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16回 大侠酬恩承重诺 少年负义昧良心

作者:梁羽生

江海天恰好此时功行完满,张开了眼睛,说道,“是,我是惭愧得很,我没有能力保护小徒,多亏了你们啦!谢谢,谢谢!”他是天下第一高手的身份,胸襟也特别广阔,并不以小孩子的无礼言语为忤,还按照江湖的规矩,将这两个rǔ臭未干的少男少女,当作恩人看待,向他们作了两个长揖。

杨梵怎知道他自己的性命也是江海天救的,他喜欢受人恭维,心安理得的受了江海天的礼,也不还礼,说道:“哦,原来你是这孩子的师父么?你徒弟的武功倒似乎很不错呀,你却怎的如此不济,你既是他的师父,那些强盗为什么让你安然在这几打坐,不来杀你,却只是去欺负你的徒弟?”他好奇心起,不问清楚,又不想走了。

江海天道:“我的骨头硬,那些强盗硬杀我不了。”杨梵道:

“这是什么意思?你的话真怪,要骗我不?杀一个人还不容易!”江海天道,“那些强盗试过的,他们当真杀不了我,不是骗你。”杨梵道:“好实在论的创始人之一。肯定从认识关系上,认识对象(客 ,我来试试!举起匕首,就想刺他一刀。

那少女急忙拉着了他,说道:“梵弟,这人疯疯癫癫,你怎么和他认真起来了?你本意是要救他的,岂可杀他!”

杨梵脸上一红,说道:“是。我一时没想到这人是个疯子。”江海天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不是疯子,你们两位稍留,我还有话和你们说。”

杨梵收了匕首,道:“你是疯子也好,不是疯子也好,你的徒弟我不管了,你自己管吧!”

江海天伸指遥点,一缕锐凤,破空射出,在距离三丈之外,解开了林道轩的穴道,说道:“轩儿,你也过来多谢这两位恩人。”

杨梵这才吃了一惊,心道:“果然有点本领,大约不是疯子。”

林道轩过来行了礼,他气血未曾舒畅,只能低声他说出“多谢”二字,但心里却有许多疑团,想问杨梵和这少女。

杨梵因为不能解开他的穴道,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好了,咱们救人已经救彻了,可以走啦。”江海天忽道:“且慢!”

杨梵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帮你忙吗?”江海天道:“我不能平白受了你们大恩,意慾投桃报李,报答你们。你想要什么?你们都是爱好武功的,是么?”杨梵一时不解其意,翻了翻眼睛道:“是又怎么?”

与杨梵同来的那个少女心思灵敏,眼珠一转,已然明白江海天话中之意,笑道:“敢情你是想教我们几手功夫,作为礼物么?”武林习俗,长辈教小辈几乎功夫作“见面札”,或者当作某事的酬劳,那是常有之事,在这样情形下,就无须要定师徒的名份。

杨梵的聪明本来不在那少女之下,但他骄傲得紧,根本就不想到这层,听了少女的话,不觉纵声大笑,朝着江海天道:

“你真的有这个意思么?哈哈,这可真是笑死人了!你今日若然不是侥幸碰上了我,你早已自身难保了,还说教我武功?莫说你这点本领,我看不上眼,比你再强十倍百倍的,我还不屑学他们的功夫呢!哈哈,你当真有这意思么?”

江海天从来不打诳语,微微一笑,说道:“好,那就作罢论吧。算是我不自量力。”

林道轩运气一转,血脉已然畅通,说道:“杨公子,你莫小觑了我的师父,我师父是江大侠,人人知道的江海天、江大侠!”江海天道:“轩儿,不许乱用大侠二字,你师父只是个普通人。”林道轩嘀咕道:“这又不是我说的,我爹爹的朋友在谈到你的时候,都是这样称呼的。”

杨梵好奇地盯看江海天,说道:“什么江大侠?你说人人知道,我就没听说过!嗯,以你的武功而论,那手隔空解穴,吓吓江猢上的凡夫俗子,那也足够有余了。江湖上的大侠小侠,本是互相标榜的,你有这手功夫,称称大侠,那也无妨。”

杨梵对江海天这手隔空解穴,其实也是暗暗佩服的。但他还不知道江海天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隔空解穴,对江海天来说,不过是微未之技而已。所以杨梵虽也佩服这手功夫,总还觉得不能与他家传武功,相提并论,他听江海天口气,竟是承认想教他几手功夫作为礼物,心里很下舒服,不假思索,便把江海天大大奚落一番,尖酸刻薄,不留余地。

江海天淡淡说道:“小孩子不懂事,我早说过我不是大侠,杨公子何必认真。杨公子你一定是名家子弟了,令尊大名可能赐告吗?”江海天尽管极是谦虚,心里也有点诧异:“他小小年纪,武功如此高强,父亲定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怎能不知道我的名字?”

