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46回 慾赎前孽来舍命 认清首恶解仇冤

作者:梁羽生

就在韩二娘的短刀距离叶冲霄的胸口还不到半寸之际,忽听得一个急促峻峭的声音叫道:“且慢!他不是叶冲霄,我才是叶冲霄!”韩二娘听得这样古怪的说话,不由得把短刀的去势硬生生煞住,两大妻抬头看时,只见一个少年,正在向他们跑来。

相貌和叶冲霄十分相似,若不是衣着不同,实难分辨!

江海天松了口气,原来他正准备在韩二娘短刀刺下的那一刹那,便发出无形罡气点韩二娘的穴道,即使是要令韩二娘受一点伤,那也顾不得了。如今唐努珠穆已经来到,他已无需用这一着。

唐努珠穆这一出现,已经是令全场惊诧,但还有令得群雄诧异的事情是,在唐努珠穆背后,还有三个人紧紧相随1883)印度印度教改革家。出生于富有的婆罗门家庭,年 ,一个是云召的女儿云壁,她衣衫破烂,面有血痕,似乎是刚刚和人打了一架;一个是云召的大弟子字文朗,他右手拖着一个妇人,约有三十多岁,姿容妖冶,软绵绵的让字文朗拖着她走,似乎是已被点了穴道。

云召大为吃惊,连忙问道:“壁儿,这是怎么回事,是他打伤了你?”手指指着唐努珠穆。云壁道:“不是,是这女贼要来害我,是他,是他救了我。”云壁起初也把唐努珠穆当作叶冲霄,如今见场中又有一个叶冲霄,心里也甚惶惑,但唐努珠穆曾经救她,她还是说了实请。

字文朗补充说道:“我和师妹在门口接待客人,这女贼突如其来,一出手就擒了师妹,我也被她点了穴道。幸亏这位英雄也恰恰来到,闪电般制伏了这个女贼,这女贼才不及伤害师妹,他擒获了这个女贼,又解开了我的穴道,将女贼交了给我。”

当年镇远镖局在青海鄂尔沁旗被动,匪首是个女贼,镖局的人全数被俘,只有两个镖师得叶冲霄说情,得以生还指明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是通过革命斗争打碎资产阶级的国 ,其他的人全被杀掉,这就是镇远镖局三十六条命案的由来。

这两个幸得生还的镖师,这次也随了总镖头韩璇来此,正在场中,忽地走出来叫道:“韩总镖头,当年杀害咱们弟兄的正是这个女贼!”韩璇道:“各位英雄,有谁认得这个女贼么?“场中“海阳帮”的帮主宴源说道:“我认得她,她是天魔教的香主之一匪号九尾妖狐的穆九娘。”海阳帮是靠运私盐为生的,所以宴源认得许多邪派中人。

韩璇迷惑极了,在此之前,他一直把叶冲霄当作这女贼的同党,因而才把镇远镖局的三十六条命债也算在他的身上了。哪知如今忽地又跑来了一个叫叶冲霄的人,却擒了这个女贼,又救了云壁。韩璇瞪着眼睛,叫道:“你们究竟谁是叶冲霄?”

唐努珠穆与叶冲霄齐声答道:“是我!”他们二人相貌虽然极之相似,但究竟有些差异,声音神气更是有所不同。韩二娘曾被叶冲霄打跛双腿,铭恨于心,对他的一切特征都牢牢记着体”乃是与上帝相联系的个人时,才能摆脱空虚孤独之感,消 ,这时已看出了几分,悄悄对韩璇说道:“我看就是和咱们动手这个?”但一时之间,她也还不敢肯定,故此要征求丈夫的意思。

韩璇还未及回答,只听得有个人大声说道:“待我来看看!”这个人正是时君山的大弟子杨璘。韩璇夫妻大喜,心中俱是想道:“杨璘是叶冲霄的师兄,有他在此。定然可以分辨!”

唐努珠穆是在五岁那年,始被贼人掳去的,小时候杨璘几乎天天都逗着他玩,依稀还能记忆。杨璘到了他们的面前,叶冲霄瞠目相向,不知他是何人;唐努珠穆定睛一看,却忽地叫起来道:“你不是杨师兄吗?”

杨璘也不敢贸然相认,走上前去,握住唐努珠穆的手臂,忽地撕开他的衣袖,手臂上露出一颗鲜红的朱砂痣展阶段的历史,揭示了原始公社制度解体和以私有制为基础 ,杨璘这才没有怀疑,喜极而泣,抱着唐努珠穆叫道:“叶师弟。我终于找着你了!”

