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49回 接花移木施妙计 变容易貌出奇谋

作者:梁羽生

唐努珠穆暗自想道:“这女子救了华云碧,又救了云琼,想来决计不是坏人的了。看她这番布置,心地倒还真不错呢!”这时已是过了午夜的时分,唐努珠穆心想那女子要等待她侍女的回音,大约还未曾入睡,就决意去敲门求见。忽听得有野兽的嚎叫,唐努珠穆认得是金毛狡的吼声,心中微微一凛:“我倒忘记了那天魔教的厉副教主也在这儿了。”他并非害怕金毛撞,但因对厉复生还是有所疑忌,遂又改了主意:“还是再看一看再说。”

当下,他仍然施展超卓的轻功,蛇行兔伏,借物障形,折回原路。刚绕过了花园当中的一座假山,忽见有个汉子迎面而来,自言自语,嘀嘀咕咕,“这畜牲三更半夜才来,倒要我来服侍它。胃口也真大,吃了两只兔子还不够,好在厨房有现成的牛肉,就让它享享福吧。”

唐奴珠穆正自饥饿,闻得肉香四溢,敢情那牛肉还是刚烤熟的,不禁馋涎慾滴,心里暗笑:“来得正好!”使出“隔空点穴”的功夫,一点就点倒了那条大汉,抢了他手上的牛肉。

牛肉果然还是热气腾腾,唐努珠穆心想:“是了,那女子说过,今晚可能有客人来到,厨房里给客人们准备了许多食物张“为政以德”,倡导以德治天下。道家反对以德治政,主张 ,这汉子贪懒,私自拿了两斤烤牛肉去喂金毛狡。”

这是西藏一种野牛的腿肉,倒是甚为鲜美,比普通的牛肉还要好吃。唐努珠穆吃得津律有味,一片不留。只觉比他在王宫里所享受过的那些珍肴美味,还要胜过百倍,吃完之后,吮吮舌头,不禁哑然失笑:“我以一国之主的身份,想下到今晚竟与畜牲争食。”

唐努珠穆吃饱之后,精神大振,心想:“即算那厉复生与我作对,我也足可应付他了。”那一大块牛肉吃完,他也已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仍然跳上那棵大树,居高临下,偷看房中情景。

厉复生果然是在房中和那白衣女子说话,只听得他哈哈笑道:“你倒善于替人撮合婚缘!”那女子道:“成不成还要往后瞧呢严厉复生道:“真不知那姓江的小于有什么好处,这些女孩子都对他这样痴情。”那女于噗嗤一笑,说道:“你是为了他师父的缘故才这样恨他吧?”厉复生道:“那位华姑娘也真可怜。”他顾左右而言他,显然是不愿提起金世遗和厉胜男的旧事。

那女子叹了口气,说道:“将心比心,我就是觉得华姑娘着实可怜,这才多管闲事的。”厉复生道:“你可知道那男子是谁?”

那女子刚刚叹过口气,听他这么一问,不禁又笑了起来,说道:“你当我是糊里糊涂,乱点鸳鸯谱的吗?我当然是早已打听得清楚的了。那男子是水云庄庄主云召的儿子,你不知道那云召还是我爹爹生前的好朋友呢!”

唐努珠穆暗暗欢喜:“原来她的师门与云庄主颇有渊源,怪不得她对云琼那么好,救了他的性命,又为他撮合良缘。她若是知道我与云琼的妹妹同来,想必也是会欢迎的。”

心念未已,只听得那女子又在笑道:“厉叔叔,你可也要我给你做媒么?”厉复生面上一红,说道:“玉姑娘,你说笑了。”那女子“噗睦”一笑,小指头在脸上一羞,说道:“厉叔叔你何必瞒我,你敢说你对卡兰妮姑姑,不是一心一意的想着她么?”

卡兰妮乃是天魔教主的小名,厉复生痴恋天魔教主之事,武林中人早已耳语相传,但唐努珠穆却还是第一次听见,心中暗暗诧异,又暗暗好笑:“厉复生虽然已有二十多岁,但行事还似天真未凿的小孩;天魔教主不但年纪比他大,而且精明、老练。

狠辣、样样都与厉复生截然不同。任谁都不能想象这两个人可以配成一对,但厉复生却居然会爱上了她,爱情这个东西也真是难以思议的了。”

厉复生满脸尴尬的神色,他本来长得像个女子,这一来更显得忸怩万状,活像个害羞的闺女。那女子笑道:“厉叔叔,你这次帮了我的大忙,我也该帮帮你的忙,我给你做媒好吗?”

