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55回 约会邙山怀敌意 相逢魔窟诉前因

作者:梁羽生

师徒俩兼程赶路,从风雪漫天的塞北回到春光满地的江南,正好赶上清明时节。邙山上杂花生树,群鸾乱飞,瀑布流泉,飞珠溅玉,说不尽宜人景色,恍如身在画图。但在这大好春光的佳日,邙山上的气氛却显得有点异样紧张。

在顶峰玄女宫下面,是一条两行槐树夹着的墓道,墓道尽头就是邙山派刨派祖师独臂神尼的墓园,第二代掌门吕四娘的坟墓也在里面,墓道两边,邙山派的弟子穿梭来往,拱卫森严。

邙山派规矩,每年清明,各地弟子,都要赶来给祖师扫墓。谷之华一算日子,三日后才是清明正日,不觉稍稍有点诧异:“怎的他们今年来得特别早?还未到正日,何以就群集墓园?”

邙山派众弟于见掌门回来,个个欢欣,人人雀跃,都是说道:“掌门,你回来得正好。翼师伯日日都在盼望你呢!”谷之华离山之时的境界。北宋周敦颐用以作为至高无上的宇宙本体:“诚者, ,掌门职务交与翼仲牟代理,白英杰为辅。这时,翼忡牟也早已碍了通报,与邙山派第三代四大弟子,即谷之华的平辈师兄白英杰、路英豪、程浩、林竺

进了议事厅坐定之后,翼仲牟取出一个拜匣,说道:“你看了这张帖子,就明白了。”谷之华抽出拜帖一看,颇觉诧异,说道:“哦,原来是天魔教向咱们挑衅,要报他们教主当年被逐之仇。”心里自思:“这天魔教主,我去年中秋在金鹰宫之会中还见过她,怎的她会在重阳节派人送

翼仲牟道:“这张帖子是去年重阳节他们派人送来的。约下今年清明来此拜山,实是不怀好意,我们正在为此焦虑呢。”

谷之华道:“拜山即是比武的别名,何况她亦已言明是为了要报复当年之仇而来的了,这当然是不怀好意,何以两位师兄还再三提及此点?”

翼仲牟道:“我所说的不怀好意,还不只如此简单,其中有个秘密。雍正皇帝是你师父杀的,这事情你当然知道。”谷之华聪明绝顶,一点便透,恍然说道:“哦,我明白了,是朝廷对咱们不怀好意!”

谷中莲阅历尚浅,一时想不明白,问道:“朝廷若是对付咱们,何须借用天魔教的名义?”翼仲牟道:“皇帝被人刺杀,尸首不全,倘若传扬出去,皇家体面何存?所以鞑子皇帝,虽然恨透了咱们邙山派,找不着借口,还真不敢兴兵讨伐呢。”

白英杰道:“这天魔教主的姐姐,就是那年冒认莲侄的母亲,上山胡闹过一场的那个缪夫人。她的大夫缪南庭,新近从河南调到山东,升任巡抚,我们估计,此事想必是缪南庭向鞑子皇帝献策,借用天魔教的名义向咱们挑衅,暗中却调来一批大内高手,冒充是天魔教的人,这么一来,

谷之华冷笑道,“他们倒是打得如意算盘,选定清明那天动手,想趁着咱们邙山派弟子齐集扫墓的时候,一网打尽!哼,哼,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翼仲牟道:“那么掌门的意思是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谷之华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难道咱们还能舍了邙山,亡命江湖,置祖师坟墓不顾,让鞑子皇帝一个个的收拾咱们么?即使他们调齐了大内高手前来,咱们也得拼他一场!”

翼仲牟心想:“谷师妹平素柔弱,事到临头,却如此坚强!

当真不愧是继承吕师叔衣钵的弟子,不愧是咱们邙山派的掌门,曹师姐当年传位给她,是作得对了!”当下说道:“我也有了一些准备,丐帮弟子到时可作外援。不过还得请掌门主持大计。”这次因为天魔教在名义上只是向邙山派挑战,故此邙山派也不便邀请其他门派帮忙,但翼仲牟

谷之华道:“还有两天时间,我若想到什么,再请各位师兄商议。”翼仲牟、自英杰等人告退之后,谷中莲忽道:“师父,我看此事可疑之处甚多!”谷之华道:“你是说那拜帖送来的时间不对?当时天魔教主已远离她的巢穴。但也说不定是她先留下帖子,再到昆布兰国向她师父求援

