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51回 残笺破镜藏幽秘 同气连枝是一家

作者:梁羽生

江海天惊奇不已,心想:“这是谁开的玩笑,给我送来了这样美丽的鲜花?”哪知有人比他还要惊奇,只见唐加源目瞪口呆,注视着那一朵花,忽地“啊呀”一声叫起来道:“贤弟,你何不早说?”江海天道:”说什么?”唐加源道:“原来你早已有了一朵天山雪莲!”

江海天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什么?你说这朵花,这朵花……就是——”唐加源道:“不错,这朵花就是天山雪莲了,你从哪儿得来的?怎么你自己也不知道?”江海天道:“这不是我的,连这花樽都是刚刚发现的。”

唐加源道:“这就奇怪了,天山雪莲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宝物,怎肯轻易送人。”江海天跳上屋顶一望,只见曙色朦胧,残星明灭,哪里有人的影于?他运用“天遁传音”之术,将声音凝成一线,远远送出:“是哪位高人赠我仙花,可容拜见么?”他内功精进之后,“天遁传音”之术已是运用得神妙无方,声音远远送出,只有修习过上乘内功的人才听得见,他所在之处的寺院僧人却反而毫无惊扰。但他接连三次传音,却兀是毫无反应。

江海天废然而退,说道:“这可真是却之下恭,受之有愧了。”唐加源道:“还有一样奇怪之处,你看看这朵雪莲颜色娇艳,像不像刚摘下来的?”

江海天刚才没有想到这层,得唐加源提醒,果然觉得神奇,说道:“难道那人竟是神仙,懂得缩地的仙法?”

唐加源道:“天山雪莲离开枝头之后,可以保持十日,方才枯萎,但天山离此数十里之遥,即使是摘下已经十日,那人的脚程之快,也是并世无双了。”心中想道:“难道是我姨婆给我开的玩笑?”唐加源的姨婆即是他祖母冯瑛的妹妹冯琳,今年已是七十开外,但年虽老迈,尚有童心,故而唐加源疑心是她。江海天则在心想:“我师父有鬼神莫测之机,通天彻地之能,莫非是他老人家来了。”

唐加源道:“不管这雪莲是谁送来的,却正合咱们今晚之用。

你只要把一片花瓣含在口中,就不必惧怕那妖婆的毒掌腥风了。”江海天道:“天山雪莲是否任何毒葯均能消解?”

唐加源道:“那也不尽然。天地间有七种至毒之物,黑心莲、腐骨草、断肠花、鹤顶红、孔雀胆、金蚕蛊和修罗花,若是这七种毒物,混合起来,研成粉未,天山雪莲也就不能解了。听说二十年前,孟神通就曾用过这种毒酒难过我的爷爷,后来厉胜男也曾用过这种毒葯害过邙山派的掌门谷之华。不过雪莲虽不能解,也能保全性命,倘若受毒之人,内功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再加上天山雪莲,那就连这七种毒物,也决计不能伤害他了。谷之华是你师父的好友,你一定知道他们的故事的。”

江海天道:“不错,邙山谷掌门当年中了厉胜男的剧毒。就是仗天山雪莲保全了性命。后来又得我师父以绝顶内功相助,这才复原的。”

唐加源笑道:“贤弟,你现在的功力,依我看来,已不逊于你师父当年。再有了这朵天山雪莲,你即使还未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也已是百毒不侵了。今晚再去、包保你定能报那妖婆一掌之仇。”江海天心想:“报仇还在其次,但求得见莲妹,我已是于愿足矣。”藏好雪莲,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焦急,恨不得快快天黑,好与唐加源再去闯宫夜探。

谷中莲此时也正在为着江海天而惴惴不安,她昨晚听得御花园中有厮杀之声,一夜不能安枕。天亮之后,立即找一个和她比较要好的宫娥打探消息。这宫娥本是公主的侍女,对那童姥姥甚为僧恨,说道:“你问昨晚之事么,听说是来了两个小贼。

可笑那童姥姥自夸天下无敌,昨晚那么多人,却连两个小贼都不能擒获,听说童姥姥还很吃了点亏呢!”谷中莲道:“可知道那两个小贼是什么人么?”那宫娥道:“不知道,只知道都是年纪很轻的。”

谷中莲被软禁宫中,已有十多夭了,无时无刻,不在盼望她哥哥快来救她。听了这个消息,心中一喜一忧,想道:“是两个本领极好的‘小贼’,这两人能在童姥姥手中逃脱,这一定是我的哥哥和江海天了。海天不是要去水云庄探访华云碧的么?怎的却又与我哥哥同来此地?但除了他之外,又还有谁能令那妖婆吃亏?”

