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54回 同室操戈何惨酷 临歧分手暗伤心

作者:梁羽生

谷之华在徒弟耳边忽地叫道:“玉女投梭,金鹰展翅!”谷中莲自小跟随师父练习剑木,师父说什么,她就练什么,这已经成为习惯,当下不假思索的立即出招,剑光如练,向前刺出,果然先是“玉女投梭”随即变为“金鹰展翅”。

孔雀明伦王站在门口,他是个武学大行家,本来也看出谷中莲有些异样,但却不敢断定她是否真的中毒,即使中毒,也还不能断定她受毒的深浅,一见双剑合壁,两道剑光,恍如二龙抢珠,来势十分凌厉,孔雀明伦王吓得连忙躲避,哪里还敢阻拦。转眼间谷之华师徒俩已是闯出宫外。

谷中莲走了之后,太上皇放下心头大石,松了口气,这才认出了面前的这人是曾经以子侄之礼,由他孙儿带领来拜见过他的那个尼泊尔废王。大上皇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带领这么多人私自闯进我的内宫?我的孙儿呢?”废王道:“老祖宗,你别伤心,我看你身体很好,还可以亲自执政几年。我愿以客卿的地位,帮你的忙。”

原来尼泊尔废王见昆布兰国的国主和泰清王同时死了,心里正在着急,不知如何收拾残局。这时忽然得了个主意,意图利用太上皇作为愧儡,让他操纵昆布兰国的政事水心学派以南宋叶适为代表的学派。因适曾讲学于永嘉 ,这么一来,他就仍然可以运用昆布兰国的兵力了。

太上皇莫名其妙,斥道:“我的家务事不用你来插口。”废王笑道:“我这是一片好心,你的孙儿,你看——”太上皇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两个人倒在血泊之中。大上皇定睛一瞧,这才发现是他孙儿和泰清王两人的尸体。

突然间太上皇瞪得又大又圆的双眼布满了红丝,尼泊尔废王给他瞪得心里发毛,连忙说道:“老爷爷,这,这不关……”话犹未了,只听得太上皇大吼一声,便似发了狂的怒汉一般,举起拐杖,不由分说,劈头便打,只一下子,就把废王身边的两个武士打翻!废王的胫骨也着了一下,痛得在地上打滚。

孟哈赤喝道:“你这老糊涂嫌命长么?”一抓抓着杖头,哪知太上皇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身气力,孟哈赤一抓竟没抓牢,“卜”的一下,膝盖也被敲了一记会民主主义者?》一书中彻底批判了民粹主义的理论观点和政 ,登时矮了半截。原来太上皇虽没习过武功,但自幼便得他母后传过静坐吐纳的方法,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便是修习内功的基本功夫,只觉持之有恒,身轻体健,便数十年如一日的行之不辍。这数十年的功力岂比寻常,孟哈赤要夺他的拐杖,等于与他硬拼功力,焉能拼得过他?

景月上人发觉不妙,连忙从背后愉袭,伸指点太上皇的穴道,太上皇未学过武艺,内力虽强,却不懂得运用,也不知道趋避,被他一指点中了“谷虚穴”,登时动弹不得,拐杖也就掉下来了。其实若只论本身功力,景月上人还远不如他。

孟哈赤被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打了一拐,又羞又怒,抢了武士的一柄弯刀,便过来要杀太上皇。

尼泊尔废王刚从地上爬起,连忙喝道:“孟哈赤,他老糊涂,你也跟着糊涂了么?你杀了他,咱们还能在昆布兰国立足么?快快住手道德意识和个人意志,否认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主张在社会 ,快快住手!”他被太上皇打了一拐,胫骨碎了两片,也顾不得疼痛,便过来向太上皇大献殷勤,笑嘻嘻说道:“老祖宗,你受惊了,你放心吧,你死了孙子,我给你做孙子。”

太上皇闭了眼睛,不理不睬,暗中祷告:“佛祖慈悲,诸神保佑,让我的莲儿早早脱离险地。我的小顺子已经死了,莲儿,我只有指望你给我报仇啦!”

谷中莲这时正越过宫墙,谷之华拖着她飞跑。谷中莲忽道:

“咦,似是有人叫我!”谷之华道:“那是敌人的吆喝,莲儿,咱们还未曾远离险地呢。你要咬住牙根,再支持一会。”谷中莲道:“不对学说。 ,这不是敌人的吆喝,我当真听见了,听见……”谷之华道:“听见什么?”谷中莲道:“是海哥他在叫我!”

