想些什么。

金世遗伸出手来,他们都是中年人了,不像少男少女的羞涩,也不用避嫌,谷之华与他轻轻二握。说道:“好进化①指发展。是量变和质变的统一。列宁说:“必须更 ,你走吧。

你什么时候想见我,你就什么时候来吧!”他们虽然表面上不似少男少女的容易害羞,容易激动,但相互一握,彼此的心弦仍是禁不住微微颤抖。

这时会场里的各国武士正在陆续离开,那一千御林军,也正分成几队,从各处门口进来,人来人往,通道拥挤不堪。金世遗虽是急着要找厉复生,但他既不能运用轻功,也不便不顾礼貌的硬挤开那些人,却也不容易走得出去。

他刚走得十来步,忽地有个叫化跄跄踉踉的挤到他的眼前,大声说道:“金大侠,老叫化想向你讨杯喜酒赐喝,就不知你肯不肯给老叫化这个面子?”

金世遗认得这叫化子是北丐帮帮主仲长统,不觉一怔。他与仲长统不过见过一两次面,但仅仅是相识而已,谈不上甚么深交。如今仲长统竟然当着众人,拦着他向他讨喜酒喝,若是出于说笑惯的老朋友这犹自可,但一个仅仅是相识的人,来向他说这样的活,金世遗就不免感到意外了。

尽管金世遗的涵养功夫已比少年时候好了不知多少,但给仲长统这么来一下子,脸色也就颇不自然,心想:“我和之华的事情,怎用得着你来多管?”便冷冷说道:“仲帮主,你要讨喜酒喝,这可是找错了人啦,我哪来的喜酒给你喝啊?”

仲长统哈哈笑道:“金大侠,你还未知道吗?”金世遗道:

“知道什么?”仲长统道:“华山医隐华天风你知道吗?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金世遗道:“华老前辈医道通神,名称当今第一国手,我是久仰的了。”心想:“华天风是你的好朋友又怎么样?

这却与我有何相干?”

仲长统兴致勃勃他说下去道:“金大侠,你可知道华天风还有个女儿?这位小姑狼呀,聪明怜俐,能干极了。她父亲的武功医术,她是全部学到了手了。”金世遗大为诧异,不知仲长统是什么意思,淡淡说道:“真的吗?这个倒还未知道。不过后一辈的总是要胜过前一辈的才好,我就盼望我的徒弟他日比我高强。”

仲长统大笑道:“对,要是你的徒弟不高强,我也不来向你讨喜酒喝了。”金世遗道:“哦,你说了半天,我现在才有点明白,敢情你是想给我的徒弟做媒?”

仲长统笑道:“你猜对了。唉,江小侠也真是脸皮薄,原来他还没有向你提过呀?他和华天风的女儿早已是情投意合了,他们当时相识,我老叫化也是在场的,说起来这位小姑娘对令徒还曾有过救命之恩呢!”当下将江海天那年受了毒伤,巧遇华天风父女之事,约咯对金世遗说了一遍,然后说道:“金大侠,难得遇上你。他们少年人脸皮薄,说不出口,咱们当长辈的,可得早些给他们将事情定夺下来。女家方面,华天风是早就愿意结这门亲的了,我可以替他作主!”

金世遗大感意外,有几分高兴,也有几分失望,暗自想道:

“我本是想海儿和谷中莲结成一对的,却原来他已另有了意中人。唉,他喜欢谁不喜欢谁,这是勉强不来的,也只好任由他们了。”当下强笑说道:“只要他们二人情投意合,我当然愿意替他们主婚。”

仲长统大喜,招手叫道:“碧侄女,你过来见过金大侠呀!”他连叫三声,却听不到华云碧的回答。

仲长统搔了搔头,自言自语道:“咦,这丫头怎么忽然不见了?她心眼玲珑,莫非是她己料到我和金大侠正在说她的终身之事。女孩儿家害羞,躲起来了?”就在这时,忽听得呼呼风响,空中传来“嘎嘎”的刺耳怪声,外面的士兵们纷纷叫道:“看呀,好大的一头兀鹰!”“哈,这小姑娘飞起来了!”里面的人也纷纷挤出去看,挤在最前头的则是江海天和谷中莲。

只见一头硕大无朋的兀鹰正在宝塔的金顶盘旋、鹰背上的少女衣袂飘飘,隐隐可见。江海天大叫道:“碧妹,你怎么就走了?”谷中莲也在尖声叫道“华姐姐,你回来呀!”

那头神鹰,一个盘旋,掠下数丈,江海天依稀听得一声叹息,那头神鹰倏地又展翅高飞,转眼之间,天空只见一个黑点,终于那黑点也消逝了。华云碧看见了他们,可是她只溜下了一声叹息,却连半句说话也没有扔下,便飞走了!

江海天翘首长空,呆立有如木鸡,他的一缕情丝,虽然早已系在谷中莲身上,但华云碧对他的深情厚义,他又怎能遗忘?

尤其华云碧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飞走的,更令他难过万分,他心中自怨自责:“碧妹是为我而来,我却辜负了她的情意,唉,看来她是再也不能原谅我了!”

谷中莲比江侮天更要难过,华云碧没有听见仲长统的说话,倒是她全都听见了,这刹那间,她只觉一片茫然,许多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也就在这刹那间都到了心头、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到她和江海天之间的关系,她和江海天同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很高兴,但她从未想过:这就是爱情。现在华云碧突然飞走,她这才感觉到,在华云碧的眼中,她和江海天早已是一对情侣,她心中明白,华云碧是为她飞走的。

“华姑娘对海哥有极大的恩义,他们本来应该是好好的一对的。”“她若不怪伤心到了极点,决不肯这样突然飞走!”“我今天刚刚和她认识,想不到竟是我伤了她的心!”“仲帮主说海哥早已与她情投意合,可惜我知道得太迟了!”想至此处,她忽地感到一阵心酸,这刹那间,她也感觉到了,她是在爱着江海天!