杨瓦哈哈笑道:“你想和我爹爹交朋友么?你别妄想了。我爹爹脾气很坏,等闲之人,他是决不理会的。你不用知道他的名字了。”说罢,就想与那少女同走。江海天道:“杨公子,且慢!”杨梵回头道:“你这个人怎么纠缠不清?尚有何话要说?”

江海天道:“对不住,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你有个表妹,名叫‘小华’,她收了一个书童,是吗?”

杨梵嗔道:“这又关你什么事了?”江海天道:“那书童的名字是不是叫做李光夏?”

那少女道:“不错,你认得他?”江海天道:“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儿子,我正要找他。你姨父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这个可以见告吧?”

杨梵冷笑道:“我姨父脾气比我爹爹更坏,他杀人不眨眼的,外人不得允许,到他那儿,也不用他动手,他家的仆人早就把你一刀杀了。”

江海天微笑道:“我虽不知你姨父名字,但我知道他也有意思想见我的。”杨梵道:“你怎知道?我不相信!”江海天道:

“我见过你的小华表妹,她亲口对我这么说的。”

杨梵道:“小华倒是对我说过,说是有坏人要找这个孩子。”江海天道,“不错,那是另外一帮人。但不是我。”杨梵哈哈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是江大侠。但我表妹也没提过你。”江海天道:“我老实告诉你吧,我是那孩子的师父。”林道轩赶忙也插口道:“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结拜兄弟。”

杨梵道:“我不管你们的闲事。你说我姨父想见你,那你就等他来找你吧。要不然你自己打听去。我对你们的事情毫无兴趣,我可要走啦!”

那少女道:“你们放心,我的表妹对那孩子很好。好得连梵哥都快要吃醋啦!”说罢,抿嘴一笑。

林道轩连忙说道:“好姑娘,我求你一件事憎。我名叫林道轩,下次你见到你表妹,请你告诉她,我还活在世上。”那少女不觉又是噗嗤一笑,说道:“你活在世上,与她有何相干?你未必认识她吧?”

林道轩道:“我是请她告诉光夏,免他挂念。”那少女道:

“好,我放在心上了。”林道轩道,“你表妹高姓大名,可以给我知道吗?日后碰上了,我也好向她道谢。”那少女笑道:“小华倒是很有人缘。好吧,她是个小姑娘,我不怕告诉你她的名字,她姓竺,竹枝头下面两划的竺,双名清华。我姨父的名字,你就不必问了。”林道轩道:“是。姑娘,你的高姓大名呢?”我也要向你道谢呀!”

那少女似是颇为欢喜林道轩,笑道:“很少见你这样又大胆、又活泼、又罗嗦的孩子!好吧,告诉你吧,免得你问个不休。我复姓上官,单名一个纨字。丝旁一个弹丸的丸。今天救你,是杨家哥哥的功劳,你无须向我道谢。”

杨梵冷冷说道:“你这孩子真是罗嗦。我是要替表妹出气,才杀这班人的,根本不是为你,也无须你来道谢。我姓杨名梵,草头下一个凡字的梵,告诉了你,免得你来多问。好啦,纨姐,别再在这里耽搁了,咱们走吧!”言辞、神色,大不耐烦。

江海天忽又说道:“且慢!”杨梵怒道:“你们的话有完的没有?我可没有时间和你们扯谈。”

江海天道:“对不住,再耽搁你们片刻,我只是想说几句话表明我的心意。”杨梵道:“你想说的,我已经知道啦。不必再罗嗦了。”头也不回的就走出山洞。他只道江每天要说的左右不过是些感激的话儿。