她越想越觉得是江海天无疑,这意外的消息给她带来了意外的喜悦,但也给她带来了意外的优虑,“哥哥的本领虽强,但那妖婆的毒功更是厉害,昨晚他们虽然不至被擒,但毕竟还是给那妖婆赶跑了。要是他们都救不了我,那我还有何方法可以逃出生天?唉,不知他们今晚还来不来?”她心里渴望能再见江海天,但又怕江海天来得多了,总有一次给那妖妇伤了。

谷中莲当日被擒之后,童姥姥就用“修罗酥骨散”暗中下毒,这种毒葯对人身并无伤害,但中毒之后,却是筋疲骨软,功力消失,多好的本领也使不出来。谷中莲起初被囚在冷宫,后来得太上皇解救,放她出来,让她在宫中自由走动,只是她功力已经消失,要想逃出宫去,那却是万万不能了。

谷中莲正在胡思乱想,只见又一个宫娥走了进来,说道:

“太上皇有请公主,”谷中莲自出冷宫之后,一直奇怪昆布兰国的太上皇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这几天来,大上皇也曾见过她两次,两次都有侍卫在旁,太上皇似是有所顾忌,只是要谷中莲陪他下棋,说些闲话。谷中莲疑团塞胸,却还没有机会问他。

当下谷中莲便随着那个宫娥,前往大上皇所住的万寿宫,刚踏进宫门,忽见两个武士,神情沮丧,正走出来,看见谷中莲,还双双向她瞪了一眼。谷中莲认得这两个武士正是太上皇的侍卫,前两次她陪太上皇下棋的时候,这两个武士自始至终都守在一旁的。谷中莲见此情形,心中颇觉奇怪。

那宫娥低声说道:“这两个武士是给老祖宗赶出来的。”谷中莲:“为什么?”那宫娥道:“这两人是当今皇上派来给老租宗做侍卫的,老祖宗今天早上发了一顿脾气,说他逊位而做太上皇就是要图个清净,不乐意有人跟进跟出,好像把他当作犯人看待似的,故而下了一道命令给大内总管,要他把这两个侍卫立即调走。从今之后,也不许再有侍卫到他的万寿宫来。”谷中莲明白了几分,道:“哦,原来如此。”

那宫娥又笑说,“咱们的老祖宗可真是疼你呢,可惜你是马萨儿国的公主,总有一天要回去的。”谷中莲道:“我真不明白。

他为什么要将我救出冷宫,又对我如此之好?”那宫娥道:“这大约是缘份吧。”

说话之间,已到了太上皇的御书房,那宫娥禀报道:“马萨儿国公主莲驾已到。”太上皇打开了房门,对那宫娥道:“好,你也可以退下去了。”随手夫上房门,笑道:“今天没有打扰,咱们可以好好一谈了。”

书房陈设雅致,壁上挂有一幅画图,看来最少也是百年以上的古画了。画中是个宫装的中年女子,清丽绝俗,气度雍容。

谷中莲一踏进书房就结这幅画图吸引了,这倒不是因为画中女子的美貌,而是因为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

谷中莲正要行礼,太上皇摆了摆手,笑道:“今天没有旁人,咱们祖孙俩可不必客套了。我这一大把年纪,足够做你的爷爷,你就叫我一声爷爷吧。”谷中莲依言叫了他一声“爷爷”,乐得那大上皇眉开眼笑,

太上皇笑道:“你瞧这画中人可有几分似你么?”谷中莲猛然一省,寻思:“怪怪我觉得似曾相识。想来想去、却想不起是和我哪一个认识的人相似,却原来就是像我自己。”问道:“画中之人是谁?”太上皇道:“是我母后。”谷中莲连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太上皇道:“我幼年失父,是母后抚养我成人的。她教我治理国事,教我与邻邦要和睦友好,尤其对你们马萨儿国,更要视同兄弟之邦。我小时候是母后垂帘听政的,我十九岁那年,始正式加冕登基,我还记得母后要我亲手写第一封国书,这第一封国书就是送给你们马萨儿国国王的。”

谷中莲心中一动,说道:“爷爷,你看是否就是这张?”