她和江海天彼此都没有向对方表露过爱情,她能够埋怨江海天吗?不,她这时只是为自己难过,更为华云碧难过。晶莹的泪珠,不知不觉地滴下来了,正滴在江海天的身上。

江海无回过头来,谷中莲已经从他的身边走开了。江海天追上两步,邹不知对她说些什么话好,只觉心头绞痛,似乎就要裂秆,要是真能把一颗心剖开分成两半那倒很好,可惜一颗完整的心却是不能分开的啊!

江海天还未来得及拉着谷中莲,旁边有个人却一把揪着他,原来是仲长统刚刚赶到。仲长统气呼呼地大声问道:“江小侠。这是怎么回事,碧姑娘为什么突然走了?”江海天失魂落魄的样子迎着他的目光,摇了摇头,仲长统怒道:“你也不知道?哼,一定是你做了对不住她的事,把她气走了,哼,碧姑娘有哪点不好,你怎可如此薄幸?”

江海天更为难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仲长统还要再骂下去,忽地旁边也有个人一把将他揪着,轻声说道:“仲帮主,这是他们少年人的事情,咱们犯不着为他们生气了。”这个人乃是金世遗。

仲长统怔了一怔,说道:“金大侠,你的徒弟忘恩负义,你还要袒护他吗?”金世遗眉头一皱,说道:“仲帮主,我是过来人了,男女之间的情事,你不懂的。好吧,你要骂就骂我吧。我请你喝一杯酒去。”

仲长统见江海天难过的样子,心里已软了下来,喃喃说道:

“俺老叫化这一生从没有和娘儿好过,或许我是真的不懂,但一个人总要本着良心才好。”他摔脱了金世遗的手,大声说道:

“多谢了,你这杯酒我不喝了。我要去找我的侄女儿去。”金世遗苦笑道:“海儿,你但求心之所安,要如何便如何吧。这种事情原也不必求人谅解。”“好,仲帮主你不和我喝酒,那我也要走啦!”一声长啸,郎声吟道:“旧梦尘封休冉启,此心如水只东流!”迈开大步自去追踪那厉复生了。谷之华目送着他的背影,心中想道:“难道两代人都是同一命运?”眼光一转,只见江海天已追上谷中莲了。

他们二人并肩同行,走了一程,彼此都默不作声。半响,谷中莲忍不住道:“海哥,我不愿听到别人骂你,你去把华姑娘找回来吧。”江海天道:“我会去找她的,但不是现在。我刚才很是难过,听了师父那一句话,现在已是好些了,你也别难过吧。”谷中莲道:“为什么?你当真是像仲帮主所说的那样薄幸吗?”江海天道:“我自问没有做错事情,别人不肯原谅,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并不是不难过,但我不想你陪我难过。你明白吗?”谷中莲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嗯,我明白了。”

唐努珠穆已将金鹰宫的善后事宜安排妥当,赶了出来。他知道华云碧已经飞走,但却不知道江海天和华云碧之间的情事,见妹妹和他同行,心里很是喜欢。

不料会面之后,却见他们神情沉郁,妹妹的眼角且有泪痕,唐努珠穆吃了一惊,问道:“有什么事吗?”谷中莲道:“没什么呀。”唐努珠穆道:“你怎么哭了!”谷中莲道:“我与华云碧姐姐一见如故,她突然走了,我、我心里难过。”

唐努珠穆不知就里,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当你们吵架了呢。傻丫头,那位华姑娘是来参加金鹰宫之会的,大会已经散了,客人也都走了,她当然也要回家了。天下哪有永不分手的朋友,难道她还能留下来伴你一辈子么?你惦记她,待这里事情了结,你不会去探访她么?可无须哭起来呀!”

谷中莲听了“天下哪有不分手的朋友”这句话,心头怅触,又不禁悲从中来,难以断绝,想道:“不错,天下除了夫妇是可以厮守一辈子的之外,不论怎样要好的朋友,那总是免不了要分离的。我和海哥也只是暂时相聚而已,总不免有各散西东的一天。”原来她已决意成全华云碧一段姻缘,有心只把江海天当作朋友看待。可是感情已是不能由她自主,当她感到悲从中来,难以断绝之时,她也感到对江海天已是情根深种了。

谷中莲抹去了泪痕,强笑说道,“哥哥,你现在可知道了,你的妹妹就是这么傻的。”这句话不但是说给唐努珠穆听,也是说给江海天听的,江海天驮然不语。唐努珠穆哈哈笑道:“好,别发傻啦,咱们还有大事要办呢!那姦王确是不在此地,咱们现在马上回王宫去再仔细搜查。江师兄,师父呢?”江海天道:“师父有事先走了,我和你们一道去吧。”

唐努珠穆留下一千名掏林军接管金鹰宫,便带领大队再回王宫,抵达之时。已是将近黄昏的时分,王宫早已被他的军队全部占领,姦王的党羽或被杀、或被俘、或投降,也早已全部肃清。但经过将近一天的搜索,仍是未得那姦王的下落。三人正自闷闷不乐,江海天忽地跳起来道:“你听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中年心事浓如酒 少年情怀总是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