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14回 独闯龙潭饶侠气 自投罗网中姦谋

作者:梁羽生

双掌相交,江海天含笑说道:“好,好!一个月的工夫,算得是很不错啦!”叶凌风只觉头重脚轻,似是被一股无形的潜力抛了起来,但这股力道却非常柔和,身体毫无痛楚的感觉,轻轻巧巧地落在地上,似乎只不过是给师父将他的身子搬移一个位置而已,叶凌风这才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知道师父是试他的功力,并非看出他什么破绽。

江海大笑道:“凌风,你不用惊疑。我是故意施展杀手,试你本领深浅的。你现在大致可以接得起我两成真力,功力已是比从前增强了一倍有多了。招数还不怎么熟练,但只要碰着的不是一流高手,你也尽可以对付啦。难得你的进境如此神速,我也可以放心让你留下来了。”

叶凌风怔了一怔,问道:“怎么?师父,你,你不要我跟随你啦?”

江海天道:“不是我要撇开你,我只是顾惜你的身体和这两匹坐骑。前面不远,就是曲沃县城,我与你进城之后,你就找一间客店住下来。待我到米脂见了林清之后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 ,再回来与你会合。”

原来江海天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他若独自赶路,白天可以骑马,晚上可以施展轻功,以他的造诣,展开绝顶轻功,比寻常的马匹最少要快一倍。这样就可以比两人同行,多赶三倍的路程。而且可以让叶凌风与那两匹坐骑养息十天八天,这岂不是三方面都顾到了。

这个办法,正合叶凌风的心意,他心里暗暗欢喜,口头却假惺惺说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弟子不怕辛苦,愿在你老人家身边听候差遣。”

江海天道:“你有这番心意,我很欢喜。但这两匹坐骑必须养好了伤,才能使用。我以后日夜赶路,每天最多只打坐一个时辰,恢复精力。以你现在的武功基础学所提供的东西非常之少——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正是在 ,你还不能跟我这样做的。所以你最好是留下未,看管这两匹坐骑,你自己也可趁此余暇,温习我传授你的各种功夫。”

叶凌风这才说道:“救人要紧,弟子遵命。”

江海夭师徒进了曲沃县城,江海天找了一间客店,将叶凌风安顿下米,说道:“我快则八天,多则十日,便会回来。你无事不可出门,就在客店里自己练功吧。”叶凌凤恭恭敬敬的连声应话。

江海天在市集买了一匹坐骑,西北各省的大小城镇几乎都有马市,多的是“口外”张家口良马,江海天又善相马,选了一匹说。主要代表为英国的马蒂诺(jamesmartineau,1805— ,跑起来比他原来受了伤的赤龙驹果然要快一些。

江海天早已准备了充足的干粮,一路不用歇息,到了黄昏时分,那匹马亦已累得口吐白沫。江海天便即弃马步行,入黑之后,路上已少行人,他施展绝顶轻功,也不怕惊世骇俗了。

似这样日夜奔驰,饶是江海天内功深厚,到了四更时分,也不禁大有倦意。于是便按照原来计划,到树林里坐一个时辰,第二日一早,到附近小镇买了一匹坐骑,补充了干粮,便又赶路。

以后每日如是,自曲沃至米脂约二千里的路程,他日间骑马,晚上施展轻功,跑了三日三夜零半个白天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的重要标志。 ,第四日中午时分,到了米脂,经过小溪,临肮一照,只见形容憔悴,满面胡须,便似一个刚刚出狱的囚犯一般。

江海天暗自好笑:“这个样了,连我都不认得自己了。若给莲妹见到,定会吓她一跳。藏龙堡的人也不知会不会放我进去呢?”