谷之华一看,谷中莲已是满面黑气,双眼无光,心中好生怜恫,柔声说道,“莲儿,你别胡思乱想,你好了之后、我会替你把江海天找来的。”她见谷中莲脚步虚浮,索性把她背了起来,使出了全副轻功,如飞疾跑。

谷之华以为是徒弟心有所思,故生幻觉,哪知谷中莲听到的确实是江海天的声音,不过江海天用的是“传音入密”之术,声音凝成一线,杂在厮杀声中,且又是远远传来,幽微难辨,谷中莲听惯了他的声音,心意相通,立生感应;谷之华却在全副心神对付敌人,所想的只是如何脱险,因而对这声音也就听而不闻,错过了与江海天相见的机会。

且说童姥姥赶回她的金轮宫,只见文廷壁与缪夫人正在院子里和江海天恶斗,江海天将他们迫得步步后退,即将闯进大门。另外还有一个黑衣少年,运剑如风人的心理结构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部分,主 ,将宫中侍卫杀得东奔西跑。

童姥姥喝道:“哪里来的臭小子,敢在我宫中撒野!”那黑衣少年唰的一剑向她刺来,童姥姥长袖一挥,便要夺他的宝剑。

这黑衣少年正是唐加源,他兼有父母两家剑法之长,剑锋一颤,骤然问从童姥姥袖底穿过,点她胸口的“璇玑穴”,童姥姥胼指一弹,“铮”的一声,把唐加源的游龙剑弹开,唐加源一个游身滑步,闪过一边,正要施展追风剑法,忽觉虎口有一股麻痒痒的感觉。

原来童姥姥在他剑脊上那一弹,已使用“隔物传功”的绝技,把剧毒传了过去。唐加源发觉不妙,只好先闪过一边,暂停攻击。幸而他口中含有一瓣天山雪莲华学派。名派间互有争论。 ,能解百毒,当下默运玄功,将天山雪莲的葯力散开,消解刚沾上手腕的剧毒。

童姥姥眼光一瞥,见詹加源并未倒下,心里也好生惊骇,就在此时,只听得“砰”的一声,原来是文廷壁被江海天的劈空掌力震倒,从台阶上滚下来。童姥姥顾不得再伤害唐加源,趁着唐加源已经闪开,飞身一掠,一掌便向江海天背心击去。江海天也顾不得再打文廷壁,听得背后劲风扑到,立即反掌相迎。

双方功力旗鼓相当。掌力碰冲,声如郁雷,各自退了三步。

童姥姥练的“化血神功”是邪派三大毒功之一,足以与“修罗阴煞功”、“大乘般若掌”并驾齐驱,鼎足而三。只要中了她的一掌,一个时辰之内,便要坏血而亡。

江海天硬接了她的一掌,虽然没有昨晚的难受,但也略感晕眩,心中作闷,连忙运了口气,他口中也含有一瓣天山雪莲,雪莲的清香随着他真气的运行,沁人脾肺,腥闷之感,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海天冷笑道:“你还有什么伎俩,尽管施展,看你能奈我何?”声发掌到,转瞬之间,又与童姥姥硬对了三掌。童姥姥毒功失效,大为惊诧,只好凭着真实武功与江海天恶战。

原来江海天功力之高,当今之世,能胜过他的;除了师父之外,只不过有限几人而已。以他的功力再含了天山雪莲,世间己没有什么毒葯,可以伤害得他。江海天运气三转,试出并无中毒的迹象,放下了心上的石头,更是精神抖擞,掌法使开,便如长江浪涌,一掌紧过一掌。

文廷壁爬了起来,向缪夫人抛了个眼色,说道:“咱们回去看守犯人要紧。”这时唐加源已消解了沾上手腕的剧毒,正要再加入战团,缪夫人发出一枚毒雾金计烈焰弹,阻了唐加源一阻,烟雾弥漫中,她与文廷壁已逃入内宫。

唐加源以劈空掌力扫荡了妖烟邪雾,挥动游龙宝剑,便拟夹攻童姥姥,江海天不愿以二敌一,说道:“唐兄,我听得西北角似有厮杀之声,你去看看。”

童姥姥的本身功力本来与江海天也是旗鼓相当、但论到掌法的精妙,却是江海天要胜她一筹了。江海天的大须弥掌式,九九八十一招,还未使到一半,已把童姥姥的身形罩住。童姥姥毒功失效,内力又胜不过对方,招数上再一落下风,那就只有招架的份儿了。

江海天越战越勇,眼看就可取胜,童姥姥忽道:“你心上的人儿,你是要她还是不要?”江海天吃了一惊,喝道:“什么?”童姥姥道:“谷中莲已落在我的手中,你若还不知进退,我马上传令将她处死。哼,你还不住手?”

