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震九洲》

第18回 排难解纷劳大侠 寻徒觅葯斗魔头

作者:梁羽生

叶凌风赶回江家,一心想做师父的女婿,而他的师父,却正在为他感到不安。

江每天因为带着林道轩同行,不愿这孩子太过疲累,每天不过走一百多里,从米脂走到曲沃,距离和叶凌风分手的日子,已经是第十八天,亦即是说超过与叶凌风所约的期限八天了。

江海天到那客店一问,始知叶凌风早已走了。而且还留下几天房钱未结。那店主人还记得江海天是那一日和叶凌风同来的人,一见了他,便拉着他,要他代“同伴”结帐。

江海天大为诧异,仔细查问,叶凌风为何没有结帐就走。

叶凌风那一晚是为了躲避贺兰明等人追捕,在推跌了尉迟炯之后,回到客店,便匆匆跑的。店主人当然不会知道这些洋情,但那一晚街上发生公差迫捕逃犯之事,他们却是知道的。那一晚他们关上店门,躲在帐房里惴惴不安,准备公差查夜。也正囚如此,叶凌风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出去,他们都毫不知情。但后来贺兰明等人在他旅店门前,与叶凌风遭遇,发生了一场打斗,马嘶人叫的声音,他们却是听见了的。这店主人虽然不是江湖的人物,却也多少懂得一点江湖之事,他们疑心叶凌风是个逃犯。

江海天一人回来,向他们查问当晚之事。那店主人并不惧他,将他拉进帐房,悄悄地告诉了他,乘机把叶凌风所欠的房钱多报了三倍。原来这店主人还算好心,不过是想占点便宜而已,倒不是要找江海天的麻烦。

江海天替徒弟还了房钱,忧心不已。暗自想道:“以凌风的本领,一般的鹰爪他还可以对付。就只怕他碰上了褚蒙一类的大内高手。这店主人说听得我那两匹坐骑嘶叫之声,却不知他是上马逃了,还是落在鹰爪的手中了?”

李文成的孩子没找着,叶凌风又失了踪,把个江海天急得似热锅上的蚂蚁,但他连叶凌风碰上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留在曲沃也查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向回头路走,希望在江湖同道的口中,打听到一些线索。若然什么线索都得不到,那就回家安顿了林道轩再说。

江海天文游满天下,一路上也拜访了好几个武林中的头面人物,他们都说听得风声,有大内高手从他们地头经过,但他们的手下,却没有碰见过如江海天所说的那个少年和他所骑的骏马。

但走了几日之后,江海天忽然意外的在路上碰见两个人。

这一日他们经过吕梁山下,正在赶路,忽听得山上有人叫道:“江大侠,老朽在此等候多时了。上来斜叙如何?”

江海天听得声音好熟,一时却想不起是准,心道:“这人用的是最上乘的传音入密功大,又自称“老朽,,想必是一位武功极高的老前辈。”当下答道:“前辈见召,敢不遵命?”携着林道轩,便朝着声音来处,飞步上山。

林道轩道:“咦,这人在什么地方,我怎么看不见?”江海大笑道:“就看见了。”展开了“八步赶蝉”的绝顶轻功,林道轩在他牵引之下,脚不沾地,几乎就似是御风而行。

那人哈哈笑道:“什么前辈晚辈?你认不得老叫化了么?”江海天脚步一停,那人亦已到了他的面前。却原来是丐帮的帮主仲长统。

仲长统是他义父华天风的好朋友,和他师父金世遗当年也很有交情。江海天以前是跟着义妹华云碧称他叔叔的。他们二人最后一次是在水云庄云家分手,已经相近二十年没见面了。

江海天喜出望外,连忙上前行礼,说道:“仲叔叔,帮主,原来是你。”南北两丐帮合并之后,仲长统继翼仲牟而为丐帮帮主,丐帮与氓山派的渊源极深,江海天和他俩重交情,刚刚见面,一时想不到最适当的称呼,故此称他“叔叔”之后,又尊他一声“帮主”。

仲长统笑道:“日子过得真快,你这个当年的毛头小伙了如今已是名满天下的大侠了。这个小娃娃是你的徒弟吧?”