谷中莲道:“不,我怀疑这根本不是天魔教主的主意,说不定她全不知情!”谷之华道:“即使是朝廷通过她的姐姐。借用她的名义,也总得她点头同意才行。何以你会有此怀疑?”谷中莲道:“因为我知天魔教主早已有意弃邪归正、改恶从善之心,而且只怕就在这几天之内,她便要

谷之华诧道:“你怎么知道?”谷中莲道:“我在昆布兰国之时,曾受天魔教主看管,无意中知道了她的秘密。”当下将所见所闻说了出来,谷之华听到厉复生与天魔教主甘愿同生共死的那段恋情,也不禁泪盈于睫,喟然说道:“厉复生天真无邪,痴情眷恋,也还不足为奇。却想不到

谷中莲忽地道:“师父,我想到诅符山探望天魔教主。”谷之华道:“你要单身潜入狙徕山私会她?这、这不太危险了么?”谷中莲笑道:“若是拣明真相,说不定可以化解一场灾祸。再说天魔教主曾对我表示过一番好意,我当时虽没领她的情,但投桃报李,此时她在危难之中,我已

谷之华在徒弟身上依稀看到自己少年时候的影子,满腔热血,一片柔情;只知侠义为怀,关心大体;从不瞻前顾后,只管自身。所不同的是,她比自己少年时候,似乎还要坚强,更能经得起风浪。

谷之华深为感动,暗自思量:“莲儿这几个月来,一路上勤练那龙力秘藏上的精奥内功,她服食了天心石所增添的功力亦已与本身原有的功力相合为一,即使尚未能青出于蓝,至少亦足以与我比肩了。倘若要选一个人去祖徕山探听虚实,确是非她奠属。”

谷中莲只怕师父不肯应允,又申述道:“我有白玉甲防身,又有霜华宝剑,至不济也能逃跑出来,而且我对狙徕山也并不陌生。”谷之华诧道:“你几时去过狙徕山的?”谷中莲面上一红。说道:“虽没去过,但有人和我说过。”谷之华恍然笑道:“不错,江海天小时候是在狙徕山住

谷之华抬起头来,缓缓说道:“咱们邙山一脉,侠义传家,难得你有如此抱负。好,那你就去吧,可得一切小心了!”

狙徕山离邙山约有五百里之遥,谷中莲席未暇暖,便即动身,第二日黄昏时候,已到了天魔教巢穴所在的祖袜山。谷中莲从前与江海天被困在荒岛之时,长日无聊,会谈经历,几乎是什么琐事都谈到了。谷中莲记得江海天曾对她描绘过天魔教在狙徕山的建筑,那是一个小型的城堡,东

就是天魔教主住宅的后园,江海天和她同住的时候,是常常在园中玩的,

当下谷中莲施展绝顶轻功,直奔山北,越过几重岗峦,走上一座岩,只见前面一层峭壁拔地而起,从顶至底。天然如峭,毫无可以借力攀援之处,谷中莲心道:“幸而我带有霜华宝剑。”飞身跃起,一跃三丈来高,立即用剑插入石壁,挖个小小的窟窿,作为立足之点,缓过口气,又再

谷中莲抓着飘来的野藤,只一荡就荡到了园中,接上了一棵参天老树。

从树顶望去,可以望见小楼一角。谷中莲知道天魔教主就是住在楼中,当下凝神静听,只听得那个房子里正有着一个老妇嘿嘿的在冷笑道:“你们可真是对得住我啊,居然还有面子来求我帮忙?伊壁珠玛,你也真是我的好徒弟,危难之时,却只知自己逃亡!嘿嘿,如今又有用得着师父

谷中莲吃了一惊,大感意外,原来正是那昆布兰国的金轮圣母童姥姥在这房中,与文廷壁、缪夫人二人说话,却没有天魔教主。

缪夫人道:“师父容禀,并非弟子临危弃师,是弟子不敢做师父的累赘。当时弟子奉了师父之命,看守犯人,敌人已经杀入宫中,弟子诚恐有失,故而不能不暂避一时。”

文廷壁道:“当时我与缪夫人都是如此想法,你老人家神功盖世,决计无须我们晚辈相助,我们却怕犯人被对方劫去,有负你老人家的嘱托,是以先走一步。至于后来之事,那却是谁也想不到的了。”

童姥姥最喜奉承,给也们二人左一句“神功盖世”右一句“盖世神功”,高帽子戴到头上,怒气登时消了七八分,但仍是对文廷壁冷冷说道:“算你会讲话,我叫你看守犯人,你得的好处可也不小啊,你如今已练成了正反五行的三象神功,还用得上我给你帮忙么?”

