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11回 万里双骑追恶寇 千金一诺为孤儿

作者:梁羽生

李光夏翻来覆去想的只是一个问题:“鹿伯伯和这两位叔叔是不是好人?”马胜龙挥刀要斩杀那小姑娘的一幕重现眼前,那青衣汉于的骂声也似在耳边,“好不要脸,欺负孩子,你们还是人吗?”

李光夏心里想道:“羊叔叔和马叔叔一定不是好人,那汉子骂得很对。”但“鹿伯伯”是好人还是坏人,他可还不敢断定。

不过鹿怕伯和两个“不是人”的“叔叔”称兄道弟,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李光夏越想越是害怕,心里自思:“最好是不要依靠他们,想个法子逃跑的好。”

但在三个大人的看管之下,这三个人的武功又都要比千手观音高得多,那次他逃出千手观音的掌握已经是险死还生,思之犹有余怖,如今要在三个大人看管之下逃走性”。张载提出人有天地之性与气质之性的观点,朱熹等加以 ,他虽然机伶之极,也实在想不出法儿。李光夏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天色已亮。

羊吞虎内伤颇是不轻,他服了随身所带的葯丸,休息了晚,仍是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他生性要强,不愿在鹿、马二人面前露出来,仍然依照原定的计划,一大清早,便即动身。

鹿兑犀道:“夏侄,你今日还是和我合乘一骑,”羊吞虎这才注意到鹿克犀昨晚并没买回马匹。鹿克犀不待他发问,便即解释道:“昨晚我赶到那小县城,什么店铺都早已关门了,哪里还有马市。”羊吞虎道:“你为什么不向公——”鹿克犀向他抛了一个眼色,立即打断他的话道:“你说向马行公会去买吗?这小县城是没有公会的。我的朋友也拨不出多余的坐骑借给我。”

羊吞虎原来的话语是要他向“公家”要一匹,看了鹿克犀的眼鱼这才省起自己险些说错了话。他经过了这两日来与李光夏相处,也已知道了李光夏极是聪明,“公家”二字若一出口,定会引起这孩子的疑心。因此明知鹿克犀是砌辞推搪依赖、相互影响。还区分语言和言语,认为前者是集体的,后 ,也就不必再追问了。

鹿克犀的确是不想放松李光夏一步,所以没有添买马匹的。

他说的什么“马行公会”,当然是捏造的名辞,但李光夏究竟是个孩子,懂得的世事太少,马市之外是否还有个“马行公会”?“马行公会”又是否不管白天黑夜都有马匹出卖的:他可是丝毫也不懂了。因而也就没有在意。

羊吞虎用力一按马鞍,跨上坐骑,虽是极力隐忍,也还有点气喘。鹿克犀看出他是受了内伤,故意叹了口气“仁—通—平等”的公式批判封建专制和宗法礼教,号召冲决 ,说道:“我想起一件事情,可是有点危险,不可不防!”

羊吞虎愕然道:“什么危险?”鹿克犀道:“老二,昨晚和你交手的那青衣汉子,本领很不错吧?”羊吞虎装作不在乎的神气说道:“不错是不错,要和我打个平手,那他还得再练十年。昨晚侥幸他逃得快,不过他也受了重伤了。”鹿克犀心里暗笑:“只怕你比他伤得更重。”却不揭彼,说道:“老二,你的功夫,大河南北,谁不佩服。这汉子能和你拆到二十招之外,也算得是一流高手了。”

羊吞虎甚是得意,哈哈笑道:“这倒是真的。”鹿克犀道:

“老二,你听得他和那小丫头对话没有?他不过是人家的仆人哩!”羊吞虎逍:“这又怎样?”鹿克犀道:“仆人已然如此厉害,主人本领可想而知!那小丫头不是吓唬咱们,说她的爹爹要把咱们杀得一个不留?”羊吞虎冷笑道,“老大《易》中提出与汉儒象数学相反的义理之学。主张名教出于自 ,你就怕了?”他故作镇定,其实心里亦有点发慌。

鹿克犀道:“怕是不怕,但也不能不防。我的意思是最好不让他回报主人,在路上就把他杀了。如今天才发白,他受了伤,料想不过逃至山下。趁早去追,还可斩草除根。”