江海天道:“帮主叔叔,你这‘大侠’二字可折煞小侄了。

这小娃儿名叫林道轩,他爹爹便是天理教的教主林清。轩儿,上来见过叔公。”

仲长统摸摸林道轩的脑袋,笑道:“父是英雄儿好汉,你这徒弟收得不坏呀。我的大弟子,你见过了吧?”

另一个中年化子,这时刚刚赶到。江海天认得他是仲长统的大弟子元一冲,几个月前曾在德州的丐帮分舵见过一面的。

元一冲面上有道伤疤,江海天上次和他见面的时候还未有的,显然是新受创伤了。江海天颇为惊诧,心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元一冲在丐帮分舵之中,坐着第三把交椅,谁敢这么大胆,在他面上砍了一刀?”

仲长统道:“贤侄,你可是得着风声,赶着回去么?”江海天道:“什么风声?”仲长统道:“近来各处义军纷起,清廷恐妨武林中的各帮各派与义军联结起来,所以御林军的军官与大内高手几乎倾巢而出,侦察各帮派的动静,丐帮与氓山派更是他们注意的两大目标。你的妻子是氓山派学门,我以为你得到风声,所以赶着回家去助她应变。”

江海天道:“氓山派一向是清廷的眼中钉,此事也在我意料之中。我是要赶回来的,但也不急在早个一天两天。丐帮可是碰上了什么事情了么?”

仲长统性情直爽,笑道:“贤侄一猜便看,我在此相候,一来固然是为了多年不见,想与你叙叙,二来实不相瞒,也是碰上了一点麻烦,你若是没有别的紧要事情,我想请你作个伴儿,会一个人。”

江海天道:“可是朝廷鹰犬,找上了你麻烦了?”心想以丐帮的声势,除了朝廷鹰犬之外,别的人谁敢有这胆量找他麻烦。

哪知这一次却完全猜错了,仲长统笑了一笑,说道:“老叫化行踪无定,鹰爪孙想找我的麻烦也找不着,他们只能广布眼线,侦察我帮的动静而已,这个找我麻烦的人,却是存心要与老叫化较量较量的。”

江海天吃了一惊,道:“这是个什么人物,如此大胆?居然指名要与叔叔较量么?”仲长统冷笑道:“他指名要我去向他赔罪呢!这即是存心与我较量了!”

江海天更是吃惊,道,“如此无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要知即使撇开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这一点不说,仲长统也是当今之世顶儿尖儿的武林高手,二十年前,他的混元一气功已经名震江湖,如今炉火纯青,更是比从前高出不知几倍。

仲长统道:“吕粱山上的天笔峰盛产一种葯草,是配制金创葯最有效的葯草。三十年前我经过天笔峰曾发现这个秘密,当时曾采摘了一些草本移植你义父华天风的葯圃之中,承他告诉我配葯的方法。但后来我却没有再到过天笔峰。天笔峰险峻难上,普通的刀火之伤,用平常一点的金创葯已足以对付,我连年穷忙,自己抽不出空,也就犯不着叫帮中弟子前去采葯冒险。

“这次是虞城的郭泗猢,他那支义军准备与军官大打一场,托我给他配制一批金创葯,需要的数量很多,又要功效最快的。

我就想起了吕粱山天笔峰的葯草来,过了三十年,想必遍地滋生更为茂密,正好取来应用,便叫元一冲带了帮中四个弟子前去采葯,这四个弟子都是我挑选出来的,功大都还不错。以为采摘无主的野草,该不会有甚麻烦,哪知偏偏就碰到了意外。一冲,后来的事,你所身经,你对江大侠说吧。”

元一冲道:“我们五个人刚刚上了天笔峰,还未发现师父所说的这种野草,就碰上了一对少年男女,都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那少年十分凶横,一见就骂,说是不得此地主人允可,谁也不许上这天笔峰来。叫我们立即滚下去。我们这才知道天笔峰已经有人占据,当下就和他说理。”

江海天道:“不错,即使他们住在那儿,也不该霸占名山,自居主人!而且那些野生葯草,也不是他家种的,焉有不许人上去采摘之理?”

元一冲道:“我也是和他这么说的。可是这rǔ臭未干的小子,根本就不和我说理。我只说了几句话;他动手就打了。”

江海天道:“这一打就把那自称天笔峰的主人引出来了吧?”要知元一冲是丐帮第三把好手,和他动手的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江海天自是以为元一冲必胜无疑,但他脸上的刀痕又说明了他是铩羽而归,那么这一刀想必是赶来助阵的大人所析的了?