到了米脂,心情稍稍轻松,但仍是顾不得进城理发,打听了藏龙堡的方向,便又催马赶去。

藏龙堡在米脂西北,一路走去,初时还经常碰到行人,渐渐就越来越少。江海天忙看赶路,初时也还未怎么注意区别。指出布哈林理论的实质,就在于用折衷主义偷换辩证 ,后来已到了藏龙堡所在的那条乡,想找个陷人打听,不但路上没有人,目力所及的四面田野,也没发现人影,这才有点纳罕。

张士龙住的地方叫藏龙堡,这是江海天早已知道了的。但他却不知道藏龙堡的确实地址。

张士龙在米脂颇有名声,所以他第一次向路人打听之时,路人便告诉他在哪条乡,而他也以为到了这条乡之后,一问便会知道的。哪知到了之后,竟是四野无人。

江海天至此亦不禁暗暗纳罕,心道:“现在虽不是农忙时节,田野间也该有斩柴的樵子,除草的农夫,怎的却是这样冷冷清清州人。曾留学日本,后在暨南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北 ,乡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江海天在路上找不到人,正想走到附近村庄,向居民打听,却忽地发现有两个行人来了。

江海天不愿耽搁时候,便迎上前去,拱手说道:“两位大哥,请问张士龙张大爷家住哪里?”

那两个人见江每天形容古怪,吃了一惊,说道:“你是什么人?找张大爷?”江海天不便告诉他们实话,只好扯个谎道:“我是张大爷约来的,有些事情克思主义反对天才论,但并不否认天才,它承认人的天赋差 ,必须与他当面言说。”

张士龙经常有江湖朋友来访,那两个乡人大约也见过类似的客人,便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带你去吧。”

江海天道:“不敢耽误两位大哥干活,请你们指点道路,我自己去就行啦。”那两人道:“也没有什么活儿好干,我们反正闲着没事。”

江海天道:“我正想请问,为什么没人干活?”一人小声说:

“你老是张大爷的朋友,我不妨告诉你。县里衙门传出的风声,说是有什么重要的匪人藏在我们这条乡,不日就要大举清乡。你老知道,清乡就是灾殃,拿不到‘匪人’便抓百姓,小则破财,大则送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乡下人一听到这个消息,便都躲到外地去,要待风头过了,才敢回来呢。”

江海天吃了一惊,寻思:“难道林清躲在藏龙堡的消息,这里的官府也早已知道了?但可有点不对呀,这样重要的犯人,即使他们确实已得知消息,也不会张扬出去的。这是什么道理?”

江海天惊疑不定,问道:“那么张大爷还会在家吗?”那两个人道:“官府从来不敢惹张大爷的。实不相瞒,这消息就是张大爷在县衙门里当差的徒弟前两天给他捎来的。张大爷叫乡人逃避,他自己要留在这儿担当。”江每天心道:“张士龙的侠义确是名不虚传。如此说米,想必林清也已远离此地了。不过,既然来到这儿,总得查问个清楚。”

那两个人似是十分注意江海天的神鱼,江海天这时也开始注意他们,他是武学大行家,稍微注意,便看出这两人身有武功,而且颇是不弱。

江海天道:“两位大哥何以不走?”那两个人道:“我们是给张大爷跑腿的,又都是光棍一条,不怕牵累家人,所以我们放心跟着张大爷,他老人家不跑,我们也就不跑。”江海天心道:“原来他们是跟过张士龙学过功大的,这就对了。”

没多久,那两个人把江海天带到了藏龙堡,藏龙堡倚山修建,形势险要,气象不凡,果然似一座堡垒模样。

那两个人拉起堡门的铜环,咚、咚、咚地扣了三下,说道:

“有远客来啦。是张大爷约来的朋友。”过一会儿,两扇铁门打开,有个人出来仔细地打量了江海天,说道:“你是我们堡主的朋友吗?堡主并没吩咐,说是今日会有客来。你尊姓大名,可否赐告?”

江海天知他起疑,便实说道:“小可是山东东平江海天,有要事求见堡主。”那人“啊呀”一声,说道:“原来是江大侠,请稍待一会,容我进去禀报。”带他来的人也跟着进去,过了约一住香时刻,堡门又再打开。

只见一个髯须如戟的汉子大踏步走了出来,直上直下地打量了江海天一眼,便伸出手来,说道:“何幸得江大侠光临,有失迎近,恕罪,恕罪,恕罪。”

江湖上的人物,见面行握手之礼,那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

江海天不以为意,伸手与他相握。双手一握,忽觉对方发出一股雄浑刚猛的力道。

江海天心道:“我与他从未会过,敢情他怕是有人冒充,所以要试试我的本领。”当下默运玄功,将对方那一股雄浑的掌力,轻描淡写的全部化解,但却并不反击。

那髯须汉子只觉掌力发出,便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吃了一惊,连忙收掌道:“江大侠绝世武功,张某拜服!江湖上人心诡诈,我不能不有此一试,请江大侠不要见怪。”

江海天也哈哈笑道:“张堡主的霹雳掌果然是名不虚传,经此一试,咱们是可以敞开胸怀说话了。”江海天试出了对方的霹雳掌的刚猛掌力,已知道对方一定是张士龙。

张士龙道:“好,请进里面说话。”前头引路,将江海天带进密室,奉上香茶,说道:“江大侠远来,不知有何见教?”