原来那日在昆布兰国,正当宣姥姥与江海天恶斗的时候,文廷壁与缪夫人就将天魔教主与厉复生掳走,从宫中的秘道私逃出去。文廷壁取了天魔教主的百毒真经,已练成了正邪合一,内功与毒功相结合的一种极厉害功夫。

最吃亏的却是童姥姥,那日她轮番与江海天及唐经天夫妇等高手恶斗,虽是侥幸逃了出来,元气已损伤不少,经过了几个月的调治,方始恢复原来的八成功力,随后也追到了祖徕山来。到了狙徕山后,一来是为了与文廷壁利害相同,二来她损失了两成功力,而文廷壁却练成了正反五行

文廷壁哈哈笑道:“金轮圣母,你这次若肯出手,对你好处可也不小啊!”童姥姥道:“好处何在?”文廷壁道:“其实你不是帮忙我们,而是帮忙大清朝,这你还不明白么?在昆布兰国,你极其量做个圣母,一个小国的圣母,例如在北京享受中华大国皇帝的供奉?”

一番话说得童姥姥连连点头,缪夫人道:“这次已从大内调来了二十四名高手,所忌者就是金世遗师徒倘若得知风声,只怕会赶到邙山相助他们的情人,我们计划由师父抵敌江海天,文副教主合众高手之力,大约也总可以对付得了金世遗了。”

谷中莲正在听得入神,忽听得童姥姥叫道:“外面是什么人?”话犹未了,文廷壁已是一掌击破窗户,跳了出来。

文廷壁破窗冲出,谷中莲也正在从上跃下,还未来得及拔剑,“砰”的一声,两人就对了一掌,谷中莲只觉掌心麻痒痒的,气力竟似使不出来,吃了一惊,慌忙倒纵出一丈开外,倏地拔出了霜华宝剑,舞起了一道护身剑光,且战且走。文廷壁与她对了一掌,身形也不禁晃了一晃,吃了

原来谷中莲深知天魔教善于使毒,早有准备,她口中含了一颗天山雪莲炮制的碧灵丹,再仗着这数月来增进的功力,运气三转,已自化解了文廷壁那一掌所施的毒功,但从这一对掌之间,她也试出了文廷壁的真实功力,确也比从前增加了不少。

即使他不用毒功,自己也未必是他对手。

童姥姥嘿嘿笑道:“好呀,当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上次在昆布兰国给你侥幸漏网,这次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还想逃么?”大袖飞扬,强劲的袖风扫过,乘机还弹出了三种毒粉。

谷中莲虽然含有碧灵丹,也不禁阵阵晕眩,连忙倒纵闪避。

说时迟,那时快,童姥姥已一手抓来,谷中莲在晕眩之中,立足也尚未稳,自是无力相抗,被童姥姥一把就拿着她的腕脉。

文廷壁哈哈笑道:“咱们拿了谷之华的弟子,后日邙山之会,更是可操胜券了。”童姥姥则冷笑道:“她是私会卡兰妮的。在昆布兰国之时,我早已怀疑卡兰妮和她暗中勾结,果然不错。好吧,就将她与卡兰妮关在一起,让她们叙叙旧情。”

原来天魔教主与厉复生已被囚在密室,却由缪夫人冒充教主。缪夫人是天魔教主的姐姐,两人相貌本来有七八分相似,更加以天魔教教规森严,教徒进谒,只能在阶下站立,瞻仰颜色。

缨夫人自己又有贴身丫头,不须天魔教主原来的侍女服侍,故此不但瞒过了外人,连天魔教中的大小首领,也都瞒过了。

天魔教主这时正在忍受着“走火入魔”的煎熬,厉复生也被童姥姥用“酥骨散”毒害了,他内功消失,虽然还能走动,气力已是连一个普通人都比下上了。文廷壁将他们两人关在一室,要迫厉复生将他的家传内功心法写出来。厉复生甘愿与天魔教主同生共死,对文廷壁却是不肯屈从。

两人正在黑暗中互相偎倚,忽听得轧轧声响,石门打开,光线透了进来,天魔教主定睛一看,只见是个少女被推进来,天魔教主看清楚了,大吃一惊,将谷中莲拉到身边,哽咽说道:“谷姑娘,你何苦前来看我?我是个苦命人,现今又正遭受走火入魔之劫,死不足惜,你这一来,却是

谷中莲道:“姑姑,你存心向善,必定能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天魔教主苦笑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回 约会邙山怀敌意 相逢魔窟诉前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河洗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