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53回 冷焰搜魂施辣手 金杯敬酒逞机谋

作者:梁羽生

谷中莲正在破口大骂,忽听得缪夫人喝道:“谁?……”这一个“谁”字刚刚出口,便即“卜通”一声,倒在地上。花树丛中跳出一人,剑光一闪,缚在谷中莲臂上的红绸,登时化作了片片蝴蝶,寸寸裂开,但却丝毫没有伤着谷中莲,剑术之妙,真是妙到毫巅!

谷中莲惊喜交集,顿时间两人紧紧相抱,一人叫道:“师父。”一人叫道:“莲儿!”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谷中莲的师父谷之华。她曾几次偷入王宫,今晚方始师徒相遇。

师徒俩未及叙话,已有人闻声赶来,谷中莲道:“师父,随我来!”谷中莲熟悉道路,轻功又高,不消片刻,已带引师父跳过一面高墙,进入一座宫殿。

谷之华道:“咦,你怎么带我到国王的寝宫来了?”谷中莲悄声说道:“这里是最好的避难之所,顺便我还要做一件事情。”这时已是二更时分,国王和她约会的时刻已到,她也无暇顾及旁人的事情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技。暂且按下谷中莲师徒不表,回过头来,再叙天魔教主之事。且说她和厉复生且战且走,厉复生连连发啸,招唤那两只金毛狡,不久又听得金毛狡一声吼声,吼声凄厉,似是已受了伤,厉复生惊异不定,急忙朝着那声音的方向跑去,前面是一块草地,月光下隐约可见那两只金毛狡正伏在地上。

厉复生叫道:“姐姐,快来,金毛狡在这儿啦!”天魔教主发出一蓬毒针,用巧妙的手法,打在文廷壁的前头,免得他跑过去伤害金毛狡。文廷壁被迫闪过一边。厉复生见那两只金毛狡竟不起来迎接主人,心中已隐隐感到不妙。跑上去一看,只见那两只金毛狡瘫作一团,浑身瘀黑,厉复生用脚尖轻轻碰触它们,竟是动也不会动了。厉复生叫声:“苦也!”他指望这两只金毛狡带他们逃走,想不到金毛狡已先给人毒死了。

天魔教主见状大惊,忙将厉复生一把拉住,叫道:“快退!”话犹未了,只听得有人阴恻恻地冷笑说道:“还想跑么?”花树丛中,现出一人、正是天魔教主的师父童姥姥。

说时迟,那时快,童姥姥已是把手一场,波的一声,一道碧莹莹的冷焰寒光登时在他们的面前铺展开来。厉复生还想硬闯过去,天魔教主叫道:“不可!”刚拉得厉复生转过身来,只听得又是“波”的一声,背后也涌现了一道冷焰寒光,转眼间合成了一道光环,耀眼生辉,将他们二人困在当中。

这团焰火并不是真正的火焰,着物并不燃烧,却似波浪一般在草地上推进,但经过之处,草木立即枯萎,并发出一股腐臭的气味。原来这是重姥姥采集古墓的磷质炼成的毒焰,磷火所发的光是触体冰凉的,因面她这手毒功有个古怪的名字叫“冷焰搜魂”,除非对方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否则若被沾上,就要皮肉溃烂,一时三刻之内,全身化为血水。

童姥姥冷笑道:“卡兰妮,你真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你也不念念师父的恩情,有了情郎,就要叛离师父了么?”厉复生亢声说道:“男婚女嫁,这也算不了是叛离师父。”

童姥姥斥道:“多嘴,我门下的弟子终身大事就要由我作主。

她嫁什么人都可以,就是不许她嫁你。哼,你前日将我戏耍,把罗曼娜公主抢去。我还未惩罚你呢,如今又想来勾引我的徒弟了。且叫你知道一点厉害!”一掌拍出,一团冷焰罩在金毛狡身上,不过片刻,两只身躯粗壮的金毛狡已在眼前消失,地上只遗下一堆皮毛,一滩血水。童姥姥冷笑道:“你那日仗着金毛狡脱身,如今我看你还能仗它之力么?”