江海天不由不信,只好退了三步,停止攻击,说道:“你让我和她见上一面,我就不与你难为。”话犹未了,童姥姥忽地一声狞笑,把手一场,一大片绿幽幽的焰火,登时四面铺开,把江海天困在当中。

原来童姥姥正是要骗他暂时住手,两人身形分开之后,这才好用“冷焰搜魂”的邪术来侵害他。这种“冷焰”乃是童姥姥收集古墓的毒磷所炼,沾上一点,就足以令人形销骨毁,而且一发就是一大片焰火,从四面八方侵来,比起他的化血神功,要厉害多了。

只见这冷焰卷过之处,草木焦枯,石头爆裂,江海天见得如此厉害,也不禁暗暗吃惊,转眼间那一大片冷焰寒光,已是如潮卷到。江海天大喝一声,“呼”的一掌拍出。

这一掌是江海无功力之所聚,只见焰火流散、俨如汹涌而来的海潮,突然碰着了一道无形的堤防,浪花四溅,倒流入海,来得快去得也快。江海天东南西北,连发四掌,把那一大片寒光冷焰,四面荡开。可是仍然未能冲出毒焰的包围。

童姥姥的功力和他旗鼓相当,当下也发出劈空掌力,待那焰火卷来。由于江海天是处在毒焰的包围之中,四面受敌,他的掌力亦必须四方分散,始能防御,这么一来,双方虽是功力相当,对江海天却是大大不利。那一大片冷焰寒光,潮水般倏迸倏退,越迫越近,圈子也越缩越小,好在圈予缩小之后,江海天的防御力量也相应加强,在他身体方圆七尺之内,焰火始终无法爱入。

江海天正自苦苦支撑,忽听得唐加源一片惊喜的声音叫道“爹爹,是我,我在这儿!娘,你也米啦!”话声未了,门外现出两个人来,正是唐加源的父母——唐经天和冰川大女,他们已从尼泊尔赶回来了。

唐经天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老不死的妖妇,当年我爹娘一念慈悲,未曾将你诛掉,你却躲到这里作恶。”

冰川天女道:“我且把伽毒焰破了,看你还有什么伎俩!”一扬手,飞出一串冰魄神弹,也化成了一大片寒光冷雾,罩在童姥姥的冷焰之上,冰魄神弹是从万载玄冰提炼出来的精华,恰好是童姥姥的毒磷所炼的冷焰克星,冰魄神弹所化的寒光冷雾覆罩下来;登时把童姥姥的毒焰消灭得干干净净。

童姥姥打了一个寒噤,大吼一声,向唐经天夫妇发出一蓬毒针,回身便跑。唐经天挥剑绞碎毒针,喝道:“来而不往非札也,你也接我一支神芒!”

唐经天的功力自是要比他的儿子更胜一筹,童姥姥套着铁环的中指一弹,只听得“铮”的一声,铁环已被天山神芒穿过,童姥姥的中指也去了一截,但她仍然是疾跑如飞,进入宫内。

宫内重门叠户,回廊曲折,江海天正不知向何处追踪,忽听得“轰隆”一声,江海天循声觅迹,赶过去一看,只见童姥姥披头散发,正在用力击打一堵墙壁,一面打一面咒骂,听得是马萨儿国土话,却不知她骂的什么。

这是用花岗石所砌的一堵石墙,在童姥姥掌力打击之下,碎石纷落如雨,墙上现出一道铁门,铁门紧闭,童姥姥的掌力虽有开碑裂石之能,对这道坚厚的铁门却是无法击破。

江海天喝道:“你把谷姑娘藏在哪儿?”童姥姥见江海天追到,大吼一声,蓦地跃起,只听得又是“轰隆”一声,屋顶给她撞穿了一个窟窿,童姥姥一头就钻出去了。

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忽地传来几声长啸,还杂着惊骇的叫声,啸声透入重门,回声嗡嗡,不绝于耳,显得功力十分深厚。

江海天又惊又喜,心道:“莫非是我的珠穆师弟来了?”他本来踌躇未决,不知是继续追赶童姥姥,还是先去搜查铁门之内的秘密,此时听得啸声,心意立决,当下施展出一鹤冲天的轻功,也跟着童姥姥从那个窟窿跳出。

下面是御花园,月色虽然不很明亮,但江海天从屋顶上望下去,凭着他锐利的目力,一眼已认出几个熟人!

只见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回 同室操戈何惨酷 临歧分手暗伤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