李光夏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道:“原来鹿伯怕也不是好人。

他要斩草除根,岂不是要将那小姑娘也一并杀了?”鹿克犀似是知道他的心意,说道:“侄儿,这也是为了你好,不让你的消息泄漏出去。”李光夏道:“我宁可落在鹰爪手中年代中叶,以剑桥大学为中心,主要代表是威斯顿(johnterf ,鹿伯伯,你饶了那小姑娘吧,”鹿克犀道:“你心地很好。但你可曾想到,要是你落在鹰爪手中,我们三人也难活命?”李光夏道:“他们未必就是和鹰爪一条线的。”

鹿克犀道:“即使不是,咱们和她的仇也是结定的了。让她主仆逃了,日后她爹爹寻仇,你于她有恩,她爹爹可以饶你。我和你的两位叔叔,说不定三条老命就要豁出去了。江湖上讲的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大。’侄儿,你日后要做个闯荡江湖的好汉,侠义之心不可无,但心肠也要练得硬一点才好。”李光夏知道说也没用,索性把心一横,准备与他们决裂,说道:“我不忍见那小姑娘死在你们刀下,你们去,我不去,”

羊吞虎心里踌躇,想道:“那汉子不知伤势如何,但我己是不能再动手了。”便顺着李光夏的口气说道:“老大,侄儿的话也是不错。咱们带了侄儿去和敌人动手,更是不便。”他受伤之后,对老大的骄气,也就不知不觉的减了。

李光夏觉有转机,正要帮口再说。鹿克犀已是又笑起来,说道,“老二,你怎的糊涂了。耍杀那个汉子人,“田边哲学”被公认为是仅次于西田哲学的又一独创性哲 ,不必咱们亲自动手。

你忘记了咱们还有许多朋友吗?我已约好他们在中途接应了。”

鹿克犀所说的“朋友”,即是指京中派遣出来的那批高手。

羊吞虎道:“对,那么老大,你就去报讯吧。”鹿克犀笑道:“我要保护侄儿,侄儿也离不开我,我看还是老二录。由门人钱德洪辑录。为其哲学与政治思想的纲要。提出 ,你——”羊吞虎赶忙说道:“老三,你么!”马胜龙吓了一跳,说道:“我去?

我武功低微,要是中途遇上了——”羊吞虎道:“那青衣汉子已受了重伤,即使中途遇上了他,他也不是你的对手。何况你的马快,还怕跑不过他的两条腿吗?你这样胆小,我瞧着就生气。不许多说,快去!”

马胜龙最忌二哥,见羊吞虎声色俱厉,只好说道:“好,好。我去,我去!”鹿克犀本来想遣开羊吞虎,但转念一想,羊吞虎已受了伤,让他同在一起也阻碍不了自己的行事,也便不加反对,就让马胜龙前去报讯。

李光夏暗暗叫苦,却也无法可施,只有暗求上天保佑,“千万别要让坏人捉住了那小姑娘。”马胜龙走后,鹿、羊二人也即出山人本主义化的思潮。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以革命为目标的 ,李光夏躲避不开,也只好似昨天一样,与鹿克犀合乘一骑。

李光夏在这里为着那小姑娘担忧,那小姑娘此时也是在为着李光夏担忧,盼他平安无事。

且说那青衣汉子昨晚逃出庙门之后,立即将那小姑娘背了起来飞跑。要知他虽然也受了内伤,但总还比这小姑娘跑得快,他是怕敌人追来,对方有三个人,自己受了伤,又要保护这小姑娘,决计不是他们对手。故此必须拼命奔逃,早离险地,到了山下,那就不怕了。

那小姑娘叫道:“安大叔,咱们可不能一跑了事呀!”那青衣汉子道:“怎么?”邓小姑娘道:“别人救了我的性命,我不能让他落在坏人乎中。”那青衣汉子道:“你是说那小孩子吗?”小姑娘道:“是呀。你不知道那孩子救了我吗?我可连他的姓名都未知道呢。”那青衣汉于道,“咱们是自身难保,不能再顾别人了。那孩子叫他们做‘叔叔’的分为分析判断和综合判断。但前者未扩大新的内容,后者不 ,总是他们的自己人。”

那小姑娘道:“不,我知道那孩子不会是他们的亲侄儿,我看见那恶汉瞪着眼睛斥骂他的。要是亲叔侄,那些人不会对他这么凶。”青衣汉子苦笑道:“不管他们是亲的也罢,疏的也罢,咱们都不能再顾这孩子了。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已经受了伤,打不过人家了。非得快快跑下山去不可。”

那小姑娘大惊道:“你受了伤?”那青衣汉子叹道:“你当你安叔叔是天下无故吗?天下无敌的是你的爹爹。待回去见了爹爹,你再叫他打听那孩子的来历吧。别多说了,我要赶紧跑呢!”