原来叶冲霄突然先来,但杨璘看来看去,总觉得有点不像,所以他一直心有所疑,不敢相认。如今见了唐努珠穆,这才认出唐努珠穆才是他的真正师弟。

韩璇夫妻大出意外,韩二娘叫道:“怎么是他?但打伤我的那个小贼,我却认得是他!”说到最后那个“他”字,她的手指指的是叶冲霄。

叶冲霄说道:“诸位,他是我的兄弟,他小时候是曾叫过叶冲霄,但五岁之后,他已经不是叶冲霄了宏观世界又称“大宇宙”。相对于微观世界而言。宏观物 ,他与今日之事,全然无涉。作恶多端,欠下你们血债的那个叶冲霄,不是他,是我!”

唐努珠穆枪着说道:“不对!第一,我才是真正的叶冲霄;第二,我的大哥直到最近才知道他的本来面目,从前他是糊里糊涂,被人利用的。说到镇远镖局的真正凶手,也不是他……”那两个当年幸得生还的镖师感激叶冲霄放他的情义,插口说道:“这个我们知道,主凶实在是这个女贼穆九娘。”唐努珠穆道:“也还有些不对,动手杀人的是穆九娘,但指使之人,真正的凶手,却也还不是她!”

众人越未越觉糊涂,议论纷起,“怎么他们两兄弟都叫做叶冲霄的?”只听说叶君山有一个儿子,却怎的又钻出一个来?”

杨璘和韩璇也抢看发同,杨璘问道:“我师父究竟是被谁害死的?师弟,你又是被谁抢去的?在哪里过了许多年?”韩璇则在问道:“那么主凶究竟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唐努珠穆也不知先答哪个。江海天朗声说道:“让我来说,这其中的原委我都知道。”他以上乘内功将声音送出,登时把场中嘈乱的杂声压了下去。

江海天指着唐努珠穆说道:“他是马萨儿国的国王。从前的国王名叫盖温,是他父亲手下的大将,篡夺了他父亲的王位。晴杀叶君山,指使穆九娘劫镇远镖局的镖,都是盖温干的好事。时冲霄因不明身世,受盖温所骗,被盖温利用,实在说来,罪不在他,他只是代人受过而已!”

此言一出,人人更是惊诧万分,韩璇夫妻面面相觑,想不到他们镇远镖局的命案,竟是牵连到马萨儿国的政局,而真正的叶冲霄(即唐努珠穆),竟然是马萨儿国的国王。

江海天说了将近半个时辰,方始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韩璇问道,“我还有一事不明,那盖温当年既然是一国之王,为何要劫我们镇远镖局的镖?”

叶冲霄道:“这个可得我来说个明白了。当年你们所保的那支镖,乃是一批贵重的葯材,是要运到鄂尔沁旗去的,是么?”韩璇道:“不错,这批葯材也是刚踏进鄂尔沁旗草原的时候被劫的。”

叶冲霄道:“当时鄂尔沁旗发生瘟疫,这批葯材是医治疫症的。盖温想乘机并吞鄂尔沁旗的土地,故此不愿这批葯材到达土王之手。当时我奉命与穆九娘来劫你们这支镖,最初还不知道所劫的乃是救治瘟疫的葯材,后来方始知道。因此劫镖之时,我没有动手,但我也没有拦阻,此事乃是我生平所做的最大错事,实在是死有余辜。”

唐努珠穆道:“后来的事情你还没有说,我代你说了吧。你内疚于心,后来暗中把消息泄漏给鄂尔沁旗的土王知道,那批葯材没有运到马萨儿国,在中途又给鄂尔沁旗的军队截回去了。”

叶冲霄诧道:“这事我没对你说过,你怎么知道?”唐努珠穆道:“我即位之后,鄂尔沁旗有使者前来道贺,那使者就是当年领军截回这批葯材的人,他把我误认是你,一再向我道谢。”

叶冲霄叹口气道:“虽然如此,但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鄂尔沁旗又已无辜死了不知多少人了。盖温也终于吞并了鄂尔沁旗的一部分地方。”唐努珠穆道:“那块土地,我已经还给他们了。”叶冲霄又叹口气道:“这事过后,我已经知道盖温的狠毒手段,但我贪恋荣华富贵,又认为他是我的养父,恩深义重,还舍不得‘叛’他,现在想来,当真不是个人!”