天魔教主道:“这是我自愿跟随他的,有错错只在我,师父,请你放过了他,要处罚就处罚我吧。”童姥姥道:“你知道叛师私逃,该当何罪?”天魔教主道:“我甘愿被毒焰炼化。”厉复生叫道:“不,是我冒犯了你,有罪我一人承担。”童姥姥冷笑道:

“你们倒是恩爱得很啊!”伸手一指,一朵焰火飞了过来。天魔教主一声尖叫,不假思索的就把厉复生抱住,要为他掩蔽,厉复生哪肯让她如此,反手将她抱住,却把自己的身躯挡在她的身前。

童姥姥忽地把手一招,把那朵焰火招回,冷冷说道:“我偏不让你们称心如意,同生共死。”双手齐扬,呼呼声响,飞出了两条绳索,将天魔教主和厉复生都缚了起来,双手执着绳索,将他们吊了起来,召开了那圈焰火。这两条绳索乃是天茧丝所制,坚韧非常,一被缚上,多好武功,也挣脱不开。

童姥姥捉了他们二人,正自嘿嘿冷笑,忽有个武土上来报道:“禀圣母,马萨儿国的公主已经逃跑啦。”童姥姥双目一瞪,喝道:“什么?”那武士道:“缪夫人倒在地上,似是被人点了穴道。我们不懂解穴,不敢将她移动,情圣母亲自去看。”

童姥姥道:“文先生,请随我来。”找到了缪夫人,文廷壁看了一眼,便道:“不错,这是邙山派的点穴手法。咦,这可奇怪了,那丫头不是着了修罗酥骨散的吗,怎的还有如此功力?”重姥姥面色铁青,在缪大人背心一拍,解开了她的穴道,说道:

“你怎的如此不济。着了那丫头的暗算?”缪夫人满面通红,说道:“那丫头的师父来了。”

在园中各处搜寻的武上陆续回来,都说没有发现谷中莲的踪迹。童姥姥心中已经雪亮,淡淡说道:“你们不用惊慌,我已经知道她藏匿之所了。你们都回去歇息吧,谅那小丫头逃不出我的手心。哼,她的师父也来了?来得正好!听说她就是金世遗的老情人?”

文廷壁道:“不错,你老人家若是把谷之华擒获,管教那金世遗要服服帖帖地听你的话。”话出之后,发觉童姥姥面色有点不对,文廷壁何等机灵,连忙把话题再兜回来说道:“其实以你老人家的神通,金世遗也绝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先把他的情人拿了下来,气他一气,也是好的。”

童姥姥道:“伊壁珠玛,我相信你不会叛我,你的妹妹,我就交给你看管了。”缨夫人说道:“师父,你放心,我绝不会徇情。我的妹子不知羞耻,与人私奔,这本来是她的不好。师父,即使你要饶她,我这个做姐姐的也要执行家法的。”

童姥姥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说道:“还有这个姓厉的小子——”回过头来,对文廷壁道:“文先生,你也帮忙我看管看管他们。”文廷壁求之不得,说道:“我一定竭力效劳。”童姥姥冷冷说道:“但我也不许有谁公报私仇,必须等我回来,再行处置。

好,伊壁珠玛,你和文先生将他们二人押回我的宫中吧。”

童姥姥遣开众人后,便独自去见国王,原来她早已料到谷中莲是躲在国王的寝宫了。

且说谷中莲进了寝宫之后,便带引她的师父,悄悄地直奔集贤阁。国王的寝宫包括有十几幢建筑,这集贤阁是国王用作会客的地方。师徒俩在屋顶上行走,飞越了十几重瓦面,经过之处,只见假山背后,花树丛中,影绰绰的似乎有不少人埋伏其间,将到集贤阁,又见有一小队黑衣人正自向着集贤阁走来,幸而她们两师徒轻功超妙,从数丈外的屋顶跃过集贤阁,俨如两片树叶,轻飘飘地落下来,毫无声响,竟是无人发觉。

谷之华悄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谷中莲道:“看情形似乎是有个鸿门宴,只怕我也要被卷入漩涡,等下若然有事,师父,你给我把风。”

两师徒刚在檐槽内伏下来,只听得阁外已有人报道:“泰清王到!”谷中莲心道:“我来得恰是时候。且别忙着进去,先看看屋内是怎么个情形。”

谷中莲揭开一块琉璃瓦,用指力在屋顶戳穿一个小洞,贴着眼睛,偷望进去,只见屋中只有国王一人,但谷中莲听觉灵敏,却隐隐感到有许多人呼吸的气息,有时还杂有极轻微的悉悉索索的衣裳摩擦之声,谷中莲怔了一怔,立即省觉:“原来国王在复壁之内。亦已伏下甲兵:”暗自寻思:“他既准备得这么周密,若非必要,我也无须露面了。免得打草惊蛇,招引那妖妇追来。”

国王吩咐那通报的武士道:“请泰清王进来,他的随从,你们给我招待。”悄悄打了一个眼色,那武士心领神会,应了一声“遵旨”,便僵退下。

国王虽有布置,心中却也惴惴不安,暗自寻思:“泰清王武功非同小可,偏偏我那堂妹妹又给圣母拿去了,若然万一捉虎不成,只怕反而要被老虎所咬。罢,罢,我且见机面作,先套套他的口风。”

心念未已,那泰清王已走了进来,外面立即有人把门关了。

泰清王见屋中只是国王一人,微露诧意,说道:“陛下深夜宣召,可是有什么机密之事么?”