厉复生忽地叹了口气,说道:“玉姑娘,没有用的。她,她何尝不知道我的心事,但她说是将我当作她的弟弟……咳,我不知道该如何讨她欢心。我怕、怕她上了姓文那个骗子的当。”

那女子笑道,“不会的,卡兰妮姑姑的心事,我倒知道不少。

她要振兴天魔教,想借重文廷壁之力而已。文廷壁人品之坏,她是早就知道的了。我看,她真正欢喜的还是你。”

厉复生脸上更红,过了半晌,却又叹口气道:“她喜怒难测,她也不愿意别人知道我和她的事情。玉姑娘,多谢你的好意,但你还是不要、不要……”

那女子笑道:“你又在想,又不敢要我做媒。好吧,那你就自己去进行吧。我教你一个法儿,你送一件她最喜欢的东西给她,她一高兴——”厉复生忙道:“你可知道她最喜欢什么?”那女子道:“我知道她最爱惜自己的红颜,生怕红颜老去。”

厉复生眼睛一亮,说道:“你肯送我一朵‘雪里红妆’吗?

不满你说,我上灵鹫峰来,本就是想采一朵送她的。但这是你的东西,这奇花又极为难得,我就不敢开口了。”

那女子笑道:“你不说我本来也要送你的。这次幸运得很,那三色奇花一开就是三朵,我哥哥要了一朵,我还有两朵呢。嗯,说到我的哥哥,我却又有点担心了,不知他这次事情能不能顺利?”厉复生道:“一定会顺利的,我已把一头金毛狡借给他了。”那女子道:“金毛狡听他的话吗?”厉复生道:“金毛狡极有灵性,我当着你哥哥的面,吩咐了它,它一定会听话的。你哥哥有了‘雪里红妆’,又有金毛狡听他使唤,何愁好事不成?”

唐努珠穆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事情,但从他们谈话之中,却可以知道这女子和天魔教主甚为亲近,对她的来历更是感到神秘莫恻。

那女子笑道:“好,但愿如你所言。我也祝你好事能谐,这朵‘雪里红妆’你拿去吧。”厉复生喜孜孜的接过了那朵三色奇花,便即向那女子告辞。那女子独倚窗前、看厉复生的背影去得远了,自言自语道:“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现在,就只剩下华姑娘和云公子这对不知如何了。咦,玛依这丫头去了这么久,怎地还不见回来?”

唐努珠穆正待下来以礼求见,忽听得金毛狡吼声又起,且是向着这方向而来,刚自想道:“厉复生怎的去而复回?”心念未已,只见一头金毛狡已是如飞而至,驮着一男一女,这才知道是另一头金毛狡,另外两个人。

那女子大喜叫道:“哥哥,你们来啦!公主,你受惊了。”这男子是那女子的哥哥,唐努珠穆早已猜想得到,但听得那女子称呼后来的这个女子做“公主”,却是大感惊奇。此地是昆布兰国国土,那么当然是昆布兰国的公主了,一国的公主,三更半夜,和一个男子私自逃到这荒谷的怪屋来,当真是难以思议的奇事。

那公主笑道:“这头异兽跑得真快,就似腾云驾雾一般。一眨跟问就把那些追兵都扔在背后了。”那男子拍拍金毛狡的背脊,说道:“今晚多亏你了,你自去饱餐一顿,再跟你的主人走吧。”遣走了金毛狡,接着问他的妹妹道:“我们来的时候刚刚碰到厉副教主离开,他为何这样匆匆就走?”那女子笑道:“他也像你一样,赶着要把一朵‘雪里红妆’送给他的意中人呢。”

那男子哈哈笑道:“我那朵‘雪里红妆’可是送给一个我们所最讨厌的人!”那女子诧道:“原来你不是送结公主?”那男子道:“是送给看守公主的那个妖婆。不过,也幸亏送了她这份厚礼,她才准许我见公主一面。”

三人在屋内坐定之后,那公主吁了口气,说道:“好险,要是今晚你哥哥不来救我,明天我就要给他们迫嫁了。”那男子道:

“尼泊尔那暴君被他的百姓推下了宝座,却逃到了咱们国中,还想兴风作浪呢,”

那女子道:“公主,原来国王是要迫你嫁给那尼泊尔王子?”那公主道:“不错,那废王义子二人带了许多武士到来,我哥哥和他们订了盟约,他们先帮昆布兰吞并马萨儿国,然后我哥哥帮他复位。”唐努珠穆听了暗暗吃惊:“想不到还有这样阴谋!”