唐努珠穆道:“这些事都过去了,你虽然明白得迟了一些,但盖温也毕竟是给你亲手杀了。说起来你已经是将功赎罪,也可以无愧于心了。”韩璇听到这里,不觉呆了。

事情经过离奇曲折调倘非是江海天在场加以证实,韩二娘等人还未必会相信呢。这时真相己自,韩璇嗒然若丧;悄声对妻子说道:“老伴几,这回咱们可又是找错人了。这么说来,这位叶朋友非但不是主凶,咱们镇远镖局的大仇人还是他杀了的。”韩二娘道:“依你之见如何?”韩璇道:“还有什么说的?咱们与这位叶朋友之间的恩仇一笔勾销,他替咱们杀了仇人,咱们栽给他的那个跟头也算是值得的了!”

韩二娘道,“好,咱们把这姓穆的女贼宰了,从今之后,闭门封刀,再也不干江湖上的营生了。”她正要去杀那穆九娘,忽听得一声惨呼,原来那穆九娘早已自断经脉而亡。

唐努珠穆道:“韩老英雄慢走。”韩璇道,“怎么?”唐努珠穆道:“人死不能复生,贵镖局的三十六条性命,那是无法赔偿的了。但那次贵镖局遭劫,累得韩老英雄倾家荡产,镖局也受拖累而关了门。我们若不略表寸心,实在过意不去。这是二百万两北京钱庄所出的银票,其中一百万两是赔偿你们那次损失的,另外一百万两,请老英雄代为分赠那三十六家死难的镖师家属,作为恤老抚幼之资。”

韩璇待要不接,全祖德说道:“这到是可以要得的,总不能叫你平空受累。这镖既是马萨儿国前王所劫。现在也由马萨儿国的国王代为偿还,亦是名正言顺。俺老叫化倒希望你把镇远镖局重新恢复呢。”韩璇只好接了。

韩二娘一跷一拐地走到叶冲霄跟前,说道:“镇远镖局的命案不关你事,我这双腿可是你打跛的,这口怨气可不能不出!”众人相顾愕然,不意韩二娘节外生枝,云召、华天风等人正待劝解,只见韩二娘“呸”的唾了叶冲霄一口,这才撑着铁拐和韩璇离场。叶冲霄仰面受辱,丝毫不动,让那唾沫自干,半晌说道:“以我从前的所作所为,受她一唾,这责罚还算是太轻了。

云庄主,现在轮到你了。”

云召见叶冲霄已是真诚悔悟,如何还能下手报复,当下说道:“小女今日多蒙你的兄弟救了性命,你从前打了我的儿女两掌,两掌换一命,这笔债已由你兄弟代还,也就不必再算了。”当下,叶冲霄向云家兄妹赔了罪,云琼也向唐努珠穆道了谢。

一天云雾消除,众人皆大欢喜。欧阳伯和道:“今日幸得梁子解开,各位远道而来,还请在敝庄喝一杯水酒。”唐努珠穆道:

“我还有事情赶着回去呢!”欧阳二娘道:“也不争在耽搁这么一晚,咱们已然做了亲戚,想来你们也不会再记前仇了。”全祖德笑直:“你又说不认这个女婿的?”欧阳二娘笑道:“现在没事了,我怎么还不认。”回过头来便问叶冲霄道:“我那婉儿呢?”

叶冲霄道:“婉妹已经到马萨儿国去了。”欧阳二娘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说道:“这是你要她去的?你是意慾救她一命?”叶冲霄苦笑道:“我早料到有今日之事,我不愿意拖累于她,所以用一个借口,哄她回转马萨儿园,请我的弟弟照顾她。

她却是不知今日之事的。”

原来叶冲霄早已拼了一死,还清血债,但他不愿妻子伤心,故而完全瞒着欧阳婉。他在妻子走了之后,便在岳家附近隐藏,待到群雄到此寻仇,他便赶柬露面了。他没想到事情竟会出乎意外的解决,居然逢凶化吉、遇难成祥,除了受韩二娘一口唾沫之外,什么损伤都没有。

欧阳二娘眼圈一红,说道:“贤婿你真是一片苦心。现在你可以叫婉儿回家了。”唐努珠穆笑道:“哥哥,我正是要找你回同,现在嫂于已经回去,你就更应该去了。”

叶冲霄道:“不,我是决对不回去的了。弟弟,我想不到你会出来找我,好在你就要回去的,就托你消个口信,告诉你的嫂于,就说家里已经平安无事。叫她回来好了。我在家里等她。”欧阳二娘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唐努珠穆道:“哥哥,我还有些事情要和你说。请借一间静室一用。”欧阳二娘不知他们有什么秘密要瞒着她,心里有点不大高兴,但却也只得答允,当下笑道:“好吧,你们哥儿俩既然有私话要谈,那就请进去吧,”唐努珠穆招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慾赎前孽来舍命 认清首恶解仇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