江海天毫不动气,平平静静他说道:“杨公子,上官姑娘,即使你们不是存心救我,我也总是欠了你们的情。日后你们若有用得着我的,只要不是为非作歹,我可以答应给你们做一件事情。你们记着吧!”他用的是“传音人密”的上乘内功,声音一如平常,杨梵在山洞外面已走出半里之遥,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杨梵冷笑道:“这人真是不知自量,我杨梵有事还需求外人么?天大的事情,有我爹爹和你姨父,都不用愁。”

上官纨走在后头,却大声说道:“多谢你的好意,我记在心上,预先多谢了。”赶上杨梵,说道:“你怎可如此没有礼貌。我看这姓江的只怕当真是有点来历。”杨梵道:“管他是甚来头,他的本领,总不能胜过我的爹爹和姨父。”他们的私下谈论,江海天虽是听不见,但他只听到了上官纨的大声回答,也可以想象得到杨梵的傲慢的反应了。

林道轩愤然说道:“这姓杨的小子居然敢瞧不起师父,他只道只是他救了咱们,却不知道你也曾救了他的性命。师父,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原来江海天以隔空点穴点倒羊吞虎,林道轩在一旁却是看出来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学比杨梵高明,而是因为他在角落里全神观战,而这几日他又曾学了江海天的点穴手法,所以江海天虽是袖中笼指,他从羊吞虎受创的迹象,己看出是师父的神通。

江海天笑道:“我怎能与小辈一般见识,而且,他也确是对咱们有恩。大丈夫立身处世,应该只记别人的好处,不可只记别人的坏处。除非他当真是大姦大恶,那又另当别论。”林道轩道:“是。多谢师父训海。”江海天哈哈一笑,道:“轩儿,难得你悟性很高。好,咱们也该走啦!”

林道轩跟着师父,走出山洞,只觉步履轻健,大胜从前,心中惊奇于师父听传的内功之神妙,暗笑那杨梵当面错过,有眼不识泰山。

两人走上山头,向藏龙堡的方向遥望过去,只见烟雾弥漫,余烬未减,堡中的数十幢建筑,崇楼高阁,都己化成了一片瓦砾了。

林道轩想起那十分爱护自己的张家老仆,不觉热泪盈眶,哽咽说道:“张伯只怕已是凶多吉少了。那些杀人放火的强盗,我、我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杀掉!”烟雾之中,还隐约可以看得见幢幢黑影,也不知道是放火的官兵未曾走开,还是乡人已经回来救人。

江海天轻轻抚摸他的头顶,说道:“好孩子,这笔帐你记下来吧。但你更要记得受跶子残害的不只你张伯一人。报仇不是只凭血气之勇,逞快一时。你要学你爹爹和你李家叔叔的榜样,只有把鞑子赶出去,那才是报了国仇。”

林道轩道:“是,我跟师父学好本领就找我的爹爹,只可惜李叔叔已被鞑子杀害,光夏哥哥如今又被人迫作书童,不知何日方能相见?”

江海天道:“好在如今也得到了一些线索,知道他是在一个姓竺的人家了。这姓竺的既是武林中大有本领的人物,慢慢总可以查访出来。”

林道轩道:“师父,咱们现在上哪儿?”江海天道:“我先带你去见你的大师兄。然后再做商量。你大师兄叫叶凌风,我叫他在一个名叫曲沃的小县城等我。”

从米脂到曲沃,快马也要走个五六天。江海天来的时候,是日夜不停的施展绝顶轻功赶来的,也走了四天。现在他带着林道轩一同回去,当然不能这样赶路,累坏了孩子。两人脚程虽然比平常人也还是快得多,但走到曲沃,已是花了十一天的时间。江海天本来与叶凌风约定,多则十天,少则八日,他回到曲沃的。一算起来,连来时的四天与养病的三天时间在内,他回到曲沃,先后己是隔了一十八天。超过了原来约定的时间八天了。

江海天以为叶凌风没有其他事情,虽然超过了约定的时间很多,他难免等得心焦,总还会在曲沃等候。哪知叶凌风做出的事情,却大大出他意料之外。

且说叶凌风与师父分手之后,最初那十天八天,的确是安心等候。他在旅店里用功温习江海天在路上传投给他的各种功夫,足不出户,大有进益。过了十天,他自修告一段落,师父未见回来,他可就有点不安心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大侠酬恩承重诺 少年负义昧良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