哪知这一推测又是全部落空,元一冲面带羞惭,说道:“还没有呢。这小子rǔ臭未干,武功却是极为狠辣。我起初还原谅他年幼无知,不想与他一般见识,还生怕伤了他,却不料他一出手就是极为怪异的分筋错骨手法,我、我险些吃了大亏。幸而有混元一气功护身,还不至于给他扭伤筋脉。”

江海天诧道:“竟瞧不出他是哪一派的手法吗?”元一冲很不好意思他说道:“晚辈见识无多,竟是瞧不出半点端倪。”

江海天道:“后来怎样?”元一冲道:“后来我站稳了脚步,勉强和他打成平手。但四个师弟,却打不过那个女的。不到一盏茶功夫,都给她点了穴道!”

听到这里,江海天也不禁暗暗吃惊,仲长统刚才说过,这四个丐帮弟子,都是他认为“武功不错”,才挑选出来,做元一冲的助手的。仲长统口中的“不错”,那就最少是在江湖上第二流的好手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能够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之内,将四个丐帮好手点了穴道,也是足以震世骇俗的了。

元一冲接着说道:“我一急之下,使出全副本事,打了这小子一掌。想冲过去救援师弟,可是已经慢了一步,那女的已点了四千师弟的穴道,跑上来和我动手了。

“那小子给我打了一掌,大约受了点伤,心头火起,竟拔刀从我背后砍来,我回身招架,面门给他砍了一刀。那女的动手快捷,一手抢了她表弟的刀,另一手就点了我的穴道。”

听到这里,江海天忽地插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表姐弟?”元一冲道:“我被擒之后,听得他们交谈,是以表姐弟相称。”林道轩也忽地叫起来道:“那男的是不是叫做杨梵,女的叫上官纨?”

仲长统喜道:“贤侄,原未你知道天笔峰这家人家的来历么?”江海天道:“上个月我曾经遇见一对武功很好的少年男女,也是以表姐弟相你的。如今听一冲所说,那对男女的年纪、脾气、武功家数等等,都似乎和我所见的相同。但我还未知道他们的门派渊源、父师来历。”

元一冲道:“这么说来,多半就是江大侠所遇的那两个人了。

他们并没说出名字,不过天笔峰那家人家的主人却确是复姓上官,单名一个泰字。”

江海天道:“好,那你先说你的遭遇。你被擒之后,又是怎么回来的?”

元一冲道:“那女的抢了她表弟的刀,说道:‘这几个化子武功很好,又能上到天笔峰来,定有来历,不可将他们伤了,交我爹爹发落吧。’那男的说道:‘我当然是要交给姨父发落的。不过这化子打我一掌,我气他不过,这才砍了他一刀。你当我当真是要杀他么?’就这么样,那女的折了山藤,就将我们五人缚成一串牵回家去。”

江海天与丐帮渊源极深,等于是一家人,所以元一冲不怕说出这些耻辱之事。为了让江海天知道一切细节,他说得很详细。但说到给那少女缚成一串之时,还是禁不住满面通红。

江海天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江湖上闯荡的人,哪一个不曾受过挫折。我少年时候,也曾屡次为人所擒的。元师弟不必耿耿于心,后来怎样?”

元一冲道:“后米,那少女的父亲来审问我们,我是怕有辱师门,不肯说出师父的名字的。但他刁滑得很。把我们五人分开审问,不知是哪位师弟给他骗出口供,他知道我的来历之后。

却单独把我放回,要我通知师父,说他名叫上官泰,他、他、他……唉,这真是奇耻大辱。”

仲长统道:“上官泰要我亲自去向他赔罪,他才肯交回我帮中那四个弟子。丐帮的确是从未有过这样的耻辱,看来上官泰是存心要与我较量,折辱丐帮。不过,他虽然无礼之极,也还是依着江湖规矩约我当作私事处理,故此我也不便广邀朋友助拳。当然我也不能不提防他另有市置。贤侄,有你同往,那是最好不过了。”

江海天道:“这件事很是奇怪,这上官泰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无端端的来找你麻烦。不过,他的女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排难解纷劳大侠 寻徒觅葯斗魔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雷震九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