那女子道:“厄泊尔情形如何,公主可有所闻?继位的新王不知是谁?”公主笑道:“这些日子,我一直都是闷恹恹的,对什么都失了兴趣,哪有心情打听尼泊尔的情形?好妹子,你为何要知道新王是谁?”

那女子低声说道:“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汉人?”公主笑道:

“哪有这样的怪事,一定不会是的!倘使真是汉人做了尼泊尔的新玉,宫中早就当作新鲜事儿到处谈讲了,还用得着我打听吗?”那男子道:“妹妹,你可是又在想念唐加源了?”公主道:“唐加源是谁?”

那男子道:“是唐经天和冰川天女的儿子,冰川天女本是尼泊尔的公主。唐加源三年前到了尼泊尔,听说尼泊尔百姓这次推翻暴君,就是唐加源首先发难的。三年前他路过此地,妹妹曾与他有一面之缘,自从见了一次面后,妹妹就忘不了他了。”

那女子颊上现出一片红晕,嗔道:“我只是关心一个朋友,你却拿来取笑了。”她哥哥笑道:“公主说得有理,尼泊尔的新王绝不会是唐加源,那你就可以放心了。”

那女子笑道:“哥哥,咱们这里来了一个客人,你一向也很惦记他的,你可猜得到是谁?”那男子笑道:“我最怕猜哑谜,还是你说出来吧,是谁?”那女子道:“是水云庄的少庄主云琼,那年你奉爹爹之命,到水云庄去拜见云老前辈,回来之后不是常常和我提及那云少庄主么?”那男子笑道:“我本来是给你做媒的,但你已另有了意中人,我只好不提了。”

那女子笑道:“你怎也猜想不到,这回却是我给他做媒呢。”那男子道:“这是怎么回事?云琼怎地会到此问,你给他做媒,那女的又是谁?”他妹妹道:“云琼陷入冰河,我将他救了起来。

现在我将他放在华姑娘的房里。”那男子道:“华姑娘已经好了么?”

那女的道:“我昨天已将她从山上搬到此地,按照解葯的疗效来说,她今晚应该清醒,这次清醒之后,寒毒就不会再发了。

她一醒来,就发现云琼在她身边,不知该多诧异呢!”说着咕咕地笑了起来,甚是得意。

她哥哥摇了摇头,说道:“你这玩笑也未免开得太荒唐了!”那女的道:“华姑娘也真可怜,这几日我一直在床前看护她,听得她在梦中的诣语,还是忘记不了那姓江的小子。但从她的檐语听来,那姓江的小子却又只知道马萨儿国的公主呢。我就是见她可怜,宁愿给你说我荒唐,我也要试一试做这个媒了。”

那公主不知道云琼、华姑娘这些人是谁,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忽地诧道:“你说的是马萨儿国那位汉名叫做谷中莲的公主吗?”那女子道:“不错,公主,我正想问你,那位马萨儿国的公主现在是如何了?”

唐努珠穆听他们谈及自己的妹妹,格外留神。那公主道:

“我哥哥意图将她作为人质,不战而屈马萨儿国之兵,起初将她囚在冷宫,后来给我爷爷知道了,不知怎的,他老人家对这位公主是非常怜惜,亲自打开了冷宫,将她放了出来、还认她作孙女儿呢。我哥哥没有办法,只能严加防范,除了不许她走出宫外,在宫里头倒是准她随意行动的。”

唐努珠穆心头大震:“如此说来,妹妹是已给他们捉住了。”同时又觉得奇怪,“昆布兰国的太上皇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妹妹武功不弱,她既能自由行动,又何以逃不出来?难道他们国中也有一个像宝象法师那样的能人?”

只听得那公主又道:“我曾和这位马萨儿国的公主见过面,谈得甚是投机,我爷爷认她作孙女儿,我也和她认了姐妹呢。她曾托我偷偷给她带个消息给她的哥哥——马萨儿国的国王,可是她却不知我也是被哥哥软禁,处境比她更不自由。当时我不敢答应,如今我已经出来了,倒想为她送一个口信了。”那男子笑道:“这还不容易吗?我骑金毛狡去,明天就可以到马萨儿园的京城。”

唐努珠穆暗暗好笑:“我早已经来了。”正要下去,就在此时,忽听得一声急促尖锐的角声,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接花移木施妙计 变容易貌出奇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