国王道:“皇叔请坐。我正是听到了一桩稀奇古怪的事情,想请问皇叔。”泰清王道:“哦,怎么样稀奇古怪?”国王压低声音道:“听说我国出使马萨儿国的使臣,是因为偷入他们的宝库,彼马萨儿国的国王发现,因而被杀的。你是他的父亲。可知道他偷入宝库的缘故么?”泰清王面色一变,说道:“这消息可是真的?”

国王道:“消息来源可靠,多半不会是假。”泰清王道:“这消息是谁告诉陛下的?”国王道:“这个,皇叔你就不必问了。”

泰清王徐徐说道:“我也听到了一桩稀奇古怪的事情。”国王道:“哦,怎么样稀奇古怪?”泰清主道:“听说有一个国家,国王却是外国人。他做了几十年国王,一直传到了他的孙子,臣民竟然还未知道这个秘密。”国王勃然变色,说道:“你说的是哪个国家?”泰清王道:“这个,陛下你就不必问了,大约总不是咱们昆布兰国吧?”

国王忽地哈哈笑道:“皇叔,咱们不用彼此猜忌了,你可知道我请你来此的用意么?”泰清王道:“正要请教。”国王道:“我明天更要下令兴兵,想请你做三军统帅,兼任摄政王。本国的军政大权从此都交给你了。”

泰清王冷冷说道:“陛下何以如此重用老臣,却教老臣怎生担当得起?”国王道:“我年轻识浅,正要皇叔这样精明干练的人辅佐,方能保住江山。请皇叔切勿推辞。这是我一番诚意。”

泰清王暗自寻思:“这野小子怕我揭穿他的秘密,故而用权位来贿赂我。也罢,我若现在篡位,只怕时机也尚未成熟,不如先做了摄政王也好。”当下说道:“既然陛下诚心付托,老臣也不敢推辞了。”

国王大为高兴,说道:“好,从此我与叔父,两人便是一人了。祝叔父旗开得胜,做侄儿的敬你一杯。”脱罢,在一个壶中斟出了两杯酒,泰清王道:“做臣子的不敢僭越。”国王笑道:“叔侄之间,何必拘执君臣之礼。也好,我就先干为敬吧。”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皇叔,请!”

泰清王微微一笑,说道:“依照君臣之礼,我还领先敬陛下一杯,陛下,请!”就将他面前这杯递过去。国王道:“这杯叔父喝吧,我自己再斟一杯,奉陪便是。”泰清王忽地将酒杯一摔,哈哈大笑道:“陛下,你真是计谋多端,却可惜瞒不过我!”

酒杯掷地,“当”的一声,碎成四片,同时起了一团火焰。

原来国王那个酒壶,乃是巧匠打造,内有机关,分为两格,上一幅是毒酒,下一格是佳酿,国王手按壶柄,操纵机关,因而虽是同一个壶子斟出来的酒,却是一杯有毒,一杯无毒。他自己饮的是佳酿,赐给泰清王的则是毒酒。

却不料泰清王识破机关,毒酒一泼,登时就把国王一把抓住,复壁中的武士听得酒杯摔地的声响,立即跳了出来,但也已经迟了。

泰清王冷笑说道:“你还要不要性命?我说一句,你依一句!”国王颤声说道:“叔父有命,小侄敢不依从?”泰清王啐了一口道:“呸,谁是你的叔父?你若要饶命,先把你的身世来历对你手下说了出来!”国王面如死灰,讷讷说道:“这个,这个——”泰清王五指用力一钳,喝道:“你说不说?”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声喝道:“松手!”这人的说话比什么圣旨都有效,泰清王突然似给人用利针刺了一下似的,登时浑身酸软,气力毫无,双手软绵绵地垂了下来,果然松了对国王的束缚。原来是谷中莲从窗子跳了进来,以隔空点穴的功夫,点了泰清王的穴道。

国王埋伏在复壁中的武士,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心腹之人,起先因为投鼠忌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回 冷焰搜魂施辣手 金杯敬酒逞机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