江海天道:“不知林教主可在此间?”

张士龙怔了一怔,道,“江大侠哪里得来的消息?”

江海天道:“张堡主请勿见疑,我是专程为……”张士龙哈哈一笑,打断他的活道:“我怎敢疑心江大侠,不过,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知这消息是怎样泄露出去的,江大侠可肯见告么?”

江海天将那晚偷听到那两个军官的谈话,告诉了张士龙,又把李光夏受鹿克犀之骗,以及程百岳的遭遇都一一说了,说道:

“依我猜想,这消息大约是鹿克犀从李文成孩子的口中骗取的。

鹿克犀向朝廷告密,只怕在这几日之内,大内高手便要接续而来!我是专程报讯来的。”

张士龙道:“唉,想不到李文成竟然遭了敌人毒手,而他的遗孤又是下格不明!”似乎他是第一次得知李文成的消息。

江海天道:“生者已矣,他的孩子暂时没有危险,以后可以慢慢访查。现在是林教主的安危紧要,听说你们这里要‘清乡’,不知是否此地的官府也已得到了风声?林教主可曾远避?”

张士龙道:“这个、这个……嗯,事情是有了一点变化。江大侠,请喝茶,待在下向你详细禀告。”

江海天跑了这么多路,正自感到焦渴不堪,莫说是上好的香茶,就是一碗水对他来说也是如同甘露。他说话告了一个段落之后,紧张的心情也松弛下来,当下便揭开盅盖,将那碗香茶一口喝下,只觉津生舌底,香入脾腑,不由得赞道:“好茶,好茶!”

张士龙道:“这是朋友从黄山带来的云雾茶,江大侠喜欢,多喝一碗。”江海大笑道:“第一碗是解渴,第二碗可得慢慢品尝了,张堡主,林教亡的事情究竟如何?”

张士龙道:“不错,林教主本来是躲在我这儿,但不料前两日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咳,咳,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咳了几声,慢吞吞的只是叹息“意外”,江海天心里焦躁,忙问:“究竟是什么意外?”礼貌上头,他不便催促张士龙快说,心里可在埋怨这张士龙说话拖泥带水,真是急惊风碰到了慢郎中。

张士龙把眼睛瞅着江海天,缓缓说道:“江大侠不用着急,且容我仔细道来。嗯,这件意外之事嘛……”江海天正自感到他的眼神有点古怪,忽地腹中隐隐绞痛,江海天大吃一惊,故意晃了一晃,张士龙道:“这件意外之事嘛……哈,哈!倒也,倒也!”

江海天跳将起来,摹地喝道:“你这厮是谁?胆敢害我!”声出掌发,立施杀手。那髯须汉子早有防备,一跳跃开,只听得“轰隆”一声,一张八仙桌给江海天的掌力打得裂成八块。

那髯须汉子哈哈笑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御林军副统领诸蒙是也。江大侠,你喝了鹤顶红与孔雀胆红过大内秘法泡制的‘香茶’,可不能动怒呀!你与我打架,只有死得更快,哈,哈!我所说的意外就是这个了,你明白了么?”

江海天喝道:“无耻狗贼,我先把你毙了!”追上去,连环掌发。但他这儿日来,日夜不停的赶路,饶是铣铸的人儿,精神也已疲备不堪,褚蒙出尽全力,与他对了两掌,“腾、腾、腾”的连退了三步,但却没有给他击倒。

褚蒙好生吃惊,心道:“这厮喝了世间罕有的剧毒,居然还有如此功力,确是名不虚传!”哈哈笑道:“江大侠,你力不从心了!咱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独闯龙潭饶侠气 自投罗网中姦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