太上皇将那张国书接过,展开一看,虽是老眼昏花,尚依稀认得当年笔迹,不禁叹口气道:“这正是我亲手写的第一封国书,那年我尚未踏入弱冠之年,今年我己是八十有九,岁月悠悠,转眼间就是七十年过去了!奇怪,这张国书,其实不过是通告新君即位的一纸例行公事,你们为什么保存了七十年之久,还未抛弃?莲儿,你又为何将它随身带来?你知道这是我宣告登位的国书么?”

谷中莲道:“这张国书是我们在宝库之中发现的,我事先并不知道这就是爷爷你亲笔写的登位国书,但我想,这适足证明,长远以来,我们的列祖列宗,就是如何重视贵国的友谊,因此我就将它带来了。”

太上皇道:“你们在宝库中发现的?奇怪!嗯,你可以给我说说当时是怎样发现的么?”谷中莲道:“这张国书是放在一个首饰盒里面的,这首饰盒非常普通,堆在珍宝之中,就特别惹人注目,故而我们就打开来看了,想不到里面有这张国书,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也都是很出人意外的。……”

话未说完,太上皇已是倏地张开双眼,显然是颇受震动,连忙问道:“这首饰盒你可有带来?”谷中莲道:“就在我的身上,太上皇道:“可以让我看看么?”谷中莲道:“我正想请教爷爷。”当下掏出那只首饰盒子,双手奉上。

太上皇尚未打开盒子,就叠声说道:“奇怪,奇怪!”谷中莲道:“怎么奇怪?”太上皇不言下语,默想一会,忽地走过去拉开一只抽展,拿出另一只盒子来,道:“你瞧是不是一模一样?”

谷中莲道:“呀,果然是一模一样。爷爷,你为什么也收藏这样的一只普普通通的民间首饰盒子?”太上皇道:“这是我母后的遗物。”

谷中莲怔了一怔,心中疑云阵阵。太上皇将盒子打开,首先将那把梳子和那面镜子拿了出来,梳子是木头做的,镜子是个铜做的,已经黯然无光了。这种梳子镜子都是普通人家妇女的用物,一点也不稀奇。太上皇拿在手上,却怔怔的出了神,半晌说道:“我记得小时候我跟在母后身旁,看她梳妆,母后用的就是这种民间惯用的梳子和镜子。我只道母后是民间来的,用惯了的东西就不想更换……咳,现在想来……”他“现在”想的是什么,他可没有往下再说,但谷中莲已可以猜想得到:太上皇的心上亦已有了疑团。

只见太上皇又拿起了那两张信笺,问道:“这是什么人的信,可以看吗?”谷中莲道:“我也不知写信的人是谁?听哥哥说,似乎是一个女子写的情书。”

太上皇手指微微颤抖,说道:“我已是将近九十岁的老人了,这情书么……”他本来要说的是“不看也罢”,这四个字尚未出口,谷中莲已是“格格”一笑,打断他的话道:“看也无妨。”太上皇听得她这么说,淡淡一笑,迟疑了一会,终于慢慢展开了信笺。

只见他手指颤抖得更为厉害,几乎连那张薄薄的信笺也拿捏不牢,读完了这两封信,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干枯的老眼中滴了下来。谷中莲道:“爷爷,你怎么啦?”太上皇吁了口气,说道:“我一只脚已经快要跨进坟墓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自己的来历。莲儿,多谢你给我揭开这个秘密,我不是难过,我是高兴。”

谷中莲惊疑不定,连忙问道:“爷爷,这两封信说的是什么?”太上皇道:“莲儿,你过来。”声音充满慈爱。谷中莲道:“爷爷,你别哭啦,我瞧着难过。”举起衣袖,给他抹去了脸上的泪痕。

太上皇将谷中莲轻轻搂住,说道:“莲儿。咱们当真是一家人,你想不到吧?”谷中莲呆呆地望着太上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上皇道:“这两封信是我母后写的,收信这个男子是你曾祖,我和你的祖父是同父异母兄弟,你明白了么?”

太上皇又道:“现在我才明白,怪不得母后屡次叮咛嘱咐,要咱们两国世代和好,原来咱们真正是嫡亲的兄弟之邦。”谷中莲这也才明白,在第二封,那女子说她已养了一个儿子,要她情郎切不可与儿子在疆场相见,原来这个儿子就是眼前的这个“老爷爷”,而她的情郎就是自己的曾祖,也就是目前昆布兰国太上皇的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残笺破镜藏幽秘 同气连枝是一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