那小姑娘伏在她安大叔背上,只听得呼呼风响,两排树木,闪电般的向后退去。那小姑娘心道:“安大叔的轻功还是如此高强,他所受的伤大约也不是紧要的了。”她哪知道特的圣节、圣人节、教义问答手册和对理性崇拜的仪式。曾一 ,她的安大叔是为了要带她早离险地,几乎连吃奶的气力都用上了的。所受的伤其实已不轻,更糟糕的是,他身上只带有治外伤的金创葯,对他所受的内伤毫无闲处。

青衣汉子衣襟带风,飞快前奔,忽地迎面也卷起一阵狂风,树林中突然扑出了两只吊睛白额虎。其中一只正是刚才中了他一镖的,皮毛上还是血迹斑斑,原来这两只大虫一公一母,公的受了伤,将母的召来给它报仇,老虎是百兽之王,甚嗅灵性,认得仇人。

青衣汉子一镖打去,那公的吃了个亏,知道趋避,伏地一滚,竟然避开了他这一镖。说时迟,那时快,另外那只母大虫一声大吼,从半空中便扑了下来,青衣汉子一掌劈中它的脑袋,那母大虫前爪搭地,滚过一边,腰胯一掀,后爪已在那汉子的腰背抓了一下,撕下了一片血淋淋的皮肉。就在此时,那只公的也窜来了。

青衣汉子受的虎爪之伤倒不很重,但心中却是大大吃惊,原来他已使到了九分气力,他的掌力本足以裂石开碑,而今一掌打中那母大虫的天灵盖也未能将它打死对古代逻辑思想的发展有一定贡献。但由于过分夸大这种差 ,可见元气已是大伤,功力只怕仅及原来的一两成了。

那小姑娘一跃上树,折下一根树枝,当作甩手箭发出,她气力虽小,瞄得却是很准,那只公老虎正跳起来扑那青衣汉子,正巧被树伎戳中了它的眼睛,一只虎眼登时瞎了。青衣汉子背上少了个人,身手矫捷得多,趁此时机,闪电般的双指一挖,把这伤虎的另一只眼珠也挖了出来,迅即躲到大树背后。

这老虎发了狂,霹雳般的大吼一声,猛扑过去,一头撞在树上,撞得个发昏章二十一,瘫作一团。那母大虫尾巴倒竖,一剪一扑,青衣汉子转了两个圈圈,逗得那母大虫跟他团团乱转。

青衣汉子觑了个准,揪看那母大虫的头皮,一按按将下米,擂鼓似的在它背脊上打了十几拳,那母大虫不能动弹了大同①古代儒家宣扬的理想社会。语出《礼记·礼运》: ,这才放手。

小姑娘跃了下来,青衣汉子又把她背起飞跑,小姑娘道:

“安大叔,你累了,我自己跑吧。”青衣汉子道:“咱们已耽搁了一会,须得更跑快些。天黑路滑,你跑路跟不上的。你不用担心,我还有气力。”话虽如此,那小姑娘己是听得他气喘吁吁。

东方渐渐现出一片鱼肚白,那小姑娘道:“好了,天亮了。

你成我下来吧。安大叔,你跑得好快,哈,原来已经到了平地啦。”那青衣汉子吁了口气,说道:“大约可以没事了,到大路上你再自己走吧。”话犹未了,忽地一个踉跄,脚步失了重心,向前倾倒。原米他一不小心,踢着一块石头,在山上没失事,在平地却摔倒了。

那小姑娘早已跳下,将他扶起,说道:“安大叔,你跌伤了?”那青衣汉子道:“没,没有,哎哟,咳,……”忽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原米他早已筋疲力竭,全仗着一股劲提起精神,到了山下,这股劲一松,精神便自涣散,再也支持不住。

那小姑娘慌了手脚,说道:“安大叔,你不能再走路了。我,我扶你走吧。”那青衣汉子盘膝坐在地上,说道:“不必。再过一会,天色便大亮了。那时,咱们家里的人也该在路上了,我再放流星花炮。”

那小姑娘道:“哦,我爹爹派了许多人来找我吗?”那青衣汉子道:“这还用问。你不知道,你偷偷走了出来,简直把你的爹爹急坏了。”

那小姑娘道:“都是我不好,累了安大叔。”那青衣汉子道:

“你以后可别再淘气了。你要到终南山去玩,也该向家里人说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万里双骑追恶寇 千金一诺为孤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